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7月16日 周二
大西院第三十二章
日期:2018-03-1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魏海龙
点击:417

很快,尤春光就和手底下的女员工不清不楚起来,白莲听到之后就火冒三丈,直接找到尤春光兴师问罪,可这个时候尤春光不管不顾,这不是从他的心坎上来了么?正愁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呢,于是在经过一番激烈的争吵过后,也许是话赶话,也许是太生气了,尤春光说出了一个词语,那就是离婚,实在不行就离婚,省的你整天疑神疑鬼的,你就是闲的。这个时候白莲也不依不饶起来,于是就说离就离,谁怕谁是孙子,就这样很快他们一起去了民政所,尤兴民两口子拦都拦不住,生怕孩子做啥傻事,白大江那边也不好交代。

尤春光这几年新买了一辆货车,这个时候他就带着媳妇一起去了乡里民政所,尤兴民也只能干着急,这可咋办啊?没办法尤兴民只好找到侄子尤春山,尤春山也有一辆三轮车,于是尤春山就拉着二收去了乡里,一定要阻止这个行为的发生。

等到他们赶到的时候差一点没笑掉大牙,因为情急之下没有查一下日期,刚好这一天是礼拜天。乡里民政所没有人办公,于是尤春光只好作罢。

在农村通常都这样,儿子媳妇儿跟父母都是俩心眼,不把老人从屋里撵出去就是算不错的了。尤其是儿子多的家就更可怕了,谁也不愿意要老人,推来推去的,老人风风雨雨一辈子都不容易,如今什么活儿都干不了了,应该享享清福了,但做儿女的不让他们如愿。两千年前我们的孔圣人说过的一句话应该牢牢记在心里,他说一个人的志向应该是使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这才是做人的基本标准,一个人连自己的老人都不赡养还算一个人吗?更谈不上朋友相信,年轻人仰慕了。前几天听说一个儿媳妇儿和公爹吵架,儿媳妇儿一下子就把老人推进锅里,这种事情在当今的农村是存在的,人类是进步还是堕落了呢?

李七的嘴皮子没白磨,乔良和乔义和好如初。老太太留下的钱一人一半,这让他深感欣慰。

在回来的路上,这两个人的争吵还在继续,大有势同水火之势。

“今个就算了,下礼拜一咱们再来,这日子没法过下去了。”尤春光随口说道,这个时候白莲也正在气头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示弱。

“咱可说好了,谁反悔谁是王八犊子。”白莲接了一句。就在这时几乎是同时两个人的鼻子里发出了轻哼声,互相狠狠地白了一眼。

前脚刚走,尤春山和二收也紧随其后,风驰电掣的。

等到他们都冷静下来的时候又感到后悔了,当初不应该放狠话。离婚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那是两个家族的大事,但是双方都不愿意给对方一个台阶下,就这样僵持了下来,说来也十分凑巧,偏赶上这个时候柳城市举办一个果品展销会,尤春光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的。

几天后他就去了市里,离婚的事情就被搁置了下来,一来二去也就不了了之了。这也正是所有人希望看到的结果。

但是这个尤春光还是无法接受现在的白莲,总之是横竖看不上眼,所以隔三差五还会找茬。也不是他故意的,总之三句话不离老本行,话里话外总是透露着嫌弃之意,这让白莲苦不堪言。

这样的离婚风波又上演了几幕,俗话说的好事不过三,在第四次闹起离婚风波的时候,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离婚似乎已经不可避免了。

这一次,白莲一赌气跑回了娘家说啥也不回来了,这让尤春光很是无奈。这是白莲惯用的手段,他已经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了,但这次跟以往的完全不同,看来这是要和他打一场持久战啊。

