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7月22日 周一
大西院第二十九章
日期:2018-03-15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魏海龙
点击:414

时间很快来到了1997年,正是初春时节,人们还没有从过年的气氛当中走出来。这一日刚好是2月19日,天气阴沉沉的,一个事件发生了,这个时候村里的电视已经渐渐地普及了起来。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凤毛麟角了,而且人们的生活也变得丰富多彩起来。这一切是和一个人是密不可分的,正是因为有了这个人中国这艘巨轮才彻底地拨正了航向,走出了一条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他就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先生。

他老人家与世长辞了,中华大地陷入了沉痛的悲哀当中。就在即将到来的火热的七月里,正是举行香港回归的重大仪式的日子。这也宣告了历史上的殖民时代的彻底结束。这无不彰显了这位伟人的聪明和睿智,是他老人家大胆地提出了一国两制制度,从而也就彻底地解决了历史遗留问题。而且还将在1999年收回澳门,在这两个地方分别设置特别行政区。这是中国人们的伟大胜利,更是世界受压迫民族的伟大胜利。帝国主义在东方架起几门大炮就可以征服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这个时候的李宝柱的修理部也越来越红火起来,李宝柱也重新地站了起来。这都是尤春燕的功劳。但是此时的这个女孩还是对他冷若冰霜,李宝柱只能默默承受着这一切。

时间来到了1998年初春时节,一个新问题接踵而至,那就是关于老房子的风波。这件事情自然是由钱满库挑起来的,具体的是由儿子钱文龙执行的。

这件事情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而且钱满库至死不忘。因为这是父亲钱万贯临死之际交代给他的事情。而且当时也亲口答应了下来。他决定必须在他的有生之年把这个院子夺回来。否则他到了阴曹地府也很难对父亲交代。

说起这个房子现在已经荡然无存了,就是在1976年那次唐山大地震之后的第二年尤兴国又翻盖了一座房子,就是在原来的基础上往前挪动了一下。但是原来的那座房子被他扒掉了。说来也十分有趣,怎么个有趣法呢?这件事情还需从头说起。

那还是要从尤文那时说起。说起这个房子正是钱万贯家的。当时钱万贯的这座房子是四间,可是分到尤文的手里是三间房。也就是留一间给钱万贯居住。这样他们两家成了借比子,也就是邻居。没办法尤文只好在院子当中重新砌了一堵墙,这堵墙并不是很高,只是象征性的。这样他们占据了整个院落的绝大部分。所以说钱万贯是十分憋屈的窝火的,但是碍于当时的严峻的形势也只能忍气吞声。

本来就这样一直住下去也是可以的,可偏偏在这个时候一场史无前例的大地震就在半夜时分发生了。这也就是唐山大地震,那是1976年盛夏时节。天气是出了奇的热,热得人们心烦意乱的。当时人们都在沉睡当中,对于突然这样的晃动还是有些猝不及防的。尤兴国记忆最深刻的是当时他们一家人都是从窗户跳出去的。

经过这一次天摇地动这座房子就出现了很大的裂缝。住起来肯定是不安全的。当时尤兴国家里也不是十分富裕,但也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东拼西借重新翻盖一座房子,这样就要拆掉老房子,也就是和钱万贯连在一起的房子。这样就出现了一个很滑稽可笑的景观。整座房子就唯独剩下了西边的一间房子。在风雨之中飘摇着。尤兴国在老房子的宅基地的前方几米开外又建起了一座房子。这样他家就有前后两个院子。

这个状态一直持续到现在。钱满库为了给两个儿子腾地方,最后他决定住在这里。但是他还是有些不甘心的,于是就向上面反应情况,说啥也要重新翻盖房子。这样一来仅凭他的那间房子肯定是不够的。没办法只好和尤兴国商量,他要利用那块后花园。理由是尤兴国一户两宅。也就是他占用了两个宅基地。这是政策不允许的。没办法尤兴国只好答应了他。就这样钱满库重新翻盖了房子,而大门从西边单独开设的。这样一来他们就成了借比子,中间只有一座院墙相隔。本来可以相安无事的。但是这个钱满库还是不满足。他的目的很明显是想夺回整个院落。

