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7月16日 周二
大西院第二十一章
日期:2018-03-14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魏海龙
点击:347

尤兴男见到父亲尤文已经是他从外地回来的第三天了。本来以为会惹得老爷子不高兴呢。这也是所有人最担心的地方。但是让大家感到十分意外的是尤文却异常的平静安详。这是少有的。这次尤文非但没有谩骂自个的儿子,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种父亲欣赏儿子的眼光,这是大家没有想到的。尤兴男轻轻地喊了一声爸,我回来了。尤文招了招手。尤兴国心领神会。

“咱爸让你过来呢。”尤兴国翻译道。这个时候尤文的眼神当中出现了无比疼爱和怜惜之情。尤兴男紧走几步就坐到了炕沿边上。一把握住了父亲的手,这是一双怎样的手呢?虽然说就像上了年纪的树枝一样干瘪粗糙,但依然坚强有力。他能感受到的。这双手无论何时都会带给他无穷的力量的。

“你还好吧,爸?”尤兴男关心的问道。这个时候尤文点了点头。

“好着呢,倒是你让爸揪心啊。说走就走,也没有了音信。全家人都快急死了。”尤文笑着说道,那笑是一种灿烂无比的笑,是感到欣慰和满足的笑。是一种老牛舐犊的笑。

尤兴男的眼泪瞬间就滑落了,颗颗砸在他的心上,也砸到了尤文的柔软之处了。他已经是老泪纵横了。

“爸,我知道错了。这不我就回来了么?而且还给你带来了孙女,快快,叫咱爸瞧瞧。”尤兴男赶紧招呼陈小青。这个时候这个女人赶紧走了过来。

尤兴男赶紧打开小被子,此时尤春苗正眨着一双玲珑剔透的大眼睛四处张望着,而且还发出咿呀咿呀的声音。尤文用手轻轻的触碰了一下孩子的光滑细腻的小手掌。这就是一种血浓于水的亲情,怎么都无法割断的。这两个隔辈人正进行着一种无声而默契的交流。小家伙一点生疏的感觉都没有。不哭不闹,而且笑颜如花。

“说实话,爸这辈子还没佩服过任何人呢,你行啊,有本事,是第一个。你比你那几个哥哥都厉害。只有你成家没用我操心。爸应该谢谢你。你给咱老尤家长脸了。”尤文发自肺腑的说道。

这个时候尤兴男已经泣不成声了,听到父亲的赞许又感到十分喜悦。看起来似笑又似哭。可能这是一种复杂心情的表露吧,个中滋味只有他自个知道吧。

又叙谈了很久,终于唠到正题上了。这是尤兴男和大哥商量好的,趁着老爷子兴致正高的时候说出此时或许还有一线生机的。但尤兴男还是有一些顾虑的。在正式张口之前望了望坐在椅子上的尤兴国,很快他们的眼神就进行了交汇。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某种鼓励。用尤兴国的话说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这也是尤兴男回来的目的。

“爸,我呢还要和您说一个事,你也知道,我是在外面成的家,小青家里就她一个姑娘。所以我决定就留在他家那边了。不过我们会时常来看望你的。”尤兴男战战兢兢的说道。

“你还要走啊?这不是你的家么?你要去人家里,那不就是当上门女婿么?这话你也能说得出口。怎么也要闺女嫁到咱家里吧,这是老礼。你就跟那边好好说说。通融一下。”尤文严肃认真的说道。

“爸,那边就这个意思,叫我招过去。她家也不算远,分分钟钟的事儿。想您了就回来看看不就得了么?”尤兴男继续说道。这个时候突然一声巨响惊醒了所有人。尤文用手拍了拍炕席。

“那不是要丢老尤家的脸面么?就算我哪天去地底下见列祖列宗都无法交代。这个事我不同意。你要是嫌弃房子老旧,那我就给你张罗一座新房子。保证让你们住的舒舒服服的。”尤文有些生气的说道。

“爸,这不是房子的问题,再说了现在都啥年代了,老思想应该改改了。谁能守着那些东西过一辈子啊。我已经想好了,我这辈子就要和陈小青生活在一起了。她在哪我就在哪。”尤兴男十分坚决的说道。这一下彻底的激怒了尤文。尤文从窗台上抄起烟袋锅子就要打尤兴男。还是尤兴国手疾眼快,一把从后面死死的抱住了父亲。尤文动弹不得。

