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2月14日 周五
警醒(三十四、关晓斌翻脸)
日期:2018-04-24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于蓝
点击:465

三十四、关晓斌翻脸

 

现在让冯超最闹心的事,就是桂芹的案子和关晓斌这个人。桂芹可怜,关晓斌可恨。

桂芹的可怜,是司法部门造成的。自己身为警察,人民利益的捍卫者,可不能保护人民的利益,眼睁睁看着受害人在困境和无奈中挣扎。

关晓斌可恨,但他现在又不敢得罪关晓斌,第一,与自己是同学关系,做人不能一点情意不讲。真要是撕破脸,什么都不顾,将来在同学圈子里自己就要被看作是另类。特别是大学同学这是个精英类群体,这拨同学毕业以后奔赴到各自的工作岗位,四面八方,干什么的都有,真不知道将来谁有出息,更不知道将来谁会用到谁。

第二,关晓斌曾帮过自己的大忙,做人不能过河就拆桥,一但这次把桥拆了,将来再遇到沟沟坎坎,就没有人再给你搭桥了。

第三,关晓斌父亲位高权重,得罪不起。如果脸撕破了,就凭自己这点微薄的力量,那个黑锅盖一点都掀不起来,将来被扣住的不是别人,就是自己。

无论从哪方面冯超都想找关晓斌好好谈一谈,他想让关晓斌醒悟,不要再顺着这条路走下去了!一旦越陷越深,越走越远,就是想回头都费劲了,要往出拔更难!

一个星期五的晚上,他给关晓斌打电话:“喂,老兄啊,明天有时间没,到“一品鲜火锅城”吃火锅行不?”

他打了好几遍,电话那边才传来一个没睡醒的声音。只听舌头根子还在发硬的关晓斌说:“那……有什么不行的,喝酒是大好事呀,我就爱喝……喝酒。你……你说,几……几点吧?”

冯超:“中午十二点行不?”

关晓斌;“那……那有什么不行的……”还没等说完呢,电话那头就传来了打呼噜的声音。

冯超关掉了手机,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机,胡乱调了一个台。电视里叮叮当当,打枪放炮,再不就是那些武打的声音,让他更加心烦。一连换了好几个台,都是这个动静,他索性关掉电视机,把遥控器扔在一边,拿起报纸,可他又看不下去。这时,爱人舒雅给他端来了一杯水放在茶几上。舒雅看到丈夫眉头紧锁,轻声问:“有什么烦心的事吗?看你这么不开心。”说完她紧挨丈夫坐了下来,把一只手搭在了丈夫的一只手上。

冯超看到温柔的妻子,马上又恢复了平静。他有些无奈地说:“现在真有一件闹心的事,不办还不行,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听了丈夫的话,妻子舒雅更加温柔地说:“把它说出来吧,我就是当不了臭皮匠,你还当发泄一下了。有什么不痛快,别总憋在心里,会做病的。”

舒雅又伸出了另一只手,她用两只手握住了丈夫的一只右手,一边给他搓掌心手背,捏手指头,一边安慰他。

冯超刚要说什么,又停住了。他叹了口气后对妻子说:“你别担心,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人活着就是千头万绪,这样捋顺了,那样事还来。要是什么事都没有,也就用不着俺们这些人了。”

舒雅看丈夫不想说,也就没往下再问。她无话找话的给丈夫讲故事解闷:她们单位有个小刘,有两个多月没来例假了,她以为自己怀孕了呢,见谁告诉谁。还让丈夫告诉了盼孙子,盼得眼睛红的公公婆婆,让二老攀山越岭的从千里之外赶了过来。

公婆来了以后,什么都不让儿媳干,衬衣内裤都给洗,桌上桌下地伺候。一天,小刘发现自己又见红的了,以为是流产了呢,到医院一检查,不是怀孕,而是因情绪不稳,造成例假不准。让欢喜了半截的小刘这个上火呀,一提起来就跟舒雅掉眼泪。