果不其然,钱满库又一次告到了乡里,这次是因为两家的院墙起了争执。怎么回事呢?原来这个钱满库媳妇总习惯往墙根倒垃圾脏水,这样一来就流进了尤兴国的院子里了。于是尤兴国一生气就把水沟用水泥给抹上了。这一下钱满库不乐意了。于是就告到了乡里。没办法乡里就来人给解决此事。

还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两方面各执一词,一时间就陷入了僵局当中。没办法只好让村里给钱满库修了一条水沟,这件事情才算解决完毕。

这样也就等于院子要回去了一半。钱万贯也算心满意足了。虽然没有实现父亲的临终遗愿,也算是对他有所交代了。

尤春燕还是不放心父亲的生活,所以每隔上一段时间就去监狱里探视。柳城县监狱就坐落在郊区,是一个特别幽静的场所。每次见到父亲都会有很大的变化,这是让她感到十分欣慰的地方。尤春燕跟负责看守的狱警详细询问了父亲的情况。尤其是生活起居的细节。狱警都一一给与介绍和解答。还真别说父亲自从进了监狱整个人都改变了,而且变得更加的积极主动起来。看来经过这次变故也让这个男人成熟了许多。

可是看到父亲渐渐增添的白发,尤春燕还是流下了心酸的眼泪。

“爸,你受苦了。”尤春燕轻声地说道,这个时候尤兴财微微一笑,仿佛看淡了这尘世的一切一样。

“闺女你不用担心我,我在这里一切都挺好的。说实话我现在很后悔,当初不应该太冲动。我是对不起你妈的。所以刚开始我想到了死,我要用死亡来忏悔我所犯下的错误。虽然这件事情是你妈做的不对,但是我也不能剥夺她的生命啊,一切都要通过法律的途径得到解决。只有法律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自由。有几次我差点都自杀成功了,可是最后还是被他们救下来了。后来在他们的开导和劝说下,我这才懂得这个道理了,决不能再犯错误了。我一定要好好改造自个,争取能从这里走出去。开始全新的生活。”尤兴财无限憧憬无限向往的说道。

这是尤春燕没有想到的。她从心里为父亲感到高兴。

“孩子,人不能永远活在仇恨当中的。一切都要往前看,而且李宝柱是无辜的。你们也老大不小了,看开一些吧。”尤兴财最后说道,这也是他始终不放心的事情。

他可不想看到闺女做下后悔的事情。

虽然听了父亲的一番话但是尤春燕还是无法抹去心中的阴影。任何伤口都是需要时间抚平的。这是毋庸置疑的。或许对于尤春燕来说也这样。总之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彻底地打开这个心结。

一天,尤晶晶从学校回来就哭闹了起来,她已经上小学六年级了。这是侯小英怀孕几个月之后的事情了。说来也十分奇怪,不知怎的这个女人突然剧烈的呕吐了起来,后来去乡里卫生所检查了一番,最后确定她已经怀孕了,这可是全家的一件大喜事。还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或者是她们的这份诚心感动了上苍也未可知。

这是咋回事呢?说起尤晶晶这个孩子还是非常乖巧懂事的,从来都不调皮打蛋的。应该是让她十分放心的。看来一定是有原因的。在侯小英的细心盘问下,尤晶晶终于说出了事情的经过。原来是尤春光的孩子惹的祸,尤春光的孩子尤明明比她小了一岁,平时他们总是一起玩耍。而且从辈分上说他们是堂姐弟。可这个尤明明说啥也不承认了,而且还说尤晶晶是野孩子,根本不是他的堂姐。这让尤晶晶十分生气难过。于是就着急忙慌地跑回家中问个明白。这个时候侯小英立刻就明白了,这一定是有人背后捣鬼。尤明明一个那么大的孩子咋会知道这个秘密呢?肯定和他家的大人不无关系。话又说回来了,她家和尤春光家并没有啥过节和矛盾,没准是无意之举呢。当务之急是必须找二收问个明白。最好叮嘱一下千万别走漏了风声。

很快她就腆着微微隆起的肚子来到了二收家里。对于这样的双身子自然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二婶对她嘘寒问暖分外热情。

