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7月22日 周一
大西院第三十三章
日期:2018-03-1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魏海龙
点击:435

尤春林只能任凭他好一阵奚落挖苦,还是抱定了单干的主意,最后他们只能不欢而散。老板方建设还是说了十分绝情的话,这让尤春林好生难过。

“尤春林以后咱们各走各的,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就当我们从来都不认识,咱们走着瞧。”这是老板方建设留给他的最后几句话,尤春林还是有些愧意的,毕竟这个人曾经是他的恩人,或者说他们之间已经建立起无比深厚的革命友谊。但是在尤春林的心中还是有一个梦想的,他一定在这条道路上勇往直前的走下去的,否则这辈子他都不会甘心的。或许老板方建设永远都不会懂得的。

经过几天的详细调查,尤兴民终于弄明白了,敢情这里面是有误会的。正如尤春光所说的那样,当时这个杨梅只是为他吹几下眼睛,刚好这个时候白莲就意外出现了,于是就发生了那一幕,这是尤兴民找到杨梅才问出来的。尤兴民也想过这万一是她撒的谎也是有这个可能的,但是凭借他的观察,这个女人是不会撒谎的,因为撒谎的人的表情他一下子就会看出来的。他还是有这份自信的。另外他在这之前询问过儿子,这两厢一对比,果然是口径一致,看来他们都没有撒谎,儿子一直没有离开过厂子,而杨梅也没来上班,这几天一直忙着收秋来着。

在尤兴民的好说歹说之下白莲才勉强相信了这番话,这让他终于彻底的松了一口气。尤春光也越来越不耐烦起来。

等到天擦黑的时候,侯一就去商店买了一些礼品去了白兰花的家里,这是背着儿子儿媳的。当然了他根本不知道,一切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

见到白兰花的时候,侯一还是替这个女人感到担忧的,因为看起来十分的憔悴。看来她已经被病痛折磨的体无完肤了。白兰花看到他却非常的不高兴。

“你咋来了呢?这要是让人看见咋办?你赶紧回去吧,我不用你关心。”白兰花情绪有些激动地说道,其实在她的心里还是有一些感动的,但只要一想到他们现在的特殊身份就生气了。这不是往火上浇油么?本来他们的关系就很敏感,可以说已经成了全村人的众矢之的。侯一怎么不长记性呢?她又死不了,有啥可看的。

“我,我就是不放心你,没事,家里的活计都让年轻人干吧,实在不行还有我这把老骨头呢。你好好养病。”侯一赶紧说道。

“那就不劳你费心了,你来的时候没让他们发现么?”白兰花十分担心地说道。

“他们都在家里看电视呢?哪里顾得上我啊。”侯一解释道。

这个时候白兰花朝他摆了摆手,侯一当然明白。

这是在下逐客令呢?看来白兰花还是过不了那个坎啊。这也是侯一感到特别为难的地方。

其实侯一已经想明白了,与爱情比起来观念是一文不值的。再说了社会都发展了,怎么人们的思想观念怎么就不能与时俱进呢?他始终想不明白这个道理。

对于他们来说时间是何等宝贵啊,何不好好珍惜现在的生活呢?

但是他毕竟不是白兰花,怎么能改变这个女人的老脑筋呢?

“那就好,你赶紧回去吧。别让村里人看见。我可不想让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戳脊梁骨的滋味属实不好受啊。”白兰花不无担心的说道。侯一也没有辙,只好乘着浓浓夜色打道回府。

其实这一切都被一个人尽收眼底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赵彩霞,她是一路跟过来的。在公公离开之后她就尾随而至。在这之前还和侯小强发生了争执。

“你这个人有有有劲没劲啊,你咋干这这这种事呢?这要是被咱咱咱爸发现了,你说我的脸面往往往哪搁,你还是别别别去了,就让他们多多多一些单独相处的时间不不不更好么?”侯小强坚决反对媳妇的做法。可是赵彩霞还是执意要去,侯小强也没有办法。

