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7月16日 周二
大西院第十七章
日期:2018-03-13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魏海龙
点击:366

缘分这种东西说来也十分奇妙,还真是可遇而不可求。缘分不到干啥都是瞎胡闹,缘分一到就是想拦都拦不住。说的就是这对年轻人。尤春光终于相信缘分这种事情了。很快定亲的日子就敲定了下来,当然了自然彩礼是第一位的。这还是经历了很多次的商量才最终确定下来的,这里面绝大部分的功劳是白兰花这个媒人的。这也充分显示了她的综合能力。媒人不是什么人都能当了的。当然了这和她这么多年丰富的实际经验是分不开的。

正所谓每行都有每行的规矩和原则。自然保媒也不例外,可以毫不客气的说白兰花已经谙熟这个行当了。不管啥样难缠的主儿只消凭借她的一张伶牙俐齿都能对付得了的。这就是这个女人的强项和优势。

选日子是要经过详细研究过的。一般来说是要看黄历的。那个时候每家每户都有一本薄薄的小册子,形状是长方形的,上面印有各种稀奇古怪变幻莫测的图案。这种事情都是由男方提出来的,然后经由媒人交到女方的家里,然后综合考虑一下最终做出最后的决定。这也是一种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传统。自然无可厚非。其实倒不是人们过于迷信这些,而是这寄托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渴望和向往。

当然了伴随而来的也会有很多的糟粕,比如看属相,拼八字等等,不过已经随着社会的发展渐渐的摒弃掉了。

现如今早就过了那个迷信守旧的年代了。取而代之的是新型的爱情婚姻的思想和观念。

在定亲这天除了要举办一次隆重的仪式和酒席以外,还要交换定亲礼物和兑现彩礼。这可是尤杖子村前所未有的一件喜事。这几天可把尤兴民给忙坏了。

从这一刻开始,这两家就成了一对亲家,而尤家和白家也正式走动起来。

这是他们结亲之后的第一个新年,按着惯例新媳妇是要住婆家的,尤春光在过年这一天特意把新买来的那辆自行车用抹布擦的锃光瓦亮。准备去白家沟接白莲住上几天。这是尤兴民媳妇交代的事情。

而住婆家的新媳妇也会得到公公婆婆的礼钱。那个时候一般是几十块钱。

尤春林见到李杏花的第一句话还是说了出来。

“最近你咋样?还好么?我可听说了咱庄有人操办高跷会了。你参加不参加?反正我是铁定参加了。”尤春林兴致勃勃的说道。

“我当然也参加了,我挺怀念咱俩搭戏的。你演的还真不错。我是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李杏花发自肺腑的说道。这是他们共同的记忆。因为在高跷会的所有出子当中顶数开茶馆这个最有意思了。他们很明显是一副架。李杏花扮演那个蜡花,而尤春林自然就是那个老座子。当然了还有一个花花公子。故事是这样的,老座子开了一家茶馆,李杏花是老座子的闺女,同时也是茶馆的服务人员。突然来了一个花花公子,对蜡花展开了各种调戏和作弄。蜡花也只好躲躲闪闪的。老座子看不下去了,于是就百般阻拦和掩护。整个场面是无声的,准确的说是类似于一种哑剧。完全是凭借演员的表情和动作,再加上吹打板子的伴奏。尤春林扮演的老座子惟妙惟肖活灵活现。腰里还别着一根擀面杖。从表演风格上来说应该是一幕喜剧。这也是尤杖子高跷队的拿手好戏之一。自然走到哪里都是很受欢迎的。

“别说我了,你也演得不错的。那咱们到时候会上见啊。不过很遗憾的是我也就玩几天吧,等过几天我就要出门了。”尤春林忽然变得无限伤感起来。他说的是实话,临放假回来的时候是和老板方建设定好的。只要他的一声召唤就立刻行动起来。出门要趁早的。否则是十分不利的。

“是这样啊,那就别去想了,何不借此好好的闹几天呢。人就是这么一回事,就是过年这几天消停一会,过了十五就忙起来了。谁不都是这样呢。”李杏花安慰道。这个时候尤春林点了点头。

“你没听说过那么一句话么?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好像是上学时候学的。珍惜现在才是最重要的。”尤春林拽起文词来。这让李杏花有些刮目相看。还真是士别三日啊。人是没处去看的。这正应了那句俗话说的,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看来这一年下来这个男人还是有很大的改变的。她应该为他感到高兴才对。

从外面回来的时候,李杏花还是有些不对劲的地方,这个细节最终没有逃过侯小勇的法眼。

“你咋的了?看起来不对劲呢?”侯小勇好奇的问道。这个时候李杏花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你一天还能有个正事么?你先管好自己再说吧。”李杏花直接奔进了西屋。

“哎,我还没跟你说正事呢。你还烦了。反正高跷队你不能去的。否则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哼。”侯小勇吓唬道。这个时候的李杏花早就沉浸在她的某种快乐当中了。