“你抱住我干啥?你哥俩是不是串通好的,合伙演戏给我看的。”尤文愤怒的说道。

“爸,今个我也不指望你能同意这个事,我就是来通知你来的。反正我要和陈小青在一起。”尤兴男大声的说道。听到这里尤文已经出离愤怒了,大有挣脱尤兴国怀抱的势头。尤兴国赶紧冲兄弟使了一个眼色。

“老嘎哒你就少说几句吧,爸正在气头上呢?从长计议。从长计议。”尤兴国赶紧说道。

很快尤兴男就被三哥尤兴财生拉硬拽的弄出去了。

尤文这才善罢甘休,但还是喋喋不休。

“爸,这事先别着急,容日后好好商量一下再说。总能想到两全其美的办法的。千万别气坏了身体。”尤兴国小心的劝慰道。

“这个事没得商量,我打死都不会同意招亲的,他王八羔子不要脸我尤文还要这张脸呢。这要是传扬出去还不叫人笑掉大牙啊。”尤文颤抖地说道。

“好好好,都听你的,咱老尤家从来不当人家的上门女婿。你别生气了,我出去说说老疙瘩。也好叫他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尤兴国随口说道。

这个时候尤文轻哼了一声。

这边哥俩正在争吵个不停。尤兴国从屋里走了出来。一把搂住了哥俩的肩膀。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咱爸那是老脑筋老观念,你能改变得了么?要我说还是先让老疙瘩出去躲一阵吧。避避风头再说。这个事情万万急不得。或许过上了三年五载老思想就会有所改变的。到那时就万事大吉了。这是我的意见,老疙瘩你酌量着办。走吧,带上你的媳妇和孩子去我家。家里就剩下你大嫂子和我了。正好后晌还能唠唠嗑啥的。”尤兴国最后说道。

一转身背着手头前走了。

尤兴财用手拍了拍兄弟的肩膀。

“还愣着干啥,走一步说一步吧,过日子不都是这样嘛。听人劝吃饱饭,大哥说的还是有一些道理的。”尤兴财意味深长的说道。

陈小青抱着孩子就等着男人发话呢。这个时候尤兴男大喊了一声。

“别在这里戳着了,碍眼。”尤兴男也学着大哥背着手头前走了。身后跟着陈小青。

几天后,尤兴男再次踏上了行程,这一次要比上次更壮烈更决绝。因为这一走还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才能回来呢?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父亲尤文。他已经是一个暮年垂老之人。也许这一别还能否见到父亲都是一个未知数。毕竟人生是无常的。尤兴男最后深情的望了望这片土地。又望了望三哥家的方向,也许这个时候父亲尤文正在生他的气呢!

“抓紧了,要赶点呢。”公交车售票员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这个时候陈小青抱着孩子已经上去了。尤兴男是最后上去的。他一咬牙一跺脚头也不回的钻进了车里。很快汽车就驶向了远方。就在汽车关上门的一瞬间,尤兴男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嚎啕大哭起来。为啥他的人生如此多舛呢?都是这该死的观念造成的,他恨死了这些老观念。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彻底的得到改观呢?

陈小青紧紧的拥抱了一下他。尤兴男这才止住了哭声。

这个时候正值深秋,漫山遍野五彩斑斓的。田间地头依然有人影攒动着。说起朝阳洞乡更像是一个巨大的蜗牛,而尤杖子就在它的硬壳里面。此时汽车就在壳里快速的穿行着。要开往一个未知的远方。开启一段全新的生活。

从半开的车窗里面钻进来阵阵的秋风。还是感觉到了一丝凉意。正如尤兴男的心。他是热爱这片土地的。就像热爱自个的母亲一样。随着汽车的轮子驶过卷起了漫天的尘土。啥时候这里会得到改变呢?

这正是他心里最希望的。

 

很快李宝柱就被任命为班级的生活委员了,周芳也是,只不过他们分管的工作不同,李宝柱负责男生,而周芳负责女生。这也是为了便于管理才采取这种分而治之的策略,毕竟男女有别么?学校是有明文规定的,宿舍这种重地是不能任意出入的。在一楼的值班室有专人负责管理。也许是多年的相处让两个人更加的默契。所以他们做起来还是轻车熟路驾轻就熟的。而且他们的确是一副架。

人算不如天算,俗话说的好,近水楼台先得月。马虎终于逮住这样的机会可以接近陈雪了。一来二去陈雪也渐渐的对他有了一些好感。这让马虎仿佛看到了希望。这整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就算是一块石头也会被焐热的。马虎是有这个信心的。

