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7月16日 周二
大西院第二十六章
日期:2018-03-15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魏海龙
点击:466

柳城市钢铁厂始建于1966年,是集采矿、选矿、冶炼、轧材为一体的钢铁联合企业。是响应中央建设"大、小三线"的指示精神兴建起来的,任何企业都是通过资产重组和并购一步步发展壮大的,柳城市钢铁厂也不例外,1988年,正式组建柳城市钢铁集团。李宝柱刚来的时候正是重组之后的第二年。可以说对于整个柳城市钢铁厂是一个大发展的最好时机。李宝柱被分配到第一车间技术科。从他穿上统一的蓝色工作服的那一刻开始,也宣告了他终止了青葱的学生时代,正式成为一位冲在劳动第一线的工人。那个年月这是一件多么骄傲自豪的事情啊。铁饭碗一旦端上就一辈子无忧了。所以李七也替这个儿子高兴。

很快,经过李宝柱的刻苦钻研成为了技术科的骨干力量。正在他的事业渐入佳境的节骨眼上也收到了一封来自北京的信件,这封信是周芳写的。

亲爱的宝柱你好!

一晃我们已经分别三个月了,不知道你现在怎么样。工作和生活是不是已经完全适应了。我也算基本入乡随俗了。我其实很羡慕你,你在老家工作多好啊。不像我一个人留在北京,偌大个城市特别孤单无助。但这就是每个人的命运。人在命运面前往往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再也无法回到学生时代了。就连我们懵懂稚嫩的时光。这可能就是所谓的成长吧。你是不是也有这种感觉呢?再次面对你的时候我总找不回从前的那份美好和天真。我曾经设想过这样的结果,假使我们毕业分配去了一个地方那该有多好啊,或者在柳城,或者在北京,都将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可是事与愿违,我们就这样分割两地,这是多么的无奈啊。我特意问过公司的劳动关系部门,对于我这样的是不能随便调离的。除非我们之中有人放弃现在的工作,但是我想是绝对不可能的。这是一份难得的工作,我们应该更加珍惜才是。反正这是我的观点,不知道你是咋想的。像我这样的新人一切都是靠后的,分配房子都是记着老员工优先。我想这样也好,毕竟我还年轻,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机会总会有的。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在外面工作一定要注意身体,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我会照顾好自个的,勿念。

接下来的话我其实不想说的,但是我还是要说,我们已经走入社会了,已经回不到过去的年代了。这是我们必须勇敢面对的事实。你不是当年的你了,我也不是当年的我了。我们需要重新审视自我。我不想对你有任何隐瞒,我们真的不合适。所以还是分手吧。原谅我的这个决定吧。我想将来会有更美好的生活在等着我们。难道不是么?这也是对我们青春的告别礼。总之希望你过的好。忘了我吧,也忘了我们懵懂的青春吧。

李宝柱是自个躲在单身宿舍里读完这封信的,他的眼泪也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这眼泪是为了他们的过去流的,更是为了祭奠那份美好纯真的爱情。这个时候从窗外飘进来一阵风,把他手里的这封信吹到半空当中,摇摇晃晃地落到了地上。李宝柱就像行尸走肉一样,一屁股摊到了地上。这是他预料之中的结果,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还真是人走茶凉啊。

俗话说的好,长痛不如短痛,或许这也是一种最好的结果了。

打那以后李宝柱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他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科技研发上面了。没过多久他就当上了技术科副科长。

 

侯小勇也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一个消息,据说可以做出亲子鉴定。这让他大喜过望。于是开始精心谋划起一个巨大的阴谋来。