她从桌子里拿出一把扇子,十分潇洒自如的扭了起来。她仿佛走进了高跷会里,正在和尤春林一起尽情的扭动着晃动着。她的眼角瞬间就湿润了。

李宝柱已经进入了高三的上学期了,自然学业也更加的繁重起来。还有几个月他就参加一年一度的高考了,这可是他人生的第一次大考,中考和这个比起来简直就是九牛之一毛沧海之一粟。

随着考试的日益临近,学校里也像轰炸机一样举行了很多次的模拟考试了。他似乎已经习惯这种节奏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每次他的成绩都是名列前茅的。这让所有人看到了希望。校长任思齐更是十分看重这个年轻人。衡量一个老师和学校的优劣的标准就是教学水平的高低,而教学水平的高低正是通过学生体现的。看来这么多年的梦想就要在他这一任上实现了。到目前为止考上名牌大学还是史无前例亘古未有的。

眼下正是学校放寒假的时候,李宝柱整天猫在家里温习功课。几乎很少出门走动。这个时候还有一个人也正在紧张的备战,这个人就是尤春燕。她也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中考在即,她在心里默默发誓,一定要以全乡第一的成绩考上柳城县高中的。因为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正在前方等着她呢?她决不能被甩下的。这是这个十六岁的姑娘对自个的承诺和誓言。

这要是搁在平时,她会找李宝柱问东问西的。可现在形势是不允许的,无论是她还是他。

人们就是在这样的年复一年的时光里慢慢的变老的,似乎过年是为了某种短暂的驻足和停留,再或者是某种心灵的寄托和慰藉。面对这个节日似乎每个人都会用一张笑脸去面对,瞬间就充满了无限的希望和劲头。这就是新年带给人们的东西吧。之所以要过年就是为了怀念过去畅想未来的。难道不是这样么?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人们的生活也越来也美好起来。表现在餐桌上和穿戴上是最明显的。

村里的电视机也渐渐的多了起来,仿佛跟了风似的。其实这只能说明农民的兜里开始鼓起来了。

不知道从何时起,大米白面开始取代了五谷杂粮。

尤杖子村民第一次尝到了改革的甜头。果园收入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改变。他们永远都忘不了一辆辆的大卡车把他们的果实送到了全国各地的壮观场面。更忘不了那一摞厚厚的人民币所带给他们的快乐和满足。他们也可以骄傲自豪的吃上自家的苹果了。过去的时代终究一去不复返了。这是改革者的胜利,也是人民的胜利。更是正义的胜利。

现在的村民都成了果树方面的行家里手,这都是党和国家的功劳。俗话说的好,吃水不忘挖井人。这样的事情人们是永远都不会忘的。

俗话说的好,兔子是不吃窝边草的,可是人却完全不同。正是因为人是高级动物,所以这样的事情才会发生在人中间。怎么回事呢?原来在柳城县高中的男生宿舍里发生了一件怪事。这件事情要从何说起呢?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就是这个道理。这件怪事就发生在李宝柱的宿舍里。

一日,李宝柱和同舍的几个同学有说有笑的下自习回来,刚走到宿舍门口就被眼前的这一幕彻底的震惊了。此时的宿舍的铁门已经大敞四开着,这究竟发生了什么。几个人赶紧冲进了宿舍,宿舍里已经被翻的乱七八糟的了。还是马虎比较眼尖,他一下子就看到了门的锁头被什么利器撬得已经变形了,正在门上虚挂着。看着这阵势他第一的反应就是宿舍肯定是进贼了。这可不是十分多见的事情。总体来说宿舍还是比较太平的。自从他们住进这个宿舍的那一刻开始就没听说过进贼这样的勾当的。

“大家赶紧看看自个都少了啥?”马虎说完就赶忙翻找了起来。他习惯性的摸进了自个挂在床头的褂子兜里,顿时一种不详的预感袭来。糟糕了,他的零花钱没有了。他有这个习惯,总喜欢随手扔掉衣服。因为去参加早自习,根本没有必要带上钱的。可现在一眨眼就消失了,他粗略算了一下,怎么也得有几十块钱吧。

很快大家都传来了噩耗。除了一个人以外其他的都中招了。但是尽管这样,这个人也没有作案的嫌疑。因为所有人都没有在场的证据。当时大家都在参加早自习。看来这一定是外人做的。当然了一方面是学校外面的混混干的,另一方面也许是别的宿舍的人干的也未可知。但是空口无凭也只是一种猜想和假设而已。所以这个时候万万是不能张扬的。

这件事情就发生在李宝柱刚刚升上了高三的当口。对于突然出了这样的事情每个人的想法和观点是不一样的。有的人主张先报告给班主任老师。有的人主张秘密调查,决不能打草惊蛇得不偿失。当然了还有一些人犹豫不决徘徊不定。李宝柱知道这件事情贸然报告给老师非但解决不了问题,找不回钱财,反而会让这些为非作歹的家伙提高警惕严加防范起来。那样的话后果是可想而知的。这件事情更加的扑朔迷离欲盖弥彰起来。与其这样倒不如息事宁人默不作声。这样会让隐藏在暗处的家伙躁动不安起来。很显然他们很快就会彻底的遁形的。

