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7月16日 周二
大西院第二十三章
日期:2018-03-14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魏海龙
点击:374

尤兴国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李杏花肚子里的孩子,据他所知那可是侯小勇的。这分明就是替别人抚养孩子么?难道这个尤春林是个傻子么?另外这要是传扬出去也不好听。尤春林可是一朵花没开的小伙。这个李杏花已经成为二婚了。这是啥个道理?尤兴国怎么都没有想明白。按理说他在外闯荡这么多年应该知道这个最简单的道理吧。于是父子俩进行了一次正经八经的谈话。

“儿子啊,你心里到底是咋想的呢?我有点糊涂呢。”尤兴国疑惑地问道,这个时候尤春林却一副十分轻松的样子,冲着父亲微微一笑。

“爸,你永远不会懂的。总之这个事我心里有数。”尤春林随口说道。

“我知道你还对这个李杏花有想法,但毕竟此一时彼一时了。你也知道她怀了侯家的孩子,你这又是何苦呢?我好歹是过来人,还有我不懂的么?你真是越说越离谱了。”尤兴国有些不满地说道。

“那我问你你懂爱情么?也可以这样问,你和我妈之间有爱情么?”尤春林大胆地问道,尤兴国还没有遇到过这种问题,一时间还真不知道如何回答。

“你别跟我扯那些没用的,爱情是个啥东西,没见过。今天就说你的事,咋又扯到我和你妈的身上了。”尤兴国有些尴尬地说道。

“我这是打一个比方,算了我也不问你了,恐怕你都不知道何为爱情吧,更不用说有爱情了。这就是代沟,我们这一代人就是要追求爱情。没有爱情的婚姻是可悲的。”尤春林振振有词地说道。

“胡说八道个啥,反正我就告诉你一句话,我不同意你和李杏花的事情。现在摆在你面前只有两条路,有李杏花就没有我,有我就没有李杏花,你掂量着办吧。我可不跟你多费唇舌了。”尤兴国最后说道。

其实父亲这种态度他是有所准备的。当务之急是要知道李杏花的想法。

当天晚上,尤春林就约定了见面的地点,就是后山的那片小树林。尤春林早早的等在了那里。这似乎让他找到了从前的那种感觉。时光仿佛倒流了。皓月当空,冷风习习。他在原地使劲地跺着脚,为了抵挡阵阵的寒冷。

没过多久,李杏花就腆着大肚子走了过来。这一刻四目交接,瞬间就撞击出无比灿烂的火花。李杏花也瞬间回到了过去。就是在这里他们相依相偎浓情蜜意。那是多么让人激动和愉悦的时刻啊。因为天气太冷的过失,李杏花来回的搓着手。这个时候尤春林一下子就攥住了她的手。

李杏花瞬间就感到了一股暖意弥漫开来。很快就直达他身体的最深处。

“你找我有啥事,快说,这天太冷了。”李杏花想抽出手来,但是还是放弃了,因为尤春林攥得死死的。

“我知道你现在离婚了,换回自由身了。我想和你在一起。我要娶你。你愿意么?”尤春林开门见山地说道,这让李杏花感到有些意外。

“你开啥玩笑,我现在这个样子,咋嫁给你,我自个都嫌弃我自个。我们俩不般配。再说了我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就算你能接受,你家里能同意么?”李杏花十分忧伤地说道。

“我不管,我只要你,当然也包括你肚子里的孩子。我现在终于明白了,爱一个人就是要爱她的全部,毫无保留的。不要去管我家里,大不了我带你远走高飞。咱们一起去外面生活。”尤春林说道。

“你真的愿意为我这样做么?”李杏花问道。

“我心甘情愿,既然我们错过了一次,这一次我们说啥都不要错过了。我们从头开始。”尤春林说道。

此时此刻有两首宋词最能代表他们的心情。

《钗头凤-旧情》

弯眉柳,樱桃口,两腮微红藏琼酒。曾相恋,今悲叹。份缘辜负,此生离散。怨,怨,怨!

人虽旧,情还有,花前月下牵酥手。良宵短,深情款。万言倾诉,百年合伴。盼,盼,盼!

