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7月16日 周二
大西院 第三十五章
日期:2018-03-1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魏海龙
点击:435

这个时候袁百万也不好直接拒绝了,只能勉强答应了下来。

“我看这样吧,不如去我的办公室好好唠唠。跟我走吧。”袁百万忽然变得十分客气起来。尤春林心里在想,总算把他这只老狐狸给逮住了。

很快他们就上了楼,来到了一间豪华气派的办公室的里面。

这个袁百万倒是很热情,一边给他接了一杯热水一边有一搭无一搭地说着话。

“我记起来了,你以前是不是在老方,就是那个方建设那里工作过,我们之前见过几次面呢。咋的了他对你不好么?”袁百万说着话就把水杯放到茶几上了。

“对对对,我是在那干过,你误会了,我之所以单干,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我心里有一个梦想,总不能这样一直给别人打工吧,毕竟岁月不饶人,咋的也有自个的事业吧。”尤春林话一出口彻底地惊到了袁百万,别看这小子其貌不扬衣着朴素,但是脑瓜还是灵通的。

“你说的很对,我很欣赏,不过你有没有想过这样会得罪人的。”袁百万也在对面的沙发里坐了下来。

“这个我当然知道,但是以后总会明白的,但是你尽管放心,我不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谁对我有恩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尤春林认真地说道,这让袁百万对他刮目相看了。这个尤春林也不像方建设说的那样啊。看来这是老方故意诋毁他也未可知。

“你也知道,我和老方的关系,你让我也十分为难啊。”袁百万面露难色地说道。

“这个我知道,但是我手头急需一个项目,俗话说的好救急如救火,这个忙你一定要帮啊。”尤春林焦急地说道。

袁百万想了想,又看了看这个年轻人。

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过去。说实在的尤春林跟他是何其相似啊。

“这样吧,我现在手里还有一个项目,不如就承包给你算了,不过你别高兴的太早,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你能做到么?”袁百万不错眼珠地盯着他。

“别说一件就是一万件我都能答应你,只要你能给我一个项目就行。你快说吧。”尤春林迫不及待地说道。他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这个希望正是袁百万带给他的。

他热烈期盼这一时刻已经很久了,就像大旱望甘霖一般。

袁百万又想了想,看样子有些为难。

“你必须离开龙城,永远都不要回来,这个你能答应我么?”袁百万目光炯炯地说道。他想接着这个机会考验一下这个年轻人的胆量。

“这,先让我想想。”尤春林有些犹豫,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打拼就像扒了一层皮似的,他是深有体会的,远的不说就是来到了龙城那会都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更何况还是要去另外的城市呢。这个问题他必须考虑清楚才行。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尤春林的内心也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斗争。

“好吧,我答应你,做完这个项目我就离开这里。我当着你的面立下这个誓言,有违此誓天诛地灭。”尤春林最后斩钉截铁地说道。这个时候袁百万突然大笑了起来。

“有啥问题么?我哪里说错了么?”尤春林满是疑惑地问道。

“我都是跟你说笑呢,小子你果然有胆量,跟我当年有一拼,当年我正是凭借一腔热血干出这番事业的。”袁百万向他竖起了大拇哥。

“袁总,那我的事是不是……”尤春林试探地问道。

“没问题,抽个时间咱把合同签了吧。”袁百万最后说道。

终于大功告成,尤春林甭提有多高兴了。可是他哪里知道袁百万还不知道咋跟方建设解释呢。

很快,新的工程就破土动工了,剪彩那天所有人都来了,袁百万自然也在其中。

果不其然当老板方建设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就去找袁百万兴师问罪,袁百万只能好一顿解释,可这个方建设不依不饶,最后和他大吵了一顿,生气地离开了。这让袁百万很无奈。

袁百万之所能答应尤春林主要是因为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上有他当年的影子,从而深深地触动了他的神经。对于这样一位彷如当年的自个的年轻人他能不支持么?至于方建设也只是置气而已,他相信用不了多久方建设就会主动找上他的,因为他手里有这个人的命门和要害。

尤春亮最近家里也不太平起来,媳妇跟他闹来闹去的,主要是因为挣得太少,尤春亮的媳妇是一个大手大脚的人,尤兴福也没有办法。于是尤春亮决定放弃现在安逸的工作,准备寻找其他的出路。