赞同这种做法的只有马虎,最后班长赵凯站出来主持公道。

赵凯平时是不住宿的,主要是临近考试被父亲赵大山撵出来的。所以就被分到了他们的宿舍里了。这已经是一个月之前的事情了。

这个赵凯别看是教师子弟,但倒是一点架子都没有。很快便和这些农村里出来的孩子打成一片了。

“我说两句,这事先放几天再说,大家再好好想想。这个时候我们表现的越平静那些盗贼会更紧张的。我也是赞同李宝柱和马虎的想法。据我判断,这些人绝不会就此收手的。常在河边站哪能不湿鞋呢。我们必须沉得住气才行。大家说是不是这个道理?”班长赵凯发表他的观点道。

班长在一个班级里还是有权威的。这是毋庸置疑的。大家听到这里也没有了主意,索性就先听班长的高见吧。

很快大家集资去外面的商店买了一把新锁。班长赵凯又为每个人配了一把钥匙。这件事情就此被搁置了下来。

尤春燕在朝阳洞中学每次的摸底考试当中都是名列前茅的。这让学校和老师另眼相看。别看这只是一个丫头片子,可是很明显是穆桂英似的人物啊。这已经被传得沸沸扬扬的了。尤杖子这地方到底有啥奇特的。怎么这几年的状元都是那里的呢?那时候人们还是比较相信风水一说的。莫不是那里的风水管的么?

可以说这个尤春燕就是李宝柱的一个翻版。这让尤家上下为之震惊。其中顶数尤兴国反应最大。他怎么都不能相信一个丫头竟然能这样的出类拔萃。莫非他们尤家就要风水逆转阴盛阳衰了么?不过说实话,这个侄女也很给他这个大爷长脸增光。

村里人一见到他就七拐八扭的扯到这个丫头上了,尤兴国也只好尴尬的笑了笑。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个啥滋味,这要是他的两个儿子那该有多好啊。在尤兴国的心里还是有一种强烈的重男轻女的思想的。

随着计划生育的深入开展,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刮起了一阵送孩子之风。当然了主要是为了躲避计划生育。很快他们就把矛头指向了那些没有孩子的家庭上了。自然尤春山就被盯上了。

他们对人家还是有一定的考量的,首先必须是没有孩子,或是没有生育能力的。其次就是家境条件比较好的。尤春山这两点完全符合。所以很快就付诸实践了。

其实这段日子尤春山也属实不太好过,一方面是来自村里人的眼光,另一方面是来自父亲的压力。当然了还有来自老丈人侯一的。

侯一背地里不只一次的扬言过,实在不行的话就赶紧找下家。可是侯小英死活都不答应。

尤春山和侯小英从来都没有想到过会有一个从天而降的孩子砸在他们的头上。可这样的事情还是如约的发生了。他们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他们做过各种可能的设想,怎么平白无故的怀不上孩子呢?这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医院方面的检查肯定是没有错误的。可能是他们的命中注定无子吧。

孩子不生养这事自然就牵扯到尤兴国的身上了。这让他在全村人的面前无法抬起头来。他这辈子做人是十分硬气的,但这次还是被生生的拿了一个对头弯。

在学校里,尤春燕不光是学习成绩好,论起模样也是数一数二的。自然不乏爱慕追求的男孩。但尤春燕根本不予理睬。因为在她的心里早已经有人了。这个人已经牢牢的占据了非常重要的位置。这件事情只有她自个知道。就连父母都一无所知。

很快村里的高跷会就操办了起来,而且有声有色的。尤杖子是一片有着深厚的文化根基的土地。可以这么说高跷文化已经渗透在他们的身体里灵魂里。所以说想要操办高跷会并不是啥难事。如果可以的话几天就能拉出一支叫得响的高跷队的。这绝不是吹出来的。

这次的高跷会就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的。从张罗开始到出去演出只有三天的时间。可谓是一个奇迹。按着习惯来说,出去演出之前是要打个官场的。而且每次从外面回来的时候也是要打一个官场的。然后才能解散休息。

高跷会一般在外面是不住宿的。但也有例外。当然了全体演职人员的伙食和住宿都是有人负责安排的。这都是会首和当地负责接待的人商量决定的。

如果在哪里住宿的话,吃过晚饭还要加演节目的。这也是对当地人们的一种感激和尊重之情。这就不得不拿出看家的本领了,那就是骑象。何为骑象其实就是模仿骑象的场面。这个节目的难处就在于要在绑上一米的高跷腿子之后完成。所以说难度系数还是比较大的。这是尤杖子高跷队的保留节目。