一个月后,系里举行学生会竞选活动。李宝柱和周芳相约参加到其中了。经过几轮演讲下来,李宝柱顺利的当上了系里的学生会主席。周芳却意外落选。本来他是准备竞选文娱部长的。但还是因为半道上蹦出来一匹黑马把她给顶了,周芳伤心难过了好一阵子。这个时候李宝柱只好安慰她。一来二去就好了起来。

这天,陈雪一个人去了自习室学习,没过多久马虎也出现在那里,看来他是尾随而来的。他是一路上从教室里跟过来的。因为下午只有一节课,所以陈雪剩下的时间都在自习室里度过了。正好可以温习一下明天的功课。陈雪前脚刚刚离开,马虎就跟了出去。他是一直盯着她的。所以说陈雪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当然了陈雪并不知道这一切。

很快陈雪就坐到了一个位置上忙碌起来。这个时候马虎就蹑手蹑脚的坐到她的后面。假模假样的做着功课。偷眼观察着这近在咫尺的女孩。

也许是有些累了,陈雪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然后随便的环顾了四周,这个时候她看见了一个人,似乎很熟悉。还是马虎手疾眼快,他赶紧用书本挡住了脸。还真是奇了怪。这个人总觉得很熟悉。但看不见他的脸。还是别去管了,如果是熟人肯定和她打招呼的。于是她又转过头继续学习。就在这时只见陈雪猛然一回头就夺过来那个人的书。这回终于看清楚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马虎,怪不得刚才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呢。

“你咋来了呢?莫不是你一直在跟踪我,是不是,回答我?”陈雪质问道。马虎还是被这突然袭击吓了一大跳,本来以为可以蒙混过关的。可还是被这个女孩发现了。他非常尴尬的笑了笑。两只手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

“没有,没有,我哪能做那种没有品位的事情呢。只是赶巧,对赶巧,你也在这里啊。看起来咱们很有缘分啊。为我们的缘分握一下手吧。”马虎率先伸出一只手表示礼貌。

“胡说八道,你就接着编吧,哪有那么巧的,我前脚刚到你就后脚跟了过来。你当我是傻子么?说你是何居心如实招来!”陈雪佯装生气的说道。

“天地良心,我太冤枉了,窦娥都没有我冤枉。就行你来自习室别人不能来么,敢情这个地方是你家的么?”马虎说着风凉话。

“那倒不是,但是我求求你行么?你别整天像个跟屁虫似的,我走到哪都能看见你。”陈雪随口说道。

“谁跟屁虫,你哪只眼睛看到了,我都跟你说了,咱们是赶巧碰到的,并不是我有意为之。我就不明白了,你就这么不想看到我啊,我长得又不吓人。”马虎半开着玩笑说道。这个时候陈雪被他的幽默风趣逗乐了。

“没有就好,只此一次下不为例。那你就好好的上自习,我先走了。”陈雪说完就拿起书本准备离开。这个时候马虎也迅速的站了起来。突然陈雪又转过身来用手指指着他。

“你老老实实的坐着别动,记住了以后别跟着我。”陈雪近乎命令似的说道。

马虎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她悄然离去。

这一路上陈雪都在担心这个家伙会追上来。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就回头望一下。马虎果然没有再出现过,看来他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于是她的脸上浮现出十分得意的表情来。

晚上去食堂的时候意外的又碰到了马虎,怎么这么巧,他们几乎是同时出现在食堂里的。这个家伙还真是阴魂不散啊。打完了饭就找了一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了下来,陈雪喜欢这种感觉,一边漫不经心的吃着饭一边欣赏窗外的风景。突然她的视线被一个人挡住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马虎。