《钗头凤-续缘》

曾倾慕,今成故。自春经夏千般苦。花前语,林中聚,可怜年少,此生凄楚。误,误,误。

伤心处,滴如注,月光如水真情诉。青丝缕,容颜去。誓相执手,奏弹新曲。续,续,续。

这个时候尤春林一下子就搂紧了李杏花,生怕弄丢了一样。是啊,爱情就是要奋不顾身,爱情就是要纯洁无瑕。爱情就要相守一生。

很快他们就情不自禁地亲吻了起来。仿佛要吞下对方似的。他们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其实李杏花心里还是有很多顾虑的。其一是来自尤兴国方面的。其二是来自尤春林的。前者是最大的阻力,也就是他们的婚姻永远得不到尤春林家里的承认,这是她不想看到的结果。尤春林毕竟是没成过家的,会不会嫌弃她这个弃妇呢?当然了还有这个孩子。这可是侯小勇的孩子,尤春林会接受她么?想到这里李杏花还是有些游移不定。

但是经过尤春林的一番表白让她彻底的相信了他。于是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和这个男人在一起。

为了达到目的,尤兴国不惜动用所有的力量对尤春林展开地毯式轰炸。他差一点都有些招架不住了。

先是尤兴国媳妇,也就是尤春林的母亲,很快这个女人就败下阵来,于是紧接着大哥尤春山顶了上去,经过一阵针锋相对的争论之后他也退了下来,最后是嫂子侯小英出场。这个尤春林还真拿出了当年诸葛亮的舌战群儒的本事了。很快尤兴国宣告失败。

“看来你这是铁了心了,和这个李杏花在一起了么?以后我再也不管你的事了,我也管不了了。”尤兴国只好这样说道。

尤春林知道父亲是没有辙了,这是他心里热切期盼的结果。

但是尤兴国临了还是说出了一番绝情的话,这让尤春林十分伤心。

“从今往后,你走你的阳关路我走我的独木桥。我和你再无瓜葛。”尤兴国说出这番话心里也是非常不好受的。他此时心如刀割一般。

“爸,你这是说啥呢?我到啥时候都是你儿子。”尤春林也落下了眼泪。

“去吧,去吧,去过你的逍遥快活的小日子去吧。”尤兴国朝他摆了摆手说道。

这个时候大哥尤春山赶紧出来打圆场。

“二儿,你先回去吧,等过上一阵子咱爸就会好起来的。”尤春山语重心长地说道。

尤春光开始着手种植果树的事情了。这是他们分家没多久的事。为了学习果树种植的技术,尤春光决定跟大爷拜师学艺。尤兴民站出来公开反对。白莲有些不满意,都分家另过了,公公咋还对他们指手划脚呢?于是就说了几句。这让尤兴民十分伤心。发誓以后再也不管他们的闲事了。这让尤春光感到十分满意。

还真别说,尤兴国对这个侄子也是十分喜欢。而且当机立断就答应收他为徒。准备把果树种植技术倾囊相授毫无保留。这让尤春光十分感动。一定要学好这门技术。

种植果树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那里面的学问大着呢。尤兴国可以说是手把手传授。也就是说从选树苗,到种植,再到各种注意事项他都一一告诉给了尤春光,尤春光受益匪浅,从此也更加热爱这个事业了。大爷尤兴国是他的领路人。从这一点上说他应该发自心底感谢大爷。

从家里走的时候尤春林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凄凉和落寞。只有大哥尤春山将他和李杏花送到村口。尤春山这个时候把大包小裹放到路边,就一把把弟弟拉到了一团棒秸垛的后面,神秘兮兮的,他要背着这个女人。

“临别之际我必须跟你说一句,第一呢,你别生咱爸的气,其实他心里也不好受着呢!当老的那片心意你应该会懂的。再说了时间会改变一切的,第二呢,你真打算和李杏花在一起了?这你可要想好了,决不能做让自个后悔的事情。你放心吧,家里还有我呢!你俩过好日子就行。各方面一定要注意。毕竟……是不,你也知道。”尤春山语重心长地说道。这个时候尤春林点了点头。

“这是我自个的选择,我无怨无悔。家里就交给你和嫂子了。你赶紧回去吧,别让咱爸瞧见了。”尤春林说道。这个时候尤春山用手轻轻地拍了拍弟弟的肩膀,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一转身就离开了。

此时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了。李杏花那边也没有人送他。李七和闺女也闹个不可开交,但李七心里十分清楚。总算解决了闺女的问题。他也大可以放心了。