赵彩霞之所以要这样做,她想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是啥程度了,她好掌握好火候来一个推波助澜啊。她在心里还是非常希望能促成这桩婚事的。这样一来他们就等于亲上加亲,从此以后他们就更相和睦了,这不是两全其美的好事么?但是她哪里知道母亲的真实想法啊。

在他们这对母女之间存在着无法逾越的代沟,这是毋庸置疑的。

其实这种代沟是一个十分普遍的现象,尤其在长辈和晚辈之间。换句话说有的时候这两种人是格格不入的。

因为发生了上次的误会,很快就搅起了另一场风波,这个风波就在钱文虎的家里爆发的。因为钱文虎和媳妇杨梅意见出现了严重的分歧。

钱文虎说啥也不让杨梅去果品加工厂上班了,这让杨梅很生气。不就是一个误会么?解开了不就完了么?何必这么大张旗鼓大动干戈呢?

“你说的倒是十分轻巧,我还要这张脸呢?你也不为我想想么?”钱文虎直言不讳地说道。

“你说的这是啥话,我咋给你丢脸了,你还有完没完。咋揪住这个小辫子不放了么?”杨梅反问道。

“咋的了,你还想让我头上添点绿啊,我怕夜长梦多。”钱文虎气急败坏的说道。

“你别胡说八道行么?我能看上他么?”杨梅说道。这个时候钱文虎微微一笑。

“那可说不好,现在这小子混的不错了,大小也是一个老板,我不担心是瞎话。”钱文虎慢悠悠地说道。同时用眼睛使劲地撒摸了一下站在对面的这个女人,媳妇杨梅还是有几分姿色的,在尤杖子村里也是数一数二的。

就算杨梅不是那种行为不端的人也难免有人会惦记上这种美人的,钱文虎还是有这个自信的。俗话说的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说实在的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打这个女人的主意呢。

“再有钱我也不稀罕,你把我当成啥人了,我必须去那里上班。”杨梅十分坚决地说道,这让钱文虎无可奈何。

明明心里都有对方,何必还要装作满不在乎呢?赵彩霞心里真替这对老鸳鸯感到着急上火。

这个时候尤春山找到尤春林,说要跟他借一些钱。因为上面有规定对于牛羊都要实行圈养,主要是为了山林着想,所以当务之急必须扩建牛舍,实行标准化的管理,在尤春山的眼里这个弟弟已经今非昔比了,明显是不缺钱的。他私下里给弟弟算过一笔账,打工这么些年怎么手里也有些积蓄吧,跟他张罗一些钱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他哪里知道尤春林的难处呢?他眼下正在创业,没有办法答应哥哥,他又不能说出心里的这个想法,毕竟眼下八字还没一撇呢。尤春山一赌气就离开了,这让尤春林有些不好受,毕竟这是哥哥这么多年第一次张口,他怎么能拒绝呢。一旁的李杏花也为他担心,有啥话不能好好说么?何必要伤害哥俩之间的感情呢。

这是尤春山没有想到的,在来之前他是思考再三的,尤春山有这个多年养成的习惯,一直秉承着三思而后行的原则。每当朝谁借钱之前必须考虑清楚,也就是有十之八九的把握才行,虽然有句老话说的好,张嘴三分利,但是他还是不想尝到挨噘的滋味的。

在弟弟那里吃到了闭门羹,尤春山也觉得很没有面子,但是毕竟钱在人家裤兜里他有啥办法呢。想了想还是算了吧,尤春林或许有别的用项也未可知,他也要为这个弟弟考虑一下的。

从龙城市回来的尤春山就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媳妇侯小英,侯小英一听就大发雷霆了,还能有啥能求到他的,这不是看咱热闹呢么?这都是计划好的,他们是经过几天几夜的深思熟虑才走这一步的。本来是可以去乡里信用社弄些贷款的,但是贷款的利息是很高的。所以他们就想到了在城里打工的弟弟。按理说这几年尤春林手里应该有一些闲钱的,更何况看在哥哥的面子也不会让他空手而归的。这个计划终于落空了,尤春山太了解这个弟弟了,于是就解释了一番,或许是弟弟真有为难之处也未可知,那咱就另想办法,于是他就跟四收尤兴福张口。尤兴福已经被调到宣传委员的这个位置上了,而且他的儿子前几年已经成家了,现在在乡里开车,这也是一份不错的差事。媳妇刚刚生了一个孩子,起名尤乐乐,按理说应该能答应他的。