亲人之间总会因为金钱而变得关系冷僵起来,这是常有的事情。自从上次借钱事件之后尤春山和尤春林这哥俩也渐渐地疏远了起来,见到面都不说话。尤春山这个人还勉强说得过去,但嫂子侯小英却对他不冷不热的,尤春林也觉得有些对不起他们,尤其是在照顾父母的事上多亏了哥哥一家,于是总是想方设法找补,但这个侯小英愣是不领情,尤春山夹在中间十分为难。

最后尤春亮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于是就暗箱操纵起来,这个事情尤兴福毫不知情,只是他和媳妇商量之后做出的决定。

他专门去柳城市一家正规驾校学习了一阵子,然后又考了一个证,也就是能开货车的那种,他觉得搞货物运输是一条有前途的道路,很快落实了这个事情,但接踵而至的就是资金问题,他必须购买一辆货车,他该咋办呢?一时间犯了难。

等到这个事情被尤兴福知道的时候一切都晚了,但还是遭到了尤兴福的坚决反对,认为这都是瞎胡闹,穷折腾,实在不行就寻找一个工作,尤兴福媳妇也埋怨他,就这么一个儿子也安排不了工作。尤兴福心里有一杆秤,绝不会动用个人的关系的,他的儿子必须要靠本事吃饭才行,尤兴福媳妇跟他大吵了一架。

很快,尤春亮就想到了贷款,他知道这是一种非常有效的办法,想做大买卖的都是离不开贷款的。远的不说就是那个同村的尤春山不就是一个例子吗?他现在都是贷款专业户了,据说有十来万呢。其实他也想过,利用父亲尤兴福的人脉想在柳城市找个开车的工作是不难的,但是他觉得说到底还是给别人打工,他想自己说的算。又因为在平时的交往当中认识了一个这方面的行家,所以他跃跃欲试起来。

侯小勇给闺女买了很多衣服,说都是刘小满让买的,借以感动侯程程,但是不管他咋样做都无济于事。放学回来后,刘小满做了一桌子好菜,可这个侯程程扔下书包之后就独自去了西屋,很明显是有些不太高兴。

“这是咋的了?也没有人惹到她,小勇你赶紧过去看看,千万别出啥事啊。”刘小满用手指了指说道。这个时候侯小勇只好放下碗筷走了过去。

“你这是咋的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跟爸说,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欺负我家宝贝。”侯小勇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进去。

“没有,我没事,你们吃你们的饭,我只是有些不舒服。”侯程程用手捂着肚子龇牙咧嘴地说道。这是咋回事呢?这是吃坏肚子了么?侯程程平时是住校的,只有在周末的时候才会回来一趟的。今天正好是星期五,所以她放完学就从学校里回来了。

“哪里不舒服啊,你倒是说话啊,让我看看。”侯小勇说着就上前了一步,这个时候奇怪的事情突然发生了,闺女侯程程就跟躲瘟神似的快速地闪开了。

“不用不管,我没事。”侯程程没好气地说道。

“这孩子咋说话呢?你是我的闺女我不管谁管。”侯小勇刚要发火。刘小满也走了进来,一看这孩子的表情就猜出个八九不离十了,赶忙冲男人使了使眼色,大概意思就是剩下的交给她就行了。侯小勇只好叹了一口气走了出去。

事后才知道是咋回事,原来是闺女来了例假,还多亏媳妇刘小满帮忙,否则还不知道有多尴尬呢?

虽然这样,侯程程还是一点都不领情,这让侯小勇有些生气。

“你这孩子咋这么不懂事呢?连一句谢谢都不会说么?”侯小勇训斥道,这个时候炕里的侯程程一副不服气的表情看着他。

“我今个非得教训一下你,教教你咋做人。”侯小勇说完就够炕里的笤帚嘎达。还好刘小满手疾眼快一把就抢过这个凶器,藏在了身后。

“你这是干啥?有话不能好好说嘛,孩子是教育出来的,不是打出来的。再说了我又不是外人,还用得着那一句谢谢么?孩子现在不舒服,你要是打她就先打我。给你打给你打。”刘小满伸过去脑袋示威道。

