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7月16日 周二
大西院第二十四章
日期:2018-03-15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魏海龙
点击:360

李宝柱和周芳因为一件小事闹起了矛盾。他们的关系又渐渐地冷淡疏远起来。说来也十分凑巧,偏赶着这个节骨眼上周芳患上了感冒,又是发烧又是打喷嚏,而且浑身难受。于是李宝柱把她送到了校医院。为了更好地照顾这个女孩李宝柱跟辅导员请了几天假。可见这个女孩在他的心里的位置有多重要。周芳这是摊上了一法子,也就是流行性感冒。总之是她这辈子的头一遭。没办法只好进行输液治疗。李宝柱全程陪护她。这让周芳十分感动。在这期间李宝柱把从食堂打回来的饭菜端到周芳的病床前。就差亲自喂她了。这一切都被她看在了眼里,一来二去就和好如初了。而且还要比以前更亲密更近乎。

江城医学院里,一件事情轰动了整个校园。马虎和同学发生了一些口角,后来大打出手,竟然把那个人打坏了。这可咋办啊。那个学生的家人也是一个十分难缠的主儿。对他不依不饶的,最重要是索要高额的医疗费和精神损失费。这让马虎嘬起瘪子来。生活费都是固定的。他哪里有这么多钱,跟家里张口又不好意思。这毕竟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要是让父母知道了还不火速赶来啊。而且还会对他一顿胖揍。这是他知道的。因为从小他就是被父亲的棍棒教育出来的。现在只要一想到这个事就心有余悸。

陈雪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而且还是从别人的口中。她第一个反应就是生气。这个马虎也太不成器了。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本来他的家庭就不算富裕,这还不要了一家人的小命啊。想到这里陈雪决定伸出援助之手,但是她是有条件的。在这之前她要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上一堂深刻的思想教育课。也好让他长长记性。

见到马虎的时候他正在被那个同学的家长围困着。说起这个同学就是江城本地人,也就是说他是江城某高中毕业的。他是有这个得天独厚的条件的。一般来说外地录取的分数要高于本地的。所以说这个同学的成绩不见得比马虎高。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这也是地方保护主义的一种表现。当然了这也是为江城考虑的。所以说马虎根本瞧不上这种人的。

那个同学的家长看起来也是工薪阶层。而且男的还带着一个方方正正的眼镜,一看就是有文化的人。按理说这样的人应该是讲道理的,但是还是让所有人失望了。本来那个同学只是头部破了点皮,鼻子流了点血。这就了不得了。这个家长就说啥也不轻饶了他。而且还来一个狮子大张口。这不是故意讹人么?但是马虎又没有别的办法。

陈雪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她来的还算比较及时的,这是事后马虎评价的。

“你们这不是欺负人么?连医生都说没啥了。你咋还不放过他啊。你们还有点良心么?”陈雪走进来就说道,这是这个家长没有想到的。很快他的矛头就指向了这个陌生的女孩。

“这叫啥话,我儿子要是落下了后遗症咋办,找你说啊。你是从哪疙瘩蹦出来的,算哪根葱,我跟你说不着,我就认准这小子。”男人就像一条疯狗一样。

“你先别管我是谁了,总之我看不过去。你不就是看着我们是农村里来的就想欺负人么?”陈雪针锋相对的回了一句。一旁的马虎用手轻轻地推了她一下,陈雪回过头白了他一眼。

“这些医药费我们全交了,到此为止好不好?”陈雪这也算是做出了巨大的让步。可这一下马虎有些招架不住了,这可是一笔数额巨大的钱啊,他根本无法承受。

“陈雪,你别随便答应人,这事我可不同意,凭啥啊,再说了你是我啥人啊。”马虎情绪激动地说道。这一下陈雪有些不高兴了。

“我是你对象,我当然说了算。你先别添乱,我就问你是不是我交了钱就完事了。你们保证以后绝不纠缠他了。”陈雪追问道。

“那就看以后我儿子的情况再定。”那个家长想了想说道。

“我说你们还有完没完,医生不是说没事了么?这样的话我们很难达成协议。我还不管了,爱上哪告去就上哪。你可想好了,到时候恐怕连一分钱都捞不着。”陈雪说道。

那个家长翻愣翻愣一双大眼睛。

“那好吧,只要你答应了承担医药费,我们就绝不纠缠了。我保证。”那个家长突然改口道,因为他知道这件事情一旦要见官很有可能连一分钱都拿不到。因为他的儿子根本没啥事。这是他知道的。