“你哥都跟你说啥了。”李杏花满是狐疑地问道,尤春林冲他微微一笑。

“你还不知道我哥那个人,唠叨个没完没了。我都烦死了。”尤春林故意放轻松地说道。这个时候李杏花也只好哦了一声。

其实她心里十分清楚,他们一定说了关于她们的事情。

在选树苗的过程当中,更多的都是大爷尤兴国亲自操刀完成的。在比例上采取以国光为主,以富士为辅。这也是为了长远发展考虑。一方面国光是一种常见的品种,而且存活率和抗旱性都不错。国光虽然没有富士稀罕人,但是口感还是非常不错的。也可以说国光比富士更有苹果味道。而且当时国光在朝阳洞乡是相当普及的,这种品种似乎已经适应了这里的每寸土地。富士这种果品外表好看,最重要的是水分充足。所以说价钱也要高于国光。但是这种新的品种毕竟有很大的风险。所以一定要慎重。这也是为了侄子考虑的。他的事业刚刚起步,是不能出任何差错的。

等到种植果树的时候,又遭到尤兴民的激烈反对了,他这个人一向推崇种植粮食,反对种植经济作物,而且还是要在他辛辛苦苦伺候的土地上,这是让他很难接受的地方。

这已经是他们分家一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你这简直就是瞎胡闹,好端端的土地都种上了果树,白瞎了那块土地了。”尤兴民生气地说道。可这个时候的白莲站出来反驳了他,这让尤兴民很没面子。他是一个传统观念很强的人。儿媳妇这样对他他觉得心里很不好受,于是当着所有人的面保证了一通,以后说啥也不管他们的破事了。

这是尤春光和白莲最希望看到的事情。

他们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

还真别说,打那以后尤兴民就跟完全换了一个人似的。对于儿子的事情他再也不闻不问了。看来这回父亲是彻底地伤了心也未可知。但是尤春光已经顾不上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了。他的全部心思都用到了果树上面了。

尤春光挑选了几块优质的土地作为第一批果苗的试验基地。据大爷尤兴国交代,种植果树的土地是有一定要求的,决不能再种高秸的粮食了,最理想的就是矮秸的豆类和谷子米黍。以前这几块地都是种植棒子的。这也减少了粮食的产量。对于朝阳洞乡的人们来说棒子可是主产品。一年的产量完全靠这种作物呢。这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举动。可见尤春光是冒了很大的风险的。如果果树弄不好的话,很有可能会影响到家里的吃饭问题。但是此时的他心里始终抱着一个信念,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这是他对自个的承诺。

关于果苗的间距问题也是非常重要的,这要靠丰富的实际经验才能获得的,这一点来说大爷尤兴国是有这个资格的。他们选用的是四乘四的标准,当然了这是一种行业术语,按着一般的理解就是两颗树苗之间的距离是一米六的样子。这也是为了果树的种植考虑的,太过稀疏会浪费土地,太过稠密会影响坐果。这二者都要兼顾。

对于新栽的果苗还要悉心照料才行。就像照顾一个婴儿那般。尤其是冬天来临的时候必须采取防寒的措施。

一转眼已经是开春时节,经过一段时间的忙活,果树终于栽上了。尤春光看着成片的果苗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快乐和满足。他仿佛看到了几年后的场景了。果树必须要到三年之后才有回报的。也就是说到那个时候果树才会干活。尤春光在心里热切地期盼着。仿佛期待着一个新的生命一样。

李杏花出现在建筑工地上的时候,还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老板方建设还专门为他们准备一个单间。这可是少有的待遇。怎么也要给这小两口留点私密的空间吧。这是一种全新的生活,对于李杏花来说,一切都是十分陌生的。但是只要有这个男人在她就毫不畏惧。

等到晚上吃饭的时候还是叫林小红看到了,这个人会是谁呢?看样子这个女人和尤春林年纪相仿。怎么还是一个双身子呢?她还以为是尤春林老家来的亲戚呢?后来一打听才知道这就是他的相好的。也就是人们传说中的那个神秘的女人。这让林小红醋性大发起来。

尤春林和李杏花是在朝阳洞乡里民政部门登过记的。也就是说现在他们是一对合法的夫妻了。但是因为李杏花现在身子不方便,他们是没有夫妻之实的。

这也是他们之所以不告而别的原因,他们分别从家里偷出了户口本。没过几天就被双方的父母发现了,但是这个时候为时太晚了,也只有暗暗骂了几句解气。

俗话说的好,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总不能一直隐瞒这个事吧。所以尤春林在伙房吃饭的时候向大家郑重其事的介绍了李杏花,当然所有人都对他们投去了羡慕的目光,只有林小红和张桂花没有。林小红的眼里冒着腾腾的火苗,仿佛要燃烧整个世界一样。

