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2月14日 周五
警醒(二十四、摸不着头绪)
日期:2018-04-2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于蓝
点击:458

二十四、摸不着头绪

 

桂芹雇用蹦蹦车去当地派出所,一连去了好几天,还是没有见到郑阳警官。桂芹跑不起了,干脆不想回来了。那天下午,派出所要下班时,桂芹对那个天天站在门旁边的高个年轻协警说:“你去告诉你们领导一声:我腿太疼,已经跑不起了,这回就要在这住着了。什么时候见到郑阳警官,我什么时候回家。”

说完,桂芹让蹦蹦车司机把事先已经准备好的行李搬进接待室的一角,把一块塑料布铺在地上,把被褥子放在塑料布上面,桂芹就躺在了上面。

看到桂芹躺在地上,高个子协警进里边去了。在一间屋子里,他俯下身子,对正在玩手机的郑阳耳语了几句后就出去了。不一会,郑阳警官板着脸,迈着方步,慢慢悠悠的走了出来。

“哎呀!大姨,您这是干啥呀?也不是不给你办,我这不是实在没有时间吗!”郑阳警官一脸的不悦。

桂芹更是一连串的质问:“这事都好几个月了,连司法鉴定都没做呢,你们怎么这么忙啊?不就是出个手续吗,怎么写几个字的时间都没有啊?难道办案你们连个期限都没有吗?愿意拖多长时间就拖多长时间,你们也太随意啦!”

“大姨,一会我就给您写手续,明天我就派人带您去做司法鉴定。大姨回去吧,在这住影响多不好啊,你这不是在给俺们上眼药呢吗。”郑阳开始说软话了。

“影响不好也是你们自己造成的。我这回就问你一句话,你说话还算数不?”

“算!一定算。我们什么时候说话都算数。”

“那你给我找车吧,蹦蹦车司机等不起了,我已经把他打发走了。”

“好,好,我让小刘送您回去。”郑阳连声应允着。

第二天,郑阳警官给桂芹挂电话,让她做好准备,一会派出所去车,说是带桂芹去做司法鉴定。

听到要去做司法鉴定了,桂芹的心情像开了一扇窗户似的敞亮。她头天晚上就把应该准备的东西全都备好了。早上早早起来,做点粥,就点小咸菜,吃个馒头。桂芹吃完饭,把碗筷收拾过去,等到八点多钟的时候。派出所开来一辆面包车,还跟来一名警察。车上还坐着一位不到三十岁的男青年,也是一只手的小手指被打骨折了的受害人,这次一同与桂芹到司法鉴定所去做司法鉴定。那名跟来的警察跳下车,把桂芹扶上车后,司机一踩油门,车呼啸而去。

坐在车上的桂芹,脸上露点久违的笑容。心想:老胡家不露面,等司法鉴定结果出来了,公安局就会定性了,完就可以走司法程序了。让公安局给自己主持公道,不能让你们打完人还像没事了一样。要是那样的话,社会上就得无法无天了,让俺们老百姓还怎么活呀。

不一会,面包车开到一家名叫光明司法鉴定所的门口停下了。那个警察说:“你们在车里先等一会,我先进去与他们交涉一下。等我回来,你们再进屋。”

警察在屋里待了有二十多分钟后才回来扶桂芹下车进屋。那位小手指受伤的男青年也跳下车,跟着进屋了。警察与鉴定所的人很熟,鉴定所有位年龄比较大的人还迎了出来,并亲切地与警察打招呼:“请里边坐,先歇会儿。”

一个女青年还给警察倒杯茶水。

一个小年青的还过来帮助警察扶桂芹。等桂芹坐下后,警察把那个年龄大的人叫到另一个屋里又说了一会话。不多工夫,他们就都出来了。年龄大的人说:“先给那个小男青年做”。时间不算太长,男青年的鉴定结果就出来:轻伤害二级。

桂芹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因家族大,年代久远,在这一带三里五村都能攀上亲戚。事情过去二年多后,在一次亲属的婚宴上,桂琴曾遇到过曾和自己一同去做司法鉴定的那名男青年。一论起来,他奶奶与桂芹是一个姓的本家子,还沾点远房亲属的关系呢,那名男青年应该管桂芹叫姑姑。看不是外人,男青年才小声告诉桂芹说:“我那回是小手指骨折了,有两块碎骨渣,还差一块,应该不够轻伤害二级。我是这么地了,要不做不下来。”说话时,那个小男青年做着点钱的手势。

桂芹说:“那时候我就以为自己是受害者,会公事公办呗!谁想到没犯法的还得求人捅胳肢窝呀!”

