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7月16日 周二
大西院第三十章
日期:2018-03-15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魏海龙
点击:399

在所有人的一再规劝下,李杏花终于答应给尤春林生孩子了,这让他们的关系慢慢的好了起来。林小红只好退出这个局,最后委身于一个方建设介绍的人,尤春林也觉得有些对不起她,但也只能这样了,毕竟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只是在心里替这个女孩祝福和祈祷了,林小红重新开始了生活。

正如一首宋词描述的那般,

 

相见欢-离愁

 

回眸还剩离愁,泪空流。雨打芭蕉丝痛到心头。闭紧眼,怎还见,是何由?却是这般滋味也无求。

 

尤春燕此时林小红也是这样的感觉。可能对于她来说那个男人永远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而已,当然了这也是她心里无法擦拭的伤痛。

李杏花之所以做出这个决定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一件事情的发生,那就是关于闺女侯程程上学的问题。对于她提出来的建议很快就遭到了否定,侯家是说破大天都不会答应她的,当然了他们有他们的道理,这无可厚非。毕竟这是侯家的唯一血脉,怎么能和一个外人生活在一起呢?弄不好还会冒出一个后爸。这是侯小勇怎么都不能答应的。有本事自个生去,可别惦记他的宝贝闺女。

李杏花虽然不同意侯家的这个做法,但也是无能为力的,当初法院把闺女判给了侯小勇,从这个意义上说侯小勇才是合法的监护人。而她这个亲生母亲只有承担一部分抚养费的责任和义务。看来眼下是带不走侯程程的。

这个时候母亲的一席话也彻底的点醒了她的大脑。李七媳妇一眼便看出了这其中的玄机,于是就毫无保留地说了出来。

“我说闺女啊,这个道理你咋还不懂呢?说到底程程这个孩子是侯家的血脉,你们总应该有属于你们的孩子才行啊,这件事情我早就说过,而且春林也是这个意思。咱们先别为尤家考虑,你也要为自个的后半生考虑啊,没有一男半女是不行的。”李七媳妇慢条斯理地说道。

“我咋说也是孩子的亲妈呢,这个主我都做不了了,侯家就是欺负人,你给我等着,早晚有一天我会要回程程的。”李杏花就跟没有听见她的话似的说道。

“你就别痴心妄想了,还是醒醒吧。有本事自个再生一个不更好么?就算是他们侯家霸着这个孩子也没有关系,到啥时候都改变不了你是孩子的亲妈这个事实。你们还有自己的生活呢?总不能因为这个事情毁掉你们的生活吧。”李七媳妇分析道。

“可是我不想生孩子,我有一个程程就够了。”李杏花还是执拗着说道。

“可是现在你有了新生活,程程又跟了侯小勇,你们咋办,难道你们要每天大眼瞪小眼么?毕竟没有孩子的婚姻是不牢固的,你妈我是过来人,这个道理我还是懂得的。孩子是两口子感情的润滑剂么?她爸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李七媳妇征求着炕里的男人的意见。这个时候李七半眯着眼睛,像是在思考,又像是打盹。

“谁说不是呢?我和你妈不会给你空落桥上的。再说了你是尤家的明媒正娶的媳妇哪有不生孩子的道理,你叫我这张老脸往哪搁啊。你这不是让春林这孩子作别子呢么?”李七说着公道话。

“我可管不了那么多,程程就是我的孩子,当初也是他尤春林答应我的,接受我的一切。”李杏花坚持己见地说道。

“可是情况有变啊,现在程程已经跟侯小勇了,你们咋办?过日子就是过人呢。有句话说的好,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养儿不知父母恩,你也是当妈的咋就不懂这个道理呢?叫我说你啥好呢!”李七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个时候李杏花不说话了。

