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22日 周四
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鉴赏
季士君的诗
日期:2018-03-2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季士君
点击:1079

 

 

 

作者简介:季士君,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见于《诗刊》《星星》《绿风》《诗潮》《扬子江诗刊》《诗林》等,曾获《诗刊》社主办的诗赛一等奖等奖项,入选《中国年度优秀诗歌》等选本。

 

 

        夜游植物园

 

蒙古栎  黄柏  美国红枫……

植物园的树木品种真多

我借助路灯微弱的光线

辨认着标牌上的名字

就像辨认失散多年的朋友

 

在夜晚

很难区分各种树木

到底有哪些不同

我只是看到了

有些树正在输着营养液

有些树还在用木杆支撑着

有些树的主干上缠满了绳索

显然

它们来到植物园的时间还不长

 

在花坛的中央

有一棵垂丝海棠

只生出三片叶子

我无法判断

这仅有的三片叶子

表示这棵树即将死去

还是已经死而复生

 

脚下传来了昆虫的叫声

我在草丛中找寻着

不知不觉

就从核桃楸的阴影

走进了皂荚的阴影

(发表于《扬子江诗刊》2017年第2期)

 

 

        树的位置

 

没有人知道

它在前一个冬天经历了什么

今年春天

小区院子里的一棵大树

一直没有生出新叶

 

这个下午

工人将枯死的大树连根拔起

然后在同样的位置

栽下一棵小树

 

拔起一棵大树

与栽下一棵小树

程序正好相反

工人们做得一样认真

 

院子里有很多大树

枯死的大树站在

生机盎然的大树中间

在我眼里

也是一道风景

 

小树取代了大树

也很好

在我眼里

同样都是风景

 

只是小树还小

它还不太清楚

自己所在的位置

曾经是一个

死去的大树的位置

(发表于《鸭绿江》2017年第10期)

 

 

        移动的云影

 

一片云彩投下的影子

正在大地上

慢慢移动

 

有篮球场那么大的云影

先后从窃窃私语的花朵身上

从躺在草坪的宠物狗身上

缓慢地移过

 

移向马路的时候

影子在来往的车轮之间

曾有过瞬间的迟疑

而最后仍然斜穿人民路

继续向前移动着

 

在移动的过程中

影子还罩住了三只鸟儿

和一队行走的蚂蚁

但是鸟儿快速地

从影子里飞了出来

蚂蚁没有办法

它们只能等待影子

从自己身上一点点移走

 

很长一段时间

我和身旁的人们

只盯着那片移动的影子

谁也没有抬头

看看天上的云彩

(发表于《鸭绿江》2017年第10期)

 

 

        午睡的铁

 

我相信不是我的脚步

惊动了他

他是被其中某块铁喊醒的

一个午后

我走过镇里的铁匠铺

看到午睡的铁匠正从

包围他的一堆铁件中醒来

 

一块铁

也躺在那里午睡

它显然比铁匠还要疲惫

直到被夹进火炉

铁也只是翻了个身

又继续沉睡

 

脸庞比炉火还红的铁匠

一边打着哈欠

一边抡起锤子

向那块铁用力砸去

叮叮当当的响声

便从铁的身上一跃而起

一块铁开始被另一块铁

从睡梦中喊醒

(发表于《鸭绿江》2017年第10期)

 

 

        三叔的放羊鞭

 

放了一辈子羊的三叔

有一条很少离手的鞭子

除了用来驱赶羊群之外

三叔还常常挥起鞭子

春天把飞鸟赶回山林

把青草赶下山坡

秋天将谷物赶进粮仓

将石头赶上天空

 

很多时候

羊儿都在静静吃草

三叔也在坡上静静躺着

那条从他怀里流出的山泉

像一条更长的鞭子

轻轻抽着水草和石头

也抽着落在水里的云彩

当三叔把一条小路

从深山里赶出的时候

羊儿就和他一起下山了

 

