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2月14日 周五
警醒(一 、桂芹搬家)
日期:2018-04-1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于蓝
点击:578

一 、桂芹搬家

 

从打桂芹家出事以后,村子里爱整那些歪门邪道的人,也出来跟着凑热闹了。有的说桂芹家房宅不好,还有的说,桂芹家坟茔地有说道。村子里有一个能掐会算的姓胡的老头,直接找上门来,神叨叨的对桂芹说:“你们家的房宅挡着黄仙的路了,你们家遇到的事呀,都是黄仙给闹腾的。你们要是信我的话,遇到房价合适的,就把它给卖了吧。”

已经万念俱灰,心烦意乱的桂芹,对老胡头说:“三叔,我们现在什么心情都没有,等过一阵子,我们心情平静下来了,再说吧。”老胡头走了以后,桂芹心想:说是房宅不好,自己没盖房子之前,丈夫家的几辈人都在这住过,也没有听说出过什么大事,现在轮到我们居住,怎么又弄出这套说道来了呢?

一九八二年的时候,自桂芹和丈夫把老房子扒了,盖了新房。到现在已经住了二十多年了,也算是平平安安。现在自己家里出事了,怎么就赖上房子了呢?解放都这么多年了,现在的科学这么发达,怎么还有讲迷信的人呢?

老胡头的话桂芹虽然没信,可丈夫姑姑的话,桂芹还算是往心里边去了一点。丈夫的姑姑与桂芹家住在一趟街,中间就隔两座房子。从桂芹家出事以后,她总过来陪桂芹说话唠嗑。丈夫的姑姑曾对桂芹说过这样一句话:“树挪死,人挪活。”

因桂芹家连遭不幸,让她生不如死。亲人们都劝她换个环境,让她赶快离开那个曾经让她撕心裂肺,不堪回首的地方。桂芹一想也真是这么一回事,院子里的一切都留有亲人们的痕迹。见了什么东西都会让她非常伤感。

盖房子时,自己什么都没有,花钱的东西几乎全是借债,两口子能自己干的活就绝不雇人。因过分劳累,在给房盖上瓦那天,丈夫累得晕了过去。

当一看到产地的锄头时,桂芹就止不住地流泪。当时商店卖的锄杠,都是一个规格,男人拿着正好,给女人用就粗一点。锄杠粗,使唤起来就感觉涨手,不得劲。桂芹手小,还爱起泡。在生产队干活时,别的男人歇气时,都爱躺在地头上直直腰或闭上眼睛歇一会儿,桂芹的丈夫宝全总会利用休息时间,用玻璃叉子给桂琴一点点的收拾锄杠,直到桂芹用起来得心应手为止。

桂芹用的镰刀,谁都爱使。到秋天割地时,头天晚上宝全总是把桂芹的镰刀磨得飞快。宝全总说:“工具好使,能省一半的劲。女人力气没有男人大,工具要是不好使,干活就更费劲了。”

宝全不但勤快,还心灵手巧。他家用的土篮子和粪箕子,都是宝全利用业余时间,从河边割回细柳树条子自己编的。就连那时上商店买东西,或者挖菜用的大筐小筐,也是宝全自己编,有时还特意多编几个,或者是亲属,或者是朋友,把筐当作礼物送人。因宝全编的筐样子好看,做工精细,送给谁家,谁家都像得了宝物一样。在那个物资匮乏,钱包不鼓的年代,这个东西,也算是送了大礼了。

就连冬天放在炕上取暖用的火盆,都是宝全自己做。宝权做的火盆又光又亮还耐用。哪年临近冬天,都有求宝全做火盆的。求的人家,有的给送点粘豆包,有的在杀年猪时,给端碗白肉血肠来。

世上凡是有用的东西都精怪,人要是有用,就谁都喜欢。因宝全的勤快手巧,让桂芹家在村里人缘很好。

过去的一桩桩事,一件件东西,让人看见了就难过,想起来就心酸。无论谁怎样劝,可桂芹总也过不去那个劲儿。过去的每一件东西,每一样物品,都留有亲人们的影子,自己真的要想活下去,这个地方是不能再住下去了。桂芹最后还是听信了丈夫姑姑的劝说,她选个信的着的人家,把老房子出租出去了。

虽然有好几个人想趁机捡便宜,要花高价买桂芹的房子,可桂芹没卖,并直接了当地告诉那些要买房子的人:“我现在要卖房子,那就是傻冒。眼看就要动迁了,最低一平米的房子,也得给我一平米的楼啊!那我得赔多少钱呐?”