出会的日子选在正月初六。一般来说大约要持续到正月十五。但对于尤春林来说就不是这样了。他随时都在等待着老板方建设的召唤和命令。

其实尤兴财发现韩小影对尤文不好已经很多次了,但这个男人历来是以忍为高的,换句话说他是不愿意挑事的主儿,更何况像这样的家丑怎么能让外人知道的。如果被外人知道了非但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反倒会招来不必要的祸端。他是这样考虑的。所以就权当看不见。但有一个人看不下去了,这个人就是闺女尤春燕,尤春燕只是在周末的时候才回到家里的。但是就在这短短的时间了却看到了让她十分生厌的场面。母亲韩小影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呲大爷爷尤文,这个时候的老头也只是默不作声。可想心里是十分难受的。这一切都被尤春燕完全看在了眼里。她在心里想过,也许是大人的压力太大的原因,偶尔心情不好的时候也是常有的。可是一来二去他就察觉出了不对味了。这个韩小影愈演愈烈,大有蹬鼻子上脸的势头。

这个女人之所以这样做也是有原因的,这是后来才知道的。因为韩小影不止一次在男人跟前抱怨过。尤文在每个儿子家里表现是不一样的。具体来说就是这个尤文藏有心眼,也就是平常说的偏心。按照国家的规定,参加过解放战争的老兵是有一定的补助的。可这个尤文在其他的儿子身上贴补的很多,唯独在他尤兴财这里就大打折扣了。更有甚者就连干活都偷工减料的。凭啥这样啊,都是一样的儿子,再说了不冲大人也得看看孩子吧。尤春燕不是他尤文的亲孙女么?虽然比不了小子但也是老尤家的血脉吧。也不能区别对待吧。实在不行就不轮班了,既然轮班就要一视同仁才行。每当韩小影在被窝里墨迹的时候,尤兴财就权当听不见。干脆闭上眼睛装睡。被这个女人唠叨烦了就来上一句。

“你还有完没完,哪有那么多事,还让人睡不睡觉啊。你咋跟上岁数的老人置气呢?”尤兴财话一出口就遭到了韩小影的猛烈回击,他根本毫无还口之力。

“你可真是个大傻蛋,要我看老人家心里明白着呢?他就是偏心眼。你没看见么?他在老四家里给春亮今个买这个明天买那个。再看他啥时候给咱家春燕买过。这还不是最重要的,他在其他的几个儿子家里那叫一个尽心尽力。可是一到了咱家里就完全变了样,变成了奸懒馋滑了。”韩小影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咋说话呢?再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我可警告你,你别给我惹急眼了。我可对你不客气。”尤兴财故意这样说道,他想吓唬一下这个女人。

“哎呀,你长本事了,还想对我不客气,来来,我倒要看看你能把我咋样了。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是啥德行。”韩小影突然使劲的推搡了他几下说道。

“行了,时候不早了,睡觉。有事明天说。”尤兴财大声的说道。

“你还有闲心睡觉啊,你的心可真够大的。我真怀疑你是不是老爷子亲生的。”韩小影完全是一句玩笑话,可在尤兴财的这里却当成了一句十分恶毒的话。

这个时候尤兴财突然坐了起来,横眉竖眼的。这一下倒把韩小影吓了一跳。

“你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就闭嘴。你就积点口德吧。”尤兴财愤怒的说道。

“他做的就是缺大德的事,还不行我说说么?我也就是过过嘴瘾。”韩小影针锋相对的回应了一句。

“你信不信我大嘴巴抽你。”尤兴财抡起胳膊就要行凶。

“看把你给能的,你还成了精了是不?来来照这个地方打,你不打你就不是你爹揍的。”韩小影干脆把光滑盈润的脸蛋凑了过去。

说实在的尤兴财是不敢动手的,而且也下不去那个手。毕竟他们是多年的夫妻。尤兴财还是对她有很深的感情的。

“唉,睡觉。”尤兴财叹了一口气转过身不出声了。

“你自个睡吧,以后你休想再碰我。”韩小影说完就光不哧溜的又找出一套被褥,另起炉灶了。这是尤兴财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他之所以不敢动手很大的原因也是在这里。这是一个女人的杀手锏。当然了也是得天独厚的。

“你这是闹得哪一出啊,不带这样的。一趟马一趟河,你还来真格的了。孩子他妈,我错了,你就原谅我一回吧。算我求求你了。”尤兴财立刻服软了下来。

对于这样的晾晒尤兴财是领教过很多次了。少则几天,多则几个月。这是他无法忍受的,可是炕梢的韩小影干脆用被子把自个包个严严实实的。大有势不两利分道扬镳之势。尤兴财也只好忍气吞声的睡去。