对于父亲这番话李杏花还是明白的,父母是完全为她考虑的,尤春林当年也是为了成全她才那样做的,可是现在孩子跟了侯家,本来计划好的三口之家也成为了泡影了,也难怪尤春林也更改了主意。李杏花还是有了一些理解。这个男人已经为他做出了很大的让步和牺牲,她怎么能不知足呢?假想侯程程一直跟她的话,那么恐怕这个男人一辈子都不会再提生孩子的事情的,这是她知道的。可见尤春林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最重要是还要顶住来自父亲尤兴国那边的巨大的压力。想到这里李杏花还是有了丝丝的松动。

“这事我会好好考虑的。”李杏花最后说道。

眼看着王艳秋退休在即,用不了多久新的语文组组长的人选就会浮出水面的,怎么也要完成新老交替吧。这个时候整个语文组的气氛变得异常紧张起来。就连柳映雪都跟着着急上火。可这个时候尤春燕却十分沉着冷静,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的。这个柳映雪是一个急脾气,正好和尤春燕完全相反,她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于是发起牢骚来。

“这件事情还有悬念么?这都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跑不了就是你了。我应该提前喝你的庆功酒。这个事你可赖不掉的。”柳映雪发自内心地为她感到高兴。

“你还有正事没有,你说说你每天都把心思放到这些琐碎事情了,你应该想办法提高一下自个的教学水平多好啊。咸吃萝卜淡操心,在没有公布结果之前什么都是有可能发生的。”尤春燕漫不经心地说道。

“哎,我说你咋不着急呢?我都替你着急,反正我是看好你了,等到你高就的时候可别忘了提携我一下,实在不行就给我一个副手当当也成。”柳映雪开着玩笑说道。

“我觉得说这话还为时过早,万一有变呢?”尤春燕歪着头说道。

“这世间还有我柳映雪看不准的事情么?就凭借你现在的成绩,还有老组长对你那么的器重,这个新组长非你莫属了。可是奇怪的是到现在还没有结果。按理说应该就这几天啊,我记得去年别的组换届的时候就这样。”柳映雪刚来学校的时候就赶上了数学组换届活动,她是亲眼目睹这一切的,自然懂得这个道理。

“还是别去胡思乱想了,你累不累啊,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我要做的就是把工作做好就行。其他的我才懒得操那份闲心呢。”尤春燕满不在乎地说道。

“你倒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弄得我反倒成了世俗之人了。我觉得这件事情越拖越坏,迟则生变啊。”柳映雪不无担心地说道。

尤春燕其实也想发展进步,正如每个初入职场的人来说都是相同的,谁不想升迁呢?但是她有她的想法,纵然别人有千条妙计她也有一定之规的,什么事情都不是强求的,一切顺其自然就好。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这个道理她还是懂得的,所以这个时候必须保持一颗平常心。

随着业务的渐渐展开,尤春光的头脑活了起来,他想到了果品的深加工。这种直接生产苹果看来不是长久之计,于是他开始计划起扩大规模走果品深加工的步骤。他决定建立起一个果品开发公司。不但能消化掉自家的果品,而且还能利用当地的有效资源。还真是一举多得的好事。朝阳洞乡是远近闻名的苹果之乡。随着果园的进一步发展,有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种植果树了,这也是尤春光看到的问题。正所谓人无我有人有我转的道理。随着果树的增多,每年的销售都会成问题。与其这样倒不如自己收购,然后进行加工,最后做成果品重新投放市场,这样不但能卖出一个好价钱,而且还从根本上解决了卖果难的问题。

一到下了秋,就有大批的商贩来朝阳洞收购苹果,但是给出的价格却稀烂贱,这是让所有果农无法接受的,但是又没有更好的销路,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会故意压低价格,赚取高额的中间差价,所以说必须想出一个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才行。

进行果品的深加工这个想法最先是白莲想出来的,这也是她从娘家的月饼铺子里悟出来的。当然了白莲只是提了一个开头,这样一下就开动了尤春光的大脑。

“要我说还不如自个想办法,你看商店里卖的各种罐头不就是苹果做出来的,咋的别人能做了的事我们就不行么?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白莲这样说道,还真别说这个建议还是不错的。尤春光早应该想到,可还是被媳妇白莲想到了,他这个时候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了。