其中最羡慕的就是师父老高了,老高一直捞忙了,直到安顿好一切之后才得空说上几句话。他是把尤春林叫到院子里去说的,这可是男人之间的悄悄话,是不能让女人听到的。

“啥事,你说吧,我听着呢。”尤春林催促道。这个时候师父老高笑嘻嘻的。

“两件事,第一就是你小子这回可刀着了,师父我羡慕你啊,不过你凡事都要悠着点,适可而止。”说到这里老高不怀好意的笑了笑。自然尤春林心知肚明,他指的是啥。于是用胳膊顶了他一下。

“这第二呢?林小红那一关你咋过。想好咋跟人家说了么?这不明不白的。我看那丫头对你还没死心呢?小心行得万年船。”师父老高拽起了文词说道。

这也是他十分担心的事情,不过他也想明白了,啥事情都要摆在明面上。总不能委屈了李杏花吧。怎么也要给她一个名分吧。

当林小红知道这个李杏花的底细之后就大放阙词起来,啥难听就说啥,李杏花起初就当没听见。但是滋味属实不好受。

这是母亲张桂花给她出的主意。一定要彻底地搞臭这个女人的名声。只有这样才能让事情出现转机。第一个可能就是李杏花知难而退,主动让贤,这是最理想的结果。第二个可能就是尤春林不堪其辱。最后只能放弃这个女人也未可知。于是林小红就听信了这个办法。

这个战争的时机是经过母女两个人最后商定的。他们不能当着面挑起事端。所以就选在了尤春林上工的时候发起的。

这是蓄谋已久的事情,李杏花毫不知情。于是在院子当中遇到了林小红,李杏花只好冲他微微一笑。正准备趁机离开,可是她还是被林小红拦住了。

“有事么?”李杏花好奇地问道。这个时候林小红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还真别说这个李杏花真是一个美人坯子,就是十个她林小红都比不上。也难怪尤春林对她死心塌地的。这个时候林小红心里有些酸酸的。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那个李杏花吧。”林小红趾高气扬地说道。

“是我,你是做饭的吧?”李杏花说道。这个时候林小红的脸上闪现出一种轻蔑的笑意。

“做饭的咋了,我们也是靠本事吃饭,一点都不比别人矮啥。我可听说了,你曾经是别人的媳妇,怎么被人遗弃了,甩了吧?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哪里能配得上尤春林。真是不要脸。”林小红十分恶毒地说道。

“我没得罪你吧,请你放尊重些,我俩的事情还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来管呢。没别的事我先走了。”李杏花有些恼火地说道。

“咋没得罪我,要不是你插一杠子的话,我和春林早就好了。你有啥可以和我比的。这肚子里的孩子也是那个男人的野种吧。”林小红气急败坏地说道。

“你,你,你别胡说八道。”李杏花反唇相讥道。

“我胡说八道,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做都做了还不行我说几句么?**,**。”林小红用手指着她说道。

“谁做见不得人的事了,你别满嘴跑火车,你才是**呢。”李杏花愤怒地说道。

“你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纠缠我们春林干啥?你这不是要毁了他一辈子的幸福么?要我说你就趁早离开他,春林那是可怜你,根本不是爱。你懂么?”林小红继续说道。

这一下正好说到李杏花的痛处上面了。这也是他最大的担忧和顾虑。她是爱这个男人的,决不能毁了他的一生的。或许正如林小红说的那样,尤春林一定是看着她可怜才和她在一起的。她再也不是原来的那个李杏花了,而是残花败柳。这样的她怎么能配上几近完美的尤春林呢?想到这里李杏花二话没说就跑开了。这个时候林小红的脸上露出十分得意的表情来。她的目的终于达到了。

等到尤春林下工回来说啥也见不到李杏花了,这个人会去哪里呢?初来乍到她也不熟悉其他的地方啊。打饭的时候在伙房碰到了林小红,此时她的脸上写满了胜利者的微笑。

这个姑娘对他特别的殷勤热情。

“问你一个事,你看见我家的李杏花了么?”尤春林随口问道。因为毕竟白天这里只有她们三个人。兴许能得到一些蛛丝马迹。

“没准是走了,一定是觉得心里有愧吧。”林小红话一出口,就被尤春林听出了味道。

“这个事从何说起啊,我不明白。你们见过了吗?”尤春林追问道。这个时候林小红略微犹豫了片刻。

“是啊,咋的了?就是这么屁大点地方,我不想见都不行。”林小红满不在乎地说道。

“你都对她说了啥?为啥她会走。你倒是说话啊!”尤春林迫不及待地说道。

“我就是说了她几句,让他别纠缠着你。她根本配不上你,她就是一个二婚,**。她一定是觉得无地自容找个地方躲了起来也未可知。”林小红轻松地说道。

“你给我闭嘴,你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就别说。一定是被你气走的。等我找回李杏花再跟你算这笔账。万一她有啥三长两短我绝不会轻饶了你。你给我等着。”尤春林说完就去屋里收拾东西。

