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4月20日 周六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
日期:2019-02-2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吴永华
点击:503

1月17号开始期末考试,这就意味着学校的课程可以告一段落了,想一想我还有两天总共四节课,心情忽而一下子就轻松了起来,所以,这个周五的下午,我想找飞姐说说话。不料我对这个下午的所有规划,都抵不过命运的一次不怀好意的安排,姐在开会,我刚刚开个头就不得不煞了尾,也就有些无聊赖了,沉默一会儿后,我懒洋洋地摆个时下比较流行的葛优瘫,戴上耳机,感受音乐,堆砌文字。

我打开笔记本里“选歌”文件夹,那里安静地排列着我有感觉的一些歌曲,一曲接一曲听着,思绪也随着乐声跌跌宕宕,起起伏伏,听着听着我发现,即便我的思绪在翩翩飞,但却没有多少实质性的内容,甚至连我的眼睛落在何处,看到些什么,大脑都没有接收到任何消息,这意味着,如此情形之下,虽然我浸淫于音乐中,但却并没有真的在感受音乐,而是倚在音符的褶皱上,淡淡地不经心地旁观另一些被湮没的人和事。不过我也确定,我的那些思绪,如同风行水上山间,如同鸟过田头陌上,并不会真的风过无痕,鸟飞无迹,它们只是在摇曳着,隐忍着,积蓄着万种风情,伺机待发。

歌曲跳到下一首,前奏响起,我知道那是张栋梁的《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猝不及防地,心倏忽地感到一种软软绵绵的无力的松弛,伴随着这种松弛感,已经尘封的或者还在招摇的一些前尘往事冲破我费尽心力修筑的堤防,铺天盖地漫卷而来,件件桩桩在我的心尖跃动、战栗,我觉得有些窒息,便下意识地转头看向外面,外面阳光正好,我想让心情进行一次光合作用,但没想到,冬日的暖阳太温煦,反而映衬着心事太迷惘。

张栋梁的声音听在耳中有些单薄与震颤,可我却觉得有着很特殊的质感,仿佛一股清和的风温柔地拂过心底,即便不能彻底廓清阴霾,但至少可以熨帖心的寂寥。

“你的心情总在飞,什么事都想去追,想抓住一些安慰;你总是喜欢在人群中徘徊,你最害怕孤单的滋味,你的心那么脆,一碰就会碎,经不起一点风吹。你的身边总是要许多人陪,你最害怕每天的天黑,但是天总会黑,人总要离别,谁也不能永远陪谁,而孤单的滋味,都需要面对,不只是你我会感觉到疲惫。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你想不想找个人来陪,你的快乐伤悲,只有我能体会,让我再陪你走一回。”

这样的下午,时光如流水一般在身边缓缓流淌,无声无息,我将自己交给音乐,载沉载浮,这样的我,无疑是孤单的,无人能解的横空出世的孤单。这样的时候,我不知道要说什么,我就什么都不说,让沉默演绎出无限种含义,然后做一个安静细腻的人,在角落里独自品评着沉默的种种况味,独自绽放。

孤单是我的宿命,我这样一个旋生旋灭的偶然存在,从无中来,必将回无中去,这是一个无可更改的铁律。我在这个不为人知的静悄悄的角落,默默地注视着眼前的云卷云舒,意念中的花开花谢,看它们一丝不苟、由始至终地演绎着潮起潮落,缘聚缘散。这样的氛围,有些陈旧的、浩渺的、过分安静的、恍如无人烟的气息,但我很迷恋。