一夜无话。

其实西屋的尤文听得是一清二楚,他虽然上了年岁,但耳朵一点都不背。这个时候也只能是权当听不见了。

到吃饭的时候,韩小影大声的喊了几声,很明显是带着气的。

“吃饭了,吃饭了,来晚的捞不着。”韩小影一边往上端着饭菜一边故意的说道,她这是说给公公尤文听的。

这是尤春燕从学校回来的接风晚宴,周五的晚上她就骑着自行车回来了。闺女一到家就宣告晚宴正式开始。

“我爷咋没来呢?我去叫他一下。”尤春燕随口说道。

“你吃你的,还轮不到你一个丫头家家的操心呢。他也不是聋子,我这么大声他能听不见,别管,要我看还是不饿,饿了自然就来了。”韩小影硬硬的说道。

“妈,你咋这样说话呢?一会饭菜就凉了,还是我去叫一声吧。”尤春燕说完就撂下碗筷准备起身。

“你敢,我看你往前走一步,你不饿是不是,走了就别吃这顿饭。”韩小影喊道。

这个时候尤兴财赶紧站出来解围。

“你这是何必呢?孩子愿意叫就去叫吧。又没让你去叫。本来燕子回来就是一件大喜事,咱家也难得一聚,可别扫了兴。”尤兴财劝慰道。这个时候韩小影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这个时候一撩门帘从外面走进了一个人,大家定睛一看,果然是尤文。尤春燕赶紧站起来说道。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刚才我还想去那屋叫你呢。快吃饭吧爷,我挨着你坐。

韩小影这叫一个气,但也无可奈何。

宿舍丢钱的事情一来二去就被遗忘了,成了一个无头公案。之所以要在寒假里补课用老师的话说就是提前进入战斗状态。因为距离高考不足五个月了,一年一度的高考被定在了七月这样炎热的季节里,而现在已经是二三月份了。这一次李宝柱胸有成竹志在必得。

知识能改变命运,高考就是一次命运的转折点。尤其对于像李宝柱这样的穷苦出身的孩子来说更是举足轻重。

俗话说一碗水怎能端得平呢?无论作父母的怎么兼顾,在韩小影的心里还是不平的。儿子还可以,倒是这个外说的媳妇就不一样了。但是转念一想,何必要和一个女人斤斤计较呢!

新盖一座房子那是定亲的时候答应下的,所以说尤兴民开始张罗这个事情。很明显儿子成家之后就要单过。而且是独门独院。只要盖好了房子就可以张罗结婚的大事了。这是他心里计划好的。

一般来说高跷会是不在外面住宿的,都是当天去当天回。可还是有一次例外了。这次去的地方是外省,也就是朝阳洞乡的邻居,这二者中间只隔了一道梁。换句话说这道梁就是两个省的边界。

对于尤杖子的高跷会他们早已经是有所闻了,一定要亲眼见识一下才行。所以他们就特意拜访邀请。俗话说的好,盛情难却。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这样一来就耽误了行程,看来也只有在这里借宿一个晚上了。

这些完全不用会首们操心,全包在那些负责接待的人员身上了。他们能做的就是尽其所能的把十八班本事都抖搂出来。也好叫这些人开开眼过过瘾。

李杏花和尤春林自然就在会上,而且这次他们仍然是一副架儿,还是开茶馆。这是在家里和侯小勇大吵一顿之后的最终结果。侯小勇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高跷会演出一般都是由正公子率先出场的,也可以说这个正公子相当于电视台的主持人。具体出啥节目由谁来出都是他说的算的。这个正公子不是一般人能当的,这可是代表了尤杖子村的形象的。所以对于正公子的人选的敲定是一个严格复杂的过程的。这个人首先必须有标致的模样,还要有不错的嗓音,最重要的还要看上去很有观众缘。可以说尤春山完全符合了这几点。所以他是正公子的不二人选,在这之前就是他的父亲尤兴国。这几天家里的一应活计都交到了媳妇侯小英的手里了。这个侯小英也欣然接受乐此不彼,这可是出风头长脸面的好事她还求之不得呢!

一般来说到了每个村子都要先打上几个官场的。何为官场就是供大家观看的。这个礼钱是由村和小组里出的。一般都是两匣果子和两盒烟。打官场是和每家每户完全不同的。这是需要演出子的。何为出子就是拿手绝活,也就是扑蝴蝶摸鱼开茶馆这些了。这是检验高跷队水平的一把尺子。

各家各户都是唱歌为主的。一般来说都是由正公子点名安排,所以说也就十分八分就完成了。进到每家每户的院子也是有一定讲究的。通常都是敲锣的负责头前领路,然后扛旗的两个人率先走进去,但分列两旁,紧接着演员依次鱼贯的进入,最后吹打板子负责殿后。但一般吹打班子都会进入到最里面,面朝大门方向的,正常情况下都是在屋门口的位置。而打完场出去的时候还是敲锣的头前领路。扛旗的还是第一个出去的,然后演员紧跟其后。吹打板子依然是负责殿后的。这是约定俗成的规程。一般来说高跷队会混成两排给东家拜年行礼。随着高跷会的长驱直入,东家还会燃放几个双响,表示欢迎。在屋门的正前方都会摆上一张吃饭的方桌子,上面放上准备好的茶水,还有两匣果子和两盒烟。等到表演完毕后东家还会点烟和奉上热气腾腾的茶水。当然了这只是客气一下。这个时候那些喜欢抽烟的家伙就会耳朵上夹上一根烟。这似乎成了一道十分靓丽的风景线。

