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7月16日 周二
大西院第二十八章
日期:2018-03-15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魏海龙
点击:401

“你别我,我反正在村里人面前抬不起头来了,我爸的死也和你脱离不了关系,而且你还给我戴上了一顶绿帽子,我是饶不了你的。”尤兴财就是为了壮胆,而且他是根本不会下手的。可这个时候韩小影已经太嚣张了,她已经抓住这个男人的弱点,他是胆小怕事的。于是就上前死死的攥住男人的手。声嘶力竭的喊道,有本事你杀了我,你不杀都不是一个老爷们。尤兴财哪里敢动手呢。于是拼命的挣脱开。但是也许是因为用力过猛,他一下子就仰躺了下去。紧接着韩小影也栽了下去。这个时候就听见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尤兴财被喷薄的鲜血溅了一身。这时他才发现不知啥时候那只杀猪刀子已经没入了韩小影的胸膛了。尤兴财吓坏了,赶紧从身下钻了出来,一把就死死的抱住了媳妇使劲的摇晃着。韩小影已经昏迷不醒了,他根本无法阻止住鲜血了,当时他的脸色就像一张白纸一般,豆大的汗珠滚落了下来。

尤兴财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逃离现场,他知道自个惹祸了。这个韩小影根本无法抢救过来了,看来是捅到要命的地方了。于是他来不及收拾任何东西夺门而出。当时正值浓浓深夜。农村的夜晚是出了奇的静。静得跟啥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对于要逃往哪里尤兴财没有想过。总之能跑多远就跑多远,越远越好,最好去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这样就不会有人发现他。这个时候的人是非常天真的, 仿佛一只鸵鸟。总喜欢把头埋进沙土里。

尤兴财对韩小影的仇恨是日积月累形成的,绝不是一朝一夕的。说实在的,他真恨不得一刀宰了这个女人,但是他根本不会那么做的,因为他对这个女人是下不去手的,毕竟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而且还给他生了一个这么有出息的闺女。他也想就此原谅她,但是总是过不了心里这道坎。

虽然说有一句老话说的好,眼不见为净,但是人言可畏这个道理他还是懂得的,听得他耳朵都快起糨子了,这个女人给他戴上了一顶绿帽子,这是任何男人都无法接受的,他最看不得的就是背后有人对他指指点点的了。另外上次被老疙瘩尤兴男这么一闹,很明显他和媳妇都成了父亲尤文意外死亡的最大嫌疑。而且打那以后他们兄弟俩也反目成仇了,似乎这个疙瘩永远都无法解开了。因为料理完父亲的后事,尤兴男就带着媳妇孩子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而且连一句话都没跟他说。这是让尤兴财感到伤心的地方。

这一切和韩小影是不无关系的。所以尤兴财总觉得心里很对不起父亲。另外媳妇的作风问题也直接影响到了这个一辈子都比较要强的退伍军人了,可想他是不堪其辱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父亲尤文的突然离世和他是脱不了关系的,这是他知道的,但是就算这样,还是无法让尤兴财擅动杀机的,他之所以拿出刀子无非是为了吓唬这个女人的,希望韩小影能知难而退有所收敛而已,可是此时的韩小影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对于接下来的事情任谁都是无法预料的,就连韩小影都没有任何准备,还以为这是一场梦呢?

李七是第一个发现的,于是尤兴财慌慌张张地赶去捉奸,可等到他到家的时候那个男人从后院跳墙跑掉了。虽然没有看清这个男人的长相,但还是注意到了一些特点。对于这些特点他还是熟悉的。他也在心里有数了。于是就对媳妇韩小影兴师问罪起来。这个时候的韩小影还是死不认账,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你别胡说八道,你抓住人了么?没有证据就是栽赃陷害。”韩小影用手一指说道。

“那个人跑的太快,我没撵上,但是早晚有一天我会逮住他的。俗话说的好,常在河边站哪能不湿鞋。你给我等着。”尤兴财气势汹汹地说道。

“我要的是人证物证,拿来啊,你给我瞧瞧。否则你就别血口喷人。”韩小影还是据理力争着。

尤兴财已经在心里想好了,这个时候只要韩小影低头认错的话,他也就彻底的原谅了她。人犯错误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犯了错误还执迷不悟,这句话说的就是韩小影。这一下彻底的激怒了这个沉默寡言的男人。

“一个大活人我能看错么?除非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我跟你没完。”尤兴财继续说道。