“今个我来也没有别的事,主要是为了我家的晶晶来的。”侯小英开门见山。

“你这话是啥意思?晶晶咋的了,快说说。”尤兴民媳妇问道,坐在炕里的尤兴民也感到有些纳闷。俗话说的好无事不登三宝殿,侄媳妇来肯定是有目的的。

“是这么个事,就在刚才,晶晶从外面回来,哭哭啼啼的。我一问才知道是明明惹的祸。”侯小英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片刻。

“我家明明咋的了?是不是欺负晶晶了?按理说也不太应该啊。”尤兴民媳妇分析道。

“那倒没有,可是这孩子也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那个秘密,就是尤晶晶是别人送的。我想肯定是你们大人说走了嘴也未可知。我不想让晶晶知道这个事情。”侯小英娓娓道来。

“我和你二收肯定不会的。到时候我再问问春光和白莲吧。实在是不好意思,你放心我们以后一定注意的。明明这个孩子我们一定严加管教的。”尤兴民媳妇保证道。坐在炕里的尤兴民也点了点头。

从二收家里回来后,侯小英好一顿安慰闺女。

“别哭了,以后你给我记好了,如果那个尤明明再胡说八道就撒烂了他的嘴。你就是我亲生的。晶晶我问你,妈就要生了。你是愿意要小弟弟还是小妹妹呢?”侯小英转移了话题问道。这个时候尤晶晶早已经情绪稳定了,想了想。

“能不能既有小弟弟也有小妹妹啊,我都想要。”尤晶晶无限天真地说道。这一下给侯小英逗笑了。同时眼角渐渐湿润了起来。说实在的她的心里还是有一些感动的。

“那我就听你的,争取来一个双胞胎。”侯小英一把紧紧地搂住了闺女。尤晶晶用小手轻轻地为母亲擦了擦眼角。

“妈,不哭,哭该不好看了。”尤晶晶奶声奶气地说道。

吃晚饭的工夫,尤春光和白莲就被叫到了父亲的家里。尤兴民媳妇一定要当面问个清楚,也好给侄媳妇侯小英一个交代,当然了这两个人还蒙在鼓里。

“春光白莲,妈问你们一个事,你们必须如实回答。”饭吃到半落尤兴民媳妇就特严肃特认真地说道,这一说给他们弄糊涂了。看来饭不是白吃的,原来在这里等着呢。

“妈你问吧,我一定如实回答你就是了。”尤春光赶紧说道,这个时候旁边的白莲也是啊是啊的溜着缝。

“你们是不是当着孩子的面说过你春山大哥家里的事情啊,就是关于晶晶那孩子的身世的事情。你们必须给我说实话。”尤兴民媳妇追问道。

“这个好像没有吧,反正我没有,白莲你呢?”尤春光转过头问道,这个时候白莲想了想。

“应该没有吧,再说了这是我们尤家的秘密,谁能往外说啊。不过,偶尔说秃噜嘴也是有这个可能的。”白莲吐了一下舌头说道。

“说啥呢?说就是说没说就是没说。这个事决不能模凌两可。”尤春光又说道。白莲只有好好地回想了一下。

“我没有说过,这个事咋想到咱家了,知道这个秘密的又不止我们啊。”白莲疑惑地说道。

“今个你春山嫂子找过我了,就是明明说的。这孩子也不知道从哪里知道的。正好我要说这个事呢?事情就此打住,但是你们必须管好这个孩子,可千万别让他在外面乱说了。这个能做到么?至于春山那边我会跟他们解释清楚的。”尤兴民媳妇说道。这个时候尤春光和白莲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我们记住了。我们能做到。”他们几乎是同时说出口的。这个时候坐在炕里的尤兴民的脸上浮现出十分满意地笑容。

“吃饭,不早了。一会都凉了。”尤兴民打了一个圆场。

侯小勇还是不死心,隔三差五就去纠缠李杏花,这让尤春林十分恼火。此时此刻他已经不满足孩子的事情了,他要和李杏花重归于好,当然了这都是为了闺女侯程程考虑的,他要给闺女提供一个完整的家。虽然说对于他这样的家庭来说,再婚应该不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但是那样的话闺女肯定不太好过的,侯程程就会面对后妈的。当然了这也是父亲侯三的意见,用他的话说还是从小夫妻比较好,也就是原配的。而且父亲对他已经放下狠话,一定想法设法让李杏花回到他的身边来,至于怎么做那是侯小勇的事了,他是一个只注重结果不考虑过程的人。侯小勇心里十分清楚,眼下正是绝佳的机会,因为尤春林和李杏花正在因为孩子的事情闹矛盾,这就等于让他有了可乘之机。