说来也十分凑巧,偏赶上李杏花回家探亲。在大街上又遇到了侯小勇,侯小勇和她搭了几句话。正在这时侯小勇用手一指,

“你看谁来了?”侯小勇说完就在尤兰兰的脑袋上薅了一根头发,尤兰兰因为疼痛哭了起来,李杏花还十分纳闷,这孩子咋好端端的哭了呢。

“侯小勇你跑个啥。”李杏花问道。这个时候侯小勇一阵风似的撂了。

“这个人真是有毛病,神神叨叨的。”李杏花赶紧哄孩子。她赶紧抱着孩子回了娘家。

回到家的侯小勇赶紧用纸张小心翼翼的把那根头发包了起来,放到被子底下。准备明天就启程去北京一趟,虽然他之前也没出过门,但是为了孩子他全然不顾了。他必须找到确凿的证据才行。只有这样才能从李杏花的手里夺回孩子。也就是尤兰兰,这个孩子应该是侯家的。决不能姓尤,侯小勇连她的名字都想好了,因为看见电视剧上海滩,里面有一个冯程程,所以她决定也给闺女起个时髦的名字。就叫侯程程。说实在的侯小勇自从见到尤兰兰以后就有一种特别的亲近感和熟悉感。或许这就是血缘的关系也未可知。总之他特别喜欢看见这个小女孩。

等李杏花回到李七家里的时候,李七老两口子自然对这个外孙女疼爱有加。还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顶在头上怕吓着。李杏花随口跟他们说了一件事情,立刻引起了李七的警觉。

“你说怪不怪,刚才我碰到了侯小勇了,他刚到跟前兰兰就又哭又闹的。”李杏花十分不解地说道。这个时候李七媳妇正在逗弄着小外孙女。

“你这么一说倒是给我提了一个醒,这小子不是啥好鸟,肯定是憋着啥坏呢?你可要小心一些。最好离他远远的。”李七慢悠悠地说道。

“这话叫你说的,毕竟他是孩子的亲生父亲,血脉那玩意谁能管得了?我觉得侯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早晚都会把孩子要回去的。你必须要有这个心理准备。”李七媳妇不无担心地说道。

“你咋胳膊肘往外拐呢?我还不信这个邪了,孩子就在我们手上,难道他还敢来硬的,我李七可不愤他。”李七毫不客气地说道。

“我们兰兰想吃啥,跟姥姥说,我这就做给你吃。”李七媳妇问道。这个时候只见尤兰兰望了望她。冲她笑了一笑。

“我想吃鸡蛋糕。”尤兰兰奶声奶气地说道。把这个李七媳妇给甜的,她感觉就像喝了一大罐蜂蜜似的。

“你等着,我马上就做。”李七媳妇答应道,着急忙慌地奔向了外屋。

这是事先和父亲侯三商量之后的决定。侯三也对这件事情半信半疑。这世上还有这样的技术么?通过一根头发就可以鉴定亲子么,这也太神奇了。但是眼下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不妨一试。于是就安排第二天让侯小勇去北京一趟,如果有了这个鉴定报告的话,恐怕李杏花就不会赖账了。肯定会把孩子还回来的。到那时这个孩子就会叫回侯程程的。这是侯家梦寐以求的事情。

 

其实周芳也是伤心难过的,但是这是无法改变的。她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做出的决定。俗话说的好,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个道理她还是懂得的。还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周芳大约计算了时间,约摸着李宝柱收到这封信的时候应该是五天后的下午。所以这个时候的她和李宝柱差不多,她也躲在北方钢铁厂的单身公寓里泣不成声,今天刚好是星期六,这一天她有假期。周芳已经完全一副工人的穿着打扮了。她穿着一身干净整洁的工作服,在工作服的显眼地方印有北方钢铁厂的字样,是人工绣上去的,颜色是鲜红的。刚到厂子报到的时候就发了两身工作服,工作服是深蓝色的。一套夏装还有一套冬装。单身公寓是在厂子附近建设的,所以说平时上下班也只有几分钟的路程。为了方便周芳去二手自行车市场买了一辆半新半旧的凤凰牌的自行车。她用了半小时把这辆自行车上上下下擦了一个遍。北方钢铁厂占地规模很大。可以说在厂子里面是少不了这种交通工具的。平时她就把自行车锁在办公室的门口。

经过一段时间下来她终于渐渐地适应了这种环境。

与此同时,李宝柱也大体上和她相同。因为北方钢铁厂虽然说规模要比柳城钢铁厂大一些,但柳城钢铁厂也是有一定的规模的,而且整体布局和结构是和北方钢铁厂相仿的。就连里面的一应设施都是如出一辙。因为在建立厂子之前有关人员亲自去北方钢铁厂详细考察过。