“你这是埋汰人,哪来的大活人,你这是满嘴跑火车,满嘴喷粪。”韩小影言辞激烈地说道。

“还不承认是吧,你不承认我就没办法了么?这个人我看清楚了,你等着,抓到那个人时候我一定将他碎尸万段,还有你。你这个养汉老婆。”尤兴财生气地骂道。

其实他也有些心虚的,都怪自个刚才动作太慢,毕竟手里没有了证据就连说话的底气都不足。这个时候他更多的是深深地后悔自责。

“我倒要看看你有啥本事,尽管使出来。”韩小影将了一军道。

这个时候尤兴财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于是就四周撒摸了一圈,刚好在炕沿边上放着一把杀猪刀子,这把杀猪刀子平时就是为了壮胆的,根本没有啥大用项。他一下子就拿起了这把刀子,死死的攥在了手里,顿时觉得心里踏实了许多。

“我一定千刀万剐了你们这对狗男女。方解我心头之恨。”尤兴财咋咋呼呼地说道,这个时候韩小影更嚣张霸道了。因为在她的心里尤兴财是没有这个胆量的,都是哄弄人的小把戏而已。

于是她就上前攥住了这把刀子,指向了她的那座高耸入云的山峰,这座山峰正是深深吸引每个男人的神秘之地。

李七之所以第一时间告诉尤兴财也是出于一种好心,说来也十分凑巧,那天偏巧叫他给赶上了。李七这个人平时就是一副热心肠,其实对尤兴财的事情也早有耳闻,总觉得这个男人很窝火很憋气。看到尤兴财风似的撂了,他还不忘提醒一句。

“好好说,得饶人处且饶人。”李七还是觉得有些担心和后怕的,到这个时候他甚至怀疑起自个来,这件事情他做的是对还是错呢?

一夜无话,等到第二天发现的时候一切都太迟了。韩小影的尸体已经僵硬。第一个发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尤兴国媳妇,她有事情要找尤兴财帮忙,主要是家里的鸡窝太破旧了,想叫三弟给她拾掇拾掇。可一进院子喊了几嗓子没人应答。这个女人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大清早的人都跑哪去了呢?于是她一步一步地靠近窗前,她瞧里面望了望,屋里还真没有人。

“他三收三婶子,在家不?我可进去了。”尤兴国媳妇一下子推开了屋门,走了进去。顿时一股让人作呕的血腥味扑了过来。她满是疑惑地去了里屋。

紧接着就传来了一声惨叫。尤兴国媳妇当时就昏死了过去。

听到了一声惨叫,尤春山就赶紧跑了过来,他是循着声音而来的。按着方向判断应该是三收家。这究竟发生了啥事了?这一路上他的心都在剧烈的跳动着。

等到赶到三收家的时候就看到了横陈在地上的那具尸体,这不是三婶子韩小影么?看来一定是出事了。这个时候他才发现母亲正在门口躺着。他猜想一定是被这一场面吓坏了也未可知。于是赶紧上前使劲地推了推她,过了好久有兴国媳妇才苏醒过来。她十分恐惧地望着儿子。

“你三婶子出事了,快看看你三收呢?他人去了哪里?”尤兴国媳妇颤抖地说道。

“不用找了,肯定是跑了。妈,咱们咋办?你倒是说话啊。”尤春山也没有了主心骨,他还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

“孩子别着急,赶紧去找人,咱们分头,我去找你爸,你去找你侯叔,越快越好。”尤兴国媳妇赶紧说道。这个时候决不能有一丝一毫的耽搁了。

很快尤兴国和侯三等人都来到了尤兴财的家里。对于发生这样的事情每个人都感到非常震惊。平时看这个尤兴财老实巴交的,还能做下这么血腥暴力的事情么?还真是那句话说的好,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这还愣着干啥,我去报警。大家千万不要破坏现场。一切都要等警察来了再说。”村主任侯三建议道,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他还是低估了这个男人的本事。杀人越货的事情怎么出自尤兴财这样的男人手里呢?侯三在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这件事情毕竟和他有着莫大的关系,也就是说这个女人的死都是他一手造成的。如果不是他贪图一时快活也不会招惹这场杀身之祸,从这个意义上说他还是有些对不起这个女人的,但是事已至此说啥都太晚了。

“赶紧的,现场就交给我吧。”尤兴国也十分配合地说道。侯三等的就是这句话,这个时候还有比交给这个尤兴国更让他放心的么?

