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2月14日 周五
【二届赛:抗战】(散文奖)为了一场约定
日期:2015-08-2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王春梅
点击:730

2012年,偶然读到关于中国远征军老兵的消息,心中便有了一种冲动——去云南、去腾冲国殇墓园,然后,为健在的远征军老兵做点事情。

2013年5月13日-2013年6月2日。历时20天的云南之行终于让内心的冲动变为现实。游览腾冲时,我与导游说明来意并委托其日后将腾冲健在的远征军老兵信息提供给我。好像只剩2名;行,没问题。除留下我的详细联系方式,分手时我又特意叮嘱:“一定不要忘记托付给你的事情啊!也许我们一个不经意的疏忽,都会在内心留下永久的遗憾。”(从资料上了解到:远征军老兵最小的都已是85岁高龄)

等待、等待,一周之余仍不见任何消息。我变得不安起来。向一同前去云南的朋友索要腾冲李导电话,遗憾的是回家后朋友在整理手机信息时,将一系列的导游号码全部删除。担心我一直关注的事情就此搁浅,便打电话给云南昆明旅行社帮我问询,结果依然不遂人意。

我的人生注定是场独自远行!冷静之余,我开始整理去云南时带在身上的所有包裹。终于在一个挎包的几页纸里翻找出一张云南昆明铁路旅行社胡运华的名片。惊喜之余,忽然想起在游览完云南所有的旅行路线后于旅行社见到胡导的一幕:我们一边感谢胡导一路周到的设计,一边半开玩笑的倾诉导游素质的千差万别。攀谈中,胡导递来一张名片:告诉我们如有朋友过来,他还会帮忙……因为身边像我们这种做“深度旅游”者寥寥,所以我的动作略显迟疑。而正是这张差点疏忽的名片,在关键时刻让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看到了曙光。当时已近晚上9点,此时南方旅行社的工作人员依然在工作。得知我的请求后,刚才还信心满满的胡导变得有些为难:“已经这些天了,又说不清导游的名字,怕是找起来不啻大海捞针。”是啊,我的脑子飞速运转寻找另一条拯救方案:那你能提供给我腾冲县统战部的电话吗?好,我这就去查!仅仅一会功夫,果真等来了答案。

 

在认定要将一件事情弄个水落石出时,一分钟的等待都让人觉得足够漫长。上班的第一件事便致电云南省腾冲统战部,一路辗转终于接通了何部长的电话。

一曲梦幻腾冲主题曲:等着你、等着你,我在高黎山下等着你……是那么亲切与熟悉。仿佛将我重又带回了美丽腾冲。在铃声响过很久以后是拒接。再打,再拒接。我知道对于这样一个遥远、陌生的号码,拒接在常理之内。当铃声再次响起,我在心里不无激动的对自己说:何部长,我是真的找你有事啊!还没等我开口,一个低低的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在开会!

放下电话,我的担心仍在继续。一番斟酌过后,我给何部长发去了一条两页信息:“何部长您好:我是刚才打扰您的辽宁省沈阳市康平县林业局干部王春梅。随后便将与腾冲导游的故事简单做了说明。为此,不得不麻烦您提供一下腾冲健在老兵的详细信息。谢谢!

随后,何部长给我发来了腾冲健在的38位远征军老兵信息。得此,我既紧张又兴奋。因为这个数字大大出乎我的预料,更超乎我个人的救助能力。况且这不单单是个人能力问题,这是一个被遗忘的群体,应该得到社会的全面认可。看来,只有发起募捐了!而只有简历信息,面对中国远征军这一“盲区”是否太抽象?随后又向云南官方发出第二份请求:“为使募捐工作顺利开展,请速将远征军老兵的照片发过来。”

考虑到老兵都已风烛残年,或许在我组织募捐期间就会有某个老兵在某个角落抱憾离去。于是当晚我就于网上发出了一条70字的关于救助远征军老兵的微博:“中国远征军,多么响亮的名号,那一面国民革命军新军的旗帜,曾经让国人甚至让世界在抗击日本法西斯最黑暗的日子,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如今还剩38位,被世人遗忘,晚景凄凉。我偶然接触到他们的生活,感慨万千!出于骨子里本然的血性与良知,我在组织募捐,如果您也想献一份爱心的话,请联系我!”

由于特定的政治气候造成的宣传普及不及,这段历史一直不为公众所知。又则世风日下,连赡养父母都被具化到了有偿服务,可见为一个被遗忘半个多世纪的特殊群体募捐的难度之大!!