走进柳城钢铁厂各种机器的轰鸣声不绝于耳,但里面的环境还是相当不错的。宽阔整洁的道路,在厂房的外面种植着各种树木。一到了初春时节,遍地开满了各种颜色的鲜花,热闹极了,这也给枯燥的工厂生活增添了无穷的乐趣。原来工厂也很美丽的。这是李宝柱一年之后的深切感受。

大门是十分气派的,在上面刻着柳城钢铁厂的字样。在大门的两侧还有偏门,是专门供行人出入的,大门是为各种汽车通行的,在门口有负责站岗的门卫。

很快,侯小勇就带回了一个震惊的消息,亲子鉴定结果显示这个尤兰兰和侯小勇的匹配度是百分之九十之多,这也就是等于说明他们有血缘关系的。所以尤兰兰就是侯小勇的闺女无疑。这让侯家上下非常高兴,但是接下来怎么办呢?肯定是困难重重的。不用说别人,就是那个李杏花就是最大的绊脚石。这个女人是绝不会把孩子还给侯家的。所以说必须准备打一场持久战才行。而且必须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来。

经过几天几夜的商量,可以说动员了侯家所有的力量,包括傻子侯五。虽然说侯五不是一个健全的人,但是必须要参加。侯五虽然说是一个傻子,但是还没到透顶的地步,好坏他还是能分得清的。

这个时候是尽可能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

最后终于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采用先礼后兵的办法,这个事情必须由一个人非常正式地通知李杏花和尤春林,争取和平解决这个事情,这也是最理想的结果。虽然知道李杏花肯定是不同意的,但这个过程还是不能落掉的。当然了在证据面前这个女人发生改变也未可知。

总之这就是办事的奎成,侯家必须严格遵守。

很快,侯小勇就找到了尤春林,当然李杏花也在场。侯小勇亲自把鉴定结果递给了尤春林,尤春林还是有些怀疑的。这个时候李杏花也凑了过去。

“你们睁大眼睛看好了,这是科学,是哄弄不了人的。孩子是我侯小勇的。”侯小勇大言不惭地说道。

这个时候尤春林和李杏花对视了许久。

“这是真的么?”李杏花好奇地问道。

“应该是,这下面有医院方面的公章,这种技术我以前听说过,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报告里说的孩子的头发你咋弄到手的,我们想知道。”尤春林随口问道。这个时候侯小勇微微一笑。

“这个很简单,你们还记得上次李杏花回老家的时候么?我就当着李杏花的面从孩子头上薅下来的。只是你没太注意而已。”侯小勇洋洋得意地说道。这个时候李杏花好好的回忆了一下,当时她太大意了,怪不得孩子哭闹个不停呢。原来是侯小勇做的手脚啊。想到这里她更加后悔。当初应该对这个男人小心防范一下就好了。但是现在说啥都太晚了。毕竟侯小勇手里攥着证据。

“侯小勇你也太卑鄙了,实话告诉你,这个孩子就是你的,但是你当时不承认,怪不了别人,现在想要回去没门。说出去的话能收回去么?”李杏花声嘶力竭的喊道。

“怪我,还不是你做的好事,不过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现在证据确凿,我作为孩子的亲生父亲必须拿回孩子的抚养权。这个孩子必须姓侯,我连孩子的名字都起好了,就叫侯程程。”侯小勇继续说道。

“你别做美梦了,这个是绝对不可能的。这个孩子是我一个人的。谁都甭想从我身边带走。”李杏花怒吼道。

“那我倒要瞧瞧,是你有本事还是我有本事。但是我把丑话说到前头,可别怪我对你无情。是你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侯小勇横眉竖眼地说道。

“那咱们就走着瞧。谁整死谁那也是一种本事。”李杏花针锋相对地说道。

“都消消气,争吵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觉得咱们应该坐下来好好商量一下。这是我的建议。”尤春林赶紧打圆场说道。