于是侯三便马不停蹄地去了村部。

没到半个小时的工夫,乡里的派出所就赶到了。他们把现场戒备起来。工作人员开始了详细地调查取证工作。很快就得出了一个结论,韩小影是他杀,最大的嫌疑人就是尤兴财。但是怎么都找不到这个人了?按着他们的推断肯定是畏罪潜逃了。只要找到这个人一切真相都会大白的。

还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很快这件事情就传扬开了。别看平时没啥,可是一旦出了事情就不一样了。这还了得,自个的闺女在婆家惨遭毒手,死的不明不白的,韩家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父亲韩大力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刻就昏死了过去,经过几番抢救才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眼下他根本无能为力了,于是就全权委托儿子韩小军办理此事了,他一定跟尤家讨要个说法出来。否则韩小影死不瞑目。

说起这姐俩的感情很不一般,自从母亲过世以后韩小军对姐姐的感情更深厚了。因为韩小影长得很像他们的母亲,可以这么说在这个姐姐的身上找到了一种心灵的慰藉和寄托。当然了韩小影对这个弟弟也是疼爱有加,以前她还没出门子的时候总会和弟弟腻在一起,可以说每天形影不离的。就算是嫁到尤杖子以后韩小影也没有忘了这个弟弟,隔三差五都会给他家捎带一些东西。这似乎已经成了一种习惯。这也是一种闺女顾家的表现吧。尤兴财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没看见。

听到姐姐突然离世,韩小军简直是犹如五雷轰顶。在这之前他还见过姐姐呢?当时姐姐还是活蹦乱跳的呢,咋说没就没了呢?肯定是尤家做下的手脚也未可知,很快就打听到了,敢情是姐夫尤兴财亲手杀了她,然后就畏罪潜逃了,到现在都不知道去向。这下韩小军彻底的出离愤怒了。他一定要给姐姐讨回公道来。

就在这个时候,尤家安排尤春山特来报丧,他是一路打听才知道这里的。等到见到韩小军的时候尤春山还是控制不住的哭了,而且哭得很伤心。

按着辈分算尤春山也管他叫大舅的。他一进门就一把攥住了韩小军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这个时候韩小军一副泰然自若的表情望着他。

“这是咋回事?慢慢说。”韩小军故意这样说道。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他在心里这样想的。他倒要看看这尤家能说出啥花来。

于是尤春山便一五一十的说出了实情,这下轮到韩小军发难了。

“你说啥,我姐好端端的一个人咋说没就没了,我跟你们尤家没完。否则我姐死的也太冤枉了。尤兴财那个败类抓住了么?”韩小军十分气愤地说道。

“目前还没有,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只要把人抓住了才会弄清楚一切的。当务之急是尽快给我三婶子料理后事。目前警方已经做过详细的调查和记录,节哀顺变吧。”尤春山哭的声音都变了说道。

“看来也只有这样了,一定要将那个王八蛋绳之以法,也好给我姐讨还一个公道。”韩小军这样说道,其实在他的心里还真不知道憋着啥坏呢?他也不是一个善茬。

很快柳城县公安局刑侦科的工作人员也赶到了,他们勘察了案发现场。只有经过他们这道关才能处理韩小影的后事的。

尤春燕在办公室里接到了家里的电话,起初家里人是瞒着她的,生怕一时间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只是说家里出了一些事情,叫她马上赶回去。尤春燕还是感到了隐隐的不安,不会是家里出啥事了吧。于是跟学校方面请了几天假就乘坐班车回家了。这一路上就连其他的乘客都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她,把她弄得有些毛骨悚然。因为这些乘客都是上下快的,自然知道她是谁的闺女。尤春燕的心里越来越恐惧越来越害怕。等待她的究竟是啥事呢?肯定是一件大事无疑,而且还要比爷爷尤文死亡厉害百倍。

这件事情很快就传到了乡党委书记余石启的耳朵里,于是立刻打了一个电话把村主任侯三叫到乡里去了。侯三知道这回他算是彻底的完蛋了,一定是和韩小影的事情有关。他立刻奉命骑上自行车去了乡政府驻地黄酒馆,这一路上他简直就是飞奔,因为这件事情简直是太大了。在他的一亩三分地上出的事,他岂能逃脱责任呢?更何况这件事情还和他有关。但是对于后者他还是不很担心的。凡事都是要讲究证据的,眼下还没有真凭实据,甭用说别人,就算是那个尤兴财都没有十足的把握针对他的。

果不其然,余石启见到侯三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大发雷霆,这个时候侯三就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一样深深地低着头,任由这个领导数落。