于是很快一拍即合,可要苦了马虎一个人了。他怎么能拿出这些钱呢。

他上下翻找了起来。就在这个千钧一发之际,陈雪从兜里摸出了一沓子钱来,这让马虎感到很意外,难道这个女孩要替他支付么?

“你这是干啥?我咋能用你的钱呢,那我马虎也太不厚道了。”马虎拒绝道。

“分得那么清干啥,这钱不是给你的,就当是借给你的,到时候一定要还给我。利息就不收了。”陈雪笑着说道。

这个时候马虎甭提有多感动了。

这个家长一看这阵势赶紧见好就收,一把就近乎抢夺似的接过陈雪的钱,塞进腰包里,就跟多少年没见过钱似的。

“就这么的了,我们之间的事情就算彻底地解决了。你们可以离开了。其他的事情就由我们处理吧。”那个家长忽然换了一副口气说道。

打那以后马虎更加喜欢这个女孩了,他们一起憧憬着未来和明天。

在打井的过程当中也有很多的矛盾,大都是不均衡引起的。有一段时间正好朝临近的小组借水,一开始还勉强接受,可是时间一长就产生了矛盾。二组还是比较好说话的,三组却不是好对付的。尤杖子村一组的所有人都尝到了扯人抵达斤的滋味。

后来总算解决了饮水问题,这也算了却了一块心病。

老板方建设为尤春林开了一个绿灯,当面向他保证过,等到李杏花生下孩子以后就让她在伙房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这让尤春林非常感激。可有一个人不同意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林小红,当然了也包括她的母亲张桂花。

张桂花特意找到这个表侄商量了一下,最后老板方建设就改成了到时候再说吧。林小红这才作罢。

李杏花终于临盆了,尤春林只好把他送到龙城市医院,为此他还专门和老板方建设请了假,为了方便照顾媳妇。很快随着一声悦耳的啼哭声一个婴儿诞生了,按着尤家的族谱,尤春林想给孩子起个名字,可还是被李杏花拦下了,最后只好采用最简单的办法翻字典的方式给孩子起名字。尤春林借来一本新华字典,李杏花随手翻开。正好翻到兰字,于是这个孩子就叫尤兰兰吧。

尤文亲自登门拜访弟弟,尤武一家人热情招待,听说尤武带着大儿子尤兴德去县里医院检查了一番,他过来打听一下情况。但是医院方面给出了一个答案,尤兴德患上了精神方面的疾病无疑,对于这样的疾病并没有太好的治疗办法,只能吃一些镇定安神的药物外加调养,如果调养的好还是有可能恢复的,但也不排除最坏的可能,那就是一辈子都会这样。这让尤武很着急上火。再加上二儿子尤兴礼至今杳无音信,是死是活都无从知晓。尤文也只有好生安慰一下。只要一提起这个事情尤赵氏就痛哭不已,任谁都是无法劝住的。