“你说的何尝不是呢?可我怕万一干不成呢,岂不赔个底朝天啊。”尤春光十分忧虑地说道。这个时候白莲笑了笑。

“这话让你说的,好像啥都干不了了,那我问你啥没风险,我家的月饼也是一样,当初还不是我爸赌了一把。现在咋样了,还不是闯出来一片天地。这就看你有没有那个胆量了。”白莲滔滔不绝地说道。这让尤春光感到十分震惊。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种话会被一个农家妇女说出来,他应该对这个女人刮目相看了。

尤春光用一种十分异样的眼神看着对面的女人。这让白莲感觉十分的不舒服起来。

“你这样看我干啥,我脸上有花么?我只是说了一句实话。”白莲十分不解地说道。

“媳妇,我以前是小瞧了你啊,你不是一般人,脑瓜很不简单,这要是搁在过去你完全可以当我的军师啊。这不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女诸葛么?”尤春光赞赏道。

这么一说倒把白莲说得有些抹不开了。立刻红涨了脸面。

“你才发现啊,真是有眼无珠,你缺了我行么?你没听说过那么一句话么,叫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你放心,我绝对支持你的。”白莲凑近他的耳旁说道,尤春光都能明显感觉到一股湿热的气息,正是这个女人发出来的。

“还真是便宜了这帮奸商,我一定出更高的价格收购这些苹果的。这还真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尤春光慢悠悠地说道,像是在和媳妇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总之他的眼神漫不经心地望着别处。

起初李宝柱的修理部是租别人的车库的,像这种地理位置比较优越的价格自然很高。这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但是也只能默默承受着。可是没过多久房东就要提高租金,这让李宝柱很生气。怎么说涨就涨呢?当初可是说好的。可是那个房东振振有词,说现在的房价都见长,自然他的租金就水涨船高了。其实李宝柱心里十分明白,主要是因为他的修理部的效益越来越好,这让房东很眼气,于是就趁火打劫起来。这种人是最可气的。

但是俗话说的好,人在屋檐下怎敢不低头,他毕竟是租人家的房子的。看来这个哑巴亏是吃定了。李宝柱想想就感觉憋气窝火,同时也在心里暗暗发誓,啥时候一定要有自个的房子,再也不受那份窝囊气了。

这一日,突然发生了一件事情。李宝柱刚刚开张营业,就从外面走进来一个男人,这个人一进屋就板着脸,他一看苗头不对。于是赶紧陪个笑脸。

“有啥事么?这位兄弟?”李宝柱率先问道,这个人略微沉默了片刻。

“你这不是哄弄我呢么?昨天我刚刚从你你这里取走这个配件,还没到一天的工夫就又坏了。你这是啥狗屁修理部,今个必须给我一个说法,否则我跟你没完。”说着话那个人递过来一个配件。对于这个配件李宝柱是再熟悉不过了,正是经过他修理过的。而且当时也当着这个人的面试过了。确定是修好的才叫他拿走的。咋会突然又坏了呢?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是这样的,我这都是有严格程序的,当时你是亲眼所见的,不可能出错的,这个我可负责不起。”李宝柱说完又有些后悔了,于是赶紧改口。