侯小勇一时也没有了办法,于是只好作罢,气哄哄地离开了,刘小满这时候也放下了手里的笤帚嘎达,追了出去。

“小勇,不就是一个孩子么,你犯得着和她置气么?多给她一些时间,她会懂得的。”刘小满劝道。这是他没有想到的,没成想这个女人的胸怀这么宽广,侯小勇非常感动。

“难为你了,这个孩子都是我给惯坏的,没行了都快。俗话说的好子不教父之过,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啊。”侯小勇无奈地说道。

刘小满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冲他微笑了一下。

“没事,我们应该多替孩子想想,毕竟我不是她的亲妈,这完全可以理解的。”刘小满安慰道。

俗话说的好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一来二去兴许就好了,但是侯小勇还是有些担心。

每隔上一段日子白莲都会接儿子尤明明去她家住上一段,这是事先商量好的。可是这个尤明明死活都不想回去,一定和妈妈住在一起,这可愁坏了尤春光,当然了最着急的就是尤兴民了。就是因为这个白莲还动手打了尤明明,尤明明心里觉得很委屈,这让尤兴民更加的受不了,于是就亲自去白家沟接孙子,可是尤明明哭闹着不走,尤春光闻听此事赶紧去解围,争取把孩子给接回来。他是接到父亲打来的手机才去的,最终不管孩子怎么哭闹尤春光硬是把他拉了回来。尤明明被接走后白莲大哭了一场,总觉得对不起孩子,但是父亲还是把她劝住了。

这个时候尤春光已经买了一辆小轿车了,还雇佣了一个司机。他成了名副其实的老板了,这让村里人十分羡慕。

从姥姥家回来的尤明明开始摆起气来,这让尤春光束手无策,最后还动手打了这个孩子,这让尤兴民老两口看不下去了,这不是戳他们的心窝子呢么?

尤兴民媳妇一把搂过孙子,就像老母鸡护着小鸡仔一样。

“有话不能好好说么?有奶奶在呢,我看他还能反了天么?”尤兴民媳妇大义凛然地说道。这也是最难办的地方,尤春光只好作罢。

“你怨谁,还不是你们大人离婚么,否则能有这个事情么?你就往死里作吧,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的。”尤兴民媳妇恶狠狠地说道。

这句话正好说到尤春光的痛楚上面了,这一切说到底还是他的过错,但是他也有难言之隐的。谁会知道他心里的苦呢?

那个落翩翩最近得紧,让他有些透不过气来。他还没想好咋让家里人接受这个女人呢。

说起这个落翩翩就是一个公司的小职员,模样长得十分的标志,这是公认的,但这个人对自个的现状非常的不满意,总想哪一天能傍上个大款,从此摇身一变就成了阔太太也未可知,所以她千方百计接近有钱人,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很快她就瞄上了尤春光,她私下里做过大量的调查,知道这个尤春光家里有妻室,但是她的一贯原则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只要能上位其他的全然不顾。更何况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说实话,对于一个像她这样的打工者是毫无出头之日的,她可不想这样庸庸碌碌一辈子,但是她也有自知之明的,光靠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可能的,当务之急是要找到一座靠山。

得知尤春光已经离婚落翩翩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她终于朝着她的目标又大大前进了一步。

已经有很久没有见到母亲了,侯程程十分想念她,正如这个时候的李杏花也在思念她一样,还真应了那一句叫母女连心。

侯程程在心里发誓道,早晚有一天她会和母亲在一起的。

上面就有了新政策,委派一位大学生村官,来他们村里当第一书记,这可是前所未有的,所有人都对这个事情充满好奇,这个新来的书记究竟是何方神圣还不知道呢?李七觉得压力很大。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侯一突然死亡了,他得的是急病,根本让人猝不及防。这让白兰花陷入了巨大的痛苦当中。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很快侯一被拉到市里的火葬场进行火化,现如今人死后都是这样处理的,这也算是一种进步吧。