“一切听天由命吧,吉人天相。”尤文最后这样说道,既然事已至此也只能这样了。尤兴德之所以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多多少少还是和村里的果园有些关系,所以说尤文心里也有些愧疚。但也无可奈何。只能在心里默默地为这两个侄子祈祷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要说起偷户口本一事还是大哥尤春山的功劳呢?原来这个尤兴国为了阻挡尤春林私娶李杏花专门藏起了家里的户口本,这让尤春林犯起了难。还好尤春山从中帮忙才最终得逞。从这一点上来看他应该感谢哥哥。其实他哪里知道这一切是另一人完成的。怎么回事呢?原来是尤兴国媳妇故意放的水。趁着尤兴国不在家的工夫就把户口本放到一个特别显眼的地方,这样更方便尤春山看到。就这样户口本被轻而易举地偷了出来。至于李杏花那边也遇到了相同的难题。起初父亲李七也不是十分同意这两个人的婚事,也是李七媳妇背地里偷偷把户口本交到了闺女手上。李杏花当然知道她的一番苦心,这个女人完全是为了闺女的幸福考虑的。其实在她的心里一直看好尤春林这个小伙子的,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时候尤春林还能接受李杏花,这简直是从天而降的大喜事一件啊。她怎么不能为这对有情人默默祈祷祝福呢。

几乎在同时,赵彩霞和侯小强的婚礼也在尤长子村一组隆重举行了。这个时候的赵彩霞已经略微有些显怀了,自然瞒不住大家的眼睛,立刻引起了很大的轰动,看来这件事情迟早会传的沸沸扬扬的,他们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尤春光在果园里紧张地忙碌着,看着这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色他十分喜悦。说起这个果园建立起来完全是大爷尤兴国的功劳啊,所以说他从心眼里要感激这个人。第一件事情就是修整果盘子,其实就是为果树营造了一个十分不错的生长环境。一般来说都要拾掇出一个方方正正的基础,所以说按时除草松土是必不可少的。此时他正在做这件事呢?大爷尤兴国扛着锄头从这里经过。看见侄子非常勤快也很欣慰。于是就顺口说出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来。

“用不了三四年就成事了,这可比当年我承包的果园气派多了。”尤兴国由衷地说道。也许是因为过分投入这种活动了,尤春光并没有发现大爷。尤兴国看着侄子非常满意地离开了。

对于刚刚栽上的小树苗是要悉心照料的,这个过程不亚于照顾婴儿。新树苗每年都要打上几遍农药的,这也是为了树苗茁壮成长考虑的,因为随时随地都会出现各种病虫害,这是不得不防的。另外针对北方的严寒天气,还必须要做一些保暖的措施,比如在树干涂上石灰,或者是在根部增加土层的厚度,或者放一些秸秆等等,除了这些以外冬剪也不失为一种行之有效的办法。减去嫩枝,提高抗寒能力。这都是人们在实践当中总结出来的经验之谈。尤兴国自然是这方面的行家,可以说他成了侄子的技术顾问一样的人物了。

村里有人传言尤文和儿媳妇韩小影的关系不清不楚起来,这完全是子虚乌有的事,没办法尤文只好忍气吞声默默忍受着。关于村主任侯三和儿媳妇的事情早就钻进了尤文的耳朵里去了。于是他背地里跟儿子尤兴财提了几句,可是这个尤兴财根本不当一回事,冲着父亲傻笑了几下就算完事,用他的话说就是不能全信这些传言,而是要亲眼所见才行。正所谓拿贼拿赃捉奸捉双就是这个道理,最后尤文也只好作罢,俗话说的好皇帝不急太监急。他这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跟二组借水主要是推水,一般来说每家每户都有一个自制的推车子,这种工具用起来还是特别方便的,大大节省了人力,车子是由车轱辘和车架子构成的,在右侧扶手的尾端有一个专门负责车速的机关,也就是车闸。盛水的是铁制的水桶,这种水桶通常是一个长方体,上端是一个圆弧形的。在水桶的两侧还会有两个小吊环,主要是为了拿取方便设计的。