“你这个人烦不烦人,去那边坐不行么?”陈雪没好气的说道,这个时候马虎冲她微微一笑。

“咋的了,我碍着你事了。”马虎说道。

“你挡住了我的视线,我看不到外面的风景了。”陈雪说道。

“我不比外面的风景更好看嘛。”马虎故意气她。

“你咋说话呢?你啊我都看吐了。”陈雪回了一句。

“至于有这么大的反应么?你对我这么敏感吗?”马虎干脆来一个顺杆爬。

“别废话,快点闪开。”陈雪大声地说道。

“你叫我闪开我就闪开啊,你是我的啥人我要听你的。我就不躲开看你能把我咋样。”马虎耍起了无赖说道。

陈雪一看这个人不可救药冥顽不化,看来想让这个人走开比登天都难。还不如自个挪挪屁股呢。

于是她端起饭盒就朝旁边的位置平移了几步。

正在这时马虎也平移了几步,大体上和她同步。

“我说你这个人有完没完,这么没劲呢。这饭吃不下去了。”说完陈雪就起身离开了。这个时候马虎笑的前仰后合的。

他的目的终于达到了。

看来想要追求女孩子还真需要一张厚脸皮。换句话说必须有死不要脸的精神才行。女孩有多恨你就是有多爱你。

大学寝室一般都是八人间的。上下铺,因为李宝柱来得比较早,所以他的选择性很大。也就是说他可以住这个房间的任何铺位。于是他就选了一个靠窗户和暖气比较近的位置。在两张铁床的中间放了两个橱柜,是存放个人用品的。李宝柱也选了一个适中的位置,又在学校门口的小卖部买了一把金黄色的锁头,这也是一种个人隐私吧。毕竟能来这样的大学的都是全国各地的。对室友还是不了解的。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就是这个道理。

从上学的第一天开始,李宝柱都是和周芳一起吃饭的,就连李宝柱都不知道他们算是啥关系了,恋人不是 ,朋友也不是。或者说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介于这二者之间也未可知。

他们有个共同的爱好,那就是去图书馆读书。他们可以纵情谈论人生道理。可谓是谈天说地无所不能。这个时候他们更像志同道合的革命战友一般。

尤春燕也在这一年的9月顺利的考上了柳城县高中,她是柳城县第一名。这在朝阳洞乡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尤兴财甭提有多高兴了,这似乎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无尽的希望,使原本紧张的家庭关系得到了一些缓和。

对于尤春燕而言,她又朝着自个的梦想大大的前进了一步。她仿佛能看到将来的某一天。于是更加努力的学习。在她的心中升腾起一股无穷的力量来。这种力量是为了爱情而萌生的。

经过再三考虑过后尤春光还是觉得没有别的办法可行,媳妇白莲说的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于是正式向父亲提出了分家要求。说实在的在这之前他都能想象到父亲听到这个事情的巨大反应的。因为他知道这是任谁都是无法接受的。尤兴民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就算所有人都分家了也似乎轮不到他家的。这就是父亲尤兴民的想法。有这种想法的又何止他一个人呢?尤春光也有过,就在说出分家的想法的一瞬间他都毫无底气。感到特别心虚。他从心里还是不愿意分这个家的。但是为了实现心中的梦想又不得不为。

“你说啥玩意。我没听清楚,你能跟我再说一遍么?”父亲尤兴民简直不相信自个的耳朵一样,还以为是听错了呢?

“我想分家另过。”尤春光怯怯地说道。同时偷眼观察着父亲的表情。

这个时候尤兴民半眯着眼睛靠在被垛上沉默了一会。

“爸,您听见了么?”尤春光又确认了一下。

“你想分家,我尤兴民家还用得着这一套么?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你是不是说胡话呢?”尤兴民突然睁开了眼睛惊恐至极的望着儿子,这一下给尤春光看毛了。他忽然变得局促不安起来。

“我觉得还是分开过更好一些。这是我的想法。您同意么?”尤春光试探的问道。

“你的想法,要我看一定是你媳妇的想法,你给我说句实话,我说的对不对?这丫头机灵鬼怪着呢!”尤兴民追问道。尤春光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行了,不用你说了,我要是连这个事情都看不出来,那可真是白活这大半辈子了。我一猜就知道是那个丫头的鬼主意。这个事我和你妈都不同意。分家那是儿子多的家才有的。这要是传出去我可丢不起那个人啊。”尤兴民继续说道。

“是我的,不对,应该是我俩的主意。你可千万别埋怨白莲。再说了封建的老思想也要改一改才行。都新社会了,分家另过也是为了更好的过日子嘛。毕竟有些想法是不同的。那叫啥来着,对代沟,无法逾越的。”尤春光有模有样的说道。

“你少跟老子拽词,这个事情我现在不同意,以后也不会同意的,只要我尤兴民活着一天都不同意。我和你妈的意见是一致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啥想法,肯定是为了你那个啥破果园子的事,没门。你还是彻底死了这条心吧!”尤兴民斩钉截铁地说道。

“爸,你这又是何必呢?你要相信我们会把日子过好的。”尤春光争辩道。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分家的事情不要再提。就当我啥都没听见。年轻人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啊。”尤兴民最后说道。尤春光愣在了那里。看来想要取得父亲的同意是万分艰难的。当然了尤兴民有他的想法。正所谓人多力量大,尤春光毕竟是年纪太轻,还需要他掌舵把关才行。更何况仅凭那小两口就能把日子过好么?他还是有些怀疑的。

