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1月21日 周一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评论
永远的城
日期:2018-12-19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吴翠连
点击:378

——读钱中书小说《围城》

 

在公认的文学名著中,我把钱钟书先生的《围城》排在了第一位。书中的比喻、幽默、辛辣乃至刻薄,我都喜欢。书中的每一个人物,都是一道亮眼的风景,鲜活的让我过目不忘。

人从来到这个世界,就开始在城中居住。即使人离开这个世界,也要有所去处——不是天堂就是地狱。孩提时,居住在父母建筑的城里,求学后,学校又是城。工作了,那怕你不断跳槽,也只是从这座城跳到那座城罢了,跳来跳去,你终究得在一个城里工作,否则谁养活你!结婚更不必说,寻寻觅觅的结果不就是为了和一位异性共同居住在城里吗?顺也罢,逆也罢,总之两人世界的城建立之后,在后续的建设中,无论摩擦出来的是什么,都会多多少少擦伤身心,于是婚姻这座城就出现了肉眼看不见的裂痕,靠那些恩爱的照片秀不出缝补裂痕的线,充满柔情蜜意的文字粘合不住伤口。不怕裂痕的,就随它大去,大到城墙倒塌。兴高采烈也好,哭哭泣泣也罢,总之解脱了所谓不幸的婚姻,谁敢说下一段感情就是温柔的城堡?但不管怎样,人们乐此不疲地出出进进,却还是愿意把自己围在城中,那种自由自在、海阔天空任鸟飞的潇洒也只能在梦里飞翔。人如果不把自己圈定在一个范围内就没有安全感。

福利院再好,孤儿也向往父母;养老院再温馨,也是老人不得已的去处。一个不愿上学和没钱念书的人,都曾流露过对同龄人背着书包的羡艳与落寞。失业者和离婚的人,只是暂时失去了那座城,悲观失望不止写在脸上,有些人还会在这段时间走上轻生的道路。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你在一个企业里,却不属于任何部门,没有固定的岗位,你会比无头苍蝇还要急。这就说明小的圈子要等于或者大于大的圈子,就像一个人的身份和工作越细化越有归属感。可见城在人们心中的重要。不管你是走出来,还是走进去,必须有所归属,才得以安宁。

方鸿渐是知识分子中的小人物。家世在故乡还说得过去,可在大上海,就摆不上台面了。没有老丈人的提携,银行里就没有他的职位;不管赵辛楣的起因如何,没有赵辛楣,三闾大学就没有他的一席之地。离了大学还得靠赵辛楣的举荐才得以在报馆做事。最后趴在床上昏昏欲睡之前,还想着明天投奔赵辛楣去。小人物的劣根性如此,因大环境所至。这和如今人们不办事则已,一办事最先想到的就是找关系如出一辙,关系的大小决定了事情成功的几率。相信谁都听到过这样的话:我哪哪有熟人、有朋友、有同学、有亲戚,言谈举止无不透露出一种优越。因有了这些可以依靠的人,从而不去想自己能否亲力亲为地做成一件事。方鸿渐如此,我们大多数人也如此。

关系决定了我们的思维,有好关系,就决定了一个人居住城的好坏,不管好的关系,还是次一点的关系,只要有关系,多少都能贴上点油水。哪怕只是一点油星,也比清汤寡水上档次。那么对于一个毫无背景可言的人,想混的稍好一点,如果不是出类拔萃,艰难性可想而知。

本来方鸿渐是有机会走进上层的,因了苏文纨暂时的青睐而迷乱了心智,因没有投机知识分子的智商,而选择了真爱,却又悲哀地与真爱背道而驰。方鸿渐与孙柔嘉的结合,也可以说是现实中的爱无真假可言,只能说是在合适的时候遇上了还算合适的人而已。

方孙两家可以说门当户对,也许正是这种门当户对,使得谁也不去尊重对方的感受,而只为自己逞强。试想一个家庭里,如果体谅、宽容、尊重不存在,那么得以继续下去的应该就是绝对的依赖与臣服。这些在他们的家庭里不存在,散去是迟早的事情。

渴望城,却不用心经营城,然后拼足了劲要挣脱城,等真正离开了城,即会感觉**裸暴光在众人面前。

赵辛楣可谓是手眼通天的人物,背景自不必说,自己又八面玲珑,是能够拿得起放得下的。他明知方鸿渐无用却还和其交往,让人感到人性中的善。

“你不讨厌,却毫无用处。”现代社会中,这样的人比比皆是,有多少赵辛楣般的人肯和这种人物做朋友呢!即使彼此都是这样的小人物,又有几人愿意互相交往?

类似这样的说法谁都知道:和乞丐在一起,你永远是乞丐,和平庸之人相处,你也是平庸的。和老板在一起,你迟早都会成为老板。从好的方面说,这样的话语促使人们上进,但从另一面看,你能排除此话里所含的鄙视吗?谁的眼睛不是向上看!谁不想活的更好一点!同等水平的人不靠互相践踏能上得去吗?不找个靠山能有捷径吗?还好,方鸿渐有赵辛楣,赵辛楣又肯诚心帮他。这给懦弱的、被动的、还讲良心的人们一点希望。

这点希望皆因关系而燃起。看来关系这座城,才是人们努力攀扯的。有句俗语:穷住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有些时候,关系不是你想攀扯就能攀扯上的,也不是你想抖落就能抖落掉的。真的是要两情相悦才行,这个情不仅仅是爱情,更是亲情,友情……

说到底,人这一辈子,出出进进的都是一座情城,永远也挣不脱,逃不掉。

【编者按】评读《围城》,感受颇深,先讲人生逃不出围城,然后论述各种不同的人走进围城与走出围城最后都有所归属,啊然后以小说中的方鸿渐的经历为例,说明关系的大小决定成败的几率,又以作品中的赵辛楣为例说明他愿意根方鸿渐交往是人性中善的表现,他肯帮助方鸿渐正是给了讲良心的人们一点希望。最后结论:人的一辈子都逃不出围城。层次较清楚,论述较明白。【烟雨编辑:蔡炯】
上一篇:“理所当然”的事情
下一篇:《追风筝的人》读后感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8/12/29 18:31:45
    2018/12/29 18:31:43
    2018/12/27 18:00:06
祝贺本篇作品获得盛京文学网精品!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377033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