每想起一位似乎具备捐款条件的人,都要思虑再三:面对中国远征军这个还没有完全公开的“政治禁区”,如何开口去讲这个事情?即便我做了充足准备还是有很多人表示不了解甚至没听说过远征军这个名词;或者列举诸多困难,力不从心;或者当时表示支持,日后又打退堂鼓;捐助活动一度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瓶颈。

我与朋友商议,能产生效应的唯一办法就是拿出一篇笔意纵横的文字来,让大家了解远征军当年到底做了什么。因为那段历史在我甚至几代人的心里都显得异常空疏、寡陋。从云南回来,我特地买了一本《滇缅抗战纪实》,随着阅读的深入以及20多天的沉淀,终于完成了一篇3600字的关于远征军老兵的宣传资料——《为一场约定践行,倡议篇》。在爱心人士向我说起募捐工作的难度时,我告诉朋友:谁退我也不退,即便剩我自己!爱心也不分多少,尽力就好。依我性格,我知道自己已经踏上了一条“爱心不归路。”

 

在本次活动发起月余,一位来自沈阳的地产商得知此事后,捐出了1000元。这笔善款在当时是发起募捐以来收到的数额最大的一笔。让女儿与我异常激动。千恩万谢之后,我们坚持索要他的真实姓名和地址,而对方不仅婉言谢绝还在微博上写下这样一段话:“不用感谢!我们只是捐了一点钱而已,而付出最多的是你们这些爱心救助活动的发起人。”那一刻,我将视线转到了女儿看不到的地方;接着又收到一笔来自广西东兴海警缉毒大队吴大为的3000元汇款。这是整个救助活动中数额最大的一笔。考虑到对方职业的特殊性,我执意留下500元,其余退回。而几次沟通对方都没有答应。并一再叮嘱:不能暴露一切个人信息,更不要求任何荣誉嘉奖;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龙杰土产的黄立婕女士,我们只是一般网友,很少交谈。当我与其讲起救助远征军的事情时,她也同样凭生第一次听说远征军这个名词。但这并没有成为她推脱救助的理由。当时我了解到她的个人信息是:一名教师,孩子患有顽固的慢性疾病,每年的寒暑假都要去北京租房给孩子做理疗……当我收到她及她的好友共计1200元爱心捐款后,才知道:她的丈夫因病刚刚过世,家里还有外债。她是临时幼儿教师,因丈夫病重,如今已经离开教育岗位。而在其给我发来的爱心人士信息时特意将自己的名字换成了李诺(化名);大连工业大学的李晓雪女士,电话中多次表示我捐多少她捐多少。如果最后实在找不到人,达不到我们心中的捐款数额,就由我俩共同承担!沟通中,几次争执,几次坚持。就像一束强光,支撑我前行;沈阳市法库县统计局的黄纯同志冒着酷暑特地从铁岭市赶来捐出500元钱,然后告诉我:如果不够,等下月开资继续捐!沈阳市康平县移动公司的王玲女士,多年热衷公益事业。去年夏天,刚满一岁的女儿因血液病在沈阳医大二院治疗期间,同病房的10岁白血病患儿突然生命垂危,在其父母为抢救费用一筹莫展时,家里只有一人工作的王玲女士默默为患者支付了1000元医药费。得知这次救助老兵活动,主动来单位找我献出了500元爱心。而在县里工作的她至今还没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

沈阳市康平县的李贵老人是我最后一个增援来的爱心人士。如今已76岁高龄。得知此事的当天,冒着30多度的高温找到我:告诉我他能捐500元,然后信心满满的自行复印了由我提供的关于远征军的宣传资料奔走于大街小巷……8月15日,是本次救助活动最后上款的日子。李贵老人早早来到我单位:告诉我只征援来一家企业。随即将连同自己的那份共计1000元捐款交到我手。稍息,老人深深吸了一口烟然后不无感慨的说:增援工作太难了!!人们的想法千差万别。实在找不着人……下楼时,老人忽然转身嘱咐我:“注意休息,别太累了!”望着老人蹒跚的背影:心里涌上一种难言的酸楚:本该是我叮嘱老人:注意身体!相反却是老人在担心我!是我连累了大家呀!!!

在募捐过程中,我要求每一位爱心人士可以不提供姓名,但必须提供出生年月以及详细地址。我和爱心人士这样解释:一个人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如今老兵们最渴望的是被认可。要让老兵们知道:在他们出生入死,抚平一个民族的剧痛之后,关心、关注他们生活的不只是和他们同时代出生的老人,还有青年和孩子;向老兵伸出援手的也不都是富翁,而更多的是百姓。在参与募捐的19位爱心人士当中,巧的是没有一位法人。甚至连一个代“长”的都没有。完完全全的一群普通百姓。一群在生存线上挣扎的个体!他们的殷殷爱心与当下只知道嗔怪政府不作为而很难听到个人责任的声音形成鲜明对比。

 