在父亲的跟前碰了钉子之后尤春光就立刻反馈到媳妇白莲那里了。白莲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就生起气来。尤春光也无可奈何。

“你说叫我咋办啊?我爸不同意这事。”尤春光为难的说道。

“真是一个窝囊废,这点家都当不了,难道你就这样甘心了么?你的果园子还弄么?”白莲随口问道。

这也是正困扰着尤春光的一个大问题。说实在的这是他心中的一个梦想。无时不刻都想实现它。可父亲的这席话彻底的打碎了他的梦想。尤春光心里觉得十分憋屈窝火。

“我当然不甘心了?果园子还是要弄的,可是我也当不了这个家啊。我正为这事犯愁呢!”尤春光无奈的说道。

“说你完蛋还真是完蛋。我倒是有个办法,就看你愿意不愿意了。而且你还要配合我。”白莲神秘的说道。

“快说啥办法,只要能弄果园啥我都听你的。”尤春光忽然来了兴致的说道。于是白莲就凑到他的耳旁窃窃私语了一番,尤春光不停的点着头。

“你是说让我演戏给他们看,这个事不是太好吧。这不是合着伙骗人么?我打死都不能干。”尤春光忽然说道。

“我就问你一句话,你还想弄果园么?难道你想受一辈子穷么?这是一种策略。懂不懂?”白莲不以为然地说道,这个时候尤春光仔细的思考了起来。

尤兴民很快把这个事情告诉给了他媳妇,这个女人听了之后也大为震惊。她和男人的意见是相同的。认为这一定是白莲从中捣的鬼。否则儿子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的。按理说他们家里就一个儿子,根本是不可能分家的。俗话说的好,众人拾柴火焰高,怎么也要强过单打独斗吧。他们怎么都不会明白年轻人的想法。

尤兴民就不喜欢那些歪门邪道,在他的眼里只有种地才是正道,农民不就是为了种地而生的么?假如都像尤春山那样的脱离了土地,那这全天下的粮食要从何而来呢?这个他是绝对不会答应的。他是种地的一把好手,自然想让儿子继续种地。这也是一种继承和接班吧。

但是年轻人的想法他哪里能知道呢?对于过日子这等事情来说早就有了新思想新观念。这是时代带给他们的。他们必须赶快的行动起来。只有抢占这个先机才能发家致富,过上不一样的生活。尤春光可不想像父亲那样的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虚度一辈子的。他要做一个新时期的农民。

种植果树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学习果树技术。于是他就专门找到大爷尤兴国,要跟他拜师学艺。尤兴国自然十分高兴。这个侄子要比他的那个大儿子强多了。在他的眼里果树是有生命的,而不是简单的一棵植物。这些年他已经和果树成为了朋友。果树就像他的生命一样。所以说他对果树的感情是十分深厚的。直到若干年之后尤春光才懂得大爷的感受。原来果树也是有灵魂的。这自然是后话,暂不提。

对于上次的事情尤春光还是心有余悸的。可是媳妇白莲却亲口对他保证过,不是还有她呢么?这才让他彻底的放下心来。

 

侯家给李杏花限定了一个期限,三天之后就兑现打孩子的事情,这可急坏了她。她应该咋办呢?

于是李杏花风风火火的跑回了娘家。这个时候她必须寻找救兵。可当她出现在李七家里的时候还是让她大失所望起来。

这个时候的父亲就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他也同意侯家的这个做法,毕竟人家已经做出了让步,这已经算是给他很大的面子了,侯家高风亮节不计前嫌他还不感到心满意足么?

“就听他们的,这个孩子决不能留下,后患无穷啊。就算你不要脸我和你妈还要呢?你想把我老李家的脸都丢光了么?”李七劝道。

“爸,你咋就不相信我呢?我是清清白白的,这个孩子就是侯小勇的。我绝不会打掉的。除非让我死。”李杏花情绪激动的说道。

“你瞅瞅你,看把孩子激的。有话慢慢说。再说了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再怎么说那也是一条生命。你让闺女好好想想再做出决定。”李七媳妇在旁边说道。

