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7月16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爱橘说
日期:2018-11-30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由之
点击:431

前些日子读东坡诗词,有一句“日啖荔枝三百颗”印象尤为深刻,这几日一直在“脑补”这句诗的画面,想到滑稽处,甚至暗自发笑起来。

其实我对橘子的喜爱并不亚于苏东坡对荔枝的喜爱,他无非就是“日啖三百颗”而已,在我,一个晚上消灭十几斤橘子是轻而易举的事。

那时候上高中,寄宿在学校,每个月最后一周的休息日才能回家休息两天。而我回家的第一句话必然是“奶奶,买橘子了没?”有时候奶奶也调皮,佯说“哎呀!忘记了。”演得又像。每每听到这句话,我心中的怒火就要烧起来了。等走到堂屋,却发现一网兜金灿灿的橘子躺在桌上,霎时烟消云散,喜不自胜。紧接着将整整一网兜橘子提到卧室,撕开网兜,也不挑拣,随便拿起一个,拇指往橘屁股一抠,手心立刻溅满了凉爽的橘皮汁。三下五除二剥开皮,眼见抱作一团的橘子瓣,个个分明,皮糙但是几近透明,里面汁液隐约可见,真是又爱又怜,但却又管不了那么多,只分作两半,一半擎在手中,一半整个地塞进嘴里,只轻轻一咬,橘汁在嘴里四溅,整个口腔一阵酸甜清爽,紧接着这种酸爽渗入到每个细胞,连牙根也亢奋起来,人忍不住为之一激灵,心想瘾君子抽鸦片烟也不过这种感觉吧。

我对橘子的喜爱,并非形成于一朝一夕。早在襁褓中时,就与橘子结下了不解之缘。当时父母离异,我不得不早早断奶,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九十年代初,苏北的农村还不富裕,奶奶竟日为如何养活我而发愁,多次动过将我送人的念头,得亏她娘家人对我非常怜爱,多番接济,勉强度过一次又一次难关。爷爷也被迫离家到市里打工,每月回家时都会提回来一袋厂里发的橘子。

这时候橘子的作用就显现出来了。每每我啼哭时,他们就会用纱布裹着橘瓣,然后扎好,一端留长,提溜着放进我嘴里。我因有了甘甜的橘汁吮吸,就不再哭泣,这便成了他们专治我啼哭的“法宝”。日子久了,我对橘子产生了依赖。从我记事到现在,见到橘子都有一种莫名的喜悦。

我记事以前的事,都是奶奶讲述给我听的。我一直好奇“纱布裹橘”之法究竟是因为实在没有奶粉不得不这样做还是偶然中发现的,然而始终没有去打听。倒是听曾经和爷爷在一起打工的邻居说过,爷爷那时候没少从厂里提橘子回来,甚至一些同事的也被他“打劫”回来了。这大概就是我从小就多吃橘子的佐证了。

如今想想,心中难免五味杂陈。十二年前,爷爷病故。然而在他生前,我始终没有听他讲过关于橘子的往事。好在奶奶至今健在,拼凑全了我记事以前的记忆,让我能够从那个最艰苦的年代怀念起爷爷来。

至今我仍爱吃橘,只是相比先前吃得少了。有时我甚至有意抑制吃橘的欲望,因为除了酸甜清爽,我吃出了另外一种况味,实在教人心底难受!

【编者按】作者喜欢吃橘子,喜欢到一次能吃出幸福的滋味。作者由吃橘子联想到苏东坡的“日啖荔枝三百颗”,由吃橘子想到爷爷奶奶对自己的爱。奶奶的“纱布裹橘”让我记忆犹新,爷爷的“打劫”凸显了大家对我的爱。文章读来鲜活可人,让人有一种如在眼前的感觉。感谢投稿烟雨,烟雨因你而美丽。【烟雨编辑:润物细无声】
上一篇:不和谐音符
下一篇:【同题1】侠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101884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