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2月14日 周五
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讲评
【李轻松】身体的局限与灵魂的自由
日期:2015-05-2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李轻松
点击:2686

 身体的局限与灵魂的自由

 ——著名诗人、作家:李轻松

      我最初的写作沉迷于对身体的探索,我并不认为这是歧途,直到现在,我都坚持认为,一个写作者,如果不能真正打开自己的身体,就无法真正触摸到自己的灵魂。我的身体包括皮肤、肌肉和骨骼,也包括快感与丧失、成长与衰落、融合与对峙。它是我通向自由灵魂的一个途径。

      其实那时写诗是盲目的,执着于内心的挖掘,展示出一些黑暗的瞬间,或者沉到心灵最深处的迷宫,我企图展望伟大的自由精神世界。它是那么迷人,并诱我义无反顾地探索与沉迷。那时我几乎不关注心灵之外的东西,我认为那些与诗歌无关。诗歌就是主观的、臆想的,而现实必须要通过心灵的处理才可以进入诗歌。有许多评论者谈到我作品里的痛感,无论别人如何评价,那是我珍视的部分,因为那是我生命的底色,它关乎我的灵魂,我无法绕开它而独立存在。

      我最初的写作是建立在一种打破与破坏的基础上的,即对惯常的规范的语法进行颠覆,再重新进行组合与创建。这个过程是艰难的,也是需要勇气的。但无疑在汉语的建设中,我有了属于自己的花园,那些超常规的花朵是我独有的。

      但是我的疑问是,就算打开了身体,就会得到灵魂的自由了吗?当一个人有了被囚禁的痛苦,强烈地渴望着冲破这禁锢,忘我地向往更自由之后,结果灵魂并未得到拯救,相反,却更加地失落与茫然,更加地不难容忍周遭的际遇,那么怎么办?我无数次地问过自己,我到底被什么所囚禁?我要逃到何方?哪里可以接纳我的心灵?

        所以我喜欢一切带翅膀的动物,我崇拜飞翔。而我喜欢飞翔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可以俯瞰万物,恰恰相反,而是万物默认了我。也许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我只沉迷于飞翔本身。我曾在作品里过分地表达过这种飞翔的欲望,它几乎就成为我写作的翅膀,使我超越了俗常的羁绊而到达精神高处。我在前期曾经依赖这种状态而做到旁若无人或旁若无物,它的好处是让我能够专注于自己的内心,无论是曲径幽深还是黑暗覆盖,我都能找到通往心灵的道路。当然我的探险太过执着,也限制了我对更辽阔空间的眺望。所以后来我尽可能地降低自己的视角,尽量地站在最低处,用更加丰富的世界来填充自己的视野,那么我能看见的是通过主观意识处理过了的事物,所以它是有意义的,有价值的。

      我的回答是,可能恰恰是我自己的身体囚禁了我。懂得这一点时,我几乎崩溃。我自己的牢笼,能否冲破?果然如我所愿,真的挣脱了,我就得到了我想要的自由吗?我又想要什么样的自由?身体与灵魂这场永恒的戏剧,到底是不是一场永恒的误会或永恒的彼此背叛?

      当我们努力从自己的身体里剥离出来,显现出这一个“我”的与众不同,我的诗歌发生了改变。我说过,年轻的时候,我太过极端,难免会沉湎于个人情感的抒写。这个阶段是我珍视的,它太本质太直接太自然了,那里有我的挣扎与伤痛。但一个人不能永久地沉浸在那样的氛围里面,这关系到一个人的成长。当我懂得了节制,我就懂得了取舍。有时舍掉是一种智慧,是另一种得。所以在后来的人生里面,我慢慢地从容和淡定,它反应到我的诗作里,就是舒缓和辽阔了一些。情绪太激烈的时候,往往太执着于一己之见,不会顾及到更多的东西。

      我现在喜欢在大地上行走了,那么我还飞不飞?这依然是一个问题。就像我从自身中剥离出来,以为就能得到自由,但我到底想要什么样的自由?这也依然是另一个问题。我的思考是,我需要独立飞翔也需要依赖行走,身体与灵魂就像一个男人与女人,彼此出轨去追寻所谓的自由之爱,但这个世界给出的却是永远不会完美的爱情,最后他们又彼此依存合二而一。我的诗歌将会在这种不断的出走与回归中纠缠不休、继续向前……

【编者按】
上一篇:“年年有余”征联
下一篇:【初国卿】散文应当是情致和性灵的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077419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