临出门的时候就会突然出来两个人,手里拎着大提包还有塑料袋子。他们是负责收礼的。这些人是最不好做的。不但要收下东家的礼品还要会说话,也要尽可能的讨他们的欢心才行。这里也有闹笑话的。

本来就是负责收礼的会首随便的客气了几句,没成想被东家钻了空子,还真把礼品收回去了,没办法也只好认栽,所以后来这两人就合计好了,客气也是要有尺度和分寸的。决不能让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他们必须要为整个高跷会考虑。

唱的歌有传统的唱段也有流行歌曲。当然了也有各种才艺表演的。最常见的就是笛子独奏和快板。传统唱段有《十二月探妹》,《王二姐思夫》,《莫愁歌》,《小姑贤》等等。列举两例示之。

《十二月探妹》歌词如下:

正月里那个探妹啊正呀月正,我领我那个小妹儿啊去观花灯。 观灯是假意啊,妹哟,接你是真心啊,咿儿呀儿呦。

二月里那个探妹啊龙呀抬头,我在那个房中啊把呀书读。 念书心不定呀,妹哟,一心挂两头啊。,咿儿呀儿呦。

三月里那个探妹啊是呀清明,我到那个表妹家去呀上坟。 走你门前过呀,妹哟,假装不理人啊, 咿儿呀儿呦。

四月里那个探妹呀四月初八,我到那个南塘啊把鱼打。 愿者自上钩啊,妹哟,跑不掉我手啊, 咿儿呀儿呦。

五月里那个探妹啊是呀端阳,手提那个粽子啊和洋糖。 双手递给你啊,妹哟,送你尝一尝啊,咿儿呀儿呦。

六月里那个探妹啊是呀炎天,漂白洋的褂子做呀两件。 双手送给你啊,妹哟,给你过热天呀, 咿儿呀儿呦。

七月里那个探妹啊七月初七,牛郎啊织女呀配呀夫妻。 隔着天河水啊,妹哟,不能到一起呀,咿儿呀儿呦。

八月里那个探妹啊是中秋,洋糖啊果子提在手。 走你们前过啊,妹哟,正是月当头呀, 咿儿呀儿呦。

九月里那个探妹啊菊花黄,菊花啊开的满山岗啊。 顺手折一朵啊,妹哟,戴在你头上啊,咿儿呀儿呦。

十月里那个探妹啊小呀阳春,二人啊房中啊诉衷情。 柔情甜如蜜呀,妹哟,凉水点着灯啊, 咿儿呀儿呦。

冬月里那个探妹啊下呀大雪,绫罗啊绸缎啊焐不热。 今天天不早呀,妹哟,就在你家歇啊, 咿儿呀儿呦。

腊月里那个探妹啊腊月腊,家家那个户户啊把猪杀。人家烧年纸,妹哟,咱俩才到家呀,咿儿呀儿呦。

《王二姐思夫》歌词如下:

八月呀秋风啊冷飕飕哇

王二姐坐北楼哇好不自由哇哎哎咳呀

我二哥南京啊去科考 一去六年没回头

想二哥我一天吃不下半碗饭

两天喝不下一碗粥

半碗饭一碗粥

瘦得二姐皮包骨头

这胳膊上的镯子都戴不住了

满把戒指打出溜哇

头不梳脸不洗呦

小脖颈不洗好象大车的轴哇哎哎咳呀

王二姐在北楼哇眼泪汪汪啊

叫一声二哥哥呀咋还不还乡啊哎哎咳呀

想二哥我一天在墙上划一道

两天道儿就成双

划了东墙划西墙 划满南墙划北墙

划满墙那个不算数呢

我登着梯子上了房梁

要不是爹娘管得紧吆

我顺着大道哇划到沈阳啊哎哎咳呀

高跷会里的矛盾是常有的事情,其中顶数分配礼品是最突出的了。这个时候就需要会首出面调解了。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能显现他们的个人能力和本领了。这也是高跷会的最大难点所在。尤兴国就碰到过这样棘手的问题了。起初高跷会里的喇叭匠子是外雇的。人都说外来的和尚会念经,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这也是整个高跷会的最大的支出之一,同时还要协调好这两个人和当地的村民的关系才行。这些人都是有看家本领的,自然显得特别的牛气高傲,也就是平时说的脾气大。正所艺高人胆大就是这个道理,稍有不慎就会惹恼了这些大佛。弄不好还会冷场。这是最难办的。后来尤兴国琢磨明白了,总不能永远受制于人吧。他一定想方设法培养自个的喇叭匠子。于是就在村里广发英雄帖,寻找有这方面的才能的人重点培养。但这些人还是看出了尤兴国的小九九。所以更加小心谨慎起来,绝不给尤兴国一丝一毫的机会。

