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20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鉴赏
马琳:世界眼光 本土风格
日期:2017-06-20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马琳
点击:1025

《史记》有云:“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一方水土孕育一方文化,一方文化影响一方经济、造就一方社会。可以说,地域文化的传承与当代建设对于该地域的方方面面都至关重要。辽宁历史悠久,文化源远流长,如何通过文学表达呈现和传播辽宁文化,是一个重要课题。

迪格尔印第安人有一句箴言:

从最原初,每一个民族就有一只陶杯,从这杯中,人们饮入了他们的生活。

这只陶杯首先指的是自然环境,斯地斯民就是通过这只陶杯来“饮入他们的生活”的,某个地域的人们对于外界事物所作出的反应和反映,最终形成了他们的自然观、社会观、价值观,乃至世界观和人生观,最终而形成这一地域特有的文化样貌。而不同区域之间的文化彼此之间则存在着巨大的差异。东北三省地处塞外边疆,多民族聚居,凝结着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也形成了以辽宁为中心、与中原既相联又别具一格的关东文化。而辽宁地域文化则是其中一抹迷人的风景,在今古文明的时空中熠熠生辉,令人瞩目。

雄浑大气的辽宁地域文化多元融合,只有凭借文学艺术进行表达,才能鲜活呈现,精彩演绎。多年来,辽宁文学多有呈现东北,尤其是辽宁地域文化风貌的佳作精品,多层面、多角度地呈现了辽宁地域文化。其中有历史的回顾,也有现实的反思,是辽宁地域文化的生动表达。但是,辽宁仍有许多题材资源有待开掘,比如,如何深刻展现作为共和国长子的工业大省在衰败中的崛起,农村题材如何突破表层的喜剧叙事深入到文化肌理,如何通过文学为东北抗联进行历史定位,如何以文学形式为扎实推进辽宁沿海经济带转型升级助力等等。这些题材资源都有待未来的文学创作来尝试探索。

面对如何激活本土资源,打造辽宁文学精品这样一个话题,有以下几个概念和关系需要思考:

一是关于地域性与普世性的关系。强调地域性不应局限于狭隘的符号化表象,而应在地域性的表达中融入普适性的精神内核。多年来,我们在考查文化的地域性时,都难免会遭遇一个有关民族体认的复杂问题。尤其是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多民族的历史悠久的国家而言,这种体认尤其深切。辽宁是一个地貌丰富,各民族杂居的地域,这一方水土一方人有着丰富的文化呈现,如何在超越民族地域表象符号的基础上,表现普世性的精神内核将是未来文学创作的健康走向。任何一种体裁的文学表现,如果缺失了形而上的现代性思考,那么它的生命力都是短暂的。

二是关于民族性与世界性之间的关系。对于这一关系的认知多来自鲁迅先生的名言启发,即“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但通读鲁迅作品,就会发现鲁迅之伟大却尤在于他世界性的眼光与襟怀,他的小说、散文诗、杂文等等,这些文字中所内蕴的精神命题与世界每一个地域每一颗灵魂息息相关。因此,狭隘地理解“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创作难免偏颇。比如,在某些具有世界影响的中国作品中,我们更多会看到民族文化中鄙陋的成分,这样的作品为世界提供了一个怎样的关于中国的文化想象?地域性、民族性的内涵是相对稳定的,但受制于时间、空间、族群等因素的影响,也会相应演化,辽宁文学需超越狭隘的民族性认知,放眼世界,动态地表现本土文化。

三是关于全球化浪潮与地域性悖谬之间的关系。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全球化、媒体化就已经成为时代主潮,面对时代剧变,再像19世纪末20世纪初那样做鸵鸟,绝无可能。如何争取本土的文化主导权与话语权,解决创作者自身以及民族地域性的民众焦虑,将是一个更大的课题。风云际会,民族性、地域性作为问题,更加凸显。强调民族性与地域性,除去自然、政治与经济的必然需求之外,更是文化属性的自尊需求,是文学个性的特殊需求。优秀的本土文学作品将通过对外在生活经验的知识性表现,实现对内在体验的情感表达。通过一个充满价值意义的审美性文本建立其公共文化范式,实现语言的文化意义,实现本土与民族性的认同。

综上所述,辽宁文学激活和有效运用本土文化资源,“以世界眼光表现中国故事,以中国风格表现世界故事”,将是未来文学表达的迫切需要。

阿来在长篇小说《空山》中借助流浪诗人之口唱出“这么凶/这么快/这就是现代”,是对当代社会一个十分恰切的概括。在这样一个时代,文学艺术的意义是似是边缘,其实越发重要。因为文学通过创造多重的、不同的世界,给人以实现或陷入梦想的可能。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文学家是肆无忌惮的造梦者。米兰·昆德拉在小说《慢》中写道:“速度是出神的形式,这是技术革命送给人的礼物。跑步的人跟摩托车手相反,身上总有自己存在,总是不得不想到脚上老茧和喘气;当他跑步时,他感到自己的体重、年纪,就比任何时候都意识到自身与岁月”。文学与快相悖,是可以让我们放慢的途径,是安放心灵的所在。我们热爱自己的“自身与岁月”,也因此向往文学。期待辽宁作家为全国乃至世界创造醉人梦想,在与现实世界截然不同的想象世界中,去对抗物质的、功利的、庸常的现实世界。

 

马琳:女,1970年生,文学博士,辽宁省文艺理论家协会副主席、秘书长;硕士研究生导师。多年从事文学与传媒方向的研究工作,代表性成果有学术专著三部《电视剧传播:性别建构与身份认同》(辽海出版社2009.7),合著学术专著《百年中国女性文学批评》(吉林人民出版社2001.12),《国产电视剧品质量化研究》(辽海出版社2014年4月),并参与数部文学专著的写作;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学术月刊》《社会科学辑刊》《当代文坛》《文艺评论》《小说评论》《电影艺术》《当代电影》《艺术广角》等重点期刊和核心期刊上发表文章近20篇,在其他省级刊物发表各类科研文章40余篇;发表成果曾被《新华文摘》全文转载1次、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转载3次。曾作为重要参加者参与国家社科基金、教育部基金项目的写作,独立主持辽宁省社科基金重点项目与一般项目多次,独立主持辽宁社科联课题等多项研究工作。发表的成果获得国家级奖项1项,省级奖项5项,市级奖项7项。辽宁省第五批“百千万人才工程”千人层次人员。

【编者按】【网站执行副主编:曹瑞丽】
上一篇:一等奖作品:《我娘是个疯子》赏析
下一篇:读朱自清《背 影 》有感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64084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