这几天,李七一直在琢磨一个事,那就是怎么才能让儿子李宝柱和尤春燕和好呢,他应该怎么做呢?也不能因为他的错误影响孩子的终身大事啊,那样的话他一辈子都不会心安的。

这个时候尤春林也十分的闹心,一方面来自侯小勇的压力,可以说步步紧,另一方面来自林小红的进攻,对于林小红来说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第一个是李杏花不给他生孩子,这是尤春林无法接受的,第二是侯小勇从中搅合,弄出很多的误会,这无疑给尤春林和李杏花的关系雪上加霜起来,林小红终于看到了希望,于是对尤春林展开激烈的进攻,争取能捕获这个男人的心。

还真是各揣心腹事。每个人的想法是不同的。侯小勇主要是为了闺女侯程程考虑的。孩子必须有一个完整的家,这个时候正是他扭转局势的关键时刻,因为尤春林和李杏花出现了很大的分歧,在关于孩子的问题上矛盾是不可调和的。这个时候对于他来说是非常有利的,终于可以报仇雪恨了。

林小红更是看到了希望,她终于可以接近尤春林了,因为尤春林说啥也要再生一个孩子,可李杏花就是不答应他。这可难坏了他,而她林小红可以为他生孩子啊,这一点就可以超过李杏花。如果说以前她没有机会了,可现在机会终于等来了,她必须抓住才行。这就是林小红的真实想法。

尤春林之所以这么强烈地要孩子,主要是为他们的将来打算的。以前侯程程归他们的时候还是没有这个必要的。但是眼下这个孩子已经跟侯小勇在一起了。这就等于他们没有孩子。这还了得么?俗话说的好,过日子不就过人呢么?连人都没有了,这个日子还过的啥劲。当然了除了这个原因以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就是来自父亲尤兴国的压力。对于当初他们不要孩子的事情就十分不满意,现如今就更不能接受了。在他的观念里娶媳妇的最大价值就是延续老尤家的香火。在这之前尤春山和侯小英也不生养,虽然说抱养了一个尤晶晶,但是早晚都会回到亲身父母的身边的,这是自然的,现在主要是孩子太小。所以说尤春林一定要生个孩子的。说来也十分凑巧,正在大家为这件事情犯愁的节骨眼上侯小英还挺争气。也意外地怀孕了。

当然了村里立刻谣言四起,对尤春山的孩子也是产生了怀疑,绝大部分的人都是认为不是尤春山的。怎么这么些年突然就怀孕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这个时候尤兴国也只能吃哑巴亏。俗话说的好,猪嘴羊嘴绑住了了,可人嘴是无论如何都绑不住的。他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他的态度就是过自个的日子让别人说去吧。

尤兴国除了为了尤家的香火考虑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在他的眼里没有孩子的婚姻是根本不牢固的,也就是说万一出现闪失男方是吃大亏的。这是他绝对不能答应的。他必须为儿子考虑。

这个时候的尤春林最痛苦了。他是和父亲意见一致的。但是这个李杏花就跟中了邪一样,就是不答应为他生孩子。尤兴国也不知道从谁的口中知道了林小红的事情,实在不行就干脆和李杏花离婚,放着黄花大闺女不娶,这不是脑袋被驴踢了么?

所以这对父子就大吵了一顿,可想结果是明摆着的,不欢而散是自然的。压根他们根本尿不到一壶里去。

“当然我和你妈也希望遂了你的愿,但是这个李杏花不为我们尤家生孩子,这咋能行。”尤兴国气愤地说道,这个时候尤春林默不作声。

“我可听说了,有人倒贴你你都不乐意,是不是真的?我说你小子是不是犯傻。这一点根本不随我。”尤兴国埋怨道。这个时候旁边的尤兴国媳妇有些不乐意了。

“这话叫你说的,你儿子哪有不随你的道理。要我说你俩还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都是犟种。”尤兴国媳妇总结道,这个时候尤兴国白了她一眼。那意思就是哪都有你,一边凉快去吧。

“爸你不懂,我根本不喜欢那个林小红,我这不是害了她么?我相信我会说服杏花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已。”尤春林随口说道。

“要我看没啥戏,你还是早做打算吧。也不能因为这个女人耽误一辈子啊。我可告诉你,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尤兴国意味深长地说道。尤春林陷入了沉思当中,难道他真的做错了么?