虽然说尤春山极力为弟弟辩解开脱,但是侯小英还是转不过这个弯,因为在她的眼里俨然把这个小叔子当成了有钱人。当然了有这种想法的又何止她一个人呢?可以这样说在朝阳洞乡关于尤春林的传言早已经沸沸扬扬的了。尤春山这几年挣下了很大一笔钱,据说正准备在龙城市购买一套楼房,这样看来他肯定有很多钱的。侯小英从公婆的口里也没听说小叔子要买房啊,这分明就是不想帮他们的这个忙么?所以她越想越生气,越想越窝火。于是就在男人的跟前墨迹个没完没了,尤春山也无可奈何。谁让这个弟弟没给他长脸呢?

尤春山没有跟哥哥说出实情,只是一个劲地说最近手头很紧,还望他能体谅理解一下。从哥哥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生气了。这是尤春林最不想看到的事情,他知道他和哥哥的关系一直非常要好,怎么能狠心让他作别子呢?但是这个时候是不能透漏半点风声的,单干这个事情到现在还是一个秘密,决不能让老板方建设知道,所以跟哥哥谈话的时候只字未提。

等到哥哥离开后,李杏花就开始埋怨起他来了,尤春林也只能听着。

“有啥话不能好好说嘛,大不了就实话实说,这下算是得罪咱哥他们了。我看你咋整,现在在所有人的眼里你是十分了不得的人物,这分明是在看笑话。”李杏花幽幽地说道。

“你不懂,就别乱说,我不是也有难处么?你也知道这个时候是敏感期,我不能把这个事情说出来的,否则方建设那边能不使坏么?哥,原谅兄弟吧。哪怕过后我亲自登门赔罪都行,给你磕几个响头我都心甘情愿。”尤春林像是回答又像自言自语。

“嫂子咋想你,咱爸咱妈咋想你,十里八村咋看你。要我说你这回篓子捅大发了。”李杏花不无担心地说道。

想要单干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务之急是要购置各种施工设备,还要联系工程项目,也就是从房地产公司手里谈下项目,这些都是需要用钱来运转的。

看来他必须想方设法从袁百万那里争取到第一个项目才行。而这正是目前最大的难处。袁百万是方建设的合作伙伴,而且两个人的关系十分密切。这是尤春林知道的。

说起这个袁百万可以算得上龙城市最大的房地产老板,在他的手里有很多的地产项目,和他合作的不止一个方建设,所以这也是最大的突破口,尤春林最先想到的就是成本和质量,只有在这两个方面占有优势才能在众多的竞争者当中脱颖而出,只要建立了这种合作以后的道路才会畅通无阻。

这已经是在方建设工程队辞职一个月的事了,为了购置先进的设备尤春林几乎累断了腿,总算相中了一套设备,于是就花个大价钱买了回来,为了方便开展工作,他在郊区租了一处场地,师父老高是二老板,小张是带班班长,招工是师傅老张的事情。尤春林的意思尽量从农村找,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另外他觉得还是农村人干活实诚。

白玉听说尤春林单干也加入到他们当中了。怎么说也是亲戚,尤春林当然要照顾的。

经历了上次的事情之后,尤春光和白莲的感情已经大不如从前了。白莲也变得更加的疑神疑鬼起来,这让尤春光十分头疼。

或许这是女人的通病也未可知,总之女人对婚姻是十分敏感的。尤其对于这样一个成功人士来说尤甚。随着买卖越来越大,尤春光自然就会接触到形色各异的人,其中是不乏漂亮女人的。这也是让白莲最担心的地方。

俗话说的好,男人有钱就学坏,而女人是学坏就有钱。这个道理白莲还是十分懂得的。她决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她像这天下所有的女人一样誓死捍卫他们的爱情。