说起这个和尤春光不清不楚的女员工姓杨名梅,是钱文虎的媳妇,而钱文虎正是钱满库的小儿子,在他的上面有一个哥哥,也就是钱文龙,说起这个钱文虎要比尤春光年长了一岁,可以说是和他一起长大的。这个杨梅是在第二批招工的时候进来的,杨梅早就想进果品加工厂了,但是还是没有赶到第一批,当时她正好怀孕,所以说她觉得很遗憾,好在第二年尤春光又开始招工,这次决不能错过了,还真别说,尤春光还是不计前嫌的,毕竟在这之前他们发生过很多的过节。

说起这个杨梅果然有几分姿色,应该算得上是一个美人了,这也正是让白莲起疑的最大的原因,正所谓树大招风就是这个道理,在这个几十人的小厂子里突然出现了这样一道美丽的风景,肯定会掀起很大的波澜的。

杨梅家里还有两个姐姐,她是最小的,大姐叫杨桃,二姐叫杨果,可以说杨家的三朵金花,这姐三个个顶个都很漂亮带劲,杨梅的娘家是杨家沟,她的两个姐姐的婆家都在那里,唯独这个杨梅嫁到了几十里以外的尤杖子村一组,也就是钱满库的家里,钱满库正是地主钱万贯的独生子。

尤春光和这个杨梅根本没有任何关系,这完全是一个误会,主要是因为他们接触的机会多了起来,这样关于他们的传言也就渐渐多了起来,白莲也不相信这些的。但是有一回他亲眼瞧见了这两人过于亲密的举动才上心的。

说来也十分赶巧,那天尤春光突然迷了眼,当时也没有别人在场,没办法杨梅只好临时救场了。刚好让白莲撞见,这还了得?这也嚣张了,这不是在挑战她的极限么?在这之前她就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的,但是她还是无法相信的,直到这时她才幡然醒悟,敢情还真有这样的事情啊,如果不是她亲眼所见她打死都不会相信的。

或许是因为被这突然的一击两个人差一点就亲上嘴了,白莲便破口大骂起来,啥难听就骂啥,杨梅怎么解释都无济于事。最后白莲动起手来,这个时候尤春光挡在中间,情急之下推了她一把,这一下白莲大哭大闹起来。

钱文虎也闻讯赶来,一把拽过媳妇就走,可想杨梅也没啥好果子吃。

对于媳妇要去果品开发公司上班的事情钱文虎是不同意的,但是架不住杨梅的软磨硬泡死缠烂打,一来二去也就默认成了事实。后来他也想明白了,这样好歹也能为家贴补一些,还真别说,倒是一件两全其美的事情。

杨梅是一个对生活有更高追求的女人,自从嫁给钱文虎之后总感觉十分的不满意。虽然说现在已经没有地主和农民的区别了,但是钱家在村里人缘并不是很好,作为钱家的媳妇还是很不受待见的。她是钱家最小的媳妇,在她的上面还有一个妯娌,也就是钱文龙的媳妇,现如今天大哥已经分家另过,只有钱文虎还和父亲一起过日子。钱满库已经是七十多岁的人了,身体也一年不如一年了,无论哪个方面都是需要有人照顾的,这是不争的事实。

杨家总共有三个姑娘,当初之所以要把大姐二姐留在杨家沟很大的原因就是为了照顾家里,只有这个最小的远嫁到了尤杖子村,所以说在这个问题上杨梅多少还是有一些意见的,父母为何这样偏心呢?但是远有远的好处,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叫山高皇帝远,这样一来杨梅也落得个耳根子清净,娘家的大事小情都是那姐俩承包下来的。

关于媳妇的风言风语钱文虎也早有耳闻,起初他是根本不相信的,但是随着日久月深他也渐渐地产生了怀疑,开始处处留心注意起来,他觉得把柄早晚都能抓住的。俗话说的好,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等到让他找到确凿的证据他绝不会轻饶了这对狗男女。

