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14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作家
马秋芬
日期:2015-05-2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盛京文学网
点击:3927

马秋芬简介:

1949年3月24日生于沈阳市。祖籍山东省龙口市(黄县)。初、高中均就读于沈阳市第一中学。1968年9月下乡插队,历经知青务农生涯3年,在乡间劳动和写作均极为突出,1971年5月入党。1971年9月被抽调到沈阳市文艺创作办公室小说组,开始从事专业文学工作。1979年参与《芒种》平反、复刊等筹备事宜,并担任《芒种》七人小说组的副组长。1973年发表文学处女作,1982年因创作成就突出,入中国作协文学讲习所(后改鲁迅文学院)第七期编辑评论班学习,为时两年。1986年考入北京大学首届作家班,学习两年,本科毕业。1988年正式成为市文联专业作家。

 

主要作品

短篇小说集:《浪漫的旅程》(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87年10月)、长篇小说:《阴阳角》(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89年2月)、中篇小说集:《远去的冰排》(百花文艺出版社,1990年3月)、中短篇小说集:《雪梦》(春风文艺出版社1991年9月)、小说选集:《马秋芬小说选》(沈阳出版社1991年12月)、长篇散文:《老沈阳——盛京注流云》(江苏美术出版社2002年1月)、长篇散文:《到东北看二人人转》(湖北美术出版社2003年9月)、散文集:《文心流浪》(春风文艺出版社2003年1月)等。

 

主要奖项及荣誉:

短篇小说《大街上一串注目礼》,1984年12月获“市政府奖”;

中篇小说《山里山外》,1985年获“市政府奖”;

中篇小说《山里山外》,获“1985度省政府优秀文艺作品年奖”;

19 89年10月获“第二届辽宁优秀青年作家奖”;

中篇小说《远去的冰排》1989年5月获《作家》颁发的“作家奖”;

中篇小说《那刘哥》,1990年10月获省出版、期刊协会颁发的省“优秀作品奖”;

中篇小说《张望鼓楼》,1991年10月获《鸭绿江》“东北三省五彩杯青年作家小说奖”;

中篇小说《那刘哥》,1992年1月获“《芒种》创刊35周年优秀作品奖”;

中篇小说《二十九代人杰》,1992年6月获东北三省作协联合颁发的“首届东北文学奖——优秀奖”;

中国作协、中华文学基金会联合颁发的“1993年度庄重文       

文学奖”;

1996年8月被市政府评为市“优秀专家”;

2000年6月被市委、市政府授予“沈阳市百位文艺名家”称号;

短篇小说《狼爷狗奶杂串》,2002年获《小说月报》颁发的“第四届百花奖——入围奖”;

长篇散文《老沈阳——盛京流云》,2003年10月获“第三届辽宁文学奖”;

《老沈阳——盛京流云》,2002年11月获中国作协理论批

评委员会、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女性文学委员会等联合颁发的“第二届中国女性文学奖(莱蒂菲杯)”;

《老沈阳——盛京流云》,2004年12月获“沈阳市第九届五个一工程”奖;

2005年8月10日获批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2007年3月获市妇联授予的:“沈阳市首届十大杰出女性”称号;

长篇散文《到东北看二人转》,2005年12月获“第四届辽宁文学奖”;

长篇散文《到东北看二人转》,2007年获“辽宁省五个一工程奖”;

中篇小说《蚂蚁上树》,2006年12月获《小说选刊》颁发的“贞丰杯全国优秀小说奖”;

中篇小说《蚂蚁上树》获“《小说选刊》2006——2007年度东陵浑河杯全国读者最喜爱的小说奖”;

中篇小说《蚂蚁上树》,2007年11月获“第五届辽宁文学奖”;

中篇小说《朱大琴,请与本台联系》,2008年10月获《小说选刊》颁发的“首届中国小说双年奖”;

中篇小说《朱大琴,请与本台联系》,获《人民文学》颁发的“2008年度茅台杯人民文学奖”;

2008年10月获“沈阳市首届红玫瑰奖——特殊贡献奖。”;

中篇小说《朱大琴,请与本台联系》,2009年获《小说月报》颁发的“百花奖——入围奖”;