其实李七老两口子也有这个想法,毕竟这不是长久之计,孩子迟早是要有的,这样对双方都有好处的。但是他们根本说服不了这个闺女,也只有唉声叹气的份儿。

起初林小红这样做母亲张桂花也不是十分同意,她觉得这个尤春林已经拒绝过她的闺女,怎么还不长记性呢?但是还是架不住闺女的软磨硬破,最后也只能答应了。

“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早晚有你后悔的那一天。到时候别在我面前哭哭啼啼的。路是你自个选的。怨不得别人的。”张桂花郑重其事地说道,说实在的,她还是对这个闺女放心不下的。

这个时候的林小红心中抱定了一个信念,哪里还管得上其他的了。还真有一股子不到黄河心不死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势头。

李杏花之所以要这样做也是有原因的,在她的心里此时还有比闺女更重要的么?她就是不想让侯程程受气,所以就是不为尤春林生孩子了。但是这样做对这个男人还是不公平的,但是李杏花别无选择。她都想好了,等到侯程程长大到十四岁的时候她就接到身边来,在城里接受最好的教育,说实在的农村还是无法跟城市相比的,尤其是在教育问题上更是天差地下。以前勉强答应了侯小勇的要求还是说得过去的。可现在孩子已经渐渐长大,她必须为孩子的前途和命运考虑。在这个事情上她是宁死都不会让着侯小勇的,所以这样一来就等于他们有了一个孩子,所有说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都是无法说清楚的,更没有谁对谁错之分,只是立场和角度不同而已。

从家里回来的时候,尤春林和李杏花也开始了冷战,他们只是做着各自的事情就是不说话。这就是他们独有的方式,或许时间能解决一切问题似的。

师父老高最近也遭遇到沉重的打击,因为尤春林的事情也直接影响到他和张桂花的好事,以前这个女人对他很热情,可是现在冷若冰霜,这让老高很烦恼,他心里也有些怪这个徒弟的。但是嘴上并没有说。很快尤春林还是有所察觉,因为每次和他说话的时候师父老高总是带搭不理的。

师父老高经常挂在嘴头上的一句话就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对于他这种打了很多年的光棍来说可以说感受至深的。

这个徒弟真是一点都不体谅这个师父啊。

很快这种冷战就被一件事情给打破了。怎么回事呢?原来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侯程程生了病,没办法李杏花只好放下一切赶了回去,尤春林本来心情就不是很好,于是就冒出了一句特别扎耳朵的话来,这话在李杏花的心里尤甚。

“又是这个侯程程,这日子还咋过?还有我们的生活么?”尤春林抱怨道。就是这句话瞬间就点燃了熊熊烈火。

“咋的了,现在受不了了,当初干啥去了,你既然选择了我就要接受我的一切,这可是你当初亲口对我说的。不过没关系,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又没有人你。”李杏花针锋相对地回了一句。

“孩子都已经跟了侯小勇,咋还没完没了了是不是?干脆你和他复婚吧。省的这两头跑来跑去的。”这完全是一句气话。当时尤春林并没有想太多。可这一切在李杏花的心里完全当成了真了。

“这可是你说的,我正有这个想法。你可别后悔。”李杏花随口说道,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尤春林这叫一个气。

他此时的心情简直糟透了,似乎只有用酒精才能麻醉自个。于是就去了楼下的小吃部。很快他便伶仃大醉了。弄得小吃部老板都手足无措。

这个时候一个人意外地出现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林小红。她是去他家找过他的。后来就来到了这家小吃部门前,从窗户里看到了正在角落里一杯杯买醉的尤春林,其实她的心里是非常不好受的,仿佛用一把匕首剜着心脏,咕咕地流着血。林小红很心疼这个男人,但是她又知道怎么安慰他,于是在门口站了很久,直到店老板想方设法往外赶这个男人的时候,林小红也完全苏醒了过来。她赶紧走了进去。