几天后,侯一下葬了。在侯家的祖坟里平添了一座新坟,白兰花跪在侯一的坟前放声大哭,赵彩霞和侯小强安慰她。

“你们先回去吧,让我再陪他说说话吧。”白兰花说道。这个时候侯小强冲赵彩霞使了一个眼色。很快赵彩霞心领神会。

“那好吧,妈你也别太难过了。”赵彩霞说道,然后就和侯小强回去了。

这个时候就剩下白兰花一个人了,周围寂静无比。

“老侯,是我对不起你啊,早知道这个结果我还在乎别人的看法干啥,还有啥能比在一起的时光重要啊,我现在后悔死了,你说你也是咋说走就走了,连一个招呼都不打呢,我不会原谅你的。”白兰花十分伤心地说道。

这个时候起风了,白兰花感觉到阵阵寒意。坟前刚烧过的纸灰被卷到了半空之中,久久不能散去。或许是里面人听到了这番话也未可知。

“观念害死人啊,人干嘛和观念过不去呢?时代都发展了,我咋就不知道顺应潮流呢。或许那样我能多陪你一程,你一定恨死我了吧?我都狠自己,现在说啥都晚了,我对不起你啊。”白兰花越哭越伤心。

她十分后悔,她不应该畏首畏尾的,可现在说啥都没有用了,一切只能往前看了,侯小强和赵彩霞十分孝顺,白兰花多少还能感到一丝欣慰和满足。

一件事情发生了,侯小勇家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这位不速之客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畜生。在农村经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晚上时常会有一些活物光顾。这天睡到半夜时分,忽然一声凄厉的叫声划破长空,这个声音是侯程程发出来的,这是咋回事呢?侯小勇赶紧打开了电灯,这个时候房间亮了起来。

“咋的了?是不是做恶梦了。别怕别怕,孩子。有爸呢!”侯小勇赶紧安慰道。

“不是做梦,是啥东西咬了我一下,疼死我了。”侯程程忍着剧痛说道。

“快看,小勇长虫,在那呢!”刘小满惊叫着喊道,侯小勇顺着媳妇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一条黑色的长虫爬出了窗外,在农村晚上都会打开窗户的,主要是为了乘凉。这个时候侯小勇一跃而起拿起家伙就拍了过去,很快那条长虫就掉在了外边。可想而知是死掉了。

但这个时候闺女疼的更厉害了,这可咋办呢?

“你再坚持一会,我这就送你去卫生所。”侯小勇焦急万分地说道。正在这时只见刘小满一下子就猫在了闺女的下面,开始用嘴吮吸起来。她吸一口就吐一口,这不是在冒险呢么?侯小勇赶紧上前推开她,就算是吸毒也是他这个父亲来,可是这个刘小满还是不躲开。

“还是我来吧,你个大男人不方便。”刘小满说道。她说的的确是事实,没办法只能这样了。

过了有一会,刘小满终于停了下来,心满意足地看着孩子。

“赶紧送卫生所吧。”刘小满说道。

于是他们一起去了乡里卫生所,是用侯小强家里的三轮车送去的。还好来得及时,侯程程被抢救了过来,果然这是一条毒蛇,乡卫生所护士孙柳一边被她处理伤口一边叮嘱道。

“晚上一定记得关上窗户,这要是来晚了就不好说了,可能性命都不保了。”孙柳话音刚落,旁边的刘小满就昏倒了,于是赶紧抢救起来。

在护士的一再追问下才说出了实情,原来是刘小满给侯程程吸的毒,经过一阵紧张地抢救终于保住了她的性命,这让侯程程有了莫名的感动。或许是她看错了这个人也未可知。

打那以后他们的关系渐渐地暖了起来。最让刘小满感到激动的是侯程程竟然喊了她一声姨。这让侯小勇也十分高兴。

过去人死了都会完整地埋起来,可现在国家提倡火化,这也是为了保护环境考虑的。一般来说经过火化之后就剩下骨灰了。然后用骨灰盒装起来,最后再埋起来,这个时候都是要放进棺材里的。这也是为了尊重死者考虑的,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叫死者为大。

在过去人们的观念里人死之后会去阴间的,所以千万别破坏尸体,但是现在人们也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世界上根本没有所谓的神仙鬼怪,所以他们越来越能接受这种新的处理方式了。这也是一种社会的进步吧。

骨灰盒的标准也是不一样的。不同的规格有不同的价格,这也正是适应不同人需求的。

 