“你说啥?你根本没修好,必须重修,而且我还不花钱。”这个人还没说完就被李宝柱给打断了。所以说后半句就咽了回去。

“不过,既然你是在我店修理的,我会负责到底的。”李宝柱换了一副口气说道。

“这还差不多,但是我不能再花钱了。”那个人还是说了一句。

“好吧,给我瞧瞧,你稍等片刻。”李宝柱赶紧接过了这个配件。

不消片刻工夫,毛病就找到了,主要原因是因为他操作不当所致,但是李宝柱也没说啥,只是给他修好了递给了他。

“有问题随时找我。给你添麻烦了,实在是不好意思。”李宝柱十分客气地说道,那个人也没有了办法,俗话说的好一个巴掌拍不响。

对于这样的小事他已经习以为常了,他现在已经完全对付得了。

说到就要做到,这是尤春光的一贯风格,他开始着手准备果品加工厂了,当务之急是要到外地实地考察一番,毕竟他没有办厂经验。这是和媳妇白莲提前商量好的。媳妇白莲也非常支持这个事情。这让尤春光还是有了莫名地感动。

除了技术问题就是资金了,这些年尤春光手里还是有一些积蓄的,再朝父亲厚着脸皮张罗点,实在不行就借贷款,没有他办不成的事情。尤春山不就是靠贷款起家的么?这些年不但连本带利还上了积红还挣下了一笔大钱,他完全可以效仿这个堂哥。

活人还能让尿给憋死么?

侯小勇还是不死心,一定要设法拆散这两个人,于是就暗暗使起坏来。很快李杏花就怀孕了,这个时候侯小勇只能放弃了,看来想要挽回是不可能了,他们的故事不会发生了,于是开始计划下一步的打算了,想要重新组建一个家庭谈何容易,这个孩子成了一个累赘,侯小勇陷入了困境。

这该咋办呢?没办法侯小勇只好出门去打工,这是父亲侯三的办法,毕竟在外面见得人很多,或许还能碰到一个不嫌弃他这样的也未可知。其实侯小勇是不愿意出去的,他还是比较喜欢在家里的生活,话虽如此说但是他是抗不过父亲的。安顿好家里的大小事情,闺女侯程程就交给了侯三老两口子了。侯小勇还是有些不放心,千叮咛万嘱咐叫他们一定小心谨慎,他觉得虽然眼下蒙混过去了,以他对李杏花的了解,这个女人绝不会善罢甘休的。侯三当着儿子的面拍着胸脯保证了一通这才作罢。就这样几天后侯小勇和同村的几个人动身去了省城。省城可是十分热闹繁华的大都市,这是侯小勇没有见过的。对于他来说一切都是新鲜的,好在都是有人提前安排好了这一切,他也难得落个省心。很快他便投入到紧张忙碌地工作当中了。

刚开始的一个星期里,侯小勇还是有些不适应的。等到干完一天活下来他的浑身上下都疼痛无比,整个身体就快散架了,他以前可从来都没有干过这样的活,这还不是最要命的,等到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他更严重了,可以说根本动弹不得,这个时候侯小勇说啥都想放弃了,但是还是被老板叫起来了,看来这次是无论如何都难逃此劫了。

可想而知,接下来的时光是如何度过的。等到下工回来侯小勇便找了一家公用电话亭,这家电话亭就在他们工地的附近。他拨通了家里的电话,电话是父亲侯三接听的。刚开始还象征性的寒暄了几句,很快便切入了主题。这也正是侯小勇打电话的意图。

“爸,这活太累了,我坚持不住了。我明天就回去。”侯小勇这样说道。父亲侯三一听就火了。

“你说啥呢?一点苦都下不去,还能成啥事。我告诉你,过几天就会好的,刚开始肯定是有些不适应的。你得让身体有一个慢慢习惯的过程。听我的,坚持住,等过上一阵子就好了。”父亲侯三劝道。

“我根本不是这块料,你就让我回去吧。”侯小勇近乎祈求道。

“住口,你如果回来我就把你腿打断了,你信不信。你就是不为自个考虑也要为你闺女考虑吧。现在这丫头一天比一天大了,需要钱的地方多的是,我现在又丢了饭碗,难道你还想指望我和你妈么?”父亲侯三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可是我实在坚持不住了,不行我必须回去,不管你同意不同意了。”侯小勇还在坚持着。

