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6月16日 周日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品读盛京文学(小说类)征文】平铺,视野更广聚焦更准
日期:2019-03-09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文彧
点击:492

——郑执小说《仙症》读后感

 

郑执,沈阳籍八零后作家。其作品《仙症》在2018年参加“鲤”、“腾讯大家”、“理想国”联合主办的“匿名作家计划”作品征集竞技中,于最终入选的35部作品中脱颖而出,获得第一名。

“匿名作家计划”是主办方一次颇具争议的小说作品征集活动。主办方的初衷是“只看文字本身,只依靠文字决定作者的价值”。

我们都知道,这个时代名人效应无孔不入,渗透无边,而在文学中的诸多定见,受其波及,名人被推崇至极致。这样一来,文艺领域中作家的创作被干扰,名人“霸占”着视听江山,某种程度上造成作品的良莠混杂。“匿名作家计划”活动的策划人意识这种肠梗,便阐述组织此次活动的创意词:鉴于文学作品的性别在通常的情况下是难以逾越的,但我们想通过这样的比赛,在作品被遮去名字后的雌雄混淆中,找出优秀作品。以此来透视这个时代的文学筋骨,辩识文艺作品的风向标。

笔者刻意去读《仙症》,缘于年初在相关媒体上搜到关于“匿名作家计划”活动的报道。报道中介绍,活动结束后,就专家评委对入围作品的意见与作者披露的创作感言争相报道,相关媒体也大肆渲染,一时间“蒙面作家”的丰彩与作品的文学价值及其艺术感染力被加上一个又一个光环,亮相在读者面前,专业的,非专业发声莫衷一是。开始是为了凑个热闹,找来相关的作品,走马观花,一一品读,便有了深深浅浅的感受。或许受其名次排定之影响,对《仙症》这部小说,粗读一遍,细品一遍,体会颇深。

抛开媒体对作者郑执的热捧,可事实上,由于受这部作品切肤之感染,你真的无法卸掉这种热度带来的崇拜与敬仰。

据报道,这部作品在进入初评时,没有人看好,而排在前六名的初评名单中,亦不见其踪影。但随着专家评委的一次次阅读,《仙症》这部作品大胆而独特的平铺直叙,深刻的感染着读后的沉思。评委们一次次推翻原有的认知与判断,不断颠覆着常规与传统的评判标准。伴随着对所有作品主题与艺术影响力的分析与争执,人们的眼球越来越集中在《仙症》上。文学的魅力大概就在于此吧,所以有评论专家称:由一部文学作品所产生的分歧,助推了文学魅力的旷久,影响着一个时期的创作风向,带动着文艺回归人文与自然,返璞纯正与书写干净的民风。

读完《仙症》,感到作品通俗、易懂,语言贴近大众,没有尖刻,没有晦涩,没有说教,没有离奇,普普通通。人物淡淡的出,故事缓缓的流淌,然而却能牢牢地抓住读者,其故事演绎打动人心,令人不探其究竟誓不罢休。读到的人物与事件让你有身临其境之感,那个娓娓道来的事好象就发生在你的眼前。

全篇不见大的冲突,凡事叙述也波澜不惊,但对人物的刻划,对内心独白的巧妙穿插,却能激起读者对主人公的同情与理解,对其行为与言行的认同。关于这一点专家曾赞言:“这是一部北方档案。以冷峻的文字和强烈的现场感,还原了疯癲个体与家族成员的群像。”我们应该记住“强烈的现场感”,这也是我体会深刻的地方。

另一方面,故事的进程一波接一波,一浪推一浪,没有机会让你去断定所谓的正面人物,反面人物。通篇上下,也没有刻意的调动常态下对人世间的美与丑的审视,更多的是平铺直叙,描写的也是人文关注,故事追求心理平衡。通过平平常常的生活细节,在一步步递进与发展的必然中,让人物形象鲜活起来。读者也会因此不由自主进入角色,成为小说的叙述主体,或是我,或是他。与此同时,故事的第一号人物,一个转业退伍的精神残障者,从小说的开始出场那种怪异的行为,同样不去褒贬,不去议论,就凭其在路上指挥着一只刺猥的专注与虔诚的样子,表现其精神领域里的与众不同,这种似乎在我们生活中也常常遇到的怪异行为人,会让目睹者直接判断其精神有问题,而一号人物认真的样子,直接刺痛读者的感官:一个病态,引起关注。

一号人物在作品的开始出现,就抓住了读者的兴致。首先会让人觉得,这是一个需要社会关注的群体的代表,他就在我们身边,他或被同情与理解,会被人蔑视并有可能遭到无端的侮骂,我们会油然升起对这部分群体的关爱。而小说在接下来的事态发展中描写给我们的,是其妻子与警察“揪其脖领子,给押回家”的场面。