“妈,这就是我的决定,这孩子是我李杏花一个人的,你们没有权利决定他的生死。”李杏花声嘶力竭的喊道。这一下彻底的激怒了李七,他吹胡子瞪眼起来。

“你说啥呢?你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勾当人家侯家没有嫌弃你,这已经是对你仁至义尽了。你还想咋样?”李七大声地喊道。

“这是干啥,这么大声干啥,你还嫌不够丢人现眼啊。”李七媳妇赶紧说道。

“她都不嫌丢人,我还怕啥。反正纸是包不住火的。可惜了我李七这一辈子光明磊落了。”李七还是很大声的说道。这个时候李七媳妇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这是上辈子做的啥孽啊。我不管你们了。”说完李七媳妇就转身离开了。

“算我求你了行不行,这事就此打住,以后就安安分分地过日子还不行么?这是把柄。如果你一意孤行下去恐怕侯家是容不下去你的。你会被扫地出门的。”李七苦苦哀求道。

“我咋说你才能相信我呢?我是清白的,我和那个尤春林早就没有任何瓜葛了。我承认过年那会是和他在一起了,那也是为了高跷会。我对天发誓,这个孩子是侯小勇的。”李杏花坚决的说道。

“你说这些还有用么?侯家现在已经认定你们的事情了,就算我相信他们能相信你么?他们能接受这个孩子么?”李七分析道。

“我不管,反正我不会同意打掉这个孩子的。”李杏花斩钉截铁的说道,这个时候哪怕用九头牛都拉不回她了。

“对了,我可都听说了,前几天那个尤春林回过来一趟,好像就是因为这个事儿。侯小勇还动手打了他,他都没还手。这样就更增加了他的疑虑。反正说一千道一万这个事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你要为自个的将来好好考虑考虑啊。”李七语重心长的说道。

“啥时候的事情我咋不知道,我也没听侯小勇提起过。打得严重不严重?”李杏花追问道。

“还说你俩没事,谁信啊,要我说你对尤春林都比侯小勇上心。我可告诉你,你们都是过去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你现在的身份是侯家的儿媳妇。你就是不为自个着想也得给你爸还有李家这个大局着想吧。”李七冷冷地说道。

“总之这个的事情不用你管,我自有主意。大不了跟他离婚。我也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李杏花似乎铁了心说道。

“小点声,你别整天把离婚挂在嘴边,这一步是万万不能走的。你要是胆敢做这档子事我就和你彻底的断绝父女关系,老死不相往来,我和你妈就当没生过你这个闺女。哼。”李七说着狠话。

“这可不是我要那样的,就算是离婚也是你们的我。”李杏花随口说道。

李七忽然想起了村里的传言,于是想在闺女这里得到证实。

“闺女你跟爸说句实话,那天晚上你真和尤春林在一起了么?你也不注意影响!”李七问道。李杏花点了点头,算作默许。

“大半夜的不睡觉,孤男寡女的去河边干啥啊,你让别人咋想这事?”李七生气的说道。

“别人咋想那是别人的事,反正我心中无愧就得了。”李杏花无比轻松地说道。

“哎,你说得倒是十分轻巧,要是事情都像你想的那样简单就好说了。不但这样他们还要添梗加叶呢。要我说你啥好呢。”李七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闺女你就听我一句劝好吧?赶紧打掉这个孩子平息这场风波。毕竟这是一个很大的隐患。”李七苦口婆心的说道。

“别的我都可以答应你,唯独这个事绝对是不行的。我可不想做后悔的事情。”李杏花说完就一赌气跑出去了。

背后传来李七长长的叹息之声,他在为闺女担忧呢。

李杏花在心里已经抱有这个坚决的想法了,她是不会打掉这个孩子的。因为此时此刻她都能强烈的感受到这个鲜活的小生命了。

这也就宣告了她即将成为这世界上最伟大的角色母亲了。这是多么让人感到万分激动的时刻啊。对于一个女人而言,有啥能比做母亲更加幸福和快乐的事情呢。李杏花现在已经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

这个极其幼小的生命正像一颗种子那样一点点的在她的那片沃土上生根发芽,然后长成参天大树。她仿佛看到了那一天的到来。顿时脸上闪现出无比快乐和满足的表情来。

 

虽然有了上次的不悦,但是还是无法阻挡林小红对这个男人的喜爱之情。她对尤春林的爱是真挚的,也是热烈的,而不是一时的冲动和任性。越是这样越让这个姑娘无法自拔深陷其中。