“你要是回来,我们就断绝父子关系,我就当从来没有生过你,我说到做到,你掂量着办吧。随你。”说完侯三一下子就挂断了电话,侯小勇听到了嘟嘟的声音,他的心凉了半截。

对于父亲的这番言辞侯小勇还是有所顾虑的,父亲侯三是一个说话算数的人。通过刚才的语气就可以断定父亲已经出离愤怒了。都能想到当时的情景,父亲一定是狠狠地摔了电话,因为还没等他说完就终止了通话,这速度之快简直有些超乎想象,对于父亲的脾气秉性他是非常了解的。家里的情况他不是没有想过,也知道这是父亲为他感到着急了,也不能就这样耍单下去吧。毕竟现在李杏花已经怀有身孕了,这个孩子是尤春林的,这个时候说啥都为时已晚了。他必须要为后半生考虑了,看来这次闺女是注定要有后妈了。第一个问题就是侯程程能否接受这个事实,这也是最大的难处。

可是横亘在他的面前的还有一个更棘手的问题,那就是很多人都不愿意接受这个闺女,在这之前他是相看过几个对象的,虽然说都是二婚的,但是还是无法接受现状的。这让侯小勇感到十分为难,这也是这次出来打工的最直接原因。

最后经过几天几夜的考虑,侯小勇还是决定留了下来,说啥也要混出个人模狗样才行。一晃一个星期过去了,他似乎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还真像父亲侯三说的那样,过了这个劲一切都好了。

李杏花怀孕,最高兴就是尤春林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突然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看来他的努力没有白费,总算看到了希望。

一年后,李杏花就生下了一个女孩,尤春林给她起名叫尤圆圆。尤家上下十分高兴。尤兴国的脸上仿佛乐开了花一样。

就在这时侯小勇也在外面带回了一个女人,可是当再次面对这个闺女的时候那个女人突然反水了。说啥也不同意嫁给他了。这让侯家上下十分难堪。后来知道这个女人在上一段婚姻当中生了两个孩子。所以说她根本接受不了侯程程,没办法只能告吹,侯小勇空欢喜一场。

这个尤圆圆长得果然十分俊俏带劲,可以说完全融合了父母的优点。尤兴国媳妇总是抱着这个孩子在人堆里显摆。

这让侯三十分生气,于是很快就引起了一场家庭战争。因为在外面受到了耻辱只好把气撒在媳妇身上了,这个女人简直是太倒霉了,但是又无可奈何,谁让他是自个的男人呢?这就是这个女人的真实想法。

本来就是一件小事但是还是让侯三大发雷霆起来。侯小勇也只好躲出去,他可不想触碰这个霉头。

“尤圆圆,还陈圆圆呢,他尤春林是个啥东西,还以为自个是吴三桂啊,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侯三气急败坏地说道,这是媳妇一句话挑起来的。

说实在的,她就是随口那么一说,也就是平常人们说的那种没话奏话,可就是这句话成了这场战争的导火索。

“要我说那个啥尤圆圆的跟咱家的程程根本没法比。你咋对这个孩子这么上心?”侯三媳妇好奇地问道。

“我对她上心,我是她啥人啊,我只是有些气不过,凭啥好事都是他尤家的,当然了还有李家,我候家现在让这个李杏花祸祸成啥样了,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一颗灾星。”侯三大声地说道。

“你这又是何必呢?人家是人家,咱们过咱们的。我最担心的就是小勇的婚事。也不能这样一拖再拖吧。”侯三媳妇不无担心地说道。

要打就打一场有准备的战役,这是尤春光的想法。他决定去外面考察一番,然后再决定下一步的事情。很快他就联系到了一个厂家,据说也是做果品开发的,已经是本省的龙头企业了,看来这次一定不虚此行的。临出发的头天晚上媳妇白莲亲自给他准备好一切,尤春光心里还是十分期待的。毕竟朝着他心中的梦想又前进了一步。