这件事情虽然不是他亲眼所见,但是十有八九是真的,因为白莲是不能看走眼的。所以说钱文虎第一个感觉就是面子上十分过不去,这不是让人戴上绿帽子了么?这还了得,男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种事,一旦自个的女人出了这个问题,他恐怕永远别想在村里抬起头来。

杨梅是一路上被男人生拉硬拽回去的。

“你放开我,你都弄疼我了。你使那么大的劲干啥?”杨梅挣扎着,可是这个时候的钱文虎已经全然不顾了,这个时候应该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说。毕竟像这样的家丑还是不能外扬的,虽然说现在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的,但是他的原则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总之决不能让事态扩大化。

“你还嫌不够丢人么?我这张老脸都快让你给丢尽了,你等着,回家我再和你算账。”钱文虎恶狠狠地说道。

“你胡说八道个啥,我咋让你丢脸了,今个你必须跟我说明白,我算明白了,你是不是也不相信我。我和尤春光是清清白白的。”杨梅分辨道。

“别墨迹了,回家再说。”钱文虎还是没有撒开这个女人。

很快他们就到了家门口,进了屋。这个时候钱文虎才彻底地松开了手,他一转身把门关好了。

“你和尤春光到底是咋回事,我咋听说你俩被他媳妇抓个现行呢?都要那个了,是不是,你跟我说实话。”钱文虎都不太好意思说出口。

“啥这个那个的,你把话说明白了。我听不懂!”杨梅大声地说道。

“你还想让我咋说明白,难道还要我描述一下你们的那个场面么?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那个就是那个, 还能是哪个?你自个心里清楚。”钱文虎二意思思的说道。

“你是说亲嘴的事情啊,那就是一个误会,你听我跟你解释,咋回事呢。是这么回事!”杨梅便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钱文虎一边听着一边点着头。

“事情真像你说的这样么?你俩没有事么?”钱文虎充满疑惑地问道。

“反正我都跟你说了,你爱信不信,我可没工夫搭理你,再说了你不知道你媳妇我的为人么?我压根也不是那虫眼。”杨梅满不在乎地说道。

说完这个女人就想离开,钱文虎一下子就拦住了她,一副十分不解的表情看着她。

“今天还有点活没干完呢?我也不能撂挑子不干吧。这也不是我的风格啊。”杨梅说的是实话,可钱文虎却不是那么想。啥事情非得一定干完啊。就不能明天吗?

“时候不早了,揍饭吧,你让我好好想想,等我想明白了再让你去。”钱文虎毫不客气地说道。

“你这话是啥意思,你还是怀疑我是不?好你个姓钱的,你还有完没完,不都跟你说明白了么?”杨梅有些生气地说道。

“我一时间有些转不过这个弯来,给我一些时间,给我一些时间。”钱文虎最后说道。这个时候杨梅愣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这分明是不相信她啊,这是让杨梅十分恼火的事情,但是她也没有别的办法,因为这个钱文虎是一家之主,她总不能和他硬着来吧。

杨梅被钱文虎带走之后,尤家也炸开了锅。这件事情惊动了父亲尤兴民,这还了得,这可是让他们尤家蒙羞的事情,他这个做父亲的一定好好问个清楚才行,如果所言不虚的话,他一定不会轻饶了这个逆子的。尤兴民一辈子光明磊落清清白白的,怎么会在儿子的事情阴沟翻船呢?这不是在打他的老脸么?

当然了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这不就等于把话往别人嘴里濡么?白家那边应该咋交代,当初可是答应的好好的,白大江可不是善茬。

无论尤春光咋解释都无济于事,白莲就一口认定了这事,因为都是她亲眼所见,肯定错不了,看着儿媳妇这样的架势尤兴民想不信都难,儿子和这个女人何至于亲密到这个程度呢?对于白莲说的事情尤兴民都感觉到臊得慌。两个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那等丢人现眼的勾当还有啥话可说呢?毕竟儿子有错在先,他必须站在白莲那边,这个时候他必须维护好这个白家的独生女。