这已经是相当不错了,刘小满应该感到知足,这也说明了侯程程已经慢慢接受了她这个后妈。在她的心里是多么希望她的儿子也能遇到一位不错的后妈啊。

她是十分同情侯程程的,也知道这个孩子心里是咋想的。

很快新的村官就到任了,这是乡里通知的。叫他们做好迎接工作。李七按部就班地准备起来。

这个新来的村官叫滕飞,是一个大学生,他的职务是尤杖子村第一书记。

而且乡里还重新调整了村里的班子,由原来的党支部书记冯耀祖接任李七当村主任,腾飞自然是党支部书记。这样一来李七就被撸了下来。

李七这个人倒是很明白事理,上面之所以这样安排自然有一定的道理,他没有一丝一毫的怨言和不满。

这是乡党委书记余石启亲自告诉他的,希望他不要有抵触情绪,这也是为了发展大计考虑的。

迎接仪式隆重地举行了,很快乡里的汽车就停在了村子当中,车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了两个人,一个是乡党委书记余石启,另一个是非常陌生的面孔,看来这个人就是新来的书记滕飞了。这个时候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好好好,我跟大家伙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新来的书记叫腾飞,这个小伙子可不简单,大学毕业,可谓是年轻有为啊。”余石启笑着说道。这个时候滕飞冲人群微笑示意了一下。

“我希望你们多多支持他的工作,争取取得更大的成绩。”余石启充满信心地说道。

时间来到了2003年,一场全国的非典疫情爆发了,整个世界恐慌起来。何为非典,全称为非典型肺炎,学名重症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它是一种由SARS冠状**引起的急性呼吸道传染病,世界卫生组织(WHO)将其命名为重症急性呼吸综合征。本病为呼吸道传染性疾病,主要传播方式为近距离飞沫传播或接触患者呼吸道分泌物。

该病最早是于2002年11月16日在广东顺德爆发的,而第一例有报告病例的患者是于2002年12月15日在河源市发现患病的黄杏初,2003年1月10日,黄杏初康复出院,后被认定为中国首例非典型肺炎报告病例。

非典全面爆发的时候尤晶晶当时正在读大二,学校采取了封校的措施。对于她来说那是相当黑暗恐怖的日子,但凡身边有人咳嗽一声就立刻引起恐慌。很快他们学校里就发现了几个疑似病例,学校方面对这件事情相当重视,于是赶紧送到相关地点隔离起来。后来才知道那几个人前几日去了附近的医院看病,刚好在那里出现了一个非典病例。一时间整个学校的空气都变得紧张起来。

过了大约一个星期,经过观察诊断这几个人并不是非典病例,最后才释放了回来。在回来的时候那些人十分狼狈,满脸胡须不说,有一个人的身上还长出了水痘,总之这些人和以前判若两人。

一转眼到了2004年,非典也得到了有效的控制,这一年尤春月考上了大学,这也彻底地创造了一个奇迹,那就是尤兴全家里出了三个大学生,这件事几乎轰动了整个朝阳洞乡。老大尤春草已经毕业,老二尤春香正在读大二,老三尤春月刚刚走入大学校门,村里人把这三个姑娘称作三朵金花,尤兴全在村里也杨邦了许多。

尤春草毕业后在一家杂志社工作,编辑,她学的是中文专业,业余时间喜欢写点东西。在她的心里一直有一个梦想,那就是用自己的文字记录一下自己的家乡。最近她正在心里构思着一部长篇小说,她觉得这是她应该做的。

国家早已经告别了旧有的分配体制,取而代之的是双向选择自主就业,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劳动力的使用率,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失业的巨大压力,所以说任何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劳动力市场还是急需完善的。

素质教育也提到了日程上来,从2000年以后开始实行三加一小综合,以后还会实现大综合,这是一种必然的趋势。

这年冬天,尤晶晶放假回来没几天,就有几个人找到了他家,说是尤晶晶的亲生父母,这让侯小英十分震惊,俗话说的好,该来的总会来的,这是任谁都挡不住的。侯小英在心里想过这个事情,毕竟她不是尤晶晶的亲生父母,她还是有些不踏实的。当初之所以把孩子送给别人一定是迫不得已,但是过去了二十多年,人家肯定会找到他们的,但是侯小英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那些人到来的时候尤晶晶去爷爷家里了,还好,否则真不知道如何收场。

