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13日 周二
盛京文学网2016年度十佳作品【小说】白桦林中的小屋
日期:2017-01-3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九月梅子
点击:1284

山上的湿气很重,再加上刚下过一场雨,本来潮乎乎的山路更加湿滑,踩起来倒有泥泞的感觉了。铁汉肩上的背包越来越沉,山势也越来越陡,到最后他不得不手脚并用,抓着山上蓬勃的枝叶蒿草,一步一步地往上爬。“这哪里是走啊,简直是四足动物在爬行”。铁汉心中不快的想着,铁青着脸。真想躺下去歇上一会儿,可眼见头顶的乌云蓄势而来,担心再下一场雨,只能喘着粗气,坚强的往上走。抬头望去依稀在眼前的“小木屋”似乎近在咫尺。铁汉咬了咬牙,又一个用力地憋了一口气,脚步更紧的向上挪动。近了……更近了,铁汉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终于到了。

岳华寺。不知道哪年哪月?山上突然出现这座寺庙,寺里只一个和尚。偶尔会有化缘到此的其它和尚,甚或住上一段时间,然后相继而去,最后剩下的只有一个叫明空的小和尚。明空把寺院打扫得很整洁,素朴的门楣。仰首望去,一尊与寺院一样简洁的文殊菩萨坐在栩栩如生的麒麟之上,安祥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铁汉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古寺--岳华寺,铁汉并不陌生,在这之前就曾经来过。只不过,那次来太过仓促,还没有来得及静思细想,就离开了。这一次,铁汉想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理清萦绕在他心中的琐碎。

湿漉漉的铁汉与迎面走来的明空四目相对,明空双手合十,口中一句“阿弥佗佛,施主又是远道而来,这么大的雨也没有阻挡住施主的脚步,看来施主与本寺的缘分真的不小呢。你来之前,已经有位施主先你而到,那时正是山中雨水落的猛烈时。那位施主想必铁汉施主是认得的。”没等铁汉张嘴,明空和尚的一席话令铁汉诧异:“又有一位俗人在此,况且是我认得的?怎么会如此之巧?这么大的雨,这么高的山”铁汉正纳闷儿。明空和尚似在自言自语:“即使不认识,你们两个做个伴也好,免得和我一个出家人在一起,你一个人倒不适应。施主请便,你还住在原先的客房吧。”明空径直一个人向内走去,再没有半句言语。

铁汉完全没有了上山时的躁意,不紧不慢的向客房走去。这座寺虽然不大,但除了明空和尚住的一间禅房外,还有三间客房,这客房是专门为外来吃斋理佛之人使用的,原先是外来和尚住,现在外来和尚都回了原来的寺院,这几间房倒成了专门的客房。三间客房,铁汉想都没想直接走进了上次曾经住过的一间,经过虚掩的另一间客房门口时,铁汉不经意的向里望去,古筝?

铁汉并没有去打扰眼前的女孩,而是一声不响的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间,放置好随身带的背包,换了一套干爽的衣服,不带一丝声响的奔向文殊菩萨的殿堂。

陈旧的明黄色蒲团,已经被时间磨砺得泛出深深的黄色,这种黄色再不像之前那样光彩照人,而是满目沧桑般铺垫在堂阶之上。铁汉并没有嫌弃,满心虔诚的跪伏下去,双手合十,紧闭双眼,心中似乎响起了清脆的木鱼声。随着一声一声的木鱼声在铁汉的心中敲起,似乎身边有一阵微风飘来,不大,但足以让清静中的铁汉感觉得到。这股风不是院内白桦树裹起的山风,而是随着一个人而飘然而至的“身形”。果真是她,音乐系四年级学生古筝。

真是应了明空和尚所说,他们认识。

铁汉,学音乐的科班出身,从苏联留学回来直接进了音乐学院北校区,负责学校的西洋乐器教学工作。在毕业典礼的表演中,一首萨克丝独奏,令铁汉特别注意了一下吹奏的人。一袭黑衣黑裙,皮肤白皙,戴着一幅与衣服颜色相衬的黑框时尚眼镜。她婉转的动作,静谧的神态,在音乐的萦绕中如梦如幻。铁汉被她的吹奏完全吸引住了,在音乐学院,他还没有发现哪个人的萨克斯吹奏有多高超,可台上小姑娘的吹奏,却完全像一个异域女孩所演奏的。她吹奏时的沉静更增添了主题音乐的魅力。

全场都被萨克斯演奏所吸引,当最后一个音节消失在茫茫夜空时,一片热烈的掌声和呼喊声覆盖了小姑娘的羞涩。台下2010届毕业生不失风度的喊起了“古筝古筝”。随着流水般的音乐节奏响起,一首《归家》如暖流般倾泻而来。