男青年又说:“要都像你说的那样就好了!可现在不是,你这个不到位(男青年还是用手做着点钱的姿势),有理也能让他们给你整成没理。要是钱花到位了,或者你有人,没理他们都能给你整成有理。办这一套,他们的招有的是。到那时侯,你浑身长满嘴,满身是理都说不清。”

男青年的司法鉴定做完后,鉴定所的人就看桂芹的鉴定材料。那个年龄大的人用放大镜一边看一边叨咕:“这片子拍的这么不好呢,也看不清楚啊。”

年龄大的人说完,把片子又递给另一名中年男子。中年男子看完后,与那个年龄大的人也说看不清楚。

后来,一连让好几个人看,都说看不清楚。桂芹把其他两家权威医院的片子也拿出来了递过去,光明司法鉴定所的那个年龄大的人说:“以公安局拍的片子为准,其他医院的片子,我们不受理。”

桂芹对他们说:“我虽然不懂得片子是怎么回事。但公安局医院给我拍片子时,说我是粉碎性骨折。当时,公安医院的医生对我说:骨头里边有四块碎渣。到沈阳市两家权威医院拍片,也都说是粉碎性骨折。两家医院的医生,还看了公安医院的片子,他们都说公安医院的片子拍得好。怎么到你们这里就说看不清楚了呢?”

“你要是不相信,建议你到大公司法鉴定所去,让那里的专家们看看。”光明司法鉴定所的那个年龄大的人,态度和蔼地对桂芹说。

就这样,桂芹的司法鉴定没做成,让桂芹白跑一趟。

回家后,桂芹就纳了闷了,心想:到哪家医院都说是粉碎性骨折。做**时,因有四块碎骨渣,四千多块钱一根的钢钉,就用了四根。怎么到司法鉴定所就说看不清楚了呢?难道医生在我腿里放钢钉是为了多赚我钱吗?还是摆设?

第二天,桂芹求一个亲属陪同,雇了一辆小面包车,一连到市里好几家大医院,让门诊大夫看公安医院的片子。有的是专家,有的是平诊大夫,但口径都一致:“从公安医院的片子上看,是粉碎性骨折。一眼就能看出,里边有四块碎骨头渣。”

桂芹说:“在医院做**的时候,医生就给我用了四根钉,四千多块钱一根,光这几根钉子,就花了好几万。”

在光明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没做下来后,桂芹很上火,一连好几个晚上没睡着觉。她想:到哪个医院都说是粉碎性骨折,哪个医生看公安医院的片子都看出来了,怎么司法鉴定所就说看不清呢?按道理说,司法鉴定所应该配备医术精湛,医德高尚的人来做这项工作呀。难道这里还有什么猫腻吗?桂芹一片迷茫。

又过了一个星期,郑阳警官又给桂芹挂电话:“大姨,明天到大公司法鉴定所去做鉴定。”

第二天,桂芹被拉到大公司法鉴定所。还是一样,警察把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叫到另一个屋,不一会就出来了,开始为桂芹做司法鉴定。那个女的带着高度的近视眼镜,拿着公安医院的片子,上下左右的看了好一会后,摇着头说:“片子拍得不太好,看不清。”

说完,她又递给一个岁数比较大的男人看,那个男人也说看不清。后来,也是让好几个人都看,与光明司法鉴定所一样,都说片子有些模糊,叫不准。

从大公司法鉴定所回来后,又过了两个星期,桂芹去过无私、阳光等司法鉴定所,都是同样的遭遇,不说你不够,也不说你够,都以片子看不清为由,让司法鉴定没有做成功。

这一通折腾就是两个多月的时间,把桂芹跑得浑身是火,十分疲惫。当郑阳警官再让桂芹去做鉴定的时候,桂芹急了,直接告诉他:“等我把事弄明白以后,再与你们去做司法鉴定吧!”