说起尤杖子村一组的水源主要来自三组,这三组就坐落在龙潭沟的最深处。所以说他们是有这个得天独厚的条件的。俗话说得好,人在屋檐下怎敢不低头,毕竟现在是有求于人也只好低三下四点头哈腰的,但这还不是最严重的。三组竟然有人借着浓浓夜色做出各种破坏的勾当。这也为日后埋下了很大的隐患,三组是地地道道的山沟,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这个弊病,于是就牵五挂四的往外搬,三组的外面就是一组,立刻遭到了一组村民的强烈反对,还真是风水轮流转,突然来了一个大掉个,他们一定要报这一箭之仇。这自然是后话,暂不表。

很快赵彩霞未婚先孕这件事情就被捅到乡里去了,乡里知道这个事情之后第一个反应是罚款,另外再加口头说教。白兰花也只好自认倒霉,毕竟是闺女有错在先,她这个做母亲的又能奈何呢。

这个时候侯三媳妇也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一些谣言,说是有人亲眼看见了尤兰兰,长得跟侯小勇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弄不好这个孩子是侯小勇的也未可知。这件事情立刻在侯家上下引起了一场风暴。侯三和媳妇也变得躁动和不安起来。

家庭会议很快就召开了,会议的主题就是关于李杏花生下的孩子。按着人们传言所说这个孩子很明显是侯小勇的,或许是当初错怪了李杏花也未可知。否则尤春林的孩子咋能像侯小勇呢?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在这世上毫无血缘关系但长相相似的几率是很低的。怎么能叫他们侯家赶上呢?所以说尤兰兰和侯小勇一定有血缘关系无疑。这是尤家上下最后一致的观点。

会议最后由侯三做了一个简短的总结。

“要我说啊,这件事情决不能操之过急,第一是我们手里还没有真凭实据,只是一种猜测而已,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证据,证明这个孩子是我们老侯家的。第二毕竟李杏花和尤春林过上了,从法律意义上说这个孩子是尤家的,而且我还可以跟大家保证,他们是绝不会把孩子还给我们的。我们必须想出一个绝妙的办法才行。”侯三慢条斯理地说道,这个时候他却表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冷静和镇定。这是所有人没有想到的。其实这也是一种假象,在侯三的心里还不知道有多着急呢?这可事关老侯家的名声啊,如果这件事情的确属实的话,丢脸的不就是侯家么?也就是侯三。他的颜面会扫地的。

起初尤春林对孩子的要求是简单的,他是愿意和李杏花守着这个孩子过一辈子的。当然了这正好契合了李杏花的想法,她也正有此意,此时此刻这个女人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尤兰兰身上。李杏花感到自个身上的责任和义务更艰巨了。

一转眼,尤春山的孩子尤晶晶已经两岁了,还真别说这个孩子模样相当俊俏,大眼睛双眼皮,一笑还露出两个俏皮的梨涡,尤兴国是越看越喜欢,一来二去就默认了这个孙女。

尤春亮眼看就要上初中了,但是这个孩子学习成绩太差,这让父亲尤兴福很头疼,但也只有唉声叹气的份儿。这些还不算,尤春亮是一个特别调皮打蛋的家伙,隔三差五尤兴福就会被叫到学校去,还要去听一番冷言冷语。这简直是家常便饭了。可偏偏在这个时候五弟尤兴全的景象却完全大不同了,他的闺女尤春草却非常聪明,已经到了上学的年纪,那时候上学是有一定要求的,除了年龄要达到八岁以外,还要学会数上一百个数。这是最起码的要求,可尤春草能张口就来一口气数到一千,这简直成为了一个奇迹了,尤兴全媳妇是一个快人快语的人,自然在村里人面前对闺女大加赞扬。这让尤兴福的媳妇听到了,于是就醋意大发,很快她便跟男人吹起了枕边风。本来尤兴福的心情就糟透了,听到媳妇的这番话他就恼羞成怒了。

“要怪就怪你那个不争气的儿子,这小子都被你惯得没人样了,别唠唠叨叨的没完没了的。我都烦死了,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明天我还要上班呢。”尤兴福没好气地说道,这一下激怒了这个女人,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愈演愈烈了。