描写看似对病人的粗暴,但从这种简捷的处理方式上,我们就能感受到这样一个“温文而雅”地指挥刺猬过马路,不但有爱心,更有常人难以表现的隐忍与专注的人,其行为已构成对公共安全的危害,同时给读者一个想象的空间:这个病人病的不轻,或是以往的病情发作时,给家人带来担心与伤害。由此我感到,这部小说写的巧,巧就巧在平铺的故事情节里,有着无限的感官认知与宽阔的视野空间,同时,让读者更加关注这样人物。人物的性格与特征无需张扬地展露出来,印在读者的脑海里。可以说形象非常的鲜明。

故事的开头是这样,一下子抓住读者的好奇。而好奇心会油生种种担心,这样一个被押回去的人命运会怎样?小说的这个开头看似很平和,但主人公的命运却荡起波涛,让人产生一读为快的欲望。作者在故事的中间,同样是不惜笔墨,描写宽裕的场景,一点点平平展展的铺开,带着读者以最广的视角,同时也是最聚焦的切入点,充分去构筑已经很鲜明的主人公的形象及其性格。比如在纠正叫“姑夫”还是喊大名的时候,几乎运用的是电影里的长镜头,没有切换,没有蒙太奇,让你一点点的接纳并理解这个精神病患者有板有眼的观点,那就是叫我的大名,而不要叫我姑夫。这些描写,乍读或许觉得甬长,但确深深的挖掘出人物的性格。再比如描写他手捧着《资治通鉴》,用脚丫子与人下棋;给小说中的我讲海上的故事,讲他开潜艇时遇见过的奇特深海生物;抓着麦克一展歌喉;包饺子没有葱,他不声不响出去找葱,夜里站在房脊上表演着臆境中的人物最后摔下来;本想阻止女儿嫁给不务正业的药店老板,结果去游说的过程中,一个偏方让这个未来的女婿明正言顺的娶走了女儿……等等,这些细节的铺陈,看似平平淡淡,但读过之后细品,这些平铺直叙的文字对刻划人物性格起到了集腋成裘的作用。作品的高明之处也在此,一些超乎正常人思维所产生的行为,恰到好处地体现出一个病人的心理。他的一言一行,在此情此景中,完美的演绎了精神上有障碍形象刻划。当把一切展开的时候,作者采用的是病人之所以小心翼翼的做事,完全是为了展示自己是一个正常人。而其偏颇行为,在故事中一会让人理解,一会又人痛恨。让人理解在情理中,让人痛恨与费解也在情理之中。读者自然就能产生于对病人的心理残障的同情。

这部小说,围绕着一个精神上有病,其行为与语言并不脱离时代的人写的。在这条主线上,我们应注意到“刺猬”在故事中的作用。从开始怪异地指挥其过马路,到为了治病而烧烤刺猬,最终演义出,吃了刺猬可能会触犯了神灵……这些情节的展开,同样应用大场景的全景素描,读者就此可以很宽泛地想到病人的行为与语言,有它的背景,是自然的呈现。由此我们就不难读懂,小说的最后,仍有刺猬出场,而这一次出场,是小说中的“我”与刺猬一起,连同内心忏悔,让一个最初背着大姑与病人接触的我,精神世界也渐隐渐现的出现空白点或是混浊。小说戛然而止,读者满心疑惑:相信更多的人读到这里,不约而同的意识到作者的隐含,同时也感叹:“两阵相似的风吹过,我清楚,从此我再不会被万事万物卡住。”

这部小说,很感人,很多情节就象在我家隔壁发生着。通篇语言淳朴,接地气。人物对话交流顺其自然,甚至有些口语跃上纸面,突显浓郁的地域文化特色。不论是大场景还是小景物,近乎掰开皮说馅的语言叙述,让人领悟到更加宽泛的主题。值得阅读。

【编者按】问作者好。感谢赐稿。在编辑这编文章前,作者曾向我推荐了这次蒙面作家角逐的作品。当然都是走马观花。全部作品,我倒没读出什么味道,不曾想作者却写出这篇语后感。 读后感的切入点很好。通常意义上讲,小说就是靠平铺直叙来讲故事的。但作者抓住《仙症》这部作品,分析了作者对人物的刻划,竟也造这种大的铺陈。独道的东西,把握的很好。这篇语后感也是抓住这一点,感悟深,表述的清晰。好文章。【万泉河编辑:思黄荣】
上一篇:我的小破车
下一篇:饭吃到最后的人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010083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