没有想到,一年之后,在山上与这位小姑娘相遇。

铁汉回转心神,没有去理会这位悄然而至的姑娘,而是仍旧继续颔首礼拜。太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躲到了山那面,雨后的空气被山风一吹水灵灵的弥漫着。似乎心中的木鱼戛然而止,铁汉睁开了眼睛,起身时由于跪伏太久差一点踉跄。而他身边的古筝像一尊佛一样依然跪伏,嘴里似乎在默祷些什么?只是他听不清。

铁汉是做过内观课程的,知道在内观期间是不允许讲话或与同修交流的,而身边的姑娘,使他不得不想问问她究竟来这里做什么?何况是在毕业一年之后,还是在这样一个大雨滂沱时上山?她是不是遇到了问题?记得毕业时她的演奏引起了他的特别注意,因了那次注意,才在毕业分配时特殊的看了一眼她的毕业意向:回原地自谋行业,她的原地在深圳。为什么她拒绝了毕业留校?而是又回到了深圳老家呢?由于当时铁汉事情太多,而没有顾及这个曾经令他注意的女孩,没想到一年之后,在这里又与她相遇。

毕竟这不是内观,而是静心的另一个场所,为什么要坚持内观制度呢?铁汉犹豫着,要不要打破以往内观时的规定?正思索着,抬头看见了正往佛堂而来的明空和尚。明空和尚仍旧双手合十,笑眯眯的望了一眼铁汉:“阿弥佗佛,雨停风住,劳碌半晌方到终点,想必施主一定是饥肠辘辘,食饭是终点也是起点,就看施主如何造化了?一切随缘,阿弥佗佛。”悟禅?终点?起点?一滴雨珠从一片树叶滚落到另一片树叶之上,魔术般的一直跌落了下来,直到跌至树下放置的一个水缸里,啪的一声,激起一小方涟漪。铁汉微微一笑。

晚饭时,并没有见到古筝姑娘。铁汉吃了一小碗稀米菜粥,谢过明空和尚后,也没有进客房,直接在寺外的山包上坐了下来。夜晚的古刹在月光的照映下,显得更加孤独清冷。一簇树枝婆娑而下,直接扑在寺院围墙之上,铁汉像是在看一场木偶戏,不大的山风像一双手舞动着寺院围墙之外的枝丫,灵巧的摆动着,恰似女子般婀娜的身姿,动情的跳着一曲无声的别族舞蹈。铁汉有些儿看入了迷。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身后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铁汉没有回头,就知道是她。怎么呢?为什么莫名的会有如此感叹?

“铁汉老师,我知道是您。”

“我也知道是你,古筝,2010音乐系毕业生,去向不明。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我没有打扰你,依稀觉得你应该是有心事,若不然,不会一个人大雨天跑到这里来。一年后再见到你,有许多的疑问,相信你通过冥静后,能够有一个答案呈现。”

“在我毕业前二个月母亲就去世了。母亲走了没有二个月,父亲竟然就给我找了个后妈,更可笑的是,这个后妈仅比我大五岁。父亲也算是个风流人物了,他是搞音乐创作的,作词作曲都很好,在我们那儿算是名人,可没有想到,母亲尸骨未寒他就要再婚。这就是所谓的结发夫妻?这就是所谓的人人称道的恩爱夫妻?父亲的行为让我胆战心寒,胆战的是以后将我一个人去面对所有的生活,心寒的是父亲的行为令我不耻,这是我的父亲吗?听舅舅讲,母亲的去世和爸爸的私生活很有关系。在我读大学的时候,我不经常回去,他们也不吵也不闹,就那样不死不活的过着,母亲是为了我才不和父亲离婚。直至我快要毕业的时候,她才明里暗里告诉我一些儿事情。可那时,母亲的病已经到了不可治疗的末期,还好,我即将毕业,本以为毕业回去就可以好好侍奉母亲,会延长她的生命,没有想到她走的那样急。