舒雅问冯超:“你说怎么回事呢?小刘上大学时,与现在的丈夫就同居了好几年。怕怀孕,怕怀孕,还偏怀孕。左一次又一次地打胎,做人流。

“结婚以后呢,盼怀孕,不怀孕。现在结婚都五六年了,还是没有孩子。让全家人都盼个眼睛红啊!甚至她老婆婆都让儿子离婚过,她丈夫坚决不同意,才没离。”

听了妻子的话,冯超说:“做病了呗!无知的时候无所顾忌,只要当时痛快就行。等知道了病也做成了,后悔都来不及了。现在这样做的年轻人,不光是小刘吧?左一次又一次地做人流,为了不让别人知道,刚做完**就装作没事人似的,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一点都不得休息,什么样的女人能抗住这样的折腾?最后把自己糟蹋完了!”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排。舒雅的无意之谈,好似给冯超敲了警钟,让冯超猛然间警醒。他想,自己不能再犹豫了,等关晓平越陷越深,自己想拽他都拽不出来了。这些执法犯法的事,要是再这样继续下去,恶势力就会更加猖獗,象桂芹等受害人的处境就更难以想象了!

第二天中午十一点半过点,冯超就来到了一品香火锅城。一品香火锅城开业时间不长,上下层能有三百多平米,光装修就花去一百多万。楼上楼下全是仿古式的装修,古朴典雅,古色古香。

冯超走上二楼,找一雅间坐下。服务员端来茶水,冯超给关晓斌挂电话,告诉他自己在几楼哪个房间。

不一会,关晓斌就过来了。还没等进房间声音就到了:“哎呀,老弟,你挺会选啊,这个地方不错!”兴高采烈的关晓斌进屋时已经气喘嘘嘘。

看关晓斌过来,冯超急忙迎了出去。他先让关晓斌坐下,顺手拿起茶壶给关晓斌倒茶水。

关晓斌从纸抽里抽出一片餐巾纸,轻轻地点点脑门后对冯超说:“喂,老弟,你今天把我请这里来,不光是为了请我吃火锅吧?”

冯超:“关哥,今天主要是请你吃火锅品茶。也想你了,想跟你聊聊。”

关晓斌哈哈大笑,他竖起一根大拇指,冲冯超说:“好!够哥们,今天咱们还是一醉方休!”

关晓斌说完,喝了两口茶水,咂咂嘴后对冯超说:“喂,老弟,这是从哪弄来的,这个茶口感这么好啊,我还真是头一回喝到。”

关晓斌是何等人物?吃的、喝的、玩的、穿的,奇的、特的、怪的,什么没见过?什么没用过?什么山珍海味呀,什么珍珠玛瑙啊,创新的、高档的,关晓斌对这些早就腻了。要不咋有这样一句话:“人千万不要吃尽穿绝。”

言外之意,人一旦要是吃尽穿绝了,世界上你可能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了。一个对什么都没有兴趣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乐趣吗?还会有追求吗?由此可见,悠着一点这句话还是有用的;做人不要太张扬,掌握点火后和分寸,要收敛一些,不要把事做过头了。

见多识广,吃遍天下,品尝过四海的关晓斌,能够夸这道茶好,那得说明这个茶叶相当不错。

冯超看关晓斌高兴,拿起茶壶,一边给关晓斌倒满茶水,一边对关晓斌说:“好啊,那就多喝点。今天咱们喝好了,再品火锅的鲜。他们家都是独特风味。”

冯超给关晓斌倒完茶水后,就给关晓斌讲起了这个饭店的来历。

这个饭店的老板是南方人,家有祖传的做茶秘方。改革开放以后,承包了几座茶山。他家承包的茶山,其中一座山上有一泉眼,山脚下有蓄水湖,湖水清澈香甜。

真正好的茶叶要满足两个条件:一是要天然有机的茶园,二是必须要有200到500年历史老茶树抽出的嫩茶叶。老话说“红酒轮酒庄,普洱讲山头”正是这个道理,他家茶山的古树茶,经历几百年风雨,终年受温暖气候影响,雨水充足,阳光充沛,土地肥沃造就了好茶树的自然生长。