林小红被这一席话给气哭了,她胡乱地擦拭着跑回了后厨。她要和母亲张桂花诉苦。这个时候母亲是和她一个战线的。

尤春林跟老板方建设请了几天假,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任何人都不敢阻拦的。于是工地上的一应事情都交给了师父老高,老高成了他的替班,不过老高还是没有一丝一毫怨言的。

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李杏花肯定回了老家,也就是尤杖子村的娘家。于是他连夜坐上火车赶回了家里。果不其然还真在她的娘家找到了李杏花,此时的李杏花就跟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对尤春林表现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淡。这是他没有想到的。看来这一定是林小红惹的祸。等到回到龙城的时候一定找她好好说道说道,当务之急是要劝说李杏花跟他回去。

但是就算是好话说尽都说服不了这个女人的。李杏花似乎已经对他死了心。这个时候李七也来遛缝,他当然站在闺女那边了。尤春林百口莫辩。李七就认为他闺女在尤春林受了委屈才跑回来的。无论尤春林怎么跟他解释都无济于事,最后尤春林也只好作罢。

尤兴国还在生他的气呢,当尤春林出现在家里的时候只有母亲一个人搭理他,场面非常尴尬。没办法他只好躲了出去,他要找哥哥帮忙出个主意,尽快解决李杏花的事情。

这一夜,尤春林和哥哥唠了一个通宵,直到天已放亮才收住。他们是在一个屋里睡的。媳妇侯小英是搂着闺女尤晶晶睡的,这个孩子已经会说话了。能喊出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这些简单的话语了。侯小英完全承担起母亲的责任了,这个孩子和她最亲,虽然她们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

最后哥俩终于意见一致了。用尤春山的话说就是一个诚字足矣。这个时候必须做出一个诚心诚意的样子。借以打消李杏花的所有顾虑才行。看来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第二天上午尤春林还是在后街碰到了那个最不愿意看见的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侯小勇,此时侯小勇嘴里叼着一根烟卷,那烟卷正腾腾地冒着白烟。这是他最看不惯的。

今天咋这么倒霉,一出门就碰到这个混蛋了。想到这里他决定掉过头往家走。可这个侯小勇紧走几步就拦住了他的去路。

“你想干啥?我可不怕你。”尤春林硬硬地说道,这个时候侯小勇微微笑了笑。

“我知道你不怕我,这不把媳妇都给我抢过去了么?这天底下还有你尤春林不敢做的事情么?我还真低估了你?你小子下手比我还快。不过我再怎么说也是李杏花的第一个男人,你知道当初她为啥和你闹掰了死气白咧的嫁给我么?还不是我先生米作成了熟饭么?”侯小勇耀武扬威地说道。

“你胡说八道个啥,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这些话么?”尤春林不以为然地说道。

“我知道你不信,不过没关系,你可以去问那个女人去。别人嚼过的干面子有味道是咋的了,还是你就好这口啊,这个我可没看出来。”侯小勇挖苦讽刺道,这一下彻底的激怒了尤春林。

“你会说人话吧。小心我揍你。”尤春林举起拳头示威道。这个时候侯小勇赶紧躲闪着,大笑着扬长而去。对于他刚才说的那些话尤春林半信半疑,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李杏花当时的举动的确有一些反常。这是千真万确的。他一定当面问个清楚才行。

等到再次见到李杏花的时候,这个女人仿佛大病了一场,十分憔悴,而且据他观察她的脸上很明显有哭过的痕迹。两只眼睛红肿红肿的。尤春林心里还是很难受的。他是心疼她的。

“还是那个问题,你当初为啥要嫁给侯小勇,我想听实话。”尤春林开门见山地问道。这个时候李杏花望了他一眼,然后又深深地低下了头。

“说这个还有意义么?总之现在我俩没有关系了。”李杏花狠心地说道,其实她的心里是无比疼痛的。正在一点点的往下滴着血。

“咋没关系,现在你还是我媳妇,想赖账么?我就是想知道当初到底是咋回事,我还是不明白。求求你告诉我好么?”尤春林眼巴巴的注视着对面的女人。

“你别我了好么,我们已经过去了,我不想旧事重提。”李杏花还是固执地说道。看来这个李杏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