“你们干啥,别动,有你们这么对待顾客的么?”林小红故意这样说道,店老板一看来了收场的人赶紧换上了另外一副面孔。

“你是他的朋友还是啥?我们眼看着都要打烊了,赶紧弄走吧。”店老板说道。这个时候伙计也松开了手,在这之前他一直架着他的。

“起开,用不着你们。”林小红大声地喊道。

“等会,姑娘。”店老板一下子就拦住了她。

“你们想干啥,没完了么?”林小红有些生气地说道。这个时候店老板微微笑了笑。

“这样就想走啊,他的账还没结算呢?想吃霸王餐么?”店老板横眉竖眼地说道。

“多少钱,我给就是了。”林小红问道。这个时候店老板喊来伙计。

“给他好好算算,一个子都不能少。”店老板说道,这个时候伙计看了看桌子上的东西。

“一共八十块。零头给你抹去了。”伙计张口就来。于是林小红从兜里摸出一沓钱递了过去。然后就费力地搀扶着尤春林离开了。

很快他们就上了楼,林小红用钥匙打开了房门。尤春林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好不容易把他弄上了床,这个时候被尤春林一把死死地抱住了。林小红挣扎了有一会终于放弃了。

“春林,你别这样,你喝醉了。”林小红着急地说道。

“杏花你别走,我离不开你啊。”尤春林话一出口,林小红就傻眼了,一下子就挣脱开了。敢情他把她当成那个女人了。那个李杏花有啥好的,怎们她一个黄花大姑娘还比不上那个**么?想到这里她心里十分生气。

这个时候尤春林的话语又传了过来。

“你咋就不能为我生个孩子呢?这对我太不公平了。你有一个侯程程,我那啥都没有。”尤春林含含混混地说道,这个时候林小红忽然来了兴致,一把把这个男人紧紧搂住。

“春林,我能为你生孩子,生多少都行,只要你愿意,你让我咋的我就咋的,我都听你的。只要你娶我好不好。”林小红赶紧说道。这个时候尤春林还是不停地喊着杏花杏花的,这一下子彻底的激怒了林小红,她一下子就松开了双手,出言不逊起来。

“那个李杏花究竟有啥好的,在我看来就是**,她算啥狗屁东西,咋能配得上你呢,再怎么说我也是黄花大姑娘,她就是一个**,不干不净的。“林小红破口大骂道。

这个时候尤春林似乎好像完全清醒了起来。他用手一指。

“你别胡说八道,我不许你这样说杏花,嘴下留德。否则我对你不客气了。”尤春林恶狠狠地说道。这一下让林小红没有想到。只要一提到这个李杏花就让这个男人兴奋激动起来。

“不客气又咋了,我倒要看看你能怎么的我。我就说,李杏花就是一个**,**。”林小红故意提高了嗓门说道。

这个时候突然啪的一声一个大耳光子打在了林小红的脸上,顿时感觉火辣辣的。这是她没有预料到的,这个男人竟然会为李杏花出手打她,可以这么说林小红长这么大还没有吃这个过呢。张桂花更是舍不得动她一个手指头。这还了得么?

她用手捂着火辣辣的脸蛋十分委屈的望着这个男人。

“你还敢打我,您你凭啥打我,我哪里说的不对,她不是二婚么?还带着一个托油瓶子。还不行我说说么?”林小红怒吼道,同时也泪雨滂沱起来。

“你给我闭嘴,谁都不可以说杏花。”尤春林喘着粗气说道。

“我不管你了,你这个没良心的。”林小红说完就一赌气跑下了楼。

这个事很快传到母亲张桂花的耳朵里去了,她找尤春林兴师问罪,没办法尤春林只好好一顿道歉赔礼。这才作罢。

总算看到了闺女平安无事李杏花终于放下心来,但是她准备在娘家住上一阵。她不想见到尤春林。这个时候的她是应该好好考虑下一步的打算了,她要不要继续和这个男人的感情呢?