好茶叶还需要通过好的手工制作。他家的茶叶全是自己用传统的手工制作而成,让他家的茶独具风味。

喝好茶,茶具也很有讲究。他家的茶具,全是用紫竹和金镶玉竹加工制作的。这两种竹子,不同于一般竹子的清香味。这种竹子,能闻到一种异香(有点类似淡淡的茉莉香),其它很多竹子,都没有这种味道。

真正会品茶的人,慢慢地品,仿佛在品这一生跌宕起伏,就像可口的茶慢慢的发酵,慢慢的升华,不卑不亢,只为最后一丝沉香。

这个火锅店有一个特点,品他家的茶,吃他家的火锅,不要喝酒,一喝酒,茶的清香,火锅的新鲜,就品尝不出来了。饭店的一楼专门挂着警示牌,写着:茶香,火锅鲜,要是喝酒,白花冤枉钱。

说到这,冯超问关晓斌:“关哥,你看咱们今天是品茶吃火锅呢,还是喝酒?”

精气神清爽,浑身舒服的关晓斌说:“今天咱们专门品他家的茶和火锅,不喝酒了。”

当火锅端上来的时候,关晓斌神清更爽了!色香味俱全的火锅,与别人家的完全不一样。别人家的火锅有种腻味,而这家的火锅,就是一个鲜!吃进去爽口,咽进肚子里,嘴里都留有余鲜。

别人家的火锅是吊人的胃口,而一闻到这家的火锅味,就让人神清气爽,有种丝丝入神的感觉。这顿饭把关晓斌吃得这个高兴啊!

品了香,吃了鲜后,冯超看到关晓斌特高兴,就想借他高兴的时候,把要与他说的话说出来。冯超今天破例花大钱出血,不就是为了这件事吗。

冯超,农民家庭出身,警校毕业以后,高中的同学舒雅与自己结了婚,是用舒雅当姑娘时打工攒的钱,娘家又给添点,才交的预付款,用银行贷款,才买的房子。每个月要还房贷,还要交小孩上托儿所的钱,过日子也是精打细算,从不浪费。

还好,舒雅也是农村的姑娘,不像城市里女孩那样的浮躁和娇气。不讲时髦与穿戴,在一家私企上班,干的是体力活。连加班再加点,舒雅开的工资不低。小孩交给母亲照管,入托费用她们自己拿。过日子精打细算的小两口,房贷已经都还完一多半了。

从来很少去饭店吃饭的小两口,冯超请关晓斌吃这一顿饭就得花个千八的。但冯超不心疼,只要能把关晓斌劝好,不让他陷太深,能阻止他犯罪,花再多钱,冯超认为都很值。

冯超:“关哥呀,小弟今天有几句话要跟你说说。”

把一口菜刚咽进肚子里的关晓斌:“俺俩谁和谁呀?有什么尽管说,别绕弯子。”

冯超:“关哥,我一直拿你当我的亲哥哥,要与你说的都是掏心窝子的话。”

关晓斌:“俺们俩比亲哥们都亲,有话尽管说吧。你骂我我都不生气。”

冯超看关晓斌高兴:“关哥呀,你看你条件多好啊,要权有权,要钱有钱,什么都不缺。那些不是正道的钱那,就别去弄了,一旦出事,你多不值呀!”

听冯超这么一说,关晓斌先是一愣,随后脸一沉,他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摔,站起身,嘴里还没吃进肚子里的一口菜,一下子就吐到冯超的脸上。用手指着冯超,嘿嘿地冷笑了两声骂道:“行啊!你小子,翅膀硬了是不?敢教训起老子来了。小样,脱鞋底照照你的小模样,看看你是谁?再用秤称称,看看你是半斤还是八两?没大没小的,不怕闪了舌头!”

说完,关晓斌一甩剂子就出去了。冯超在后边一劲地解释,关晓斌好像没听见一样。

【编者按】良心未泯的冯超一直为桂芹的事耿耿于怀,思前想后终于破费请关键人物关晓斌,想让他悬崖勒马,不要再越走越远,没想到两人谈崩了,以后的事将如何发展?【美丽编辑:盛元】
上一篇:警醒(三十五、冯超深黑回家被袭)
下一篇:警醒(三十三、永远的痛)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077487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