桂芹回来先找律师咨询,律师告诉她:“你不要竟听派出所的安排,你自己也有选择鉴定所的权利。有的派出所因管理不善,办案人利用人们不懂司法程序和司法鉴定的依据,误导受害人。让司法鉴定乱象横生,让受害人的权利受到了侵害。你这次做司法鉴定,可能是派出所的办案人员与鉴定所的人通气了。具体原因还有待分析。”

桂芹明白了这个道理以后,没有急着再到其他的司法鉴定所去做司法鉴定。她先到公安医院,找到给她拍片的医生:“你们给我拍的片子不合格,好几家司法鉴定所都说看不清。因你们的片子不合格,案件发生已经有半年多时间了,可我的司法鉴定还没有做出来,到现在打人那方连一分钱都没我给拿。不但不拿钱,连面都不露。耽误我做后期治疗不算,还让我背着沉重的包袱,我又得了心脏病。这个责任是不是应该你们给负啊?”

听了桂芹的责问,公安医院给桂芹拍片的大夫不乐意了。一个不到四十岁瘦高个子的男人,脸气得刷白,说:“这是派出所的人在捣鬼!拿俺们拍的片子来搓球,这样的事以前就有过。警告他们好多次了,可他们还在干!我建议你到公安局司法鉴定所做去。”

桂芹:“俺们受害人是不是也有自己选择司法鉴定所的权利呀?”

公安医院给桂芹拍片的那名医生说:“有。往后他们再胡来,你们就应该抗争,要懂得维护自己的权利。怎么摆弄,你们怎么随着,那他们能不胡来吗?好多违法乱纪的事,不也都是大伙给惯的吗?”

从公安医院回去第二天,桂芹给郑阳警官挂电话:“明天我要到公安局司法鉴定所去做司法鉴定。该你们准备的,你们就准备好吧!”

接电话的郑阳警官一愣,问桂芹:“什么?你要到公安局司法鉴定所去做司法鉴定?”

桂芹理直气壮的问:“怎么?到公安局司法鉴定所做司法鉴定不可以吗?难道我自己没有选择司法鉴定所的权利吗?”

桂芹感觉很痛快。

郑阳警官:“啊,啊,不是那回事。可以,可以,我明天就带您去。”

撂下电话后,郑阳警官用纸巾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

第二天,在郑阳警官和另一名协警的陪同下,桂芹来到了公安局司法鉴定所。郑阳警官先下车,随后那名协警扶桂芹下车,她们跟在郑阳警官的后面,进屋坐在接待室的凳子上。郑阳警官进办公室,走到一个正在看材料能有六十左右岁,像郭达一样亮脑门的人跟前说:“刘教授,我们是来做司法鉴定的。”

说完,郑阳警官把桂芹做鉴定的材料递了过去。

刘教授客气地说:“好,好,请你先到接待室等一会,我把手里的这份材料看完,马上就看你们的材料。”

过了能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一个年轻人出来,让郑阳、桂芹等人进去。郑阳把材料递给刘教授。刘教授拿起公安医院拍的片子,仔细的看了一会后,点了点头说:“嗯,是粉碎性骨折。”

刘教授看完片子后问桂芹:“在哪个医院做的**?”

桂芹:“在骨科医院。”

刘教授:“骨科医院的片子带来没有?”

桂芹:“带来了,在医大拍的片子都带来了。就怕有说道,曾在三家大医院拍的片我都带来了。”

刘教授:“你都拿出来吧,我全看看。”

当刘教授把几家的片子都看完后,自言自语的:“嗯,嗯。”了两声。

刘教授把片子又让另外两个人看了一遍。刘教授对那两个人说:“你们再仔细看看,看看这几家医院的片子是否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过了一会,其中一个人说:“三家权威医院拍的片子,几乎一致。”

另一个人也说:“把事办到这个份上,俺们头一回遇到,真都让人无可挑剔了。"

刘教授当时没有表态,他对郑阳警官和桂芹说:“你们回去吧,一个星期以后,告诉你们鉴定结果。”

【编者按】因没“上供”,让派出所的郑阳警官“忽悠”了半年多的桂芹司法伤害鉴定,迟迟做不出来。经律师指点,桂芹愤怒了,直接去公安司法鉴定所。这次鉴定是:同意医院的诊断“粉碎性骨折”。案子似乎有些“透亮” 了。【美丽编辑:盛元】
上一篇:警醒(二十五、找不到证人)
下一篇:警醒(二十三、借机发财)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077634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