“我说啥你们咋都不信呢?这就是一个误会,我和杨梅是清清白白的。这事就让你赶上了,还真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了。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我倒是没啥,你们有没有替人家想想呢?”尤春光此时最担心的就是杨梅了。

“爸,你看看他,到现在还惦记那个狐狸精呢?你还敢说你俩没事么,鬼才相信呢!爸你必须给我做主。”白莲哭着说道。

“莲子,你放心,这小子我一定不会轻饶他的,都这个时候了还不知道有一丝悔改么?”尤兴民愤怒地说道。

“他爸,我觉得咱儿子不是那种人,也许真是一个误会也未可知。”尤兴民媳妇在旁边插了一句嘴。

“妈,你说我冤枉了春光么?除非我的眼睛骗了我。”白莲坚持着。

“这样吧,先给我一些时间,我会弄清楚的。莲子今个卖我一个面子,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尤兴民最后说道。

爱情一旦在两个人的心中生了根发了芽,就变得疯狂起来,这个时候如果双方采取克制的办法,那么对双方都是无比痛苦的,这就是现在白兰花和侯一的处境。

如果说搁在从前,白兰花还勉强能接受来自侯一的这份爱意,可现在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了,他们现在是儿女亲家,也就是说赵家和侯一结成了姻亲,他们必须保持一定的距离,决不能逾越这条红线的。

白兰花还是不想听到村里人的闲话的,她都为赵有才守寡了三十多年了,临了还落一个晚节不保也太不划算了。她觉得就算为了名声也不能那样做,那样会让人骂作老不正经的,到时候恐怕闺女女婿在村里也会抬不起头来。所以这段时间白兰花有意无意地躲着侯一,这侯一明显能感觉到的,但也无可奈何。

这自然被闺女赵彩霞看在眼里,她都替这对老鸳鸯着急。看来想要撮合他们必须想个办法才行。于是就和侯小强商量了起来。很快就得到了这个男人的积极响应,他也巴不得能让父亲找到晚年的幸福呢。

“你说的我我我当然明白,但是我最最最担心的是这两个人的老老老脑筋,他们不会听我们的。你也是瞎瞎瞎操心。”侯小强很快就变了卦说道。这也是他最担心的地方。一个人的思想观念是不容易改变的。毕竟父亲那一代是旧社会出生的,所以说总会遗留一些老观念老传统,无论做啥都是循规蹈矩的。他们怎么可能接受现在的新思想和新观念呢?

“我不乐意听你的话,一切都是可以改变的,现在社会发展这么快,我就不信还不能放下那些陈芝麻烂谷子么?也不能守着那些老观念过一辈子吧,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事在人为,我们做儿女的就不能出手帮上一把么?”赵彩霞显然是不同意男人的观点。

“那你说咋办?我全全全听你的。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一一句,别到时候帮倒忙就就就行了。”侯小强有些忧虑地说道。

“这个不用你说,我会注意的。我们想法设法制造让他们见面的机会不就得了么?”赵彩霞十分诡秘地说道。这个时候侯小强往媳妇跟前凑了凑。

“说说说具体点,我先替你把把把把关。”侯小强嬉皮笑脸地说道。

“到时候你听我的就行了。”赵彩霞故意卖着关子说道。侯小强轻哼了一声,心想这个女人看来是成竹在胸了。

“还跟我我我拽上了。我可没那工夫和和和你磨牙。”侯小强撂了这么一句就匆匆地离开了。

自从尤春光开办了这家果品加工厂,也大大解决了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就业问题,侯小强和赵彩霞都在那里干活,上下快在他这里干活的不在少数。

其实在白兰花的心里也是十分不好受的,整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只要在村里碰到侯一就立刻掉头往回走,弄得侯一也很尴尬。