2009年9月,在建国60周年之际,被市总工会授予60位“感动沈阳60年——劳动功勋”称号。

曾连任四届省作协副主席、《芒种》杂志主编,现为市文联副主席、市作协主席、省作协顾问、全国作协会员。曾为政协沈阳市第11次、12次委员会委员;现为市第14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称:国家一级作家,行政级别:正局级巡视员。

 

                                                 部分获奖的证书、奖章及奖杯

                          

                         

对马秋芬作品的部分评价摘录:

      中篇小说《蚂蚁上树》获《小说选刊》“全国优秀小说奖”的颁奖辞:

以极大的同情心与道德热枕,形象描绘了底层民众特有的生活形态,马秋芬的作品为底层写作探索了成功的向度。本奖同时表彰作家对当下生活语言的精心提炼与成功表现。

 

孟繁华:

      在我看来,与“底层写作”相关的“新人民性文学”的出现,是必然的文学现象。。。。。。比苦难更严酷的是这一群体的精神遭遇。因此,我曾不止一次提到,底层的处境更是这个时代的精神事件。现在,我读到的马秋芬的中篇小说《朱大琴,请与本台联系》,就是我期待已久的作品。

       2006年,马秋芬的《蚂蚁上树》为她带来了极大的声誉。她对建筑工地上民工生存现状和未来命运的关注和书写,使她多年后重出江湖就站在文学的潮头和高端。《朱大琴,请与本台联系》延续了她对底层普通人关注的文学立场。不同的是,她不再刻意书写这个群体难以为继的生存苦难,而是将视角投向了这个群体更难以捕捉的精神领域——他们的精神遭遇和境况。

摘自《比苦难严酷的是精神遭遇——评马秋芬的中篇小说〈朱大琴,请与本台联系〉》(先后载于《作品与争鸣》2008年3期、《文艺报》。)

 

:  

      马秋芬的《蚂蚁上树》在目前的写作中,是具有一定代表性的,它显示了文学在调整姿态、在重新书写底层之后已渐入佳境。作品写得非常放松,场面热闹,细节丰赡,语言鲜活劲道。作家没有跳出来慷慨阵词,指点时事,也没有居高临下,作启蒙状,更没有如流行病一样地滥施同情,她再现的是真实底层劳动者的生活与劳作的状况。作者虽以第三人称为视角,但是却将视点严格控制在一个单身下岗再就业的女工身上,以她的眼睛来打量这个社会,以她的情感来体验人情冷暖,以她的思维来琢磨和评判纷繁繁杂的人与事。

      小说借鉴了经典的戏剧性构思方法。“绿灯盏工号”是一个大都市商业街上新建的大酒店的建筑工地,更是一个人物活动的舞台,也是作家展开故事情节和刻划人物的艺术平台。它集中、精粹,更容易表现矛盾冲突。当然,这样说也并不等于认为小说的叙述就止于绿灯盏工号,只不过这样一处理,作品就分出了前台后台,幕前幕后。只有前台,小说也许会显得平面化,没了纵深感。作品中,作家虽然大部分在前台忙碌,但也没忘了照应后台,台前幕后,时而补叙,时而穿插,使得作品跳荡而具弹性。

      摘自《“他者”的故事——评中篇小说〈蚂蚁上树〉》(载《小说选刊》2006年6期)

 

石杰 叶景林:

      马秋芬小说的艺术魅力更得益于语言的成功运用。凡是读过她的小说的人,几乎无不为那独具特色的语言所倾倒。事实上马秋芬是在用“两种语言”写作。我们权且称其为“文人语言”和“生活语言”。两种语言既是她表现生活的方法,也是她观察世界的方法。她用“生活语言”观察、表现现实的具体的形而下的世界。这时候,她是热情的、沉醉其中的,她向生活本身寻求语言,又用语言把整个事物的形与质活生生地呈现在你的面前。这种语言的特色是浓郁、热烈、奔放、新奇、大气,具有强烈的东北语言风味。置身于马秋芬的小说世界,你总能听到语言的声响,闻到语言的气味,看到语言的颜色,触到语言的质感。而相对“生活语言”来说,“文人语言”则显示出另外一种状态和功能。在“文人语言”里,马秋芬是冷静的、审视的、居高临下的。她是在向思想寻求语言,又用语言将思想表现出来。这种“文人语言”深邃、高雅、严肃,具有象征意味,所致力的不是具象的生活再现,而是思想精神的表现,是现实向理想的飞升。“生活语言”使“文人语言”获得坚实的基础、具体的内容和活泼泼的姿态;“文人语言”使“生活语言”获得含蓄、概括、升华。两者的交互作用使其小说语言呈现出一种大土大雅的风格,这是她的小说的艺术魅力之形成的主要原因。或许,汉语言在马秋芬那里已不是单纯的方块字,而是她整个生命的一部分。她迷恋于语言,语言反过来又使她产生新的迷恋。