寡言少语的三叔

寂寞时就用鞭子和羊唠嗑

也用鞭子自言自语

一旦有了心事

就在空中挥动着鞭子

在别人看来

就像挥着他自己的半条命

抽打着另外半条命

 

三叔出殡的那天

与他形影不离的羊群

第一次自己回到圈里

而与三叔同样形影不离的鞭子

独自倚在角落

默默地把阳光

从西墙赶到东墙

(发表于《诗林》2017年第1期)

 

 

        斜  塔

 

那些人试图用一座塔的倾斜

来纠正天空的倾斜

他们是徒劳的

 

至于这座青砖垒砌的塔

为何会一倾再倾

是大风的吹动

还是一层层乌云的压迫

史书并无记载

史书往往述而不作

但不包括那些被砖雕上的花纹

所装饰的典故

 

站在地上的部分是塔的宿命

埋在土里的是宿命的基座

塔的四周则散布着

各式各样的参照物

与斜塔比较

一些垂直的事物令人生疑

 

事实上

每个人都手握

一段倾而不倒的岁月

每个人都心怀年久失修的冲动

而我们唯一能做的

就是扫净落叶

从倾颓在地的石碑上

找回被磨损殆尽的文字

(发表于《延河》下半月刊2018年第2期)

 

 

        木结构的观音殿

 

这是一座千年以前的寺庙

推开院门的月光

和挂在檐角的风

不是木头的

铺在雪花之上的晨钟

和扫净了满院雪花的暮鼓

不是木头的

 

除此之外

整座观音殿都是木质结构的

粗大的立柱是木头的

华丽的斗拱和雕梁是木头的

就连僧人敲击的木鱼

和翻开一半的经书

也是木头的

大殿里慈眉善目的菩萨

也是木头的

 

我拖着肉身

从殿前经过

一片银杏树叶

轻轻落在我的肩上

(发表于《延河》下半月刊2018年第2期)

 

 

        海边的时间

 

目睹一排海浪消失

其实就是目睹另一排海浪

紧随而来

一些海鸥正从礁石里飞出

与另一些从浪花里飞出的海鸥

在天空相遇

那些没有翅膀的三叶虫

已在石头里停留了数亿年

 

坐在岸边

布满皱纹的礁石

像一群被浪花捆住手脚的逃亡者

同样用了数亿年的时间

看着那座岛屿

仍在反复试探大海的深浅

 

一片片浪花在沙滩上

不断划定陆地与大海的边界

又不断涂改

慢慢爬上礁石的贝壳

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它们要以嵌入的方式

和石头一起

参与修改亿万年后的地貌

 

而这样漫长的时间

只不过是海鸥们

一次起飞和降落的时间

它们还在盘旋着

好像并不急于

从我们目光里飞出去

 

 

         城里的月光

 

缓缓升起的月亮

依次照亮了飞舞的昆虫

照亮了树丛中钻出的流浪猫

照亮了半枯半绿的草坪

 

照亮了拆迁了一半的旧工厂

照亮了路边的广告牌

照亮了空旷的广场

 

其实月亮什么都没照亮

它只照亮了黑夜

它只照亮了教堂上方

高出黑夜的十字架

 

 

        因为爱,所以爱

 

因为风筝  我爱上在绳子上飞翔

因为冰雪  我爱上在刀尖上起舞

因为蝴蝶  我爱上爱情

爱上书院里一起读书嬉闹的同窗

因为飞鸟  我爱上白云

爱上端坐于祥云之上的神仙

 

因为蓓蕾  我爱上落花

并像爱上落花那样爱上流水

因为湖泊  我爱上天空的繁星

并像爱上繁星那样

爱上坐在湖边看星星的人们

 

因为断崖

我爱上行走和行走中的戛然而止

如果再往前迈出一步

我就会爱上纵身一跃

【编者按】【网站执行副主编:曹瑞丽】
上一篇:大连点点诗歌十首
下一篇:写作教室||充满阳光的《小日子》世界——与作家张鲁镭的对话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74187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