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4月22日 周一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评论
回应那些质疑我抄袭的人
日期:2019-02-02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于公谨
点击:338

有人说我的文章是抄袭的,我并不可能会知道他的名字;就算是知道了,也只能是一笑了之。可是他的质疑,让我有些不痛快,也很无奈,毕竟他只是怀疑;而我,能够做到的,就是几点而已,比如说第一,我不可能会无耻到那种地步;第二,抄袭很容易就被人看出来的,这是得不偿失的事情;第三,丢不起那个人啊;第四,自己的声明可能具毁;第五,无论自己将来做了什么,即使是真的写出来永垂不朽的文章,也会有人说这是抄袭;等等。凡此种种,只是说明了一点,就是抄袭是一件很不值得做的事情,也是不能做的事情。

有人说,抄袭是很不容易分辨的。是么?我只能是说,是么?并不想要说什么,或者是讲什么,只是说一件事情,就是我的朋友孙磊先生,他也是喜欢看书的人,也很习惯于“手不释卷”;而且,他的看法和我一样,就是每一个人写书的习惯,都是带有个人特色,别人是不可能会改变,也改变不了。这并不是他个人的观点,而是很多人的观点。打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朱自清先生的散文,和鲁迅先生的散文,还有其他人的散文,做一个比较,不用看作者的名字,就几乎可以知道文章是谁写的。因为文章里面免不了代有他们书写文章的、个人的特点。

如果说朱自清先生的散文《荷塘月色》是鲁迅先生写的;同样的,鲁迅先生的散文《秋夜》,是朱自清先生写的,会怎么样?都会觉得这是在开什么“国际玩笑”,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就像是法国的埃菲尔铁塔搬到了伦敦一样的不可思议。毕竟每一个人的写作特点,是属于哪一个人,而不是属于别人的,是任何人都代替不了的,也改变不了,而是说分不出来,或者说是难以分辨,或者是说,没有证据。证据吗?行文特点,就是最好的证据,还想要什么样的证据?当然,对于无耻的人来说,或者对于利益者来说,这是没有证据;或者是说,没有办法分清楚的。

这是借口?还是和他们个人的利益相冲突?不得而知。前文提到过的孙磊先生,曾经看过署名古龙先生的小说,就告诉我,这本书,前半部分是古龙写的,后半部分不是古龙写的;而且,可以很具体的说到代笔者是从哪里开始代笔的。相对于某一些人来说,是不是看不清楚?或者说是没有证据?或者说是不可能,或者说是不可思议?

无耻者,总会有着无耻的借口;卑鄙者,总会把卑鄙当做通行证。这就是现实存在,而不是没有证据。尽管抄袭的人,可以否定着他们的抄袭,问题是写文章的人,总是自觉不自觉地把自己的书写习惯,灌输在文章里面;这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也改变不了的。如果每一个人都不是有着这样的行文习惯,就可能会让那些抄袭盛行一时。很多人都知道这个道理,也会明白这个道理,只是有着四个字“难得糊涂”的存在,所以就是“难得糊涂”了。

分辨很难吗?即使是古文,很多人也可以分辨出来的,比如说《红楼梦》。如果是分辨不出来,那么怎么可能会说是曹雪芹老先生写的?怎么可能会说是高鹗老先生写的?怎么就不说是蒲松龄老先生写的?这是不是莫大的讽刺?

【编者按】问好作者,赏学您的铿锵有力,跌宕崔巍之作。作品讲事实,摆道理,比较有力的论述了抄袭的利与弊,抄袭的辨识等等,这也是一种比较常见的事情,我们通过作者的论述也可以加强这方面知识和思考。感谢赐稿,推荐阅读。山里人家欢迎您。【大山社团编辑: 昆仑】
上一篇:凝视丛林的眼睛 ——读雨街野生动物传奇故事
下一篇:【我喜欢的“十佳”作品】韩冬芙散文《望春风》赏析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835664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