很快他们说出了尤晶晶的生日时辰和姓名,当然了还有送人的时间。侯小英拿出当年的小被子还有纸箱子,在被子里还有一封书信,这正是送孩子的人留下来的。这样一来证据确凿,侯小英只能承认这一切。

这个来的人是尤晶晶的亲生父母,男的叫沈大光,是一家旅游开发公司的董事长,另一个叫叶子,是沈大光的妻子,也就是尤晶晶的亲生母亲,还真别说,乍一看还真有些相像之处,眉宇之间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因为从尤晶晶那里就能看到。

现在的沈大光还有一个儿子,叫沈晓晨,而尤晶晶的原名叫沈晓曦,这是沈大光给起的。

对于当初为啥要送这个孩子侯小英也十分不解,这要是她肯定是舍不得的。他们可是孩子的亲身父母怎么会这么狠心呢。

就在刚才还发生了一个误会,原来尤春山以为是来了骗子了呢?怎么张口就说孩子是他们的。后来沈大光终于说出了孩子的名字和生日时辰,尤春山才冷静了下来,但是还是有些半信半疑的。事情怎么会这么巧呢?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出来呢。

“你们当初为啥要把孩子送人啊,我有些不明白。”侯小英问道。这个时候沈大光略微沉思了片刻。

“哎,说起这个事情还真是一言难尽啊,小孩没娘说来话长啊,还不是计划生育给闹的,另外我母亲这个人重男轻女思想很严重,说啥也想抱个孙子,我和孩子他妈是不愿意这样做的,可谁知道这个老太太竟然背着我们做了手脚。”沈大光伤感无奈地说道。

“都啥年代了,男孩女孩不都一样么?我们对不起这个孩子啊。”叶子早已经泣不成声了,哭的跟个泪人似的。

“那你们是咋知道孩子在我这里呢?”侯小英又问道。

“是我偷听到的,所以……”叶子说道。

“本来想找回孩子的,可是你也知道在我们这么一个家庭里都是我母亲当家做主的,凡是她认定的事情任谁都是改变不了的。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啊。”沈大光继续说道。

“这不,我母亲刚刚去世,所以我们才动了这个念头。”叶子忽然说道。

“但是你们有没有考虑孩子的想法呢?她会接受你们么?对了忘了告诉你们,你们的女儿现在叫尤晶晶,这是我们为她起的,我觉得当务之急是想办法让这个孩子能接受这个事实才行,这得需要一个过程。”侯小英说道。

沈大光和叶子连连点头。

“这也是我们感到为难的地方,这样吧,你让我们见一下晓曦,不,应该是晶晶,不好意思,就一眼,以后咱再慢慢商量这个事情。你看呢?”沈大光建议道,这也是他们这次造访的目的之一。

“这,这不太好办吧。”侯小英有些为难地说道。

一旁的尤春山耐不住性子了。

“既然你们发话了,我们也不能拒绝你们。那就在远处瞧上几眼吧。”尤春山赶紧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多谢了。”沈大光和叶子双手作揖地说道。

这是尤春山精心安排的。他谎称这两位是买牛的客户,带领他们去到各处参观一下,于是就领到了父亲尤兴国的家里。这个时候果然闺女尤晶晶在那里呢。对于这样的尊贵的客人尤兴国老两口子也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慢待,赶紧端茶倒水好不殷勤。

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女儿,果然模样长得十分的俊俏,可以说就是叶子的翻版。尤晶晶对这两个陌生人也十分好奇,时不时偷瞄上几眼。沈大光夫妇也不敢多看一眼,只是看了个大概。

在这之前他们跟尤春山保证过,一定不让尤晶晶看出任何破绽。

从尤兴国家里出来的时候,尤兴国把他们送到了大门外。

这个事情万万是急不得的,毕竟过去了二十多年,怎么能突然接受这个事实呢,看起来这个事情还要从长计议。

这个时候的尤晶晶还一直蒙在鼓里,她也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两个人何至于眼熟到如此呢。而且她还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他们还会发生很多故事。这种感觉就连她自个都搞不清楚是咋回事。