要买房子里的人,其中就有老胡头的儿子二祥子。桂芹对二祥子说:“二祥子,你不知道吧?俺们这座房子不好,说是挡了黄仙的路了。”

听桂芹这么一说,二祥子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一定是自己的父亲为了趁机捡便宜,利用迷信来当说客了。难怪父亲昨天鼓动自己,说桂芹家要卖房子,让自己来打听一下。听了桂芹的话,二祥子满脸通红,结结巴巴地说:“都什么年代了,谁还能信这个。”

桂芹笑了。桂芹丈夫的大姑嘴特直,对二祥子说:“回去问问你爸就知道了。”

桂芹向她眨了一下眼,桂芹丈夫的大姑才没有继续往下说。

实际上,二祥子家过得不错。二祥子结婚时,他爸爸给他另盖了三间半大平台。院子一圈,砌的能有一米多高的大院套,前边还盖起一趟门房,让同龄的小青年都很羡慕,可谁都比不了。

二祥子的爸爸,人们都管他叫胡半仙,说他能掐会算。以前,谁家看房宅,看坟茔,都爱找他。后来,墓地花钱买了,房场国家不批了,他这一套不吃香了。可谁家年轻人结婚算日子,谁家死人了等红白喜事,还是都爱找他看日子,给张罗事。特别是死人时,那些陈规陋俗,还没有被人们全扔掉,年轻人不明白,老年人还爱讲究,都认为娶媳妇,聘姑娘,发送死人,这都是大事,一旦哪件事没办应对,会让人犯忌讳的。

人们的这种心态,就成全了老胡头。再加上现在的老胡头也在与时俱进,增加了新项目:批八字、看“外科”。谁的精神抑郁了,谁家摊上点横事了,也都爱找他给掐算掐算,或解一解。

谁家的小孩爱闹夜了,也爱找老胡头给看看。老胡头说是撞见死去的谁谁了,让到十字路口给烧几张纸,按他教的,叨咕叨咕就好了。

听说信他的人还真有,让他家门口总是车水马龙,有老板,也有当官的。还听说,当官的要来找老胡头,都不挂车牌子。特别是到逢年过节的时候,送礼的人很多。这让老胡头不但财源广进,人脉也很广。

有一回,二祥子开车把人给撞死了,因有关部门的头头用过老胡头,暗中使劲,生把案子给拖成了不了了之,让二祥子不但逃避了法律制裁,还躲避了赔偿,可受害人的母亲一股急火得了心梗,撒手人寰。

桂芹在老房子里住了一段时间,等心情稍微平静一点了的时候,她还是听信了亲人们的劝说。拿出所有的积蓄,在A小区买套面积不大的二手房。2010年,桂芹搬入A小区居住。

当搬来有一年多的时候,介绍她买楼的李叔找她说,他弟弟在外地开厂子,让李叔去给打更。A小区西面有一片他的开荒地不能种了,问桂芹要是愿意种就给她,要是不愿意种,他就再找下家。

因为刚搬入A小区时间不长,还没有与其他人怎样来往。通过买楼的事认识了李叔一家。因新来乍到的,在小区没有什么熟人,再加上李叔李婶都是厚道之人,她很愿意与他们相处,以后有什么事好互相关照一下。所以她从搬入A小区,就与李叔一家处的很好。李婶身体不好,她做点什么好吃的都爱给他们送点,让关系越处越近乎。

听了李叔的话,桂芹很高兴,满口答应:“李叔,你不种就给我,我喜欢种地,与土地相依相伴了几十年,闻惯了泥土的香味,习惯了春种、夏锄和秋收。自从不再种地了以后,我总像没着没落丢了魂似的,现在没事种点地就当锻炼了。谢谢你李叔,菜长好了咱们两家吃。”

第二天,桂芹换上旧衣服,带上帽子、手套和套袖,围上纱巾,带上大口罩,全副的干活“行头”,手里拿着李叔借给她的一把镐,随着李叔到地去认地。

李叔开有一亩多地荒,地很平,垄起得整整齐齐,地侍弄得连根草刺都没有。在这一带开荒地里,李叔的这块开荒地,不但正随道,片量还大,地势平,土质好,正是硬肋的地方,很显眼。不像其他地方,不是有楞就是有岗,砖头瓦块还多。一看就知道李叔不但是个很细致的人,对这片地还下了很大的工夫。

李叔让桂芹认完地,他自己又围着这片开荒地转了一圈。用手抓起地里的一把土,用鼻子闻了又闻后,对桂芹说:“这地可有劲了,我每年都从亲属家要不少猪粪和鸡粪,每年都铺上一层,从来都没有上过化肥。现在一闻还有粪味呢,长出来的菜色黑绿黑绿的,还抗病。”

说完,李叔把抓的那把土送到桂芹鼻子跟前:“不信你闻闻。”

桂芹凑过去,用鼻子闻了闻后对李叔说:“真有一股粪味呢。”

李叔还说:“今年你不用上肥了,过年你买袋鸡粪干作底肥,不伤地还有劲。尽量少上化肥,化肥就像人吸食毒品,当时有劲,可土地越上越板。人吃上化肥的蔬菜,不如吃上农家肥的蔬菜好。”

李叔说完叹了一口气,把土扔回原处就走了。桂芹看到李叔走回去有十多步远时,还回头瞅了瞅这片开荒地,有种恋恋不舍的感觉。

【编者按】桂芹家出了事,到底是什么事,小说按下了伏笔。卖掉了“凶宅”的老房子,买了套不大的二手房,又买下邻居李叔家开垦过的一亩多的荒地,桂芹似乎离好日子不远了。【美丽编辑:盛元】
上一篇:警醒(二、长势喜人 )
下一篇:警醒(目录·序言)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077603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