说来也十分凑巧,偏偏这个时候白兰花生了一场大病,这是很少有的,这个女人平时很刚强的,一般来说像头疼脑热的小病在她的眼里根本不算啥事,顶一顶就完事了,当然了她有她的应对之策。吃药是终归没有好处的,正所谓是药三分毒,就是这个道理。所以白兰花平时很少吃药,就跟和先生有仇似的,在这里先生就是大夫,也就是尤兴全。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想到先生的。

随着社会的飞速发展,尤兴全的药社也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他的药舍已经成了十里八村很有名气的诊所,还起了一个十分响亮的名字,叫兴全诊所。可以说到他那里看病的人是络绎不绝,他之所以这样红火最主要的是他的医术是高明的,除了医术高明以外就是医德了。这也是一位医者最基本的标准。尤兴全对待来看病的患者一视同仁童叟无欺,对于家里条件不好的也可以赊账,而且绝不会催账,遇到特别困难的还可以适当减免,这也大大地减轻了患者的负担,一来二去就有了很不错的名声。自然来这里看病的人就多了起来。

最先得知白兰花患病的是赵彩霞,她于是就告诉了侯小强,很快侯一就知道了。怎么回事呢?这是赵彩霞故意这样做的。在回来的时候她看见公公在院子里忙着啥,顿时赵彩霞灵机一动,于是就有了一个不错的主意。

“小强,我妈病了,我必须马上过去,我是听厂子里的人说的。”赵彩霞故意大声地说道,她是有意让外面的侯一听到的。说完还冲着男人使了使眼色,侯小强很快心领神会,于是就故意配合起来。

“是是是么,妈妈妈病的严重么?看看看先生了么?你赶紧过过过去吧,家里有我呢。等我我我忙完地里的活我我我也过去啊。”侯小强一边看着当院一边说道。

这个时候当院没有了动静,看来是父亲采取了行动也未可知。

“我这就过去了,要是晚了你把锅里的饭菜热一下,你们先吃就别等我了。”赵彩霞最后说道,然后冲着男人挤了挤眼,侯小强轻轻地跳上火炕,朝窗户下面望去,果不其然父亲就猫在那里。此时正在偷听他们的谈话,侯小强差一点没笑出声来,但是还是忍住了。

“我走了。”赵彩霞小声地说道。

等到赵彩霞走后,侯小强就把镐头扛在肩头吹着口哨走了。眼下正是农忙时节,又到了秋收的时候了,所以侯小强和厂子请了三天假,他已经收得差不多了,再有半天就忙完了。

等到他从屋里走出来的时候父亲侯一还是忙着啥,侯小强装模作样地走了过去。

听到白兰花患病了侯一再也无法坐住了,他是非常担心这个女人的。这可是大忙季节,她咋能病倒呢?更何况白兰花很少得病,再或者是有病也不说出来,侯一对这个女人简直是太了解了。也正是这一点强烈地吸引着他,但是又不能明目张胆地看望她照顾她,侯一心里十分的难受。

他知道这个时候去见白兰花是绝对不行的,更何况还有赵彩霞在场呢?于是他决定晚上偷偷地探望一下,否则恐怕就连后晌的觉都睡不好了。

尤春林决定单干,他辞掉了带班班长这个美差,这在所有人的眼中简直是不可思议的。这人是不是疯掉了,可尤春林心里却是另一番想法,正如那句话说的,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尤春林就是不折不扣的鸿鹄,他觉得一切都成熟了,当然了想要重新拉杆子另起炉灶的话,肯定一切都是从零做起的,除了几个关系不错的,比如师父老高还有小张一直跟随着他,这让他没有成为孤家寡人。这件事情最让老板方建设生气恼火,啥难听的就骂啥,尤春林只有听着的份儿。

这是经过几天几夜地深思熟虑才做出的决定,当他跟老板方建设说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就连老板方建设都没有想到。这个尤春林咋会和他生出了异心了呢?他对这个人可是不薄的。按理说尤春林应该感到知足才对。可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还是要和他分道扬镳,这是让老板方建设难以接受的。突然失去了这么一个左膀右臂,可想对他的打击还是巨大的。