“瞧这话让你说的,儿子是我一个人的么?你就没有份么?俗话说的好,子不教父之过,何尝有我的事情,还不是你这个当爹的不称职么?上班上班就知道上班,家里的活计你都干了多少,你掰着手指头算一下,这些年你亏欠这个家多少。还倒埋怨上我了。这些年要不是我支撑着这个家,恐怕早就……”尤兴福媳妇欲言又止的说道。

“你说话我不爱听,我对这个家就没有一点贡献了么?你摸摸良心说!”尤兴福针锋相对地回了一句。

“家里的活向来你就是油瓶子倒了不扶,也就是每个月拿回那点少得可怜的工资而已,要说贡献也是我最大。今天咱们就事说事,说说孩子的管教问题,你对儿子付出多少?”尤兴福媳妇质问道。这一下子就说到他的痛楚上面了,还真别说自从他当上了农业站助理以后他几乎很少管儿子了,这也是他一直感到惭愧的地方。面对媳妇的这番发问他简直是无言以对哑口无言。

“现在孩子出问题了就一股脑都抛给了我,你还有点良心吧?”尤兴福媳妇尽情地数落着这个男人。

“远的不说,就说老五家的那个闺女,尤春草是非常聪明乖巧的。咱儿子跟人家没法比。你瞧那个尤兴全媳妇这个杨邦啊,我听得耳朵都快起糨子了。”尤兴福媳妇醋劲十足地说道,尤兴福都感觉到一阵阵的酸意。

看来这个尤兴福媳妇是一个气魄肚子,最看不得别人家好了,尤其是老五尤兴全。俗话说的好,亲戚之间是最嫉妒成性的,一般来说亲戚之间都会攀比的,同时也希望对方过的不好,这样可以被人扒济,而且还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就连说话的语气都是嚣张跋扈的。

正所谓财大气粗就是这个道理,也可以说有钱人牙床子高。

这年下半年,尤春燕正式升入了高二年级了。学习也渐渐地紧张了起来。每次举行月考她都是拔得头筹,很快这个姑娘就进入到校长任思齐的法眼当中了。这可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大学苗子,而且还是国之栋梁啊。

说来也十分赶巧,尤春燕喜欢文科,她的梦想就是当一名人民教师,高二一班的班主任是陈国良,高中都是跟班走的,一般来说每个班主任都是跟到高三的,所以说陈国良也这样。尤春燕也是住校的,一般来说每个月都会回家一趟,但这个姑娘要比李宝柱幸运多了,再怎么说父亲尤兴财也是一个精明的手艺人,所以说家庭条件还是十分不错的。

鉴于最近风声很紧,韩小影也和侯三拉远了关系。但是在这个女人的心里还是十分难熬的。韩小影知道这样做也属实太不应该了,毕竟这是有违传统妇道的。本来她是可以和尤兴财平静地过完这一生的。但是机缘巧合让她遇到了侯三,对于这一切就连她自个都感到非常意外,换句话说或也许是造化弄人吧。自古每个人的姻缘都是被月下老人提前配好的,至于她和侯三也一样,总之这种从天而降的缘分也是注定的。任谁都是无法躲避的。对于她来说还真缺少这样一份难得的感情。毕竟她和尤兴财的婚姻是没有爱情作基础的。这样的婚姻是可悲的。可以这样说在她的心里是一直渴望的。但是在没有遇到侯三之前她的心已经锁上了。本以为就这样度过短暂的一生了。可命运却如此的捉弄人,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让她遇到了侯三,这个时候她的心又重新活了过来。韩小影仿佛年轻了十岁,回到了风华正茂的年轻时代。这次她总算遇到了一个称心如意的男人了,虽然现在他们各自有属于自个的家庭,但是总是要好过没有。这一次她一定要牢牢地把握住才行,就算是为了自个活一次也无妨。这就是韩小影的真实想法。当然了侯三也有这样的想法。侯三对自个的婚姻也不是十分满意。从这一点上来说他们是感同身受的。当然了他们还没有打算迈出婚姻的牢笼。如果对各自的婚姻毫无影响的话,这样的关系应该可以一直继续维持下去的。