说起尤春亮念完初中就辍学了,整天无所事事,后来没办法尤兴福就想方设法把他安排到了乡里,当一个临时工,具体来说就是给书记余石启当司机,这也是尤兴福给儿子设计的道路。为这他着尤春亮考的驾证,既然不念书了就要学习一门手艺,这样将来也好挣钱养家啊,这就是尤兴福的想法,但这个尤兴福媳妇十分的不满意,这个家伙的脑袋是不是坏掉了?放着现成的关系不用,竟然让儿子去当啥狗屁司机,丢不丢人啊,可尤兴福完全置之不理,为这他们还生了好一顿气呢,但是还是默认了。

还真别说这个尤春亮果然很喜欢开车这个工作。而且技术已经练的炉火纯青,再加上这个尤春亮十分地会来事,很得余石启的赏识和看重,这让尤兴福觉得脸上也很有光。

对于这个男人的不满是与日俱增日积月累的,随着尤兴福的官越做越大,他也越来越疏远了这个家,当然了还包括女主人。

起初这个女人还是能够理解的,毕竟男人不是普通人,那可是吃皇粮的公家人,当初心甘情愿嫁给他也是有这个原因的。正所谓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就是这个道理。这也是所有出门子的姑娘首先考虑的重大问题。爱情是浪漫的,但是婚姻是现实的。模样再俊俏也当不了饭吃,所以当得知这个未来的女婿是在乡政府上班的,这个女人的家里最先同意了这门婚事,至于闺女心里是咋想的根本不会顾及的。当然了正像这个年纪的姑娘一样,这个女人还是有些理想化的,她觉得首先必须让她看上的人才行。当然了果然没有让她失望,这个女人只见上一面就相中了尤兴福,这个尤兴福长得是一表人才相貌堂堂的。

当时尤兴福已经正是成为乡里电影队的放映员了,穿了一身四个兜的灰色制服,在上衣兜里别着一管英雄钢笔,脚上穿了一双锃光瓦亮的皮鞋,在来这之前他不止一次地擦拭过,直到听到父亲尤文的一句玩笑话才彻底终止了手里的动作。

“你还想把皮鞋蹭秃噜皮么?差不多就行了。别让人家女方等太久了。”尤文不放心地说道。

说实在的自从当上了乡里的干部之后,尤兴福就毫不遏制地开始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言谈举止了。他觉得干啥就要有干啥的样子,这可事关乡政府的形象,也事关尤家的门面,他决不能马虎半点。

按理说这个女人早就应该想到的,嫁给这样的男人肯定是与众不同的。因为尤兴福肯定少不了在外面各种应酬,结婚后不久她便尝到个中滋味了。

古语说的好,男主外女主内,用到她们身上是再合适不过了,只不过这个女人除了负责家务活以外还要承包下所有的农活,也只有在周末休息的时候尤兴福才有时间帮上她一把,但是那些根本是微不足道不值一提的。

婚后不久这个女人就怀孕了,第二年就生下了一个儿子,也就是后来的尤春亮。这个时候她的负担更加沉重了,这个女人开始有些抱怨了。

一转眼过去了二十多年,尤春亮已经长大成人,而且娶妻生子,按理说她应该感到高兴,但是这个女人根本快乐不起来,她反倒有一种隐隐的不安和忧虑。

尤兴福也从最初的临时工变成了正式的国家干部,就在前不久他当上了乡里的宣传委员,一下子就跻身于领导干部的行列。当然了这和乡党委书记余石启是有莫大的关系的,但是究其根本还是他的工作能力太过突出了。