没过几天,林小红还是主动和这个男人说了第一句话。这让尤春林出乎意料。

“咋的了?你还想真的要和我这样冷下去吗?我可没那么小气。”林小红在尤春林打饭的时候突然冒了这么一句,尤春林猛然地抬起了头,用一种惊异的眼神望着这个姑娘。此时林小红正火辣辣的盯着他。尤春林赶紧躲闪着。

“谁小气,我才不会呢!你能不能别那样看我,我有些不习惯。”尤春林怯怯的说道。这个时候林小红莞尔一笑。

“咋的了?莫非你心里有鬼不成,既然没鬼还怕我看么?”她这样说道。

“你才心里有鬼呢?瞎说啥。反正你以后别那样看我,影响不好。”尤春林说完就一转身离开了。这个时候林小红的脸上露出十分得意的表情来。

看把你能的,我就不信这个邪,你这块石头早晚都会被我捂热乎的。林小红心里这样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同村的一个人刚刚探亲回来,就给他带来了一个震惊的消息。李杏花已经和侯小勇闹到离婚的那一步了,尤春林的一颗心再次被唤醒,他知道这个女人一定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和折磨。而且都是因为自个的原因。他还是觉得十分的过意不去。

李杏花这种反应越强烈侯小勇越相信这里面肯定有鬼。否则怎么这么重视这个孩子呢?俗话说的好,这也是一种爱屋及乌的表现吧。所以侯小勇越来越生气越来越愤怒,他忙来忙去到头来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人家尤春林捡现成的。这是让他无法接受的事实。他做人简直是太失败了,尤春林不费吹灰之力就坐收渔翁之利还有天理么?老婆和孩子一应俱全,反倒他成了一个孤家寡人了。其实最让他愤怒的就是被人带上了一顶绿帽子。这是任何男人都无法接受的。这可以说是一种奇耻大辱。想到这里侯小勇决不能就这样便宜了这小子。一定叫他有好瞧的。很快他便心生一计。这时候他的脸上变得无比狰狞恐怖起来。

也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了尤春林干活的详细地址,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就坐上了火车去龙城市找他。最好把他的生活搅和个稀巴烂方才解气呢。

当然不能明目张胆的去寻仇了,所以他跟所有人撒了一个谎,说是去城里办点事,一两天就回来了。所以大家都没太在意。

很快侯小勇就找到了建筑工地,他站在外面向里面撒摸来撒摸去的,因为要坐上几个小时的火车,所以他赶到的时候正好是工人下工的时间。一群群的穿着各种稀奇古怪的衣服的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侯小勇一下子就认出了尤春林,他上前一把就用手薅住了他的脖领子,正在尤春林感到非常纳闷的瞬间,有一只坚强有力的手几乎在同时攥住了侯小勇的手腕子。这个人怒目相视着。这是没有想到的。

“你是从哪嘎达冒出来的,赶快给我放开他。否则我对你不客气了。”说这话的正是师父老高,他们是一起走出来的,刚才这两个人还勾肩搭背好不热闹呢。可就这样被一个人给破坏掉了,正愁没地方撒这个气呢!

“你咋来了呢?是找我么?有啥事说吧!我觉得这样不太好吧。”尤春林把手放到两个人手上面试图用力推开,但这两个人都在暗暗较着劲,所以一时间根本无法分开。

“有话可以好好说,你没听说过那么一句话么?叫君子动口不动手。”师父老高劝解道。

“你他妈的少管闲事,你知道是咋回事,告诉你赶紧一边凉快去,否则惹急了我连你一起揍。”侯小勇恶狠狠的说道。

“你嘴巴放干净点,信不信我今个非揍你不可。”师父老高也发火了。这个时候周围聚满了看热闹的人,这正是侯小勇想要达到的效果,他可不嫌事大。最好也让他的老板知道知道,这样能彻底的搞臭这小子的名声,他心里的这种仇恨才能化解。

“这里有你啥事,我和你不认识。”侯小勇随口说道。

“你咋说话呢?我是和你不认识,但我认识春林就足够了,这是我的兄弟,朋友,我绝不能看着他被人欺负。今天这事我算管定了。”师父老高大声地说道。

“大家都别吵了,这事听我的可不可以?”尤春林望望这边又望望那边说道。

“今个看在春林的面子我暂且饶了你,有事说事千万别动手。否则的话……”师父老高欲言又止地说道。同时用眼神扫了侯小勇一眼,从他的眼睛里闪出了一道寒光。

“小勇,你先放开我行么?”尤春林真诚的说道。

“你让他先撒开我。”侯小勇大言不惭的说道,这个时候尤春林冲师父老高使了一个眼色。老高于是一下子就松开了手。

很快侯小勇也松开了手。

“今天当着大伙的面,我必须好好说道说道。就是这个小子让我他妈戴上了一顶绿帽子。”侯小勇用手指着尤春林说道。

其实这些人心里是觉得非常好笑的,被人戴上绿帽子也不是一件十分光彩的事,俗话说的好,家丑不可外扬的道理还是懂得的。可这个人却大张旗鼓耀武扬威的抖搂这些事,是不是脑袋坏掉了。但是慑于侯小勇的淫威所有人都强忍着没笑出来。