“我没啥和他说的。而且这个孩子是我的。”李杏花白了一眼尤春林说道。

“反正我该说的都说了,你们酌量着办。给你三天时间,否则咱们就法庭上见。”侯小勇最后说道。

等到侯小勇走后,尤春林沉默了许久终于说话了。

“实在不行,咱就把孩子还给侯家吧。毕竟那里才是孩子的根啊。”尤春林大胆地建议道。没成想李杏花听完立刻翻脸。把矛头指向了他。

“你这话是啥意思,当初死活都不承认这个孩子是他侯小勇的,现在也不知道从哪弄出来的一个报告就改口了。这个时候太晚了,这个孩子是我一个人,跟别人无关。你也不想和我一起抚养尤兰兰么?是这个意思么?”李杏花质问道。

“你误会了,当初我迎娶你的那一天我就从不后悔。你和孩子我都接受,而且听你的,我们以后也不准备要第二个孩子了,我只是替你考虑的,当然了也是替咱家考虑的。眼下既然侯家已经确定这个孩子是侯小勇的,岂能善罢甘休呢。与其这样闹下去还不如趁早还回去为好。当然了这是我的意见,你可以不听。”尤春林解释道。

“没有这个孩子是不行的,我决不能让孩子回到侯小勇的身边去。希望你能理解我这个当妈的心情。”李杏花眼睛湿润地说道。

“我当然理解,一个孩子在母亲的心里是十分重要的。但是我真不知道这个侯小勇还会弄出啥幺蛾子来呢。”尤春林不无担心地说道。

“我可管不了那么多了,走一步说一步吧。”李杏花迷茫地说道。这个时候尤春林望了望她。看来接下来的战争会更激烈更残酷的。

果不其然,三天后侯小勇又一次准时的出现在龙城市的尤春林的住房里。虽然当初扬言要和他们法庭上见,但那也只是吓唬人的话而已。因为侯小勇知道这个时候还不能对簿公堂。当然他有一个更好的办法。而且这个办法看起来更加的有效可行。

“侯小勇,你咋又来了呢?你属癞皮狗的么?你就死了这个心吧。孩子是我生的,根本不能跟你的。”李杏花见到这个男人的第一句话,这个时候侯小勇微微一笑,看起来根本不着急不上火。这是李杏花没有想到的。

“这事不急不急,看谁耗不起,你们不答应今个后晌我就不走了,你们还得管吃管住。”侯小勇耍起无赖来。这回李杏花终于明白了,原来这个家伙在这块等着他们呢。怪不得看起来不着急不上火的。这一招果然奏效,李杏花顿时十分为难起来。

“你这个人咋这样呢?混不讲理么?咋跟狗皮膏药似的逮哪贴哪呢。你咋这么烦人呢!”李杏花又气又笑地说道。

侯小勇还真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小人啊。可是这个时候他们怎么应对这个人呢?

这个侯小勇到处撒谎,说自个是尤春林的远房亲戚,家里出现了变故于是就投奔他们来了。这样一来尤春林也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尤春林想过了这个时候就算喊来当地的警方都无济于事。没办法只能忍气吞声。也许时间一长侯小勇就主动退缩了也未可知。说来也十分可气,这个侯小勇平时就围着尤兰兰转悠。也不管这个孩子讨厌不讨厌他,但是尤兰兰和侯小勇还真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熟悉感和亲切感。尤兰兰是最害怕见到陌生人的,可是只要一见到侯小勇立刻就没有任何距离。很快他们便打得火热起来。

还真别说这个侯小勇的眼睛比较尖,只要李杏花把饭菜端上桌子上这个家伙就赶紧凑过来。也不用别人相让就自个动起筷来,而且吃的是狼吞虎咽津津有味。李杏花这叫一个气,可是当着孩子的面又不好说啥。

“闺女,爸给你夹菜,这是你爱吃的炒鸡蛋。”侯小勇故意这样说道,目的就是彻底的激怒李杏花。

“我的闺女凭啥给你叫爸。你能不能别耍赖了行不?”李杏花没好气地说道。

“你闺女不也是我闺女么?就叫爸,我爱听着呢。”侯小勇继续说道,这个时候尤兰兰还真喊了一声爸爸。李杏花咣当的摔了一下碗筷。一把拽过闺女照着她的屁股就是一巴掌,这个时候尤兰兰大哭了起来。