现在尤兴福可以说得上是余石启身边的大红人了,这就等于他多了一个左膀右臂,在党委班子里还是需要一些支持者的,这样有些工作开展起来更方便更轻松一些。

说起应酬最大的麻烦就是喝酒,尤兴福的酒量不是很大,但是为了迎合一些客人的喜好又不得不勉强硬撑着,其实他也不想这样糟蹋自个,俗话说的好,酒大伤身,就是这个道理。虽然在临出门的时候媳妇千叮咛万嘱咐地说过,多吃菜少喝酒,但是只要一到了酒场,啥都忘得一干二净了。最后还是喝的醉马浪荡地回了家。可想而知最遭罪的就是这个女人了,每次都是他照顾到很晚。整个屋里充满着浓郁的酒气,在这个女人看来是无法忍受的。

她是捂着嘴伺候尤兴福睡下的,在这期间这个男人呕吐很多次,尤兴福媳妇都是屏住呼吸倒到后院的粪窖里去的。

说起这个简易粪窖是在房后挖了一个深坑,然后再把一个瓦缸放了进去,然后在窖口放上两片薄石板,在农村通常都是这样的。

家家户户都有塑料尿梢,主要是为了方便后晌起夜的。等到天一亮就把尿梢倒掉,放到院子的墙根下。

除了这些,在这个男人的外衣上面还会掺杂着各种怪味,其中也不乏香里香气的,也不知道是从何而来。

像这种在外面逛业的男人是避免不了来自各个方面的巨大诱惑的。这个时候是最能考验一个人的定力如何了。

很快就引起了一个很大的矛盾,准确的说是一个记号引起的,这个记号从外形看来更像是一个女人的唇印,这还不炸开了锅,这个时候就算他尤兴福有一千张嘴都说不清楚的。俗话说的好,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就是现在他的处境。

在这个男人的白衬衣的后面有一个鲜红的印记,这一定是某个女人留下的,这是毋庸置疑的,究竟是啥样的女人会在他的衣服上留下这个唇印呢?而且还是衬衣上面,这不能不让这个共枕多年的媳妇产生了怀疑。

尤兴福也不知道咋弄上的,或许是不小心碰上的也未可知,但是眼下也没有真凭实据,空口白话根本无济于事的。

好你个挨千刀的长本事了,都敢在外面沾花惹草招蜂引蝶了,尤兴福媳妇心里这叫一个生气。在这件事情上任何女人都会失去理智的,这是明目张胆地背叛他们的婚姻,这是绝不能答应的。

本来这个女人对男人就十分不满,主要是因为儿子的工作事情,一个堂堂的领导干部连儿子的工作都安排不了传出去会让别人笑掉大牙的。放着现成的方便条件不用非要做啥狗屁司机,这让尤兴福媳妇难以接受。

尤春山是吃过晚饭才去找四收的,这个时候尤兴福都会在家的,他有一件事情是每天不落的,那就是收看七点准时播出的新闻联播,这叫紧跟国家形势,这也算是一种长期养成的习惯。尤春山来的时候四婶子没在家,正好和四收张这个口,他还是对那个女人有些打怵的。

“四收在家呢么?”尤春山一边说道一边往里走。

“在在在,快来。”尤兴福的声音很快传来过来,这个时候电视的声音明显小了很多,尤春山一撩门帘就走了进去,他一眼就看到了炕里的四收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

“我四婶儿呢?没在家啊?”尤春山一边说着一边用眼睛撒摸了一圈。

“她整天不招家,谁知道去哪溜达了,快坐炕上,咋的你找我有事么?抽烟吧,我这个人也不抽烟,家里没准备,我去商店给你取一盒去啊。”尤兴福非常客气的说道。

尤春山赶紧一下子就按住了他,笑了笑。

“你就别忙活了,都是一家人,那就太外道了,我早就忌了,我今个过来还真有点事要求你呢!”尤春山开门见山地说道。他就是一个喜欢直来直去的人,说话办事从来不带拐弯抹角的。

“那我就当真了,要我我给你倒一杯水吧。”尤兴福说着就要下炕,刚到炕沿边上就被侄子又一次按住了。

“我不渴,我在家早就造饱了,你啥都不用忙。”尤春山赶紧说道。

“也是,那我就不管你了,有事说事吧!”尤兴福干脆又退了回去,重新坐好。

“是这么个事,我现在手里的钱也不算宽绰,上面不让散养了,我这不考虑圈养吗,钱都押到牛身上了,所以我想跟你张罗点钱。你看你能不能多少给我拆对拆对!”尤春山有些难为情地说道,说实在的他是最不愿意干这事了,但是眼下又没有别的办法,俗话说的好,屎堵门子了,这是上面的统一要求,他能不积极配合么?