骂了有一会,余石启似乎有些累了。他随手拿起办公桌上的茶缸子,这个茶缸子可是跟随他有些年头了,缸子的底色是白色的,在缸子的正面印着红色的五个大字,为人民服务。这是党的宗旨,余石启一直牢记于心,永生难忘。而且他一直努力践行着,他始终用一个***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个。这是一个领导干部的根本。

“这样吧,你先放下手里的工作吧。好好的反省一下,这件事情影响太大了。等过上一段时间再重新考虑你的事情。村里的工作就交给别人吧。三天后你必须给我写一份深刻的检查,一定要触及灵魂的。”余石启说完朝他摆了摆手。很快侯三便心领神会,一步一步地退出了办公室,整个过程他都没敢抬一下头。

等到尤春燕匆匆赶到的时候,尤兴国一把就把她拽到了自个家里。尤春燕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一脸狐疑地望着大爷。

“孩子,你一定要有心理准备,你家出事了。”尤兴国的话一出尤春燕整个人都懵了。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这一路上她做过各种可能的假设,但是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我妈咋了,我要看看,这不可能,我爸咋会杀死我妈呢?”尤春燕仿佛发了疯似的喊道。

“这个我可以答应你,你妈已经装进棺材里了,就在你家院子里。我这就带你去看看。人之常情么?不过还是那句话,孩子你一定要挺住。这家里还指望你呢?目前你爸不知了去向。”尤兴国十分担心地说道。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韩小影的棺材前,这是村里木匠魏老六为自个量身定做的。魏老六已经上了年纪,于是就提前准备好了棺材。这下正好派上了用场,现打棺材肯定是费时的。魏老六起初说啥都不同意的,这个人比较轴,也就是比较狞。后来在所有人的软磨硬泡下终于吐了口,没办法尤家出了一个大价钱,魏老六这才作罢。

就在几天前,母亲韩小影还找过她,那一幕历历在目。可现在却成了一种永别了。正所谓阴阳两隔人鬼殊途了,尤春燕一时间根本无法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她早已经泣不成声了。一下子就扑倒在棺材上。帮忙的人赶紧把棺材挪开了一点。也好叫这对母女见上最后的一面。

“大爷,你跟我说说,这到底是咋回事?我必须知道。”尤春燕忽然问道。于是尤兴国只好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遍。

原来是李七告的密,才让原本平安无事的家庭产生了矛盾。最后尤兴财才痛下杀手,这和李七是脱不了关系的。在李七的背后就是李宝柱,尤春燕永远都不会原谅他的。

这也是事后才知道的,属于马后课。尤兴国听村里人说过这个引子。是因为李七给尤兴财告的密。这才有后面的事情。虽然说李七是完全出于一种好意,而且他也没有料到会是这个结果。但是韩小影的死亡李七是有直接原因的。

总算安顿好了一切,接下来就是出殡了。可是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件事情发生了。这件事情来的十分突然。尤家上下一时间没有了着落。

这件事情是由一个人挑起来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韩小影的弟弟,韩小军。韩小军是代表父亲来参加这场葬礼的,因为父亲韩大力已经卧床不起。

他是有备而来的。正当所有人准备出殡的节骨眼上,这个韩小军拦在了前面。没办法送行的人只好停了下来。尤春燕在前面扛幡。因为尤兴财就这么一个闺女,她责无旁贷。

“等等,你们都给我放下,我姐姐不能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埋了。你们尤家必须承担后果。否则我姐会死不瞑目的。”这可是堂堂的舅爷子,他一发话谁敢动弹。这个时候尤兴国赶紧跑了过来。一把拽住韩小军。

“她大舅,有啥话好好说,人死不能复生,这个时候也不能惊到灵柩吧。先让你姐入土为安吧。”尤兴国祈求道。他还没有过这样的低三下四呢。

“这可不行,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把我姐给埋了,她能入土为安吗?你们说,如果是正常死亡我二话不说,可是我姐咋没的,你们大家伙都十分清楚,是你们尤家人谋害的。我姐死的是太冤枉了,比当年的窦娥都冤,这老天爷咋不下雪呢?也来一个六月飞雪。今个你们尤家必须给我一个说法。”韩小军大声地喊道。

“这不警方已经介入了么?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抓住这个王八羔子的。”尤兴国为了稳住这个不速之客只能这样说了。