很快他就取经回来了,通过这次实地考察也让他开阔了眼界,同时也更加坚定了他办厂的信念,总之此时的他仿佛离弦的箭一样,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开弓没有回头箭。说的就是他现在的情况。对于尤春光来说他已经毫无退路可走了。

几个月后,他就从外地购买了先进的加工机器,然后又盖起了厂房,当然了这只是刚刚开始。很快就得到了各级部门的批准,对于这种乡镇企业还是非常支持的,因为一来可以拉动当地的经济水平,二来还可以解决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就业问题,真可谓是一举两得的美事。

新厂落成典礼那天,可以说轰动了整个朝阳洞乡,乡党委书记余石启也率领着一干人等捧场,这一天尤家可谓是高朋满座热闹非凡,当然了揭牌仪式是尤春光和余石启一起完成的,事后余石启紧紧地握住了这个年轻人的手,还有啥比这个让他感到高兴的事情么?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上似乎寄托了他的某种希望,通过余石启手上传过来的力量就可以略知一二,尤春光已经强烈地感受到了。

“好好干,年轻人有胆量,你放心只要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一定竭尽全力的。”余石启满怀信心地说道。

“我会的,我一定不会辜负你们的。谢谢你。”尤春光也非常激动地说道。

终于加工出属于自己的产品,投入市场之后反响特别好,这也让尤春光充满了自信,因为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好原料,对于原料的选取尤春光必须严格把关,可以说层层过筛,为此也让果农有些抱怨,但话又说回来了,他对他们还是比较公平的,对待优质的果品还是给出高价的,总体来说要比外地的价格要高一块,这也是为长远考虑的。

在对待选材的问题上是相当严格的,自然对于一些人来说是有些不满的。尤春光想过,对于原料的选取必须采用差别定价,这也是为了保证果品质量的唯一办法。他知道众口难调的道理,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他必须有这个心理准备。之所以要这样做,主要是为了克服困难排除阻力的需要,因为这些人肯定会怨声载道的。都是乡里乡亲的他也很难面对他们。

经过再三考虑,同时又多方征求家里人的意见。最后还是提高了一下原来的价格,总之还是要高于外来的商贩,这也是为了照顾这些果农的利益,毕竟尤春光是深有感触的,种植果树是相当不容易的。一年到头风里来雨里去的,付出的辛苦和汗水是巨大的。此时此刻还有谁能比他更能体会至深呢?他就是从果农一步步成长起来的。

所以说尤春光心里就在想,哪怕让他吃点亏都无妨,说啥也不能对不起这些果农。

这个时候的父亲尤兴民一改以往的态度,他也十分支持儿子这个事情,这是让尤春光没有想到的。看来父亲的思想观念也有了很大的改变。

尤春光做过详细的市场调查,他觉得自个给出的价格已经是目前最高的了,可在这些果农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一定是这个尤春光故意压低价格,这是他们无法接受的。于是就有几个人带头闹起事来,场面一时有些失控。

“今年的价格也太低了,你是不是故意为难我们的。仗着开着一个厂子就欺负人么?”其中一个人说道。

“你们先听我说,今年的行情就是这样,我跟你们掏心窝子说一句,这还是我提高了一些,否则你们更要吃亏。”尤春光站在人群当中高声说道。

“你别充好人了,话说的比谁都好听,可你给我们的价格太低了,大家先别卖了,再等等吧,价格一定会上来的。”另一个人说道。本来这些果农就对这个价格十分的不满意,再加上这些人在旁边煽风点火,这些果农也没有了主意,不知道接下来该咋办了。

“大家伙别听他们的那些话,这已经是很高的价格了,我绝不会骗你们的,如果还有更高的价格出现我一定给你们如数补偿的。”尤春光保证道。

这个时候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尤春光都已经把话说到家了。他们还有啥后顾之忧呢?