“你这是干啥呢?大人的事情你拐带孩子有意思么?再说了她本来就是我的闺女,叫我一声爸不对么?你何苦为难孩子呢。”侯小勇十分心疼地抱起孩子。

“没事,有爸呢?谁敢欺负我闺女。”侯小勇故意这样说道。

这个时候尤春林是最不好受的那个人了,就目前的形势而言,他尤春林倒成了一个外人。而人家怎么越来越像一家三口了。

等到晚上的时候,侯小勇率先霸占了他们的住处,弄得尤春林和李杏花没有地方了。于是尤春林就和工友挤在一起了。这让师父老高很不高兴。李杏花只好和张桂花住在了一起。自从他们结婚以后这对母女和李杏花的关系也缓和了许多。

“这叫啥事,咋的了,还叫人家讹上了么?我非得教训一下这个王八蛋。”师父老高穿上鞋就要去会一会这个侯小勇去。很快他还是被尤春林给拦下了。

“这是我的事,你别管,俗话说的好,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嘛,我就不信侯小勇会一直这样耗下去的。事情总有解决的时候。”尤春林死死地抱住了老高。老高也只好作罢,但是还是愤愤地。

“这啥时候是个头啊,真是不懂你的意思,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要我说就是你完犊子样,看把他牛的。”师父老高随口说道。

“行了,该睡睡,我的事我自个会处理的。”尤春林安慰道。

自从李杏花来到这里以后他就很少关顾这个简易工棚了。

这个侯小勇还到处说他们的坏话,很快这件事情就传到了老板方建设的耳朵里去了。这还了得,于是尤春林就被叫到了他的办公室里去了。

“最近我可听到关于你的一些谣言了,按理说个人的事情我不应该插手,但是这样下去对你的影响也不好,当然了也会牵扯到整个工程队。总之一句话,我不想再次听到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你能做到了么?否则可别怪我对你翻脸。赶紧想办法把那个啥侯的赶走。这成了啥事啊。”老板方建设十分恼火地说道,这个时候尤春林也只好连连点头,这个人还是不能招惹的。

“我会尽快的。这个请您放心就是了。”尤春林保证道。

没过多久这件事情就被张桂花知道了,她们也觉得很丢人现眼,自然表现在对李杏花的态度上面了。这件事情说到底是由这个女人引起的。而尤春林是无辜者受害者。

 

和周芳分手后,李宝柱干脆把所有的心思和精力都放在工作上面了。很快他就成长为柳城钢铁厂的技术骨干。

马虎和陈雪顺利的走进了江城中心医院,从实习医生做起,很快就收到了两个人的结婚喜帖。李宝柱因为最近心情不好找个借口推脱掉了。但是在心里还是要为同学祝福的。

就在这时,又有一张喜帖送到了李宝柱的手里,这张喜帖就是周芳的。说起周芳的这个对象是在工作当中认识的,而且也在技术科,只不过要比她早来一年。

起初他们是十分陌生的。而且根本不入周芳的一双法眼。但是架不住时间一久就擦出了爱情的小火花,于是他们就确立了恋爱关系。最重要的是这个人是北京市户口,也就是说他是地道的北京人,他的父母都是国家干部。

他们的结合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对于周芳这样的外地人他们是非常反感的排斥的。但是这对年轻人正是凭借着一股执着的劲头最终感动了男方的父母,没办法只好答应了这桩婚事。

听到这个消息以后李宝柱的心还是狠狠地纠结了一下,紧跟着又是一下。他还是感觉到深深地疼痛,毕竟他是爱过这个女孩的。但他也明白,属于他们的美好的爱情已经宣告结束了。他们应该有属于自个的幸福了。

之所以会反对这桩婚事,主要是因为周芳的出身不好。周芳是一个地道的农村人,这一点很让男方的父母难以接受,这也许就是一种城乡之间的差异吧。在这两位高高在上养尊处优的年长者看来周芳是和他们的家风格格不入的。按着他们预想的效果儿子怎么也娶一个城里的女孩吧。也就是像他一样的拥有北京户口的人,而不是像周芳这种半路出家的。周芳打小从农村长大,自然养成了很多不良的生活习惯,这是毋庸置疑的。这一点完全可以通过肉眼观察到的。这也是令他们感到浑身不适甚至作呕的地方。但是周芳却完全不以为然,仍然我行我素。