在父亲和那个仅比我大五岁的后母结婚后,父亲莫名其妙的一天比一天消瘦,后来检查是肺癌晚期,黑瘦黑瘦的,我看了有一种说不出的痛。父亲住院时,那个后母根本就不管他。本来,我也想不管他,想让他一个人度过最难受的时期,可那毕竟是我的父亲。舅舅和叔叔都不愿意理他,说他是自作孽不可活。我想了许多,想到母亲,但似乎冥冥中母亲告诉我,要善待父亲,他是给了你生命的人。所以,在父亲最后的日子我一直陪在他身旁,但不愿意理他。我时常感受到父亲一直用乞求的眼神看着我,总是像有什么话要对我讲,可终究没有讲出来,或者我也没有给父亲这样的机会讲释心中的愧疚。直到他去世那一天,我才清晰的知道,应该让父亲说些什么,可一切都已经太迟。父亲走后,我在整理他遗物的时候,发现了和他的词曲创作放在一起的我小时候的一篇作文。那是上小学六年级,快毕业时老师留给我们的一个作业,叫做感恩生命。当时,我就写了一篇作文叫做《感恩给我生命的人》,这里写着我的父亲母亲。当时也没有太在意,随意的放在了抽屉了,没想到多年之后在父亲的储存箱中看到了我从前的文章。想必,父亲一定是爱我的,若不然,怎么会如此有心的收存着她女儿从前的小小纸片。真的后悔,在父亲离去的日子没有和父亲好好的聊一聊,没能让他安然的走向另一个世界。我一直很后悔,一年以来,一直很忧郁,总觉得对父母亲缺失了某种关爱。这个结我始终解不开,以致影响了我对未来的判断。何去何从?虽有薄技在身,但我却无心施展。踌躇徘徊中,一个朋友向我提起了这座山还有这座山的小屋,他说这里很神奇,只要来过这里的人如果有心,就会有所收获有所开解。我来了,冒着大雨而来,原来这就是朋友所说的人们心目中的小屋。我不知道我在这里能不能得到答案,但我把我的窘迫全部倾吐了出来,不管对方是不是铁汉老师,还是其他人,我都会吐出来,因为我来的目的就是想把这些儿埋在我心中旷日持久的死结松散开来,让我在离开这里的时候有一个真正的释然。铁汉老师,您能给我一个释然吗?”

想要一个释然,只不过就是要一个心理的平静。记得,我曾经看过一本书,是名嘴白岩松编著的,那里有这样四个字:反思,平静。

当我在夜深人静时阅读这本书的时候,心中是有激荡的,尤其是反思之后是平静。就像“《大学》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一样。生活中是需要经常反思的,论语中的“吾日三省吾身”,古人尚且,更何况我们。可是,现如今的我们,已然在浮澡的尘世中太久,这种惯性太持久,已然令我们习惯。

铁汉看了看始终缄默不语的古筝姑娘。夜深了,她却不觉寒意,那一弯月亮似在眼中照映。铁汉笑了笑,既然想听,那么铁汉老师就给你讲个故事吧。虽然一年之后他已不是她的老师,但铁汉的幽默,却给静谧的山间增添了稚趣。

这座庙里的和尚我已经认识两年多了,这两年多来,在心情郁闷得无法开解的时候,我就会来到这里。不知为什么?只要一走进这座寺院,我的心里就无比的宁静。虽然这里静的出奇,但似乎就有一种冥冥中的吸引。第一次来的时候,还没有这种感觉,当我有一次知道了一件事的时候,我的心才彻底的归于沉静并且还有久违了的信服。

古筝听到这里,嘴唇动了动,但没有出声。虽然是夜晚,但有月光,她的表情铁汉看得一清二楚。但他并没有把话题引到她的事情上,而是继续他的故事。

接待我们的师父从前的名字叫静初。

静初自小无父无母,刚懂事,父母就相继离世。在他六岁时,出现了一桩怪事。在小静初父母刚过世后,他就被他的叔父叔母收养,当时,他的叔母正要生产,可是到了临产时却由于难产而婴孩夭折,至此,他的叔父叔母待他如亲生儿子一样。有时也想再要一个小孩,让小静初好有个伴。可是,一直没有如愿。就在小静初三岁时,村上来了一位和尚,看到了静初,就要收他为徒,说他极有慧根,与佛家有缘。并且,如果小静初始终在叔父家,他们将永远无子,这就是前生注定有这么一个冤缘。这些儿话听得静初的叔父叔母目瞪口呆,想这和尚尽是信口胡诌,哪会有这般事,我们都在行好事,为什么还会有断子之患呢?更何况我们已经把小静初当作亲儿子来养,现已没有无子之忧,静初就是我们的儿子啊。

那和尚手持念珠,冲他们笑了笑:“知你不信”,你们叔侄之间还有三年之缘,过了这三年我再来接他也不晚。说完拂袖而去。

三年里,无风无浪,一切平静如水。家人把这件事都忘在了脑后,叔父叔母更是把小静初当作了儿子,已然忘了大和尚讲的话。

这年夏天,小静初已满六岁,甚懂人事,乖巧可爱。这天傍晚,霞光满天,少见的满天红星萦绕天际不去,一家三口坐在庭院当中,一面吃着自家产的烧瓜,一边唠着家常。这时一个步履蹒跚的人走进了院子,小静初一家人定睛一瞧,原来是三年前的大和尚,那时小静初尚不懂人事。时值六岁,愈发机灵可爱,见是大和尚,尽然开心地扑向他,并拿起和尚颈前的佛珠,闭起双眼静念起来,有模有样,惊得叔父叔母面容失色。