对于李杏花的突然出现侯小勇还是有了一种莫名地感动。她觉得这个女人似乎已经对他有了一些好感。因为从她的眼神当中看到了一种温柔,这是似曾相识的。

他哪里知道此时这个女人正进行着剧烈的思想活动。当整个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一家三口的时候,侯小勇还是感到了温馨和浪漫,这是他热切期盼的。

窗外悬挂着一轮大大的圆圆的月亮,不用猜就知道是十五了。这是居家团团的美好时光。难道他们就不能重归于好么?

这个时候侯三蹲在门口,朝西屋望了望,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也在为儿子着急。

侯三已经从韩小影的死亡的阴影当中走了出来,毕竟人死如灯灭,他又能咋办呢?更何况他们的关系是见不得光的,他还是很为这个女人感到惋惜的,希望在另外一个世界里能过得自由快乐一些。这就是他的真实想法。正像一首宋词描述的那样,《如梦令-春》昨夜风急雨骤,芽探绿微柳瘦。一枕杏花开,似是美人依旧,别走,别走,剩与泪痕伤透。

就当自个做了一个梦一样,现在终于醒来了。他必须面对现实才行。

“还不睡觉,墨迹个啥。”这个时候老伴的声音传了过来,侯三披着衣服走进了东屋。很快他们就关上了灯。

这边,安顿好闺女李杏花准备回娘家,侯小勇有些恋恋不舍。但是他知道他是无论如何都挽留不住的。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去。

尤春光的果园已经初具规模,收入也越来越丰厚,尤春光也越来越嫌弃起媳妇来,白莲只能默默忍受着,这个家庭的关系也渐渐的失衡起来。对此尤兴民也多次呲过尤春光,做人决不能没有良心,白莲可是家里的功臣,而且还给尤家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取名尤明明,决不能做对不起人家的事情,但尤春光此时已经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白莲对公公婆婆也是没得说,成了十里八村最孝敬的儿媳妇,但是尤春光横竖都看不上她。

还真别说,尤春燕果然是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没过多久就成为了柳城高中的骨干力量,在所有人的眼里她是接替语文组组长的不二人选,因为现任的语文组组长明年就到了退休的年龄。这个老师姓王,大号王艳秋。说起这个王艳秋可是这所高中的元老级别的人物,她的教龄要比校长任思齐长得多。所以平时就连这个堂堂的一校之长都对她礼遇有加。更不用说别人了。尤春燕对这个老前辈的印象一直都不错。这个王艳秋不愧是一位老教师,在她的身上闪现着为人师表的光彩。尤其对所有的老师一视同仁,这是十分珍贵和难得的。很快王艳秋就慧眼相中了新来的这个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在他们的教师眼里有谁不羡慕北方师范大学呢?他们做梦都想去那里读书,可是谁让自个不争气呢?能进入一所这样的名牌大学,而且还是师范专业的,简直是凤毛麟角的。就是这样的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怎么一点傲气都没有呢,按理说尤春燕是有让她感到骄傲的地方的,到目前为止她可是整个柳城高中学历最高的,但是她却十分低调谦虚,这让王艳秋感到很意外。看来这个姑娘无论哪个方面都是相当不错的。所以说她没有看走眼。教了这么多年的书她还是有一套甄别人才的眼光的。

虽然说从各个方面这个尤春燕有接替她当语文组组长的潜质,但是要论起教学经验来说还是十分欠缺的。在组里还有很多跟她差不多的老教师。这些人也是苦熬了快一辈子了,谁不盼望有朝一日能出人头地啊。对于语文组组长的职位他们是朝思暮想的,王艳秋心里是十分清楚的,但是她觉得自打从上一任组长手里接过这只接力棒以后就发誓要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成绩的。这些是显而易见的。不用说别的,就是柳城高中的语文教学水平整体上提高了好几倍,而且她本人也连续几年被评为优秀教师和学科带头人,所以说她是感到很欣慰的,唯一不足的就是以前几届的组长都是年逾四十的人,可以说这就是一块顽疾一样,毕竟这是相当不利的。王艳秋清楚地记得,她当上这个语文组组长的时候刚好过了四十五岁的生日。所以说她必须想方设法改变这样的现状。起初在她的心里也只是有这个不成熟的想法而已,后来就在学校举行的中层领导的会议上当成一个议案提了出来,这个想法很快招致了绝大多数的人反对。尤其是校长任思齐也不赞同这个想法,但是又不能彻底打消人的积极性。于是说出来的话就有些折衷的意味。