“你说啥?你要辞工?是不是有啥事情啊?”老板方建设十分纳闷地问道。

“没有,我就是不想干了。”尤春林十分干脆地说道。

“不对,你这是对我有啥意见啊,没事尽管说出来,我一定尽力而为。”老板方建设歪着头问道。他怎么都没有想明白这个人的意图。还以为是一时冲动呢。

“我都想好了,我要干点别的,总之我不想在这里干了。”尤春林态度很坚决地说道,这大大出乎了老板方建设的意料。

“你是不是觉得我给你的工钱太低了,没事我马上就给你涨工钱。你说多少就多少。”老板方建设知道眼前这个人的脾气秉性,尤春林是一个老实厚道的人,绝不会来一个狮子大开口的,这是他心里有数的。

“这个不是钱的事,方哥给我的工钱已经很高了,但是这都不是我想要的。”尤春林继续说道。

这个人的脑袋是不是坏掉了,还有比金钱更具有诱惑力的么?大家辛辛苦苦地在外面忙活不就是为了这些糟了钱么?这是老板方建设的想法,也是绝大多数的工人的想法,也就是说只有挣到一大笔的工钱才能换来老婆孩子热炕头。这个尤春林究竟想要得到什么呢?老板方建设怎么都想不明白。

“你这话是啥意思,那就是你对我个人有看法了?你我之间还有啥不能说的,这些年我一直把你当成兄弟,心里有啥想法就跟哥说。”老板方建设十分真诚地说道。

“我知道你对我好,我是十分感激你的,但是我现在想干点别的,哥你就别为难我了?”尤春林十分激动地说道。

“看来你压根就没把当成哥啊,我算明白了,你走吧,走的越远越好,就当我们从来都不认识。”老板方建设大声地喊道。

“哥你别这样,我一直把你当成哥了,这些年要不是你帮衬我,我不会有今天的。你对我的大恩大德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尤春林也只好屈服了。

起初对于他辞掉这个带班班长很多人都是不同意的,顶数师父老高反对最强烈。在这个人的眼里徒弟是吃错药了吧。放着这么好的美差不做是不是傻帽。可当尤春林说出心中的想法的时候他有些犹豫了。

“你说啥,你要单干,这个事你要想好了,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知道你这个想法是好的,这也是我们一直梦想的,但是万事开头难,你这要是走出这一步,到时候恐怕再无回头路了。这是不是有些冒险了?”师父老高十分忧虑地说道。

“你说的我已经想过了,我知道这样会和方建设搞僵的,但是我不想就这样平平凡凡地过一辈子,人活一世不就想轰轰烈烈吧。既然别人能做得了,我为何做不了呢,都是两个肩膀扛着一个脑袋,我比别人差啥,要说学历方建设都赶不上我呢?我可听说了他小学都没毕业,我怎么也说也是初中毕业的。我都想好了,我要自己当老板,等到我有钱后我会在城里买楼房,再也不回农村了,我的后代子孙再也不用猫腰撅腚伺候庄稼地了。”尤春林无限憧憬无限向往地说道。

“你说的咋跟做梦似的,我可没有你那个野心,我将来要是过上一个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就很知足了,到时候娶个媳妇生个大胖儿子,这就是我的梦想,也不知道能不能实现呢。嘿嘿!”师父老高有些喜悦有些忧伤地说道,只要一谈到老婆孩子他心里就有一种无法言说的快乐。但是只要一想到遥遥无期他就忽然黯然神伤起来,也许对于他来说这只是一个梦而已。

“有梦想就能实现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想不想和我一起干?”尤春林用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你是说和你一起干,这个我倒是没有想过,跟谁干不都是打工么?这有啥区别么?”师父老高惨淡地说道。

