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7月24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剪窗花
日期:2019-01-13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寒江月
点击:420

小时候,家住南方。我妈却是北方人,她“北雁南飞”,从遥远的北国飞到南方,却飞不回去了。平日,我们家的生活方式是南方式的,年年过年时,我妈却非得按照北方传统来过不可。因此,邻居们吃鲤鱼,我们吃饺子;邻居们往门上贴个“春”字,或者“福”字,还有贴个门神啥的,我们家的花红柳绿却全在窗上:我们家贴窗花。就连“窗花”这个名字都透著“别扭”,邻居们从我们家窗前走过,说:“好漂亮的剪纸!”我们却叫它“窗花”。

我喜欢跟我妈一块儿剪窗花。桌上摊著红艳艳的纸,那纸的颜色红得像火焰,妈妈的脸被那火焰映得绯红,她手中的剪刀发出轻轻的“卡擦”声,伴随着妈妈的童年回忆。

妈妈说,她小时候,每到过年,最喜欢的事情是跟她的妈妈一同剪窗花,那时,她的母亲,我从未见过面的姥姥,就这样教会了她剪窗花。我妈剪的是从我姥姥那里学来的图案,“喜鹊登梅”,“年年有余”什么的,她左手拿纸,右手持剪,纸屑纷纷飘落,左旋右转之间,红纸上出现了一只可爱的喜鹊,站在弯弯曲曲的树枝上,枝上开着几朵小小的花,喜鹊张著小嘴,好像正在欢叫。

我拿把大剪刀,胡乱剪一些圆的方的,不成图形的窗花,一边听着妈妈谈她家乡的往事。

遥远的北国,那条江,江边的村庄,早已辞世的姥姥姥爷。我生在长江边,妈妈生在松花江边,松花江边的故事,给我这北方血统的南方孩子无穷无尽的遐想。窗花剪好了,妈妈站在椅子上,把一张张红彤彤的小小图画往玻璃上贴,我站在窗下,为她托著一小碟用面粉打的浆糊。阳光从窗口照进来,把窗花的影子投在地板上,满屋淡淡的红色,带来过年的喜气。

很多年后,我到了海外。后来,我自己也成了妈妈,有了一个不会说中文的女儿。

在国外,中国新年并非官方节日,除非遇到周末,该上班的照样上班,该上学的照样上学。中国新年的那些传统,不管是长江边的,还是松花江边的,都无从遵守了。我们既不吃鲤鱼,也不吃饺子,很多年来,我只保持一个家庭传统:剪窗花。找不到那种红得像火焰一般的纸,我用七色彩纸代替。剪窗花时,我情不自禁地对女儿说起长江边的故事,说着说着,就觉得时空倒转,我还是长江边的那个小女孩儿,跟妈妈一同剪窗花,一边剪,一边听妈妈讲松花江边的故事。

我没有学会姥姥传下来的图案,却把童年时瞎剪的那些圆的方的图形剪得十分精细,方寸之间,剪出了许许多多的回忆。有一天,从书上看到,我剪的那些图形,很像波兰农妇剪的“太阳花”。那就把这些窗花叫做“太阳花”吧。我希望,贴在玻璃上的小小七彩太阳,能够一代一代地照耀下去。

【编者按】 感谢赐稿万泉河文学社。期盼佳作。【万泉河编辑:思荣】
上一篇:路在脚下
下一篇:荷兰韵(之七)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124286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