        摘自《敞开的艺术道路——马秋芬小说创作研究》(《锦州师范学院学报》2003年6期)

 

刘恩波:

      《老沈阳》,7万言的心灵写作,时间跨度几百个春夏秋冬,精神丝线缠绕着满清王朝的兴衰荣辱、民国初年的鼎沸人声;伪满州国的殖民经济,一直到共和国成立前的沧桑沉浮、世相众生……这里既有史料的精心选取裁剪,也有往事的细辨钩陈,既不乏个人情感、家世野史的意识流动,更充满了一个本土散文作家对故园风物、历史民俗、审美情趣的探寻索引。

在马秋芬的笔下,老沈阳如歌如韵,似茶似酒,象一幅幅叠印着时间标记的全息照片,牵惹着我们的迷梦与清醒,诉说着一个地域文明的繁衍生息,离合聚散。

可以说,若想写活一个城市的灵魂,作者既不能面面俱到,凡事皆从宏观入手,否则就成了堆砌史料的“地方志书”;另一方面,也不能过份耽溺细节,玩味掌故,那样很容易流于腐朽的气息,所谓“因小失大”是也。马秋芬深谙关东文化的底蕴,其小说越轨的笔致、朴野的氛围类若早年的萧红,此番神游忘我于老沈阳的宿梦新知,那眼界是阔大的,气韵是磅薄的,恰好与这座城市的历史精神、人文品位不谋而合,相依相吸。诸如她写“老北市场”的开拓繁荣,笔下时常涌起穷形尽相的小说家笔法,深沉整肃又灵动多姿;再如她写老年头“杠夫”们的遭遇命运,气氛的渲染,民俗风情的勾描,真是多一个字嫌繁冗,少一个字又失去意味。

至于用细腻传神的笔触传达旧社会鼓书艺人的外形内心,仪态万方的演出盛况,就更加显露了这位女作家动人的想象力和营造精神时空的塑造本领。。。。。。。

(节选自2002年月1月21日《沈阳日报》:《老沈阳的咏叹调》)

 

长卷散文《到东北看二人转》获第四届辽宁文学奖评语(摘录):

      作者用散文的构思、散文的语言记述和解析东北草根艺术二人转300年的沿革流变的方方面面,这无论在文学界还是在二人转艺术研究界,都是独一无二的;作者书中所展示的独特的成熟的个性化语言风格,驾驭东北民间语言艺术的纯熟的功力和才情,使这部作品具有了较高的文学品格。作品以作者少年和青年时代与二人转的关系为出发点,以作家独特的艺术视角,记录了二人转这个东北土俗民间艺术的发生、发展过程。作者以小说家擅长塑造人物的灵动之笔,把二人转当成一个从东北黑土地上土生土长的“人”来写。在贯穿近300年的叙事中,赋予了二人转独特的东北性格和曲折命运。作者在叙事中采用大量东北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的方言俚语,介入个人感知之后,再艺术化地呈现,和谐、鲜活、充满趣味。作品的语言风格总体上是土俗的幽默和俏丽,这也是与其所反映的具有喜剧风格的民间艺术相契合。本书在体裁上也有创新意义,既有主观的回忆录式的叙事,小说式的人物塑造,又有理性的学术研究式的分析和论证。几种文体结合运用,转换自如,浑然天成。充分表现了作者驾驭题材的高超能力。

 

【编者按】
上一篇:王滨:文学属于眼睛和梦想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35701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