“别以为我啥都不知道,我只是想从你口中听到而已,是不是侯小勇夺去了你的清白之身,你说话不说话!”尤春林话一出口就彻底惊呆了她。尤春林咋知道这个事呢?还是他在诈自个呢?当初可是只有她和侯小勇一个人知道,而且自从她答应嫁给这个男人的那一刻起这件事情就翻篇了。侯小勇当着她的面信誓旦旦地保证过,不可能是这个人说走嘴了。李杏花大脑飞快地旋转着。

“你别瞎说,没有的事,你是不是在外面听到啥了,我可告诉你,闲言碎语万不可信。”李杏花赶紧解释道,其实她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心里是没底的,只是强装出来的一份镇定。

“你就别遮遮掩掩了,一切我都知道了,我想你当初之所以离我而去也是因为这个吧?”尤春林继续说道。李杏花一看这情形再也没有隐瞒下去的必要了。

“既然你知道了那我就索性告诉你吧,当初就是因为这个事情我才答应嫁给侯小勇的。但是为了自尊和面子我没有说出来。这也是为了我家考虑的。”李杏花娓娓道来。

“你糊涂啊,也不能因为这个事就毁掉你一生的幸福啊。”尤春林责怪道。这个时候李杏花忽然视着他。尤春林感觉到了一种恐惧。

“你说的倒是十分轻巧,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你还能接受我么?我会得到幸福么?简直是自欺欺人白日做梦。”李杏花苦笑地说道。

“你又没跟我说,你咋知道我啥想法呢?”尤春林有些胆怯地说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好像跟你旁敲侧击过,可是你却十分在乎这一切,所以……还是不说了,任何人都是无法接受的。我再怎么说也不是一个完璧之身了。”李杏花已经情不自禁地落下了眼泪。她想起了心酸的往事。

“我是爱你的,自然也包括你的一切。正如你所说,当初我是太过于追求完美了。可是现在我不会了。我对爱已经有了更深的理解和认识。爱情可以超脱任何事物而存在。所以这次我才大胆的和你走到一起,可能还是太年轻了。我们都给彼此一个机会不更好么?让我证明给你看。我一定会让你得到幸福的。”尤春林斩钉截铁地说道。他想给这个女人吃上一颗大大的定心*。

“我觉得说这些已经太晚了。现在我们也发生了变化,我成了一个二婚,还带着一个托油瓶子,这对你不公平。我们再也无法回到过去了。”李杏花无奈地说道。

这个时候尤春林甭提有多后悔了,悔不当初,就应该和李杏花共同去面对,最可恨的就是侯小勇这个王八蛋,是他毁掉了他们的一切。他真恨不得一刀子捅了那小子方才解恨。可他不能那样做,如今是一个讲究法制的年代。他可不想一失足成千古恨。那样做是最不明智的。

“杏花,我们已经生生错过了一次,决不能再次错过了,请相信我,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你放心我会在城里买一套房子,咱们以后就在外面好好过日子好不好?”尤春林就差跪下来了。

看着心爱的男人这样的景象李杏花也觉得十分的不落忍,于是心渐渐地软了下来。

“你别说了,我求求你了,我根本配不上你。我会耽误你一辈子的。”李杏花痛哭流涕地说道。

“我不管,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这次我绝不会错过了。否则这辈子我都无法安生。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们重新开始。”尤春林也掉下了眼泪哽咽着说道。

“你家里是不会接受我的,这个你有没有考虑过。总不能一直这样别扭下去吧。”李杏花继续说道。

“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我家那边我会妥善处理的。只要咱们把日子过好了,我爸妈会承认我们的。”尤春林保证道。这个时候李杏花的表情也有了一丝的变化。

尤春林顺势一把将李杏花紧紧地搂在了怀里,一分一秒都不想松开,他无限温柔地抚摸着这个热的发烫的身体。李杏花一下子就融化掉了,她根本抵挡不住这个男人的触碰和抚弄。刚才还坚硬无比的一扇大门现在却大敞四开了,她再次毫无保留地接纳了这个男人,从身体到灵魂。