“你是说这个事啊。等会让我好好想想,这么说你是要扩大规模,建设标准化的牛舍啊,这个想法我举双手支持,当然了上面之所以不让散养也是有原因的,主要是为了山林考虑的。这样吧,你也知道我们家都是你四婶当家么?等一会她回来我和她好好商量一下,到时候再给你话,你看这样如何?你打算借多少钱,说个数,也好让我们有个准备。是不?”尤兴福继续说道。于是尤春山便一五一十地说出了实情。

“好好,我知道了,你回去等我的话吧,我一定尽力的。”尤兴福最后说道。

几天后,尤兴福就传过来话,说实在是不好意思,他们现在也正是用钱的时候,他们准备在城里购买一套楼房,到时候举家都搬过去的,当然了这也是为儿子考虑的。尤春亮媳妇不止一次地提出这个想法,她想过城里的生活,这是无可厚非的,俗话说的好,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啊,生活在这里的年轻人都有这种想法。

又一次在四收家碰壁之后,尤春山陷入了绝路,没办法只好大胆的启用信用社贷款,这次数额是巨大的,前所未有的,这次较之以前是比较容易的,他干脆用财产做抵押,于是贷款很快就批下来了,他终于可以甩开膀子大干一场了。

一间一间崭新标准的牛舍建立了起来,他是在村里闲置的土地上盖起来的,他的养牛场也形成了一定的规模了,这让他仿佛看到了希望,他这个养牛场场长算是当上了。

说来也十分凑巧,偏偏这个时候尤兴福和媳妇闹起了别扭,这个女人不依不饶的。无论他咋解释都无济于事,最后没办法他只有求助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余石启,因为当时他也在场,亲眼目睹了这个过程。尤兴福拨通了余石启的办公室电话,很快里面就传来了他的声音。

按理说尤兴福是不想麻烦这个人的,但是眼下没有别的办法了,很快事情终于彻底的澄清,原来是那个外方的女代表喝多了不下心碰上的。而尤兴福根本毫无察觉。

有这样重量级的人物作证,谅这个女人也无法闹下去了。对于像他这样的人物无论何时后方都是不能乱的。

侯小勇经人介绍结婚,重新组建了家庭,这个时候侯程程已经上初中了。这个女人也是刚刚离婚的,而且还有一个儿子,但是不管怎么着也能将就了。最起码这个女人没有嫌弃闺女,但是侯程程却无法接受这个后妈。从打这个女人进了这个门就没看到闺女的好脸,对此侯小勇也无可奈何。看来想要彻底接受这个后妈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或许时间能改变一切的。

这个女人对侯程程还是非常喜欢的。但是这个闺女就是不买账不领情。

“多给她一些时间吧,冷不丁搁谁都接受不了,毕竟她也不小了。很多事情都明白了。你还要多多体谅她吧。”侯小勇看到媳妇又一次热脸贴冷屁股赶紧说道,生怕引起不必要的矛盾。这个女人无奈地笑了笑,继续忙着其他的事情了。

女方的儿子归给了男方,只是按着约定的时间可以看看他,也许是经历了一次失败的婚姻她才会更加懂得珍惜,或者说她成熟了很多。她是很喜欢女孩的,可是她只有一个儿子,最关键的是现在归给了男方,这让她更加的孤独寂寞起来。于是想在侯程程这里找到一些慰藉和满足,但是这个女孩对她还是有些敌意的。她是不奢望侯程程叫她一声妈的,可是现在连一声阿姨都没叫过,她多少还是有一些伤心难过的,她知道后妈是不太好做的,过不了太久她的那个儿子也会这样的。

在这中间最不好过的就是侯小勇了,他甚至不愿看到那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间了,因为看起来是相当的不融洽不和谐。