“当然不一样了,和我干你也是老板,咱俩是合伙人。”尤春林笑着说道。

“我可没那个脑瓜,我就会干活。”师父老高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你就不懂了,你懂技术就行,至于其他的就交给我吧,咱们也算是强强联合了。以我对你的观察,在咱们这堆人里你是数一数二的,这就是你的过人之处,自然是无人能及的。和我一起干吧,我一定会让你实现梦想的。到时候我还要喝你和嫂子的喜酒呢!”尤春林信心满满地说道。

“还是算了吧,我根本不是当老板的料。你就别取笑我了。”师父老高虽然嘴上不同意但是心里已经有了些微的松动。

这个时候尤春林最缺少的就是这些帮手了,如果这个时候师父老高倒向他这一边那么他的胜算就更大了。小张早就倒向了他这一边,在几个月以前他们就达成了协议,他要给尤春林当带班班长,从此就鞍前马后誓死效忠了。

其实在小张的心里早就对这个尤春林刮目相看了,同时也料想他不是久困之人,早晚有龙飞升天的那一天,所以这个时候必须抓住机会,最好也来一个攀龙附凤之举。

很快他们就发生了一场争执,这是他们在一起最严重的一次。老板方建设的意思很明显是不同意这个事的,更何况他对尤春林一向不薄,而且千方百计促成和表妹的婚事,从这一点上来说就没有把他当成外人。另外在他带班的这段日子里老板方建设除了给他明显高于别人的工资以外每年都会给他格外的好处,这难道还喂不饱他这个白眼狼么?老板方建设都合计好了,他的事业也会逐渐扩大,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很多的项目部的,到那时候尤春林就是项目负责人,也算得上是一个小老板了,他怎么还不知足呢?这也是一种逆袭了。如果单凭他一个人的努力是永远都达不到的,所以说他对尤春林有知遇之恩。这个尤春林却要彻底的背叛他这个恩人,换句话说尤春林这是要和他对着干,大有分庭抗礼之势。龙城市就那么大的地方,自然他们的关系是此消彼长的。当年方建设出来闯荡生活的时候尤春林还不知道在哪不穿开裆裤呢?想要和他平起平坐根本不够格。这就是老板方建设的想法。

方建设算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可以说艺高人胆大。当年他可是十里八村最牛气的人物,也可以说是他们那块名副其实的暴发户。现如今已经开上了豪华的轿子,自然是风光无限。尤其是当他出现在村子里的时候,那些人都上赶着扒济他,抬起下巴颏跟他说话。这个方建设也趾高气扬的,说话牙床子很高的。

挣到第一桶金的时候方建设简直是不可一世目中无人了,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全村人发钱。这可是十分抢眼的。这些人一看有甜头就更加地奉承他讨好他。方建设那叫一个舒坦,他终于可以在村里扬眉吐气了。

打那以后方建设就一发不可收拾,买卖越做越大。跟随他的人也越来越多。追随他的那些人简直把他吹上天,似乎他是无所不能的神仙一样。

干啥事情都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自然方建设也不例外。正所谓风水轮流转,就是这个道理。方建设正经八经地风光了好几年,接下里就走起了下坡路。

他遇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拖欠农民工的工钱,这对于辛辛苦苦一辈子的农民来说简直就是一记重磅炸弹,一时间方建设陷入了困境当中。

眼看着买卖每况日下,方建设束手无策。他心中在想,难道老天真的要绝他么?