“我们还是卖了吧,这万一以后再没有这个价格呢?过了这村可没了那店,大家说是不是?”又有一个人大声地喊道。

“你们可真够傻的,他是收购苹果的,当然会这样说了,目的就是想买你们的苹果,你不知道么市场风云万变,谁都保不准明天的价格,要我说价格肯定会涨起来的,反正我是打死都不会卖给他的。”说着话这个人开始往推车上装篓子。在这些人当中总共有三种人,第一种是愿意卖给尤春光苹果的,第二种是不愿意卖给他的,还有一种是二意思思,犹豫不决的。他们仿佛墙头草一样,但是却不知道倒向哪边。

“赶紧了,想卖的抓紧了,我可告诉你们,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到时候可别后悔。”尤春光故意说道,目的就是制造紧张空气,身旁站着帮手,尤兴民和白莲都在其中。

尤春光负责过秤,尤兴民负责搬运,而白莲专门负责给这些人点钱,可以说整个下来简直是一条龙服务。

尤兴民媳妇主要是做好全家人的后勤保障工作,他有两大任务,其一是做饭,其二就是孩子。此时的尤明明已经上了初中,他每天都会骑着自行车往返于黄酒馆和尤杖子之间。本来他是可以选择住校的,可是白莲不答应,这也是为了孩子的学习考虑的。如果任由尤明明遂了心愿的话,那无异于龙入海虎归山了,虽然学校里有老师管教,但是怎么能跟她这个母亲相提并论呢?这就是白莲的真实想法。她要为孩子的一生负责。

终于在某一天的上午,尤春燕还是接到了监狱的电话,说父亲尤兴财在监狱里患了病,这让尤春燕非常着急,这个时候仿佛晴空响起了霹雳,尤春燕大病了一场,尤家上下乱作一团。李宝柱给予这个女孩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尤春燕的心也渐渐的暖了起来,她还是爱着这个男人的。

起初尤春燕还是有一些抵触的。李宝柱是怎么知道的呢?原来是柳映雪告诉给他的。尤春燕不止一次地告诉过这个女孩,一定要替她保守这个秘密,而且柳映雪也当着她的面保证过。但是她看着这个尤春燕太可怜了,还是觉得于心不忍,因为此时此刻她的身边没有一个人,就是她亲自把尤春燕送进柳城县医院的,总之一切都是她代劳的。尤春燕这又是何必呢?放着现成的朋友不用,柳映雪都跟着着急上火。

本来她是可以一直这样照顾尤春燕的,但是最近教学任务比较繁重,柳映雪有些力不从心,于是就私自做主通知了李宝柱,李宝柱听到之后非常着急,赶忙去了柳城县医院。

柳城县医院,全称柳城县中心医院,原名柳城县第一人民医院,始建于1949年,经过五十年的不断发展现已成为本地区医疗设备先进、技术力量雄厚的三级医院,是柳城地区医疗、急救、科教及医护培训中心。

柳映雪在电话里千叮咛万嘱咐地告诉李宝柱一定不要出卖她,否则尤春燕还不跟她翻脸啊,李宝柱也答应得好好的。

可是当他出现在病房里的时候,尤春燕还是感到十分的意外。而且很快就想到了这个泄密之人,只是碍于当时的形势没有直说而已。

“你咋来了呢?是不是有人给你通风报信了,我这里不需要你。你还是走吧,再说了你的店里离不了人的。”尤春燕找着理由说道,很明显是在往外撵人。李宝柱当然能听出话外之意,但是还是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我听说你爸病了,你也别太着急,我相信监狱方面也会负责的。那边就交给我,你在这里安心养病,不还是有我呢么?”李宝柱大包大揽地说道。

“有你啥事,你别多管闲事了。”尤春燕算是够客气的了,以至于那句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没有说出口。其实在她的心里还是涌起了莫名的感动,但是很快就消失殆尽了。