“我说,艳秋,你这个想法还是太武断了。我们这个行业最看重的就是教学经验了,你让一个生瓜蛋子当一组之长何以服众?那些苦熬了这么多年的老师咋办?我可以理解你推陈出新的想法,但是我是不好做别人的工作的。”校长任思齐笑着说道。

“我觉得学校就应该秉承能者上愚者下的原则,靠本事吃饭,只有这样才能彻底的摆脱落后的面貌。我们学校正是需要这样的一股力量啊。”王艳秋十分坚决地说道。这个时候校长任思齐沉默了许久,又望了望在座的各位。

“你的想法是正确的,但是有的时候不能光考虑个人能力的问题,也要照顾到其他人。这需要权衡利弊的。”校长任思齐小心翼翼地说道。

“就算所有人都不同意这个事,我还是保留意见的,而且我不会放弃的。”王艳秋斩钉截铁地说道。

“这个事以后再议,再议。散会吧。”校长任思齐最后说道,其他人陆陆续续离开了。可是王艳秋刚走到会议室的门口就被校长叫住了。

“艳秋,你等等,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不会耽误你几分钟的。”校长任思齐朝她摆了摆手说道,王艳秋只好掉转头往回走。很快他们就面对面坐了下来。

“艳秋,你也是咱们学校里的元老级别的人物了,按理说我不应该说这个事,大道理你应该懂得的。我知道你的想法是很好的,但是以后在这种场合里就不要说这种不利于团结的事情了,而且你这是异想天开。”校长任思齐意味深长地说道。

“我知道了,可是可是……”王艳秋还想争辩。

“别可是了,你就做好自个的工作吧。”校长任思齐撂了这么一句就离开了。王艳秋愣在了那里很久很久。她还是要坚持自己的想法的,不管前面会有多少阻力她都无所畏惧的。

很显然校长任思齐也是不同意她的想法的,作为一校之长必须要为整个学校考虑,怎么能会因为一个人更改了一贯地原则和立场呢?

虽然说他对这个尤春燕也多少有些了解,而且也很器重这个姑娘,现在尤春燕已经是两个班级的班主任了。这个姑娘的确十分优秀,这一点他是毋庸置疑的。她是学校每年一届的优秀教师里最年轻的一个。这让很多人都羡慕不已。这样的人才能来到柳城高中也算是他校长任思齐的福气了。说一千道一万,人才才是学校发展的根本,也只有这样的人才不断地加入进来他们的学校才会更好的发展进步,这是自然的。他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但是安排学科负责人这样的事情是不能只看这些的。更重要的是实际教学经验,在这里经验要大过能力,这是他多年深切体会到的。就像他当年刚来到这所学校的时候也是从基层一步步做起来的,对于一个教师来说经验就是他的第二生命。假如拿一个高学历毕业的年轻教师和一个有着十多年教学经验的年长老师相比的话,他的选择是后者无疑,他绝不会拿学生的教育当玩笑的。

其实在刚上任不久的时候他也想过这样的事情,毕竟年轻化也是不可忽视的问题。毕竟对于注入一些新鲜而有活力的血液对学校的发展是有好处的,但是很快他就彻底地打消了这个念头。很多老师苦熬了大半辈子咋办呢?他们可是学校的中坚力量啊,他作为校长是不能不考虑的。两者取其一,很显然他最后的选择是什么?

【编者按】李宝柱在尤春燕的帮助下,修理部红红火火/ 钱文龙用各种办法要回了一半房基地加一条水沟,这件事很值得深思 / 尤晶晶的身世有点瞒不住了/侯小英怀孕了 /尤春林对李杏花很好,可李杏花只为自己,饱汉子不管饿汉子饥.早晚还是和侯小勇连连上,林小红还有机会/ 尤春光看不上白莲 ,/而尤春燕虽是优秀,但却很难受重用,资历不够 /问好作者,感激赐稿万泉河【万泉河编辑:国产机器猫】
上一篇:大西院第三十章
下一篇:大西院第二十八章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119395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