说实在的,这话一点都不假,周芳的确和这个家庭格格不入,这一点就连周芳自个都承认。她就像一个初来乍到冒冒失失的农村人一样,城里的生活根本无法适应。但周芳转念一想,这有啥,她可以一点点学习啊。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她连大学都考上了,难道还被这个小小的苦难吓倒了吗?这也根本不是她的一贯风格。

第一次去男方的家里还真出了不少的洋相,但她的男朋友对她十分的不错,总是袒护她包容她,甚至这一切在他的眼里都变成了一种美丽。正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用到这个男孩身上是再恰当不过了。在这之前他们可以说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这个时候男朋友临时充当了技术顾问。他也在设法改变这个农村姑娘的生活习惯,但是他最终放弃了。他认为这就是原汁原味的周芳,而这也正是他所钟爱的地方。可想而知当时周芳是何等的紧张和局促不安。事后周芳回忆说她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浸透了。虽然说有句话说的好,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但是这个周芳长得并不丑,只是看起来有些窘迫难堪而已。

对于周芳来说突然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场所,还是感觉很不适应的。而且这个地方是她从来未见过的。这是怎样的一种生活呢?总之一切都跟家里不同。所以这个时候的她也只好处处小心时时在意。生怕一不小心弄出笑话来。

看见新媳妇这般景况,这对父母心里也觉得非常好笑,还真是一个土老帽,一看就没有见过大阵兆。这样的女孩怎么能进入他们家门呢?这是绝对不能答应的。

可每当这个时候儿子总会一直挡在周芳的身前,这让他们看到了不一样的儿子。看来孩子果真长大了。而且说明这个女孩在他的心里有多重要。这是以前从来不曾见过的,而这种改变正是周芳带来的。这个吴迪变得更有责任和担当了。这是作为父母引以为自豪的事情。

很快经过这样三番五次的短暂接触和磨合,吴父吴母也头一次为这个儿子开了绿灯,这也是他们做出的最大的让步了,但是有一件事情是必须要做的,那就是为儿子举行一个隆重的婚礼。这还不是最要命的,男方提出一个在女方看来非常过分的要求,那就是婚礼必须两方共同承担,二一添作五。这是周父周母无法接受的。他们这是聘闺女,咋成了娶媳妇了。

这件事情就僵在了那里。这也是一种城乡之间的差异吧。换句话说他们的思想和观念是不同的。

 

终于李杏花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她要把孩子还给侯小勇,她是于心不忍的。但是眼下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了。因为这个侯小勇大有不撞南墙不回头不到黄河心不死之势。也不能这样一直耗下去啊。到头来还会彻底地搅乱她和尤春林的生活。毕竟尤春林是无辜的。李杏花不想亏欠这个男人太多的。再说了侯小勇怎么也是孩子的亲生父亲,放到他的身边没啥不放心的。虽然说比不上她这个亲妈,但也不会出啥大乱子的。

当侯小勇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并没有太过激动兴奋,因为此时的他有了更大的企图和要求。他的胃口也越来越大。这个时候他已经惦记这个女人了。这是侯小勇想明白的,现在最大的难处就是孩子一旦跟定了他就意味着失去了母亲。怎么说也不是十全十美的。这要是和这个女人重新复合的话,岂不就是两全其美的事情了,所以他开始计划着这件事情了。

“孩子交给你了,不过你必须跟我保证,绝不会让她受一点气。这个你能做到么?”李杏花义正言辞地说道。

“这是自然,不用你来提醒我,尤兰兰,不,现在应该叫侯程程,她是我侯小勇的闺女,这一点请你放心。我的意思是你可不可以回到我的身边来。这样才是一个完整的家啊。原谅我好么?”侯小勇十分真诚地说道。

“侯小勇你别得寸进尺,我们已经回不到过去了,我现在有自个的生活,还请你别打搅我好么?另外我想孩子的时候随时可以看她。”李杏花说道。

“这个没问题,我跟你保证。无论何时何地都可以。杏花你再好好考虑一下。咱们的事情,你看……”侯小勇深情地注视着这个女人。

突然侯小勇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李杏花,李杏花有些猝不及防,情不自禁地轻吟了一声,但是她并没有迅速挣脱。对于侯小勇提出来的想法还是犹豫了,当然只是为了孩子考虑的。她也陷入了左右为难当中了。

正在这个时候尤春林从外面走了进来,刚好看到这一幕,简直被眼前这一幕彻底地惊呆了。这是啥情况?