可是最近村里人关于他们的风言风语愈演愈烈,这让尤兴财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这一次和以往是不同的,可见这个男人是要动真格的了,所以韩小影还是有些畏惧和害怕的。再怎么说他们这样的行为也是可耻的。她现在已经被法律形式固定下来的身份就是尤兴财媳妇,而且是所有人公认的。这是毋庸置疑的。如果在和其他的人有千丝万缕的关系那就是背叛,也就是说理在尤兴财那边。

侯三这边也有很多的顾虑,第一个就是来自身边的这个女人的,他的处境和韩小影相同,毕竟这个为他生儿育女的女人才是合法的妻子,而且是原配,侯三对这个女人还是有很深的感情的。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了呢?这绝不是上嘴唇碰下嘴唇那样简单的事情,他必须小心谨慎一些。第二个就是来自村里人的压力,俗话说得好,人言可畏,这个道理他是非常懂得的。毕竟他是这里的干部,这对于他的影响也是很大的。如果说私底下保持这种微妙的关系他还是可以勉强接受的。但是真要把这种关系弄到明面上来就是另一回事了。就目前的形势来说,他们的关系还是地下为好。侯三不是儿女情长的那种人,因为在他的天平上还有更重要的砝码,那就是村主任的权力。

在这个权利的面前啥都是不重要的,这里也包括女人。

很快她们便一拍即合,虽然具体的想法有些不同,但是总体还是一致的。就是必须做得非常隐秘,绝不能那个让尤兴财抓住一丝一毫的把柄,这是他们共同的观点和想法。

这在北方是一件特别不光彩的勾当。一般来说管这种行为叫做偷汉子,也叫养汉。当然也有叫搞**的。而深陷其中的女人也有一个专有的称呼,养汉老婆,这样的女人是最肮脏的可耻的。所以说没有人敢动这种邪心思的。

话虽如此说,可韩小影却是另一番言辞,因为在她的心里是不这么看待这件事的。她和侯三的感情是纯洁的彻底的。而且是一尘不染的。对于他们这样的关系简直是灵与肉的完美结合,而且更多的是精神层面的交流和沟通,就这样韩小影变得越来越胆大起来。保持这种偷偷摸摸的状态更让她感到兴奋和刺激。甚至获得无穷的快感和满足。

俗话说的好,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就是这个道理。

此时的这两个人已经深陷在这种感情的漩涡当中了,而且还会越陷越深。这种关系是无法言喻的,更是无法割断的。大有一种欲罢不能欲仙欲死之感。

虽然嘴上说要保持不远不近的关系,但还是架不住这种渴望和需要的。没过多久还会腻在一起,而且这种感情还会更加的浓烈更加的深沉。

说实话韩小影是无法管住自个的。正如侯三一样。

而且谣言都是有些夸大其实的,对于这样的一个女人,自然会牵扯到她身边的所有的男人,就连公公尤文也脱不了干系。一时间关于这个尤文和媳妇韩小影的不清不楚的关系也传扬开来了。而且这种行为被叫做爬灰。

何为爬灰,就是指的是公公和儿媳之间的不正当关系。

很快这些有板有眼的闲言碎语就飘进了尤文的耳朵里去了,这让他无地自容羞愧至极。尤文是一个体面人,自然十分重视名声,这是他无法接受和面对的事情,但是也只能默默承受着。

每当看到村里人那些奇怪的眼神的时候他真恨不得赶紧找一个地缝钻进去,他可真丢不起那个人。但是这时候的韩小影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依然昂头挺胸趾高气扬地在人群当中走过。其实这是一种策略,韩小影之所以故意这样做就是为了掩人耳目。也可以说是分散所有人的注意力。这种事情自古都是一样的,越描越黑。相反不描会收到令人意想不到的效果。最重要的是在她的心里一直是这样认为的,他们之间是一种美好纯洁的爱情,只是被一些人看埋汰了。她何必遮遮藏藏躲躲闪闪的呢?这又不是啥见不得人的事情。她和养汉老婆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