这个时候再看侯程程板着一张冷脸,一言不发,而且还会投去一个白眼,这个女人倒是很能容忍这一切,权当看不见似的,侯小勇也觉得有些于心不忍。

毕竟这不是权宜之计,这两个人早晚都要相处下去的,必须想个办法才行。他可不想受夹板气,哪边都是不能得罪的。闺女侯程程现在已经进入了叛逆期,稍有不慎就会惹恼她的,这边自然也不能得罪,因为这是距离他最近的人。

临了乡党委书记余石启语重心长地说了几句,这让尤兴福媳妇无地自容羞愧万分。

“别老是吵来吵去的,兴福这个人我是了解的,他可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以后前途无量啊,你作为他的妻子应该多多支持他的工作。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安心地工作,你放心,我会盯着他的,如果他要胆敢做出出格的事情我第一个不答应。两口子多多理解,理解万岁么?”余石启慢条斯理地说道。

尤兴福媳妇不停地点着头。

“是是是,我一定一定,给你添麻烦了。实在对不起。”尤兴福媳妇连连说道。

尤春光在外面有了一个女人,据说是在打交道的时候认识的,最后在那个女人的要挟下他决定和媳妇白莲离婚。

这是白莲始终没有想到的,她怎么都不能相信自个一直捍卫的婚姻会用这种方式终结,她不伤心是瞎话,但是事已至此已经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了。或许这就是她的命吧,白莲只能在心里这样安慰自个了。

在尤春光的心里还是不想立刻换掉这个女人的,怎么说他们也算得上是一对患难夫妻,就算在他们之间不存在爱情也是有恩情的,可以这样说当年的事业也有这个女人的一半功劳,这是毋庸置疑的。尤春光心里是有数的,但是架不住来自那个女人的压力。

自从上次在城里的宾馆里和那个女人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时候这个女人仿佛赖上了他一样,怎么都甩不掉了。这也是让尤春光感到特别苦恼的地方。

那一夜是无法忘怀的,当然这都是事后他才知道的。当时他只记得喝了很多酒,早已经烂醉如泥,至于怎么跑到那个女人住的房间,又稀里糊涂地钻进了她的被窝当中,就连尤春光自个都搞不清楚。但现在又无可奈何。

总算醒酒了,尤春光睁开眼睛的时候就感觉有些不对劲,这究竟是哪里呢?肯定不是在家里,他猛然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他还是听到了均匀的呼吸声,这是一个女人发出来的。他循着声音望过去,果不其然在他的旁边睡着一个女人,对于这个女人他是再熟悉不过的了,她就是客户的代表之一,此人唤做落翩翩。说起这个女人可属实的不得了,不但是一个商界精英,而且长相甜美,这和白莲完全是两种人,尤春光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感觉眼前突然一亮,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完美的女人呢?这个时候尤春光不免心猿意马起来,但是很快便制止住了这种想法,因为在他的心里是不敢有这个奢望的,正所谓风马牛不相及,说的就是他们。尤春光还是知道自个的半斤八两的。

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就是微笑,或许是多年商场练就的也未可知,总之每次见到落翩翩的时候总是能看到一张甜美的笑脸,说起这个笑还真是恰到好处,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这个落翩翩就是这样,最关键的是她从始至终都能做到笑不露齿,这是最难办到的。尤春光不得不从心里由衷地佩服。

这个时候落翩翩正在熟睡当中,尤春光赶紧小心翼翼地从床上下来,这里绝不是久留之地,必须想办法尽快逃离这里才行,当然了这个时候他哪里顾得上昨晚上发生的事情啊,万一惊醒了这个女人是无论如何都逃脱不掉的。

就在被子被掀开的一瞬间,落翩翩的光滑细腻的肌肤暴露了出来,这是尤春光没有见过的,他情不自禁地吞咽了一口唾液,或许是因为冷的缘故,这个女人往上拽了拽被子翻了一个身继续睡觉,尤春光的心都快要提到嗓子眼了。