说起沈大光的家庭可是十分复杂的,别看他是这个家里的男人,但是说话从来都不算数,因为在这个家庭里有一位长者,那就是他的母亲,他的母亲叫花怡人,这个女人是有绝对的权威的。任何人都是不敢冒犯的。就连沈大光这个儿子也不行。当然了这主要是因为沈大光十分孝顺,他是不能和母亲唱反调的。用一句俗语来说就是老母亲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打狗他不敢撵鸡,可以说言听计从。花怡人是一个有着严重的重男轻女的思想的人,再加上当时正赶上计划生育政策,于是就做出了十分荒唐的事情。

在这之前,叶子已经打过很多次胎了,这一次稍不留神就把孩子生了下来,花怡人用手掰开婴儿的大腿,看上那么一眼就撇起嘴来。很明显是不满意。这个儿媳妇的肚子也太不争气了,又是一个丫头片子,这还了得么?他们沈家几代都是单穿,到了沈大光的这一辈也不例外。所以花怡人在心里发誓,决不能让沈家断了香火,也就是说无论如何也要生一个儿子。

在她的眼里十个丫头都抵不过一个小子,这就是她的逻辑。她必须想一个办法才行。很快一个主意就光顾了她的大脑。

她知道明目张胆地把孩子送出去是肯定不行的,所以必须掩人耳目才行。她倒是不是太担心这个儿子,因为儿子一向听她的话,只是这个儿媳妇不太好对付。虽然说儿子也是不同意的,但是他最后也会默认的。这个叶子本来就和她有些不对付。所以想要达到这个目的必须偷偷进行。

说来也十分凑巧,沈大光去外面谈业务,家里就剩下叶子一个人,这可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她必须尽快把孩子送出去。

花怡人是一个精于算计的人,这么些年执掌沈家也不是白给的。正所谓本事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在这之前他托人做过详细的调查,对于那个接纳孩子的人家是相当不错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没有孩子,也只有这样的家庭才能接受这个孩子,至于托付的这个人也是信得过的。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决不能有丝毫的马虎。

说实在的,她也有些舍不得,毕竟是沈家的骨血,但是为了长久大计她不得不狠下心来,按着上面的要求是可以生两个孩子的,但是只要留下这个孩子她的胜算就会变小。这也是为沈家争取一切可能的机会。

第一胎必须是男孩,以后再生一个也就无所谓了。这就是她的如意算盘。

刚好这一天,叶子有事出去了,就把这个孩子交给了婆婆,对于她来说机会终于来了,她必须把这个女孩送出去。

她都想好了,就说孩子让她送人了,一来二去也就不了了之了。儿子沈大光也没有任何办法,叶子闹上一闹也是应该的,但是架不住时间一长也就消停了。

很快叶子就回来了,发现孩子不见了就询问婆婆,当花怡人说出实情的时候这个女人简直是发疯了,她就像一只母狮子一样。

“你咋能这样做,这可是您的亲孙女,你能舍得么?你到底送给谁家了,你赶紧告诉我。”叶子迫不及待地问道,这个时候花怡人板着冷脸一言不发。

“你倒是说话啊,你把我的女儿送到哪里去了,等到大光回来我咋向他交代,我在这个家里究竟算什么?”叶子继续咆哮着。

过了许久,花怡人终于说话了。

“一个丫头片子有啥可舍不得的,千万别耽误了我们沈家的大事啊,从大光的爷爷那辈开始就是一脉单传,决不能到这里断了香火,否则我死都不能瞑目。”花怡人大声地说道。

“现在都啥年代了,男孩女孩都一样,你别老那么封建好不好?我必须把孩子给找回来。”叶子出离愤怒地说道。

“这个家还轮不到你说话的份儿,只要有我在还是说的算的,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大光回来也会同意我的做法的。我必须为沈家整体负责。”花怡人恶狠狠地说道。

这也正是叶子的最大的痛楚所在,从她嫁到这个家里的那一天开始她就毫无地位可言,她根本取代不了婆婆的位置。更有甚者就连男人也站在婆婆的那一边,叶子无可奈何。

花怡人说的的确很对,她都能猜到沈大光啥态度,可以这么说在她的记忆当中,这个儿子从来没对他的母亲出过大气的,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平静如水的。她应该怎么办呢?