大和尚开口说话了:“三年之约不长不短,现如今约期已到,我是非接他走不可。他本属于出家人,并属清静之所。你们也不必悲伤,一切因缘。之所以会有现在的情形,一切都皆因他,当他走后,你们也会过正常的生活,也会有一个可爱的一双儿女,因为你们侍奉这个孩子多年,已结善缘并有了善果。”

叔父叔母哪里肯信大和尚这一派胡言,径自拉着小静初的手不放。可是小静初像没事人一样,也不哭也不闹也没有惊异,而是拉着大和尚的手就要往外走。刚走两步,似有神物指引般,尽回过身来,身膝跪倒,冲着他的叔父叔母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头也不回的跟着大和尚走了。那个大和尚回头笑笑,扔下这么一句:你们还有一次面缘,就是十年以后一见。

铁汉紧了紧衣襟,对着古筝默然地说:说这些话你一定不相信,也以为这是迷信这是杜撰。想当年,我何尝不是这样的怀疑呢。但现在,我信了。你,还有无兴趣听下去呢?

古筝姑娘忽闪着衔月的大眼睛,急切的点了点头。

小静初跟着师父着实吃了苦,那时他才六岁,对于一个六岁的孩童整天以古刹青灯为伴,可他却极为享受这种生活,整天跟着师父吃斋念佛,稍大一些就和师父在山里建庙宇,不知道为什么大和尚一直在不辞劳苦的建造一座一座庙宇,有时会有其他僧众一起做。可有时大家都去化缘,只留大和尚和静初一老一小。即使这样,也从未间断过修造一座座的庙宇。多年之后,长白山麓每隔百十里就会有一座寺庙,寺庙虽然简朴,但不失幽静肃穆与亲和。我们外来人都把她称做白桦林中的小屋,并且每个小屋都有一个与静初一样的人在看护。其时,名为看寺护庙,实为修行心智。

多年之后,大和尚圆寂,仅剩十五岁的小静初。其时多年来,大和尚并没有让小静初剃度皈依佛门,而是做为一个俗家弟子引带。这些年来小静初已经习惯寺院生活,从内心中就从来没有排斥过佛教,而是那么亲近她。并且他已在大师父的引领下读完了大乘佛教。对于一个年满十五岁的童子来说,能够熟领大乘佛教之内涵,已属相当不易。这说明小静初的慧根如此之深厚。若不然,一个孩童是无法理解佛法之精髓的,更何况是大乘佛法。在研修佛法的同时,又力行去建造更多的寺庙。他好象已经完全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这期间他叔父也来找过他,时间太久,每个人的心中都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况且小静初走的第二年,她的舅母相继为家中添了一个男丁和一个女娃。正验证了大师父的话,他们有一双儿女,并且可爱至极。但他们从来都不曾忘记他们还有小静初这么一个儿子。

讲这样一个故事,你有没有明白呢?那句一切皆缘你会不会深刻领会呢?今日你我在这里重逢也是缘分使然。想那大和尚、小静初、叔父叔母,哪一段行进,哪一段相遇,哪一段不是缘分注定呢?想那小静初离开叔父叔母身边,是不是像割掉心头肉般痛呢?但他们的淳朴,他们的根本,平静中选择了等待,等待日子,等待那种缘分的到来。你看,次年,等来了他的孩子,再以后等来了与小静初的相见。

一切归于平静。

黑暗中古筝姑娘自语:

铁汉老师的意思是:让我的心静下来,想那过去的点点滴滴;母亲的隐忍,父亲的绝决,小继母的冷酷,都是命运使然,换句话讲也是缘分使然。我是没有力量去阻拦的,只能够行使自己的本分。因为那是给予我生命的父亲,如果没有他就没有我的存在,一个给你生命的人,是要用一生的行为去感恩的。莫要浮躁与恼气,珍惜在一起的相遇,无论是与父母还是他人。

铁汉笑了。

这白桦林中的小屋在平静中也会微笑。

古筝也笑了。

站在他们背后许久的明空师父眼中似有泪光,晶莹剔透,只因那眼中若隐若现的月光。

【编者按】
上一篇:盛京文学网2016年度十佳作品【本土】一个父亲的痛
下一篇:盛京文学网2016年度十佳作品【小说】风雪夜归人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35656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