“那我不管,总之我姐被你们尤家害死的事情已经坐实,我必须讨要一个说法。”韩小军不依不饶地说道。

“说法,你想要啥说法,尽管说。只要是我尤兴国能办到的一定照办。决不食言。今个当着全村人的面,我尤兴国吐口吐沫就是钉。”尤兴国大包大揽地说道,这个时候也只有他有这个资格了。他毕竟是尤家的老大。这几年老收尤武的身子骨也一天不如一天,可以说差不多用药陪着呢。

“好,这可是你说的,你给我听好了,我就两个条件。第一是尤家必须跪在我姐的灵前,磕上三个响头,以表赎罪,第二就是必须给我姐准备一套现在时兴的三金,只要这两个条件达到了,我韩小军自然就不会为难你们了。”韩小军毫不客气地说道。这一下彻底的激怒了尤兴国,他怎么没有想到临了还被韩家咬上一口,说到底还不是韩小影行为不检点所致,怨不得别人。但是空口无凭,这样的事情谁又没有亲眼见到,而且目击证人现在已经不见了踪影,看来这个哑巴亏只能吃了。

“第一条,就让春燕代替吧,她也是尤家人。”尤兴国话一出口就遭到了韩小军的反对。这是绝对不行的。孩子不算。必须是尤家大人出面。尤兴国心里十分清楚,韩小军所指的人就是他这个当大哥的。因为尤家没有人比他更合适的了,可这样一来他们尤家颜面尽失。明明是韩小影的有错在先,到头来还成了尤家的罪过。想一想就十分来气,但是如果不答应这个要求韩小军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看来这个场必须由他来捡了。

“这个我答应你。”尤兴国的话一出口,顿时引起哗声一片。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老四尤兴福,这还了得。这分明就是看着老尤家没人么?欺负人咋的。他赶紧拉住大哥的手。

“大哥,这个决不能答应他,这可是要丢咱们老尤家的脸啊。以后咱们咋在这里立足。再想想别的办法。”尤兴福劝道。

“老四你别管,这事我不答应能消停么?不就是磕头么?正所谓大丈夫能屈能伸。只要过了这个坎,先让老三媳妇下葬,干啥我都愿意,因为这样耗下去对咱们非常不利。你也是明事理的人。这个道理应该懂得的,难道活人还能让尿给憋死么?好了,我心意已决。那你说第二吧。”尤兴国斩钉截铁地说道。尤兴福只好长叹了一口气主动退后了。

“这第二就是按着现在结婚的标准,给我姐置办三金一踹,不过为了方面考虑,那一踹就免了吧,但是三金,金耳环金戒指金项链必须做到。一起埋进我姐的坟里,也不枉死这一回。只要你们做到了这两个条件,我决不食言。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韩小军大言不惭地说道。对于他所说的三金一踹,尤兴国是知道的。这是结婚时候男方给女方的东西,三金还是比较好懂的,那一踹是后来加上的。也就是一辆摩托车。当然了不能把这个家伙埋到坟墓里了,可是把这么值钱的东西埋进坟里简直就是极大的浪费。

“我们可以扎纸的,给你姐烧了不更好么?”尤兴民建议道。

“这绝对不行,你这不是糊弄她呢么?”韩小军来了一句。

“这样吧,实在不行就给一个金项链吧。这个总可以了吧?”尤兴国算是做出了一个巨大的让步,按着他的本意是绝不能答应的。

“一件都不能少,否则你们是诚心跟我们韩家过不去。”韩小军十分坚决地说道。

这个时候尤家上下犯起了难。这该如何是好呢。还是老四尤兴福来得快。他赶紧把大哥拽到一边,附在他的耳边窃窃私语了一番。

“这不太好吧。”尤兴国疑虑地说道。按着尤兴福的意思就是干脆来一个耍赖,韩小军不是在耍赖么?他这叫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他还不信这个邪了。毕竟是韩小军的姐姐,看到头来谁着急上火。

“你放心,只要我们这样僵下去,韩小军肯定就会服软的。”尤兴福说道。

“绝对不行,这一招太过冒险,这万一两家都这样耗下去,一方面在村里人不太好看,另一方面春燕这孩子还看着呢。”尤兴国想了想说道。

“那大哥你想咋办。难道要给死人买这些贵重的东西么?这简直是一种奇耻大辱。”尤兴福十分的恼火地说道。

“我都答应你,马上就让春山去市里去买。”尤兴国咬着牙答应道。这当然不是由他一个人承担的。三弟尤兴财总有找回来的那一天,到时候新帐旧账一起算。据他所知老三家里还是有一些资财的。