几天后他们双双踏上了重返龙城的征程。这已经是李杏花距离临产期不到一个月的事情了。这个时候的李杏花变得十分的臃肿起来。回到龙城市以后尤春林正经八经地承担起一个丈夫的责任和义务了,他无微不至的照顾这个女人,这让那些工友好生羡慕。很快这些话就传到了林小红的耳朵里去了。她心里那叫一个生气,真恨不得把那个让尤春林鬼迷心窍神魂颠倒的女人一口吞到肚子里去,嚼碎消化掉算了。这个时候尤春林已经顾不上算旧账了,林小红终于可以躲过这一劫了。按理说她应该知足。

俗话说的好,结婚还有离婚等着呢。只要有她林小红的一口气在她就不会轻言放弃的。这是林小红对自个的庄重承诺。

她和那个李杏花还没完呢。

侯小勇之所以要这样做主要是为了搞坏两个人的好事。他最见不得李杏花这个女人的好了。本来以为这样会激起他们之间的矛盾,最后弄一个不欢而散。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他这杠子一插反倒成全了他们的好事。适得其反说的就是他这样的。他心里这叫一个生气,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侯小勇后老悔了。但是也无可奈何花落去了。

就算是戴绿帽子也是他尤春林先戴的。因为在这之前李杏花和尤春林是一对恋人,侯小勇抢先了一步这才让李杏花最终嫁给了他。所以说要说寒掺也是他尤春林更寒碜。这就是侯小勇的想法。

这一天,赵彩霞不知咋的了无端恶心起来,这个细节很快就被母亲白兰花瞧见了,这是咋回事呢?难道闺女是吃啥没吃合适么?

“咋的了?你吃啥吃不合适了么?一定是胃里出了毛病,这个可不能轻视。要不去尤兴全家拿点药吧。”白兰花建议道。赵彩霞没有吱声,仍然和这种反常做斗争。

“我说话你听没听见?实在不行就去药舍让先生看看。”白兰花说出这句话的一瞬间她似乎明白了啥。这怎么和她当年怀闺女一模一样呢?

“妈,我知道,你不用管我。”赵彩霞一边吃饭一边说道,可是刚说完就剧烈的呕吐了起来。这个时候白兰花充满疑惑地上下打量起闺女来了,把赵彩霞看得有些不自在起来。

“不对啊,这好像不是胃里的毛病,我问你,你这个月的那个来了么?”白兰花试探地问道。这一问倒把赵彩霞给问住了。那个是啥,母亲咋会这么问呢?

“那个是哪个啊?我咋听不明白啊。”赵彩霞忙不迭地说道。

“别跟我装糊涂,你知道我问你啥,女人特殊的问题。”白兰花继续说道。这个时候赵彩霞才完全明白过来。

“还没来呢?咋的了,还没到日子呢。”赵彩霞痛快地回答道。同时歪着头瞧了瞧母亲。

“你给我盯好了,我怀疑,怀疑……还是别说了,但愿我是多想了。快点吃饭吧。”白兰花欲言又止地说道,这是她最担心的事情,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还是有些疑虑和担心。

这分明是赵彩霞跟母亲撒的一个谎,这才瞒过了白兰花,因为按着日子计算她的那个早就超期了。赵彩霞上过初中,学过生理卫生课。自然知道这将意味着啥。但是她倒是没有太多的担心,这也正是她希望的结果。这是她和侯小强事先计划好的。这就等于将了母亲一军,这是他们的想法,自然和母亲白兰花大不同。母亲白兰花一辈子清清白白的,到头来在闺女的身上翻船也太不值得了。她是一个传统观念很强的人。否则她早就和侯一迈出那一步了,为何到现在迟迟没有进展呢。就是因为在她的心里始终过不了这个坎。女人应该为男人守节。所以说她十分看重一个女人的名声好坏。自然她也这样要求自个的闺女。白兰花就连最坏的结果都想到了,闺女极有可能怀上了侯小强的孩子,这可是丢人现眼的事情啊。这让她的那张老脸往哪搁。这可是未婚先孕,赵彩霞不仅开了尤杖子村的一个先河,恐怕到时候整个朝阳洞都会传得沸沸扬扬的。这是她宁死都不会接受的。