究竟这一夜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尤春光的大脑此时一片空白,但是他们的衣服却散落了一地,可见玩的有多疯狂。他一眼就看见了女人特别私密的物件,这是只有在和媳妇亲热的时候才会见到的。他不觉得脸红心跳起来,感觉周身的血液一直往上涌,似乎要喷薄而出。

还没等他全部打开宾馆的房门的一瞬间,就传过来了那个女人的曼妙的声音,尤春光一下子愣在了那里,一动不动。

“你干啥去?我就那么让你讨厌么?你想对我始乱终弃么?”床上的落翩翩一下子坐了起来,两只手紧紧地拖着被子,以免让人看到不该看到的地方。

“你别胡说八道,我们昨晚上啥都没有发生,就当做了一个梦吧。对,就是梦。”尤春光根本不敢回头看。

这个时候一个似曾相识的笑声传了过来,正是落翩翩发出来的。虽然尤春光并没有看到,但心里也能想象出来是啥样。

“梦,你跟我开啥玩笑,在你心里就是梦,可是我却不是那样认为。这就是现实,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这副臭德行,干完了就不认账是么?”落翩翩风情万种地说道。

尤春光此时能强烈地感觉到这个女人的眼神正在他的身体上游离着探寻着,顿时觉得浑身不自在起来。

“昨晚上到底发生了啥事,我咋一点印象都没有呢。”尤春光赶紧说道。

“你不会这么健忘吧?你转过来看着我,我告诉你发生啥。”落翩翩笑着说道。

“还是这样说吧,我听着呢!”尤春光还是站在原地说道。

“咋了,不敢看我了,我在你面前还有秘密么?装啥清纯。”落翩翩冷笑着说道。

这个时候尤春光终于鼓足勇气转过来头,几乎在同时,床上的落翩翩的被子也滑落了,尤春光一下子被一道白光闪到了,赶紧闭紧了双眼。

“你别这样,你说要多少钱我都能给你。咱们就此打住行么?”尤春光求饶道。

这个落翩翩做得更大胆更放肆起来,她一丝不挂地跳下床来,走到尤春光的近前,虽然说他闭着双眼但是还是能强烈感受到异物的靠近,更何况是一个大活人呢。

很快他就被浓浓地香气包裹住了,有些透不过气来,当然了还有来自这个女人的温度。落翩翩在他的耳边轻轻地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尤春光整个人都快化掉了,就像遇到阳光的一块冰一样。

这个时候尤春光开始埋怨起造物主了,为啥这世上要有两种人呢?而且还是相互吸引的。他怎么能抗拒这个天生尤物呢?

说实在的,尤春光从来没有感到过这样的恐惧这样的紧张,他的浑身上下都是汗。落翩翩和白莲是完全不同的,或许是见惯了家里的女人,这是婚姻的通病,就算是再喜欢的女人经过一段时间交融过后也会没有感觉的,每当握住白莲的手的时候再也找不到当初的兴奋激动地感觉了,这分明就是左右手么?这就是他的感觉。

可眼前的这个女人却是有另一番风情,这是尤春光没有见过的,看起来新鲜而刺激。

“你出个价,我一定答应你。”尤春光说道。

“我只要你,我要你娶我。”落翩翩一字一顿地说道。

“你说啥?这是不可能的,我家里有媳妇孩子。”尤春光紧张地说道。

“那我可管不着,总之如若不然我就把昨晚上的事公之于众,你应该知道后果是啥吧。”落翩翩盯着他说道。

“这样吧,有话好商量,你先穿好衣服吧。”尤春光只好说道。

【编者按】白莲当初为了尤春光出息费尽了力,可是现在白莲是拿不住尤春光了,不管怎么说,尤春光已经下水,这也是普通人司空见惯的事 /尤兴福的儿子给乡党委书记开车了/ 尤春山贷款办猪场/ 候小勇再婚了/一切都在与时俱进。问好作者,感激赐稿万泉河。【万泉河编辑:国产机器猫】
上一篇:大西院第三十四章
下一篇:大西院第三十二章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119361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