尤兴国最害怕看这些人的脸色了。正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软,这个道理他还是明白的。谁让自个没这个本事呢?所以他把这些喇叭匠子就差当祖宗供起来了。

他必须要改变这样的被动状态,更何况想要把高跷会发扬光大下去是不能缺少人才的。

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个不错的苗子,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亲家侯一的儿子侯小强,这个人别看说话磕磕巴巴的,但还是有艺术天分的。还真别说经过一段时间的刻苦钻研和勤学苦练终于小有成就。一般的秧歌调吹起来毫不费劲。这让尤兴国仿佛看到了希望。

这次是侯小强的第一次出征,他是和外雇的喇叭匠子搭伙的。这也是为了长远考虑的。这个时候他还是需要有人带带的。

侯小强是一个心细之人,可以说心细如发。他绝不会放过一丝一毫的机会的。俗话说的好,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说的就是他这样的。经过这次的锻炼之后,侯小强终于可以独当一面挑起大梁了。这自然是后话,暂不表。

初来乍到,侯小强一切都还不习惯,自然也不懂高跷会里的各种规矩。所以刚开始的时候就采取随大流的办法。后来一点点就摸索出来一些门道来。

他发现每次会上分配礼品的时候他都是最少的。和那个外雇来的喇叭匠子简直天差地下去。这还能说得过去,毕竟人家是师傅级别的。他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不用说别的,光年龄他都无法相比,这个人和他的父亲侯一相仿。喇叭匠子怎么也有四十多岁的年纪,头发稀疏,嘴上留了个八字胡须。平时眼睛上戴着一个墨镜,让人看起来特别神秘。

尤春山有起早的习惯,这是多年养成的。再加上养牛以后就更准时了。几乎不用别人叫醒,只要到那个时辰就立刻醒来。所以每天都是他第一个起来的。他像二收那样第一件事情就是放牛。当他打开大门的时候无意识看到了一个纸箱子堵在了门口,这会是啥呢?谁会把这个纸箱子放到他家的门口呢?尤春山感觉到十分的纳闷和好奇,于是赶紧走到近前轻轻的打开了它,顿时他吓坏了。在那么个狭小的空间里竟然有一个襁褓之中的婴儿,看起来也就几个月大,是男孩还是女孩根本无从分辨。这是谁干的呢?其实对于送孩子的事情他早有耳闻,总觉得这样的事情距离他太过遥远。可现在一个活生生的婴儿就出现在他家的大门口。他四下里张望了一下,这是清晨时分,根本看不到任何的人影。一般来说绝大部分的人还在睡梦当中或者是赖在被窝里。按着一般的流程分析,这个送孩子一定在不远处观察着这里呢?因为不亲眼看见孩子被人家抱走是不会放心的。但这个时候肯定是不会现出真身的。否则他的孩子就送不成了。尤春山赶紧双手端起了纸箱子匆忙的走进了屋里。

媳妇侯小英正在熟睡当中。尤春山把纸箱子放到炕上,赶紧用手使劲的推了推这个女人。很快侯小英就被唤醒了,还以为发生了啥事情。直眉楞眼的看了看男人。

“咋的了?做饭还早着呢吧?你咋不去放牛。”侯小英疑惑的问道。

“你看这是啥?”尤春山用手指了指纸箱子。侯小英心里觉得十分好笑。这是玩变戏法么?她朝纸箱子里望了一眼,顿时就惊呆了,于是就腾地坐了起来。赶紧用手擦了擦眼睛,该不会是自个眼睛花了么?这回总算看清楚了。在纸箱里有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此时他正在花被子里乱动着。而且还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说来也十分奇怪,这个孩子看到了侯小英顿时就笑了起来。当时侯小英的心都化了。这是她见到的最美的笑容。

她一下子就扒开了孩子的大腿,终于分辨清楚了,是一个女婴。正在这时在小被子里露出了一个折叠的得很规整的纸条。她赶紧慢慢的打开一看,顿时全明白了,这是孩子的全部信息。那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孩子的出生时辰和各种感激的话语。看来这是故意送给他们的。她猛然的回过头。十分惊喜十分困惑的望了望自个的男人。

“这咋办?你没看到谁送的么?”侯小英问道。这个时候尤春山赶紧摇了摇头。

“人我是的确没看到,不过我有预感那个人就在远处瞧着我呢。话又说回来了,既然想把这个孩子送人,那肯定是不能暴露目标的。这究竟是谁呢?你有没有听说上下快有生小孩子的么?”尤春山打听道。

“好像没有吧,这一定是远处的也未可知。跟前的都熟悉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侯小英胡乱猜测道。

“接下来咱们咋办?第一可以送出去,听天由命,第二就是报官,交给派出所去处理,第三就是领养这个孩子。反正咱们现在也没孩子。这三个你任选其一吧。”尤春山慢条斯理的说道。他把能想到的都说了出来。

“先不急,容我好好琢磨琢磨。我觉得当务之急是要保密。这样吧,你去问问咱爸,我回娘家和我爸商量商量。”侯小英建议道。还真别说这个孩子倒是很听话,不吵也不闹,看起来是吃过东西了。她这才放下心来。

“你先去吧,记得一定要婉转一些。等你回来我再去。快走吧。这个事情万万不能耽搁。”侯小英叮嘱道。这个时候她又望向了襁褓中的婴儿。

事情正如料想的那样,尤兴国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就炸庙了。这不是在打他的脸呢么?这些人咋会想到他家呢?

