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21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刊物征稿
行囊
日期:2018-06-1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憧憬
点击:475

毕业后回家5天了,我一直惦记着我的那副行囊。邻居家大婶赶集回来告诉我说,行李已经收到了,我这颗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这副行囊,陪伴着我度过三个春秋,今天,终于能够履行它“被子”的使命了。

记得在上大学的头一天,父亲手提着一个重重的袋子,袋子是母亲为我入学特意准备的,里面都装了些什么,我已经记忆模糊,只知道那是装在母亲心里一份沉甸甸的爱。记得在出行那天,为了敢上第一趟火车,我早早就起身了,此时,天空还没放亮,头顶上,只有几颗星星在闪着光。吃完母亲做的一碗鸡蛋面,我和父亲相继走出家门。但是当我走到路边,身后像是散发出一股磁铁般的力量,让我不由自主的放慢了脚步。我回过头,母亲依然伫立在后头。她那副瘦弱的身躯,孤单的站在那里,宛如一颗树,虽然单薄,但在我内心,却是我一辈子可以依靠的坚实臂膀。借着星光,我看到了母亲流泪成行,而大黄狗也跟在我脚后,晃动着尾巴,咬着我的裤脚,似乎是在挽留;母鸡的咯咯声、鸟儿的唧唧声,青蛙的呱呱声,此起彼伏,像是在唱一首悦耳的歌为我送行;我环视了一下四周,有的人家,房顶已冒出了袅袅的炊烟,有的人家,窗户已经灯火闪闪,浓郁的乡味沁入心田。这块养育了我二十年的贫瘠沧桑的黑土地,我曾经多么想有朝一日能离开这里,蜕变成一个在乡下人眼里有出息的、一个像模像样的人,一个能给做支书的父亲涨脸面的人。可如今,当我真的要离开这里时,我的脚步是那样的沉重,内心是那么的不舍。要不是父亲的一句“快走啊,一会赶不上车了”,我仍会在眷恋中徘徊、在内心里守望。

我和父亲走了8里的路,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到了姐姐家。这条路与其 说是路,还不如说是几辈人踏出的一条道,路面坑坑洼洼,布满了脚印、马蹄印和深深的车辙。这条路是我每天上学的必经之路,路中间横跨一条小河,夏天一到,河床两边的土壤受雨水的冲刷,使河面越发显得宽阔,河沟里放有一个大型的空心水泥管,算是给过往行人架起一座桥梁。如果赶上雨天,在你壮着胆子跳上这个桥再跳下这个桥时,稍不小心,就会掉到水里。记不清我有几次掉到水沟。夏天还好,如果赶上雨后的秋天,湿冷的衣服会裹着我的身躯,让我一天都暖和不过来。这就是我家通往学校的必经之路。可如今,这条路已经变成了明亮的柏油马路,让我再也找不回年少时的痕迹,只有把它埋在记忆的深处。

到了姐姐家,已是早上的7点多,姐姐从屋里拿出早已给我准备好的行囊,这副行囊是姐姐的聘礼。记不清姐姐是什么时候结婚的,她虽是我儿时的玩伴,可姐姐结婚时我并没有做她的伴娘,现在想起来真是有些惋惜。尽管我在学校读书,但姐夫家离我们学校也只有一条铁路之隔。

离开姐姐家,她向我叮嘱了几句,我已经没有了印象,只记得,父亲背起行囊、提着袋子,一溜小跑,向火车站方向奔去。他沉甸甸的脚步,趟起了地面上的一股股尘埃。上车的刹那,我发现父亲的脖颈已经汗水成行。

到了学校,我打开行囊,一双崭新的、绿色的、绸缎面料的被辱呈现在我的眼前,二十岁了,能有幸享受到这样的待遇,心里真是有说不出的高兴。我知道,这是姐姐结婚时的聘礼。我小心的打开行囊,搓手搓脚的把褥子铺在床上,生怕床板的木刺刮破了辱面,也生怕我乡下孩子的手指头刮伤了这副行囊。因为这是姐姐的被子,也是姐姐和姐夫的“被子”,我要好好的保护好它,用好它。我手捧着这副沉甸甸的行囊,一股暖流涌在心头上。

傍晚,父亲要和我说再见了,又一种莫名的惆怅在心头。父亲平时很少亲近我们,记得他曾经摔过我给他做的、他喜欢吃的、但烧焦了的土豆片;也骂过我痛失了他支书面子的、他内心渴望的、我连续两年的高考落榜。他甚至声称,如果我考上大学,他会叫我一声姐姐!每一次高考落榜,父亲刻薄的语言,都给我的内心,产生过剧烈的波荡,它驱使我与他渐行渐远,但是,这些变了味的语言,都变成了我奋发前行的不可阻挡的力量。此时,当我看到他要走,我立刻想起了父亲送我来上学时,肩上扛着的那副沉甸甸的的行囊;立刻想起了和父亲刚刚吃的一碗牛肉面;立刻想起了在过年时,他曾经给我买的那条厚厚的红里夹着白的一条围巾。

告别了父亲,回到宿舍,房间里已经站满了同学,大大小小的包裹、行囊堆满了床。在我和她们短暂的交谈里,在代表着身份象征的着装上,一眼就知道谁来自城市,谁来自乡村。我们宿舍里,住着一个和我一样来自乡下的同学,她如今已经在国外发展了。不用看她的着装,就是看她带的那副行囊,就足以显示出她的土气了。在她打开行囊的刹那,一双大红花色的被子呈现在我眼前,这是我多么熟悉的红花被子啊,它是我刚刚脱去的“衣裳”,虽然它曾给过我二十年的温暖,但在此时,我却嫌弃它有土的“芳香”,再看看我的行囊,一双绿色的、绸缎面料的行囊,欣喜感、自豪感一并涌上心头。但这种感觉像是在瞬间吞噬了我虚伪的内心,吞噬了我一个来自农村乡巴佬的纯朴!

姐姐送给我的这福行囊,就犹如她送给我连她自己都舍不得穿的衣裳,在我和妹妹身上都折射出不少的 “光芒”。

三十年过去了,我至今都记得这副行囊。—双绿色的、绸缎面料的,陪伴过我度过三年大学时光的一双暖暖的行囊。

【编者按】这是一篇非常不错的散文,一副行囊包含了多么复杂的含义。对这种事情每个人都不陌生。感谢作者赐稿,大山欢迎你。【大山社团编辑:无名】
上一篇:【双周楹联】第十四期
下一篇:日出日落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69754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