其实这是侯小勇故意的。因为他提前看到了尤春林回来了,所以就故意做出这个假象,当然了目的只有一个想方设法拆散他们。这样李杏花自然就回到他的身边的。也就是提供闺女一个完整的家。

“你们这是在干啥?”尤春林大声地喊道。

这个时候李杏花才完全苏醒过来。她赶紧挣脱开了。

“这还看不明白么?还用我说出来吗?”侯小勇添油加醋道。一旁的李杏花习惯地整理着衣服。这样一来更增加了尤春林的疑虑。

“侯小勇,你别胡说八道。我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李杏花赶紧解释道。生怕引起这个男人的误会。

尤春林一甩袖子就生气地离开了,李杏花赶紧追赶上去。

“春林你听我解释,我和他真的没有事。你要相信我。”李杏花极力解释道。这个时候侯小勇的脸上闪现出十分得意的笑容来。这正是他想要达到的效果。

总算要回了孩子,侯小勇于是连夜回了老家,这也是为了安全着想。因为在龙城市和尤杖子之间就那么几趟火车,而且从时间上计算,也只有这样的晚车才能赶在第二天中午到达柳城县,然后再乘坐城乡中巴赶回家中。说起现在的公交线路都是被人承包下来的,以前那种国营的公交公司已经不复存在了。或是进行了大刀阔斧地改革也未可知。总之和过去完全不同,通常这种中巴车都是私人承包的。一般来说司机和售票员是一家人。男人主要负责开车,而女的就专门负责收钱了。

这也是一种新鲜事物,这种形式较之以前更就具有灵活性和优越性。也能最大程度地调动劳动者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就算是这样也不是很充足的。每天往返城乡之间的车辆也是有数的。一旦错过这个发车点就要另想办法了。

说实在的,侯小勇完全可以选择另一种办法,那就是在黄酒管那一站下车,但是还要走上几十里的山路,这在以前是常有的事,可现在不知不觉身子精贵了起来,他可不想再遭那个洋罪了,因为乘坐公交车就可以直达尤杖子村口,他何乐而不为呢?

回到家后的侯程程哭闹个没完没了,这可难坏了侯小勇。侯三媳妇怎么都劝不住。还有更生气的事情呢?那就是这个侯程程只承认是尤兰兰,这让侯小勇十分愤怒,于是动手打了她一巴掌。只是照着屁股上肉多的地方轻轻地拍了那么一下子,侯程程哭闹地更厉害了。

“你给我闭嘴,别哭听到了吗?”侯小勇连唬带吓地说道。这个时候只见侯程程翻楞着一双大眼睛和这个陌生的男人较着劲。

“你不服气是不是,再哭个看看,我还不信这个邪了,治不了你。”侯小勇竖起眼睛说道。

这一幕让侯三媳妇瞧见了,一把就把这个孙女搂在了怀里,无限爱怜地拍着侯程程的后背。侯程程仿佛一只受了惊吓的小鸟似的。

“乖孙女,别怕,有奶奶在呢。”侯三媳妇赶紧安慰道。

“孩子就要管教才行,否则以后还不上房揭瓦啊。”侯小勇愤愤地说道。

“有话不能好好说么?你别吓坏了孩子。会影响这里的。”侯三媳妇不无担心地用手指了指孩子的脑袋说道,于是侯小勇也只好作罢。

侯小勇心里非常清楚,和这个女人和好如初是最理想的结果了。但是这件事情绝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俗话说的好,冰冻非一日之寒,就是这个道理。他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了。总有一天会让这个李杏花回到他的身边的,当然了最大的诱饵就是侯程程,在闺女的面前就算是再强悍的女人都会服软的,这是他知道的。