“你咋当着这么多人说这些呢?你别胡说八道,咱们之间可能有误会。要不这样,你跟我去工棚,我跟你好好解释一下。”尤春林一看大事不好赶紧说道。这是啥地方啊,建筑工地是一个鱼龙混杂的是非之地,这还了得么?毕竟这里人多嘴杂,不消片刻工夫这些话就会迅速传到老板方建设的耳朵里去,弄不好连饭碗都保不住也未可知。这也是他最担心的地方,另外还有一个林小红呢?这要是让她知道的话会把他当成啥样的人啊。以后他还怎么在这里混啊。

可是这个侯小勇越来越嚣张,尤春林越害怕他反而越兴奋。

他继续胡编乱造着。

尤春林一看这架势看来不动粗是不行了,于是赶紧冲师父老高还有刚走过的小张使了一个眼色,他们已经非常默契了。很快这两个人对了一个眼神。说时迟那时快就从两个方向同时包抄了过来。侯小勇有些猝不及防。就这样他就被两个人生拉硬拽的带走了。据说侯小勇都不知道咋走的。或者是被他们抱了起来。反正他感觉脚已离地。

“你们这是干啥?你们这是绑架,要犯法坐牢的。”侯小勇一边拼命挣扎着一边喊道。

这时候大家笑作一团。尤春林赶紧冲众人摆了摆手。

“大家赶紧都散了吧,别在这里围着了。抓紧吃晌户饭。下午还有很多活呢。”他说完也追赶那几个人去了。

本来他们是要回工棚的,但是走着走着发现苗头有些不对。尤春林赶紧追上去拦住了他们。

“你们这是要去哪?不是回工棚么?”尤春林疑惑的问道。

“这小子嘴上没有个把门的,不怕对你影响不好么?林妹妹咋看你。要我说直接送他去派出所得了。”师父老高建议道。小张也举双手赞成。

尤春林想了想。师父老高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另外就算解释都无济于事。莫不如让这个家伙去派出所蹲一会,也好让他彻底的长长记性。

就这样侯小勇被送到了派出所,名目是聚众闹事扰乱治安。

很快一个电话就打到了尤杖子村的村部里。侯三接的电话。他一边听着一边点头。等到放下电话的时候他一下子就跌坐在地上了。

这个小子不是犯浑么?侯三越想越来气。但是事情摆在面前了,他哪能置之不理呢?再怎么说他也是侯小勇的父亲。

费了好大的劲才从当地派出所把人弄了回来,这一路上侯三沉默不语,倒是侯小勇一脸的不服气和较劲的表情。

等到到家的一瞬间侯三才发起了火。

啥难听的说啥,在家里丢人现眼也就算了,还要到外面去么?他真不知道磕碜到底值多少钱。被父亲这样一顿训斥侯小勇也觉得有些后悔。

这样做是非常不明智的。弄不好还会使目前的处境更加难堪更加的被动。

【编者按】这几章的亮点是把马虎和侯小勇写得活灵活现。嘎子,无赖就是好描写一些,而正面人物就是条条框框多。尤兴男和媳妇、女儿回家看望父亲,又回女方家了。尤文嫌丢脸,尤兴男那么无奈/ 马虎就是赖上了陈雪,烦死人 / 李宝柱竞争上了学生会主席,周芳和他是知心朋友,/而尤春燕是县里中考状元,又一心爱这李宝柱,这姑娘可是了不得 / 白莲和尤春光要分家,尤兴民两口那就是不同意,白莲就让尤春光找大爷尤兴国学果园技术,真是太有心了,尤兴国也爱教,读者心里很惬意 / 可是李杏花受到怀疑,都让她打胎,而且侯小勇还去坏尤春林,老高真是仗义......问好作者,感激赐稿万泉河。【万泉河编辑:佳佳】
上一篇:大西院第二十二章
下一篇:大西院第二十章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101826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