还真别说,韩小军最终兑现了诺言。就这样平息了这场风波,对于这个事情可以说众说纷纭褒贬不一。尤兴国就权当听不见,反正这回是丢了尤家的老脸了。

很快这件事情就传到了李宝柱的耳朵里去了。李宝柱感到十分震惊。这个时候他已经从下岗的阴影当中渐渐地走了出来,而且尤春燕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他的修理部已经开张营业了,可以说这一切都是和尤春燕分不开的。所以说从这个意义上说他应该感谢这个女孩。

这个时候李宝柱已经佩戴上了传呼机,这是一种比较先进的联系方式,无论何时何地都能找到他的。李七在村部给儿子打的。很快李宝柱就收到了,于是就用电话给回了过去。为了工作的方便,李宝柱特意安装了一部固定电话。

李七原原本本的跟儿子讲述了一遍,其中最重的笔墨都放在了自个告密的这件事情上了。这让李宝柱一时间犯了难。这可如何是好呢?虽然他十分了解父亲的脾气秉性。也知道这是完全出于一份好心,但是却造成了这样的恶果,肯定是难逃其咎了,最重要的是尤春燕那里根本过不了这个坎,这也是最大的难处。

“儿子,你还是多跟燕子解释解释,我也是无心之过。你们都是念过书的人,这个道理应该明白。要是知道会是这个结果我就不掺和他们家的事了,现在我是要多后悔就有多后悔啊。不能因为我的事情影响到你们年轻人的关系吧。”李七连连叹气地说道。看见父亲这样可怜巴巴的样子,李宝柱也觉得十分的不落忍。但他应该怎么面对这个心爱的女孩呢?他们的关系还会不会一如从前呢?说实在的就连他自个心里都没有底。

总算料理完母亲的后事,尤春燕返回了柳城市。经历了这样大的变故她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人就是在这样的打击下慢慢地成熟起来的。这个时候她宁愿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工作上面。但是还是无法忘却巨大的丧母之痛的,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清瘦,无论干啥都打不起精神来。这很快就让柳映雪发现了,对于她的家里出现的变故这个女孩早就知道了,从心里也是十分同情这个室友的。

“我看你状态不是很好,实在不行就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你放心,你的课我替你上。”柳映雪也非常焦急,这一刻她真想替这个女孩分担。话虽如此说,可是这也就意味着增加柳映雪的工作量,她必须承担两个人的任务,这是尤春燕不能答应的。

“没事的,我能行的。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有你真好。”尤春燕说着话眼圈就情不自禁地变红了。柳映雪一把紧紧地搂住了这个女孩。经过一段时间相处,他们的关系非常要好,就像一对亲姐热妹一样。

“我能挺过去的,这个时候我决不能倒下的。我爸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他还不知道遭啥样的罪呢?”尤春燕干脆扑到她的肩膀上无限伤感地说道。

“不要着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柳映雪劝慰道。

“我还是不太相信我爸会杀人的,他一定是被冤枉的。”尤春燕对父亲还是非常了解的,在她这个闺女的眼里尤兴财脾气温和,说话从来都很绵软的,父亲做的要比说的更多。这样一位慈祥可亲的父亲咋会做出杀人之举呢?就算是果真动了手也是有苦衷的。但是这个苦衷究竟是啥呢?何以让这一对风雨恋人反目成仇呢?

尤春燕始终想不明白。

在她回来的第三天,李宝柱还是决定见上一面。可是被尤春燕意外的拒绝了,这句话是柳映雪传过来的。

在柳城县高中的大门口,李宝柱见到了柳映雪。他是提前给尤春燕的办公室打了电话。可是电话是柳映雪接听的。

其实这个时候尤春燕就在旁边,她冲她使了使眼色,很快这个柳映雪便心领神会。这两个女孩之间已经有了很深的默契。

“你要找春燕啊,是这样,她她她不在。等会我让她给你回过去吧。”柳映雪有些为难地说道。尤春燕的眼神就在这个时候递过去的。

李宝柱率先介绍了自个。对于这个人柳映雪是认识的。而且还见过几次面。

放下了电话,柳映雪用手拍了拍高高隆起的胸脯,算是给自个压压惊。她还是比较紧张的,这可是睁眼说瞎话的行为,她根本做不来的,这也是冲这个好姐妹的面子,否则她绝不会答应的。