很快时间来到了1992年,尤春燕终于大学毕业了,她选择回到家乡柳城县,走进了柳城高中,她曾经就读的那所学校,当上了一名语文老师。她之所以要回到柳城县,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一个人,当然了也是为了心中的梦想。很快她就找到了李宝柱,两个人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意外地见面了。他们是选在一家小酒馆里见面的。

这是李宝柱没有预料的,尤春燕竟然放弃了北京的优越条件而选择了柳城市高中,这里面到底是因为啥呢不得而知。

“我可听说了,北京那边有很多的学校想要留你任教,你咋回到了柳城了,在北京发展可要比这里强多了。”李宝柱见面就问道,这个时候尤春燕默默不语。沉默了许久。猛然地抬起头望了望。

“这你就不懂了,于公来说我必须为家乡的教育事业做一些贡献,这话听起来有些堂而皇之。这于私呢,我还是别说了,以后你会明白的。”尤春燕欲言又止地说道。

“我猜想一下这里肯定有你放不下的东西,对不?”李宝柱问道。这个时候尤春燕莞尔一笑。

“这是自然,还是别说我了,说说你这几年的变化吧。”尤春燕忽然来了很大的兴致问道。对于李宝柱这些年的情况她是有一些了解的。于是李宝柱就向她做了一个介绍。这也让尤春燕更加的熟悉了这个人。可李宝柱哪里知道这个女孩当初很大原因就是为了他这个人啊。

对于接收一个这样的师范专业的高材生柳城高中还是求之不得的。这也是校长任思齐的意思。想要彻底的振兴这里的教育事业关键是人才,而最先考虑的就是本地的资源优先。

虽然这个尤春燕已经具有了一些实践经验,但是为了学校的教育水平考虑,还是让这个女孩从底层做起,也就是一线老师。这样的话正好借以考验一下这个人的品质和道德。很快尤春燕就被任命为高一一班的语文老师,俗话说的好,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还真别说,尤春燕不愧是师范名校毕业的,很快就让这个大名鼎鼎的校长彻底地记住了她。

没过多久尤春燕就担任两个班级的语文老师,很快就成长为语文组的中坚力量。校长任思齐正准备交给她更加艰巨更有挑战性的工作,那就是负责一个班级的管理工作,也就是班主任。

自从上次匆匆见过一面之后他们就约定好了每隔上一段时间就聚一聚唠一唠,正好慰藉两颗孤独漂泊的心。这种感情是每个人生命当中不可或缺的。而且是弥足珍贵的。

对于尤春燕工作上所取得的成绩李宝柱发自内心替她感到高兴,而尤春燕的心里甭提有多美了。她终于可以进一步靠近这个近在咫尺的男孩了。

李宝柱也对这个妹妹刮目相看了。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这个女孩也很漂亮,而且这次完全是以男人的角度观察的,但是巨大的年龄差距让他根本没往别的地方想,更何况他们两家的关系也不是很好。在尤杖子村一组尤家和李家可是天差地下,所以他决定把这份感情深深地藏在心里面,任谁都是无从知晓的。

 

一转眼侯程程已经到了上学的年纪,在对待孩子的教育问题上侯小勇和李杏花产生了很大的分歧,侯小勇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让闺女像他们一样在村里小学读书,也就是尤杖子村小学。别人念得了咋的他家的孩子就不行了么?又不是王公贵胄,干嘛这么娇里娇气的,现在的教学水平可比他们那前强上几百倍几千倍都不止。可是李杏花跟他的想法完全不同,她认为农村的教育水平永远是赶不上城市的,按着她的想法一定要把这个孩子弄到身边去,这样才能让孩子接受到最好的教育,侯程程以后才能有大出息。这两种观点一看就是势同水火势不两立。

 

【编者按】侯小勇要回了孩子,李杏花那心思就得跟着孩子给侯小勇不少,尤春林真是倒霉。 周芳在北京工作成家,很不错,马虎、陈雪也过幸福的生活了。尤春燕追李宝柱,这还真行。看下文吧。问好作者,感激赐稿万泉河。【万泉河编辑:国产机器猫】
上一篇:大西院第二十七章
下一篇:在白色恐怖下的宜宾城 第五章 李坤泰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101843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