很快,送孩子的人回来了,花怡人赶紧把那个人叫到房间里,这个时候家里只有她一个人。于是就详细询问了情况,这才让她彻底放心。

偏偏这个时候叶子从外面赶了回来,她听到了一些重要的信息,于是就铭记在心。总有一天她会找回自个的女儿的。

就在前几日,花怡人终于撒手人寰,这下叶子终于翻身得解放了,她终于做回了沈家的女主人。

很快她就跟男人提起了这个事情,一定要想方设法找回这个女儿,沈大光也表示同意。这让叶子仿佛看到了希望。

于是就有了这次寻亲之路,在这之前她做过详细的调查,知道现在女儿考上了大学,出落的很好,叶子也有些慰藉和满足。

侯小英思前想后做出一个巨大的决定,她要告诉闺女的身世。这也是对闺女的一种尊重,尤晶晶是有这个权利的。至于她做出何种选择也是她的自由,任何人都无权干涉和阻拦。

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侯小英把闺女叫到身边。说出了她心中那个秘密。听后尤晶晶感到十分震惊,这都是母亲说着玩的。

“这不可能,你说的不是真的,我不相信。”尤晶晶情绪激动地说道。

“闺女,你妈说的都是真的,你不是我们亲生的,是别人送的。你还记得前段日子咱们家来的那两个人吧。一男一女的,那就是你的亲生父母,我们没有骗你。”一旁的尤春山说道。这让尤晶晶难以置信,怎么会是这样呢?这不是在做梦吧,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父母咋会不是亲生的呢。

于是侯小英拿出了当年的信物。这一下尤晶晶彻底的傻眼了,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但是他却一反常态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不管是不是亲生的,反正他们就是她的父母,至于其他的她一概不认,这让侯小英陷入了左右为难当中。

虽然说闺女这种做法的确让她有些感动,但转念一想她不能这样自私,必须为孩子考虑,毕竟那个沈大光才是她的亲生父亲,闺女必须回到他们的身边去,另外就算为了闺女的前程考虑,这个沈大光还不知道比她家强上多少倍呢,她还是希望闺女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的。

“这个我们不能答应你,再怎么说他们也是你的亲生父母,我们永远都代替不了,你必须回到他们的身边。”侯小英劝道。

“可是他们当初遗弃了我,是爸妈你们养育了我,我绝不会忘恩负义离你们而去的。这个我做不到。”尤晶晶十分坚决地说道。

“你这个孩子咋不懂事呢?他们当初也是有苦衷的,你就不能理解一下吗?他们毕竟给了你生命,这是无法更改的。”侯小英说道。

“可是你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没有你们我恐怕早死了,我恨他们。”尤晶晶伤心地说道。

“我不许你这么说他们,人要懂得感恩才行,你听我的回到他们的身边吧。”侯小英没有一丝退让。

“是啊是啊,你妈说的对,血浓于水的关系是改变不了的,再说了回到你亲身父母的身边肯定会强千倍万倍的。”尤春山也说道。

“我不管,我不会离开的。永远都不离开。”尤晶晶声嘶力竭地喊道,这一次彻底的激怒了侯小英,她抬起胳膊就是一耳光子,顿时尤晶晶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

“你干啥打我,我难道做得不对么?”尤晶晶满是委屈地说道。

“你这个孩子咋不知好歹呢,油盐不进呢?你不认亲生父母就是不对,”侯小英说道。其实她心里也是十分舍不得的,但是为了闺女的前程必须这样做。

【编者按】尤春林自己挑头干,因为有魄力,感动了那个有项目的人,开始得到了第一个项目 / 尤春亮搞长途运输,贷款买车 /侯小勇的妻是好后妈,对他女儿特别照顾 / 侯一死了,白兰花后悔一直没到一起 / 尤兴全三个女儿都是大学生 /尤兴草在杂志社 /侯小英养大的女儿,亲生父母来看了 问好作者,感激赐稿万泉河。【万泉河编辑:国产机器猫】
上一篇:大西院第三十六章
下一篇:大西院第三十四章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101810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