“我是不会见他的。我应该考虑一下我们之间的关系了。”尤春燕说道。

“你不会真的和他绝交吧。”柳映雪充满疑惑地问道。这个时候尤春燕没有说话。

“这个咱先别说了,我觉得这小子不会善罢甘休的。我觉得他一定会来负荆请罪的。”柳映雪分析道。

这也是尤春燕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因为他很难面对这个心爱的男孩。她是非常爱他的。而且还在心里默默发过誓,这辈子一定要和他在一起。可是现在这一切都随着那场噩梦烟消云散了。他怎么都不能原谅李七,虽然她知道这个道理,这件事情跟李宝柱无关,但是想要面对他比登天都难。

很快办公室的电话又叮铃铃地响了起来,柳映雪赶紧接听。电话是李宝柱打来的,他告诉她已经来到了学校,希望能见到尤春燕,他要亲自替父亲赔罪。柳映雪用眼睛征求着尤春燕的意见。因为电话已经开了免提。这些话尤春燕都能听见。

尤春燕摇了摇头。看来这个女孩是不想见他的,至少说眼下还不是时候。于是柳映雪只有把这个谎话继续撒下去了,可以说为了这个姐妹赴汤蹈火都在所不惜了。

“我一定当面跟她解释清楚,我为我父亲的所作所为感到遗憾和抱歉。求求你转告她,我是诚心诚意的。”李宝柱祈求道。

“这样吧,春燕现在不想见到你,以后吧,至少过了这一阵再说吧。好了,我还要上课去呢,挂了,再见。”柳映雪也不管对方说没说完就匆匆地挂断了电话。

“我这辈子都不想见到他了,以后也不行。只要一见到他我就会想起我妈。”尤春燕眼圈又红了。

“好好好,咱再也不见了,没事有我给你盯着呢,我可是正经八经的大姐大。你没听说现在都有大哥大了么?”柳映雪故意放轻松地说道。目的是调节一下此时的气氛。

“谢谢你。”尤春燕感动地说道。

“我先去上课了,你好好休息一会。”柳映雪随口说道。

分到各家各户的果树也渐渐出现了老态,这个时候最容易得的就是腐烂病。何为腐烂病,其实就是一种类似人类的皮肤病,但这种病只要到了一定的阶段就会导致整棵树的死亡,首先是枝杈的逐渐干枯。对付这种常见的病患也是有特殊办法的。当然了这都是人们在生活当中一点点总结出来的。那就是给果树做**。用刀子就像当年关羽那样刮骨疗毒的办法,这样就会阻断**的蔓延,但这只是暂时的。这个**是相当顽固的,只要有一丝一毫的粗心大意,还会反复的,而且这个病最大的特点是传染的,所以必须把染病的树皮扔到很远的地方去,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土掩埋起来,彻底的切断传染源。就算是这样也无法彻底的解决这个病。一要下雨这种腐烂病还会疯传起来。这可能就是类似人们说的那种老年病吧。总之这些果树已经到了垂死挣扎的地步,似乎是无法阻止的,就像人们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一旦死亡即将来临,人们是根本回天乏术的,所以说果树和人是相似的。

很快,尤兴财就落网了。在外省的一个十分偏僻的小山沟里被警方抓捕归案了。正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就是这个道理。尤兴财对自个所犯的罪供认不讳。于是就关进了大牢当中。

审判的时候尤春燕也参加了。还有村里的亲戚朋友。最后经过法医认定尤兴财属于过失杀人。并不是谋杀。所以量刑适度。有期徒刑十年。在关进监狱的一刹那,尤兴财还是见到了闺女,尤春燕痛苦不已,虽然是事出有因,但她还是对父亲有很深的仇恨的,是他亲手杀死了母亲,这是无法原谅的。看着父亲日渐消瘦的面庞尤春燕感觉到十分心酸。但是父亲毕竟犯罪在先,等待他的终将是法律的审判和裁决。

经过这段时间的反思,尤兴财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一定要在监狱里好好改造,争取能宽大处理,减刑提前释放。

“孩子,我对不起你,我不奢望你能原谅我,我知道是我错了,以后再也不会这样鲁莽和冲动了,应该相信法律,法律是最公正的,我现在十分后悔。另外我还跟你说一件事,你可千万别怪李宝柱,这个孩子还是不错的,千万别错过了。我承认李七向我告了密,直接导致了这场悲剧,第一他是一番好心,他毕竟是小组长,这件事情错在我身上。另外一趟马一趟河,这件事情和李宝柱毫无关系,可千万别因为这个事影响到你俩的关系啊。”尤兴财发自肺腑地说道。这个时候尤春燕有了略微的松动。但是还是无法接受这个李宝柱的。