正在这时,一个救星出现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房地产大亨袁百万,当年他爸妈给他起了一个这样的名字,没成想还成现实了,虽然不知道他到底身价有多少,但是肯定是方建设不能比的。刚好他的手里有一个新批的项目,于是就落在了方建设的身上了。这让方建设仿佛看到了希望。

说起这两人的交情也是不浅的,他们是有着过命的交情的。据说在很多年以前方建设还救过他的命呢?从这个意义上说方建设是他的救命恩人。

袁百万是一个大胖子,个子不高,俗称迫缸,平时就喜欢抽烟,但是他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只钟爱一种雪茄,因为在他看来是相当有派的。袁百万还有一个响当当的外号,叫袁大头,这完全得益于他的伟大的姓氏。袁百万自然对这个恩人是感激涕零的,没有方建设就没有他的今天,他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这对于方建设来说简直是一场及时雨,于是很快他们就达成了合作的协议,方建设终于起死回生了。经过这次的合作让他狠赚了一大笔,不但还请了工人的工钱,而且还有很大的富余,这要感谢袁百万。

经过这样的遭遇让方建设愈加成熟了起来,看来下回一定要看准人才行。上次就是因为遇人不淑才造成的,那个人后来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带着一大笔的资金消失匿迹了。方建设现在倒是并不仇恨这个人,而是仇恨自个了,这件事情说到底还是他的失误所致,这是一次十分深刻的教训,以后绝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了。

这就是老板方建设的发迹史,这些事情几乎没有几个人知道,就连一直跟随他的老高都毫不知情。方建设是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的过去的。正像所有的小有成就的人一样,有谁愿意暴露不堪的往事和曾经呢?这也是人之常情。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有越来越多的人也看到了这块肥肉,于是各种包工头子仿佛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这样一来就加剧了竞争,也就是说方建设的买卖越来越不好做起来。

他最先想到的是从成本入手,怎么才能节省各种支出才是最重要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争取到更多更大的项目,老板方建设也精打细算过,毕竟这样的买卖也是有淡旺季的,所以除了接手这样的大工程以外他也开始涉猎家装这块。当然了在青黄不接的时节他也是饥不择食的,总之能挣到钱的活计他都能干。这也是为了长远考虑的。

俗话说的好,哪一行都有哪一行的难处,自然方建设也是这样。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就是一个好的帮手和助手,也就是带班班长。

对于方建设来说,尤春林就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下属。经过几年下来这个家伙成长了很多,已经成了他的左膀右臂。这个时候他的突然反水让他有些猝不及防,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上哪去找更合适的人选呢?老高虽然说跟随了他有些年头了,但他根本不是那块材料。方建设需要的是一员大将,而老高只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士卒。这就是他对老高的准确评价。

老高是一个十分优秀的建筑工人,可以说做了一手的好活计,这自然不在话下,方建设心知肚明,但是根本没法和这个尤春林相提并论。尤春林是他们工人堆里的最有文化的,可以说就连方建设都自惭形愧。很多人都知道他只有小学文化,可是方建设心里明白他不过是上了三年级,些许能认识几个字而已。可尤春林就完全不同了,他很有脑瓜有思想,很多问题都看得相当透彻,这一点方建设自叹不如。直到这时他才懂得一个道理,那就是读书还是有用的。要是早知道这样他就应该好好上学了,可现在说啥都为时太晚了,不过他有过人的胆识还是有目共睹的,这一点他要强于那个尤春林,他都想好了,正好和这个家伙来一个搭档,这就叫以己之长补己之短,这样就等于他也有了文化一样。但是尤春林却不是那么想的,他知道自己有更高的理想和追求。

方建设是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年轻人了,这个时候他在自个的办公室里狠狠地砸了一下桌子,两只眼睛闪现出咄咄人的凶光来。

他一定不让这个家伙得逞的,尤春林必须属于他的。

【编者按】尤春光看不上白莲,白莲苦不堪言,总是要离不离的/ 老乔家遗产兄弟俩平分,是李七处理的好 /侯一和白兰花心心相印,就差捅破窗户纸了/ 尤春林审时度势要离开方建设,带着师傅老高和追随者小张 问好作者,感激赐稿万泉河。【万泉河编辑:国产机器猫】
上一篇:大西院第三十三章
下一篇:大西院第三十一章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101797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