结婚还没到半年的工夫赵彩霞就生下了一个男孩,取名侯东东。白兰花也正式当上了姥姥,这个女人的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在这种情况下最难处理的就是白兰花和侯一的关系了,作为儿女的侯小强和赵彩霞心知肚明,他们更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上,真想捅破这层薄薄的窗户纸,也好助他们一臂之力。在这对年轻人的心里是这样想的,这又是何苦呢?人总不能守着观念过一辈子吧。

一晃两年过去了,时间来到了1988年,这一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在火热的七月里尤春燕又一次以全省第一的优异成绩考上了北方师范大学。这是继李宝柱获此殊荣的第二次。这又在尤杖子村,乃至朝阳洞乡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尤春燕也朝着她的梦想前进了一步。她学的是中文系。这可是尤家走出来的一个名副其实的大学生,而且还是重点大学。这让尤家声名鹊起。只要在朝阳洞这一片提起尤家可以说家喻户晓众所周知。这让尤家十分长脸,但唯一不足的这个梦想是被一个丫头实现的。

闺女有出息了,自然做父亲的跟着借光。每当尤兴财出现在村里的时候总是被羡慕和崇拜的目光环绕着。能培养出这么优秀的闺女的父亲究竟是啥样子呢?或者说肯定也不是一般的人物。这个时候的他心里甭提有多美了。但是脸上还要保持冷静,他是一个做事比较低调的人。这是他的一贯作风。

突然来了这么一件喜事顿时也缓和了他们的家庭矛盾。这些人更多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个姑娘身上来,可以说是无暇他顾。

八九月份,正是各大高校陆陆续续开学的时节。因为是第一次出远门,尤兴财和韩小影还是有些不放心,最后经过几番商量过后终于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策。尤兴财要亲自把闺女送到学校去。虽然他也是不经世面的,但总要好过单蹦的。

这可是借了闺女的光才有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北方师范大学就坐落在首都北京,是一所学科门类齐全的师范本科院校,在全国都是上属的。而且中文是这所学校的王牌专业,中文系有很多的专业,其中尤春燕学的是汉语言教育。也就是说从学校毕业后可以当老师,这可是她多年梦寐以求的事情。

说来也巧,李宝柱也在这个城市里,只是他们的学校相距甚远,尤春燕这时候多想见到这个朝思暮想的男孩啊,但这个时候李宝柱还一无所知,不过用不了多久他一定会知道的,换句话说他是不会让她等太久的。

从北京坐火车回来的尤兴财这回可是见了大世面,原来外面的世界竟然这样的精彩新鲜。这也难怪兄弟尤兴男爱在外面胡逛了。还有侄子尤春林。他们看来都知道了其中的妙处了。不过尤兴财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这一次完全是为了闺女才冒这么大的险的。这也是他头一遭出远门,而且还是去首都北京。可以这样说他完全是在一种极度紧张和慌乱当中走完这一路的。在长达十多个小时的旅途当中他甚至都没说一句话没撒过一泡尿,两只手死死地攥住手里的提包,他对火车这种庞然大物还是十分陌生的。这也是临别之际媳妇韩小影亲口交代他的,绝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他还是很听话的。

刚刚送走了尤兴财父女俩,就有一个人偷偷地溜进了院子当中,看起来十分的急不可耐的样子。这个人穿着一身干部制服,留了一个大背头,右手夹着一根旱烟,正腾腾地冒着白烟。这个时候韩小影也神色慌张地朝大门外面瞧了瞧,然后就随手关上了大门,而且还上了门闩。这在大白天是很少有的,似乎他们都知道接下来要干啥一样。