针对这种特殊情况,白兰花干脆替闺女做了一个巨大的决定。那就是趁早去县里打掉这个孩子。保证做不到神不知鬼不觉的。她会跟村里人撒一个谎,说闺女陪她去看病的。这样一来就可以平息这场风波的。如若不然的话大西院这个神圣的地方会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柄。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白兰花可谓是费尽心机,她决定找侯小强问个明白,这个小子看起来还是十分老实本分的。应该不会撒谎。

于是她从半道上把侯小强拦了下来。此时他刚从地里干活回来。浑身都被汗水浸透了。脸上也红涨了起来。

“有事么,大婶子?”侯小强平时就这么称呼她。

“也没啥大事,你和我家彩霞到底到啥程度了,我想了解了解。”白兰花试探地问道,这个时候侯小强笑了笑,放下了手里的镐头,两只手握着镐把。

“你真想知道啊。可可可我不告诉你。”侯小强开着玩笑说道。

“一看你就不是撒谎的孩子,跟我说句实话,你们到没到一起。如果到了我就同意你俩的事情,我和你爸给你们张罗。你俩也老大不小了。”白兰花实心实意地说道。这话说的是情真意切,说的是感人肺腑。侯小强是一个实在人。于是就相信了她的话。

“大婶子你说的话算数么?我俩已经到一起了。您总算同意我俩的事情了。太谢谢您了。”侯小强立刻笑逐颜开起来。

“你做梦去吧,侯小强你跟我听好了,你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今个主要是看在你爸的面子上,否则我绝不轻饶了你。从此以后你们必须一刀两断。永远不相往来。”白兰花突然来一个大变脸说道,这是侯小强没有想到的。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原来这个女人是在套他的话呢!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很生气,但又无可奈何。只能认栽。

几天之后赵彩霞在母亲白兰花的再三追问下最后终于说出了实情,白兰花当机立断就宣布了一个决定。她要带着闺女去县里医院打掉这个孩子。但是赵彩霞死活都不愿意。

无论赵彩霞怎么跟母亲央求都无济于事,白兰花似乎已经铁了心。她决不能让闺女一直这样错下去的。

很快赵彩霞就找到了侯小强,好一顿埋怨他,最后也得想个解决的办法才行。这件事情仅凭他们两个人是搞不定的,这个时候必须搬出救兵。于是他们想起了一个人。

很快侯一就亲自登门拜访了大西院。他倒要会会这个未来的亲家母。侯一是这样想的,就算为了两个孩子也算值得了,最重要的还有尚未出世的孙子也全豁出去了。

白兰花一眼就看出了侯一的来意。肯定是为儿子当说客来了。所以她的态度显得十分的冷淡。

“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我是为啥来的。就是关于两个孩子的事情,您看能不能通融一下,就别让他们为难了好吧?”侯一倒是开门见山。白兰花一言不发。仍然忙着手里的活计。

“咱们之间的事情是小,孩子的事情是大啊,而且彩霞都怀孕了,你不冲大人也要冲尚未出世的孩子吧。这两个孩子很早就好上了,我们作父母的应该支持一下吧。”侯一继续说道,这个时候白兰花还是没搭理他。

“我承认小强这孩子是有些鲁莽,但是事情摆在眼前了,我们还能咋样。总不能着他们打掉肚子里那个孩子吧。”侯一苦口婆心地说道,这个时候白兰花突然大笑了起来。这让侯一感到恐惧和害怕。这个女人不会是彻底的疯掉了吧。

“瞧你说的,我这个人不糊涂,在大是大非的面前更是。说实在的咱村的大老爷们都比不上我的。我只是要看看他们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的。我必须为我闺女的一辈子幸福考虑,你也知道这些年我拉扯她不容易。既然你都发话了,我哪有不识好歹的道理啊。说起小强这孩子就有一点是不足的,口条不是很好,但话又说回来了,人无完人金无足赤,他其他的方面还是十分不错的,可以这样说他是我从小看到大的。我把闺女交给他我是放一百二十个心的。”白兰花终于开言透语地说道。

这个时候一直在外面趴墙根偷听的两个孩子欢呼雀跃起来。

【编者按】尤春林娶了李杏花后,林小红就那么恶狠狠地伤害李杏花,所以,尤春林前阵子还是有眼光看出了林小红不善的本质,/侯小勇那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解了尤春林对李杏花的误解。/白兰花同意了女儿赵彩霞和侯小强的婚事。/本章算是悲喜剧吧。问好作者,感激赐稿万泉河。【万泉河编辑:国产机器猫】
上一篇:大西院第二十四章
下一篇:大西院第二十二章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101823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