看来接下来的就要靠时间来改变了,必须要给这个女孩足够的时间。想要彻底的打开这个心结绝非易事。

关于孩子的教育问题争论了很久,最后还是侯小勇占了优势。没办法李杏花只好选择放弃。这样一来就有一个问题凸显了出来。既然孩子已经归属于侯小勇了,那么他们也要有一个属于自个的孩子吧。这是尤春林率先想到的。当然了这也是父亲尤兴国的意见,对于他们的婚姻他还是勉强能接受,但是没有自个的孩子是绝对不行的。也就是说孩子是婚姻维系的桥梁和纽带,换句话说也就是只有有了孩子婚姻才能牢固,否则到时候抓一把光出溜。他们必须为儿子考虑。

说实在的,对于生孩子的问题尤春林早就想好了。他是一个何等聪明的人物,这点道理还是明白的。对于他来说接受李杏花就要接受她的一切,当然也包括孩子侯程程,但是这就等于给侯家养育孩子。这是很不明智的做法。因为现在侯程程已经回到了侯小勇的身边,那他们就等于没有孩子了,根本借不上任何劲。可李杏花就认定这个孩子了,说啥也不会再为尤春林生个孩子了,这可难坏了他。而父亲尤兴国那边催的又比较紧。他应该咋办呢?

很快一次争吵就发生在尤春林的家里。尤春林还是传达了父亲的意见。可是李杏花死活都不同意。

“咱们不有一个孩子了么?难道这个还不够么?反正这事我不同意。”李杏花随口说道。

“可这是侯家的孩子,不是我尤家的。如果当初孩子一直在咱们这里,我还可以勉强能接受,我也会做我爸妈的工作的。可是现在侯程程已经还给侯家了,我们反而没有孩子了。整天就咱俩大眼瞪小眼有啥意思?我觉得非常冷清。你不觉得么?”尤春林劝说道。

“我没有啊,隔上一段时间就能见到孩子啊。我都想好了,等孩子上中学的时候我就说啥接到城里来。到那时侯恐怕就由不得侯小勇了。”李杏花无限向往地说道。

“话虽如此说,这个孩子毕竟姓侯,我觉得还是有咱俩的孩子为好,不过你大可放心,我一定一视同仁绝不偏袒。算我求求你了。”尤春林苦口婆心地说道。

“我不同意,你愿意跟谁生就跟谁生。”李杏花恼火地说道。

“你这是说的啥话,我不正和你商量呢么?更何况当咱们老的时候孩子是顾哪头的是啊。你也不为孩子想想么?”尤春林继续说道。

“还有别的事么?没有我要睡觉了。”李杏花最后说道。

尤春林只好作罢,看来这件事情还要从长计议。

一夜无话。但这个两个人各怀心腹事,背对背睡了一晚,这是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

第二天,李杏花跟老板方建设请了一个假,她要回一趟老家。这让尤春林心中不免起疑,这个时候她这是要干啥去。不会跟昨晚上的吵架有关系吧。

侯小勇得知李杏花回来了感到非常高兴。他觉得他的机会终于来了,因为从这个女人的表情就可以看出她一定和尤春林吵架了,他对李杏花简直是太了解了,他没少看这个女人的脸色,这是他深有体会的。

侯小勇的想法很简单很直接,那就是能和李杏花重归于好,这样才能给闺女侯程程一个完整的家。这也是为了孩子考虑的,毕竟单亲家庭对孩子是相当不利的。

说来也巧,这一点正和李杏花不谋而合。她也想和孩子生活在一起,这是每位母亲共同的心声。再加上在尤春林那边生了一顿气,本来心情就糟糕透了。为了打动这个女人侯小勇这回可是下了血本了。差一点都给李杏花跪下来。他用手一指天空,侯小勇对天发誓,以后再也不会犯那种错误了,一定会对他们娘俩好的。这个时候李杏花的心渐渐地软了下来。这让侯小勇仿佛看到了希望。

【编者按】很接地气,很生活化。/尤兴财误杀韩小影完整、曲折、可信,是非常教育人的 / 韩小军刁难尤家/ 李七高密、李宝柱吃瓜落 /尤兴财反省/ 侯三被停职 / 尤春林要孩子,李杏花不同意,这位对不起尤春林,真是自私到家了/问好作者,感激赐稿万泉河。【万泉河编辑:国产机器猫】
上一篇:大西院第二十九章
下一篇:大西院第二十七章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101810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