还真别说倒有几分小别胜新婚的滋味。这是他们两个人的共同的感觉,他们已经很久没腻在一起了。正所谓久旱逢甘霖干柴遇烈火一般。总之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快乐和满足把他们浑身上下都完全浸没了,融化了,就像两种液体倒在了一起,已经完全成为一体了。韩小影把这种感觉形容为酣畅淋漓痛快至极,简直没法用语言形容出来。大概就是那种欲仙欲死的奇妙滋味吧。

正要入港突然听到外面有急促的敲门声。他们一起从炕上爬起来,韩小影掀起了窗帘朝外面望去,根本看不见人影,但从声音可以判断出来,这个人是谁,这个时候她咋来了呢?不会有啥事吧?正在疑虑当中就被侯三一下子拽了过去,韩小影吓了一大跳,呼吸急促声音颤抖着。

“你不要命了么?万一有事呢,还不耽误了。”韩小影担心地说道。侯三哪管那一套干脆又一次将她按在身下。

“咱们只管快活咱们的,春宵一刻值千金。过了这村就没了这店了。”侯三粗重的声音说道。

也许是外面人敲了半天门没动静就转身离开了。还是别去管这些了。

来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尤兴国的媳妇,也就是尤春林的妈。她想去老三媳妇家里弄点新鲜的鞋样子,这不每年她都要为家人做几双布鞋。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按理说这个时候韩小影应该在家里啊,咋就没人呢?另外大白天还插着门,如果说韩小影出去了应该在外面锁门才对啊,就算是在家里睡觉也没有必要插着门吧。这件事情还是有些不对劲,这个老实巴交的女人还是有些疑虑。但不管怎么叫门都没有人应答,看来是不准备开门迎客了。于是就从原道折回去了。一边往回走还一边回头看,她怎么都想不明白这是咋么一回事。

让尤兴财最记忆深刻的就是北方师范大学这所学校了。简直是人间仙境一般。校园占地面积近千亩。整个校园都被各种千奇百怪的树木掩映着。走进学校的大门仿佛来到了一个奇妙的世界似的。要不是头前有学生的带领恐怕他和闺女都会迷路的,后来才知道这都是大三年级的学哥学姐义务做的向导。直到尤春燕升到大三的时候就懂得了。校园里都是清一色的浓黑的柏油马路,还有鲜红的台阶。高楼林立,看得他眼花缭乱的。他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样的大楼。在接近学校的中央部分有一个人工湖。上面碧波荡漾风光旖旎。最重要的是还有几只白鹤悠然自得的飞来飞去,时而驻足枝头,时而戏水。就像过年时候集市上买的年画一样。而他们此时正在这幅年画的当中了。

这已经是公公尤文搬到老四尤兴福家里一个月的事情了。这可是得天独厚的条件啊。他们怎么能错过这样的大好时机呢?

尤兰兰已经三岁多了,就连尤春林都能看出来,她长得像侯小勇,但细端详眉宇之间又有几分李杏花的神韵。可以说孩子是集父母优点于一身的。对于这个孩子尤春林仿佛视如己出一样,这让李杏花十分的感动。

时间一长,尤兴国也不得不默认了这桩婚事。俗话说的好,儿孙自有儿孙福。对于年轻人的生活他也不太过于干涉了。鞋合不合适只有脚才能知道。岂是他一个外人能知道的。

【编者按】李宝柱在周芳病了的时候精心照顾 感情加深着 / 陈雪为马虎交了被他打伤了的那人治疗的医药费 感情加深着 /李杏花的女儿一看就是侯小勇的亲闺女,但尤兴国、尤春林都喜欢 只是侯三一家又想要了 /侯三和韩小影胡扯 尤兴财送女儿尤春燕上大学/尤春燕是省里高考状元,考进了北京/ 赵彩霞生了儿子,起名侯东东/ 问好作者,感激赐稿万泉河【万泉河编辑:国产机器猫】
上一篇:大西院第二十五章
下一篇:大西院第二十三章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101840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