身边偶尔有同事走过,带起一缕清风,它抚上我的脸,微微撩起我不够乖顺的头发,又缓缓放下,我感激着它的亲近,但是清风不识字,更不会懂我,况且我本身就是一阵行踪不定的风,如此我便不该牵绊了它为我做徒劳的停留,我说,前面有一池明净真淳的春水,会因你的到来而乍起微澜,邀你共舞,它雀跃着奔过去了,像个涉世未深的孩子,完全看不到我眼中的深意,我在背后无声地咽下若有似无的一丝淡淡的苦涩,让一切归零。这情景让我想起有月光的晚上,朗月将我柔柔地包容着,当满天都是月亮的眼睛的时候,我的眼睛也就一瞬不瞬地与之对视着,看起来两相平和,实际上暗潮涌动,当我想到,今月曾经照古人,后人将沐今时月之时,便油然生出永远可望而不可即的距离,以前的种种霎时烟消云散了,我依旧是独坐,静悄悄的角落,不受任何打扰,不是冷漠,只是放空自己,感受生命的纹理。孤单地坐着,孤单地想着,从漫漶恣肆的沟沟壑壑、彻骨的凉意和内心丝丝的钝痛中慢慢浮现出来值得留恋的一些物事,比如青春,比如江湖,比如故乡,比如爱情。所以你看,孤单始终是一种情怀,恰似一个人的狂欢,给自己一双长袖,看自己翩翩地寂寞地独舞,我许它比浪漫更本真、更可靠、也更持久。

王尔德说:“身在深沟,但不妨碍我仰望星空。”人生本是一场孤单的长跑,偶或会与另一个生命或交会或并行或擦肩,生命这种神秘而美丽、不可捉摸而又异常珍贵的存在,引发了我们多少渴望得到成全的期盼!可以想见,无论亲情友情还是爱情,能够彼此相望的眼睛里,一定有最靓丽的风景;能够彼此相知的心灵里,一定有最贴心的感应,不喧哗,不落寞,彼此的眉宇间写满岁月恬静朴素的歌,不用言语,我懂,对面的人们也懂。曾经,我带着长长久久的渴望,期待在流离颠沛的厚重岁月里,剪出一段七色斑斓的流年锦时,看风景,品清茶,最好,还有长情纯良的人们,然后,我尝试着走出自己独自张望的角落,站在阳光下,可是阳光太炫目了,如同一把刀,刺得我瞬间缩小了一多半,我知道,我依旧是习惯不了拥挤,身外的热闹让我很不舒服,然后,我又沿着来时路缓缓走回,沿着墙脚慢慢滑下,抱膝而坐。

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我就是我,安静,专注。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我又不能任性地复制以前的我,因为我知道,我的孤单以及我所畏惧的,都将被时光锻造成钢,而同时,当我感觉孤单的时候,我的身体里还有几亿个细胞在为我而萌发而鲜活,那么,我说服自己,在欢喜的人们离我而去的时候,不再纠结为什么,而是抖落一身的尘土,沉静转身,把不喜欢自己的人们,寂然忘掉;遵从内心真实的选择,默默悦人,却始终不引起过分热闹的关注,保有独立而随意的品格,在心中修篱种菊,点染萋萋芳草,沐浴清风明月,渲染日照紫烟。

欢娱夜短,期盼天长,这是一种时间的相对论,我觉得,孤单与否,与此同理。

当我孤单我会想起谁,我想,一定是那些孤单的时候会想起我的人们。你们,静静地看世界,我,静静地看你们;我,悄悄地望天,你们,悄悄地望我。默然回眸,各自安好。

【编者按】文章由课程告一段落的空闲,引出自然有雅兴听歌,由听歌引出聆听歌曲《当你孤单时你会想起谁》,在歌声中作者思绪纷飞,渴望得到成全的期盼,彼此相望的眼睛里一定有美丽,正如作者曾经说过的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是有人想着你。作者纯净的心有着对人生的思考,对亲情、友情、爱情的最美好的祝愿。感谢赐稿分享,期待更多精彩。【烟雨编辑:蔡炯】
上一篇:儿时的榆树钱
下一篇:流动的景致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9/3/14 9:33:33
您好,恭喜您的作品被本社团推荐,经网站评委评审获得绝品文章,感谢努力,感谢支持社团和网站。祝创作丰收。【散文主编助理:春江】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826857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