2013年7月4日。坐在电脑前的我,一边绞尽脑汁寻找可能增援来的爱心人士一边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一系列与爱心救助活动相关的善后工作:从制作爱心人士捐款名单而致所有远征军老兵公开信而策划善款分配方案而为个别爱心人士写表扬信、争取爱心荣誉证书而与云南官方协商放款的具体事宜等。忽然一条新闻让我眼前一亮:民政部回复了港区代表王敏刚今年在全国人大会议上关于将国民党抗战老兵纳入社会保障的题案:物质方面,纳入优抚体系;荣誉方面,政府在举办抗战胜利等重要节日时邀请参加,元旦春节等重要节日时予以慰问。民政部重申将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纳入社保政策。看着下面急速攀升的点击数字,不禁悲从中来。这心酸中有对政府及时作为的惊喜;有对民间努力终于有了重大进展的感慨;更有对老兵终于有救了,志愿者的心没有白痛,泪没有白流的交集。

在关于落实国民党抗战老兵优抚政策的其他信息里,无意中搜索到一副嚎啕大哭的老兵照片。那是身穿一件湖蓝色衬衫,胸前佩戴一枚功勋章的耄耋老人。照片的下面卧着这样几行字:远征军老兵在听到国民党抗战老兵优抚政策落实的消息时的表情。他告诉记者:你们就是救星啊,你们来了就证明我这个人了!说完哭的简直就像一个孩子般无助!而当记者聊起当前的局势,老人接着说:如果小日本胆敢侵犯我钓鱼岛,我们还能上!想踏入国门一步,除非我们死绝!那一刻,即便是世上最硬的心,也会被眼前这强大的精神操守所融化,被中国远征军的品性、胸怀、风范所折服。

在云南官方发来老兵信息时,一些爱心人士曾经善意的提醒我:按照上面的联系方式,回访一下信息是否属实。其实就是朋友不说,出于谨慎,我也想到了这些。大约5个电话过去,依然没能”验明证身”——他们或者耳朵太背、或者卧床不起或者没有联系方式。放下电话,我开始深深自责自己的残忍与刻薄。如果老兵们知道了我的真实意思,他们又会想什么?那些事前提醒、抑或怕被其子女领到救助款后……而今就是真的遭遇“不测”,我也不会计较。只要想做,就别问去处!!凭生第一次我为自己的"明察秋毫”而感到心痛!

 

从《滇缅抗战纪实》而《1944、松山战役笔记》,越发投入的我每天的心情都是潮湿的。因为终日为善款的来源而纠结,焦虑、失眠,身心俱疲。当善款数额达到10000元时,朋友劝我:仅凭个人绵薄之力,这些行了!然后你也尽快从这种沉重中拔出身来。我也试图说服自己:一天不“结束战斗”,我就一天不得安寝。而当我策划善款分配方案时,愁绪才下眉头又上心头:因为钱数与人数不能整除。我计划条件相对好的老兵每人200元,较困难的每人300元。即便这样仍要从条件差的老兵里面挑出8位不能享受困难级别的待遇。这成了让我万难委决的事情。虽然老兵与我非亲非故,也没有过任何语言交流,但还是让我像嫁女儿一样,拿哪个都舍不得!我仔细端详着这些被不容分说的命运劫持了大半个世纪的沧桑老人:穿着差的当然不忍心拿掉,穿着好些的我又在想:这照片上的老者是否也和我一样很注重个人形象而实际生活并不理想?经过一夜的斟酌,第二天早晨7点,我打开手机,发出了最后的增援请求。

从2013年6月8日-2013年8月15日,2个多月的时间里。我经历了一场非凡的历练。这将是我人生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在众多爱心人士的参与下,共计筹得善款11100元。最终敲定善款由云南省腾冲县统战部全程免费发放。条件好的老兵每人200元;比较困难的老兵每人300元;特困老兵每人400元。,爱心救助活动圆满结束。

因为我的参与,温暖了一个日渐凋零的特殊群体。当时心里那个高兴啊,如释重负的快感简直无法形容。原以为是因疾病而致失眠的我那晚一觉到天亮。

硝烟散尽,解甲归田。无论当年帽徽与番号的异同,抗战老兵,都用相同颜色的鲜血,愈合过民族的创口。我们依靠过他们的过去,也要让他们拥有可以依靠的如今。虽然论及如今已太迟太迟。

辽宁省沈阳市康平县属全国贫困县。我们知道我们没有能力救赎生命,但在需要救助的困难面前要作出表示。每人几百元钱或许改变不了老兵的生活现状,但能温暖一下老兵们的心,对爱心人士是一种安慰,对我也将是铭记一生、做过的最得意的一件事。

【编者按】
上一篇:【二届赛】抗战小说提名奖:夜引弓
下一篇:【二届赛】(散文提名奖)风中的佛肚竹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077484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