“赶紧带我去看看,兴许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最好把孩子送回去。”尤兴国幻想着。

于是在尤春山的带领下尤兴国就火速的奔向了儿子的家。

刚进屋,尤兴国就压低嗓音的问道。

“哪呢,孩子,快叫我瞧瞧。”尤兴国走到纸箱子跟前猛然低头望去,当时就彻底的震惊了,还真是一个活生生的婴儿。

“到底是咋回事?你跟我说得详细一些。”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睛片刻都没离开过这个不速之客。

于是接下来尤春山便原原本本的跟父亲讲述了一遍。

这个时候是绝对不能惊动尤春山的母亲的。因为这个女人一向口快心直,可以这样说无论啥事只要到她的耳朵里就等于全村人知道了。所以他们必须先瞒着这个女人。

“你们打算咋处理这个孩子?实话实说。”尤兴国义正言辞的说道。这个时候尤春山和侯小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说些啥为好。

“这个孩子绝对不能留下来,我的意思就是报官。或是送出去听天由命,那就要看这个孩子的造化了。总之他不能留在我们老尤家。”尤兴国最后决定道。

“报官,这孩子的生身父母也不太好找了,到时候会被送去孤儿院或是被某个人家领养。至于送人根本不可能的,这就等于害了这个孩子,再怎么说孩子也是无辜的。”尤春山分析道。

“实在不行咱们就留下这个孩子吧,我倒是觉得这也是一种缘分。”侯小英异想天开的说道。

“胡说八道,这哪里是缘分,这是造孽。我可不想替别人抚养孩子。这叫咋回事啊。不清不楚的,我要的是尤家的子孙。”尤兴国十分坚决的说道。

“咱爸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个孩子还是不能留下的,具体怎么办还要好好的琢磨一下,决不能太草率了。”尤春山附和道。这个时候尤兴国的脸上终于多云转晴起来。

侯小英急急忙忙的回了娘家,把这个事情就告诉给了父亲,侯一这个时候却显得异常镇静。

“我帮你分析一下,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还没有坐实你们不能生育的这个事。这个孩子最好不要留。万一以后成罗乱呢。你想过没有。”侯一不无担心的说道。

假如在未来的某一天这对年轻人有了自个的孩子以后将会置这个抱养的孩子于何地呢?而且很明显尤兴国是不同意的。这也是最难办的事情。别看尤春山现在已经分家另过,可是尤家真正当家的还是这个人。尤其在大是大非的面前,尤春山是不敢造次的。

“好吧,我知道了。”侯小英点头说道。

这个主意必须交由尤兴国拿定。于是尤春山去乡里派出所报了一个案。当派出所的一干人等出现在他家里的时候,详细调查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执意要将这个孩子抱走的节骨眼上侯小英突然改变了主意。她要领养这个孩子。这让所有人都感到震惊和意外。这个女人的脑袋是不是进水了。怎么做出这样不靠谱不着调的事情来呢。

“你胡咧咧个啥呢?不是都说好了么?这总比送人强多了。”尤春山说道。

“我要领养这个孩子,这个应该允许吧。我们一直没有孩子。”侯小英当着明人不说暗话。这回可难办了,民警也没有了辙。

“你们可别听她的,娘们家家的不懂。你们抱走吧!”尤兴国说道。

可这个时候孩子在侯小英的手里,她死活都不撒手。

“这样吧,这个事是急不得的。你们先统一下意见再说。给你们三天时间,对了你们一定要承担起临时监护人的责任和义务。这孩子要是有啥闪失,后果可想而知的。你们掂量着办,我只重视最后的结果,往往会忽略了过程。我等你们的信儿,再见。”其中一个民警最后说道。

【编者按】过年了,尤春光接白莲来过年/ 李宝柱继续冲刺高考 / 果园分了,皆大欢喜/ 尤春燕和李宝柱一样学习好 /尤文对儿子有薄有厚,韩小影对老公公挑剔 /侯小强学了喇叭匠子 /尤春山家得个弃婴 ,侯小英要领养/ 非常五彩缤纷,草蛇灰线,交织连接。赞!问好作者,感激赐稿万泉河。【万泉河编辑:国产机器猫】
上一篇:大西院第十八章
下一篇:大西院第十六章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101810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