“你这是说的哪里话,就算我们做不成对象也是老乡,不,还有朋友这层关系呢。咋的了你不会连我这个哥都不承认了吧,这可是你的不对。咱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李宝柱故意放轻松地说道。

“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尤春燕十分绝情地说道,其实她这是完全违心的。或者说是一种言不由衷口是心非,总之她现在非常矛盾纠结。

“好好,你好好养病,你放心你爸那边我会去处理的。”李宝柱把削了一半的苹果放到桌子上,在他来之前尤春燕的同事已经来探望过了,而且还给她带来了大量的水果,李宝柱当然也不是空手来的,他还特意为了这个女孩买了爱吃的香蕉,在他说话的这工夫手里一直没闲着,他想为这个女孩削个苹果。

“我说了不用你管,我和你再无瓜葛了。”尤春燕强忍着心里的疼痛说道。

没办法李宝柱只能慢慢地走了出去。

等到李宝柱消失在门口的一瞬间,尤春燕还是嚎啕大哭了起来。

正在这时刚好一个护士走了进来,她要给病人换药。尤春燕只好赶紧擦掉了眼泪,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很明显眼圈红红的。

李宝柱其实心里的滋味也属实不太好受,但是作为一个男人必须坚强。他觉得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呢,那就是去监狱探望尤兴财这个未来的老丈人。

这就是他身上的责任一样,他必须勇敢地承担起来,这也是对自个的庄重承诺,更是对尤春燕的一种补偿和忏悔。

说起尤春燕就是着急上火了,也没有啥要紧的。但是这股火来的非常急迫猛烈,根本不是用口服药就能解决的,于是只好住进了医院。她所在的这间病房是非常普通的,三人间,空间还是比较大的,看起来更像宾馆,一应设施俱全,无论是生活还是治疗方面。当然了除了这样的普通病房还有更高级的病房,这都是给那些特殊的病人使用的,或者说有特殊要求的病人。不同的价格享受不一样的待遇,这是自然的。比这间病房更差的还有一种床位比较多的,一般有十人的和二十人的,当然了这样房间的面积也会随之增大。

医院方面为了患者的方便,还开设了经济实惠的餐厅。

尤兴财得的是急性肠炎,现在已经好得差不离了。李宝柱探望的时候,尤兴财已经安然无恙了。当他出现在窗户前的时候,尤兴财还是有一些失望。因为他现在最想见到的是闺女,她怎么没来呢?按理说不应该啊。

李宝柱和尤兴财通电话了。

“三收你咋样了?”李宝柱关心地问道,因为刚刚患病所以说看起来还是很憔悴的。

“我很好,你也挺好的吧,店里生意如何?”尤兴财听闺女说过,李宝柱现在开了一家修理部。

“还可以,刚起步,你一定要注意身体啊。”李宝柱说道。

“燕子咋没来,您们还没和好呢?”尤兴财问道。这个时候李宝柱略微犹豫了片刻。

“她最近工作比较忙,过一阵子就来看你了,我这不来看你了么?”李宝柱干脆撒了一个谎。

“是这样啊,我还以为出啥事了呢?没事就好,你们也老大不小了,也该往前走一步了。”尤兴财忧虑地说道。

李宝柱听到这里尴尬地笑了笑。

“这个事你不用担心,一切顺其自然吧,我心里有数。”李宝柱只好这样说道。其实他心里的滋味是不好受的,但是也只能默默承受着,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有数就好,一切向前看吧。”尤兴财意味深长地说道。

【编者按】尤春燕对待仕途的态度是很超然的,这就是胸怀和视野 /尤春光经过考察,水果加工终于走出来了 乡党委书记余石启坚决支持,/ 尤春林和李杏花的孩子可爱,又让侯三家不淡定了 /尤兴财有病,李宝柱探望,可尤春燕还是不接受他。问好作者,感激赐稿万泉河。【万泉河编辑;国产机器猫】
上一篇:大西院第三十一章
下一篇:大西院第二十九章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101828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