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20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评论
一本“三性”俱全的好书
日期:2018-11-08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郝赫
点击:321

耿柳新著《铁杆曲艺话今生——耿瑛回忆录》刚刚出版,就在辽沈曲艺界引起了强烈的反响,界内同仁纷纷称赞这是本难得的好书。

耿瑛先生是我的良师益友,他出身贫寒,受家庭影响,自幼热衷文艺,尤其对曲艺艺术更是情有独钟。年仅13岁时,他便创作了第一篇相声《抓特务》。岁月流淌,由于他的曲艺作品不断在各种报刊上出现,引起了原辽东省有关方面的注目。“长安卿相出少年”,他刚刚20岁,便被辽东通俗出版社录用为曲艺编辑。从此,他成为“铁杆曲艺”,伴随着曲艺度过今生,最终荣获了曲艺最高奖项——牡丹奖·终身成就奖。获奖归来,省内外的朋友们都希望他写本回忆录,以耿瑛先生的资历与经历,这本回忆录肯定会有一定的价值。耿老也愿为后人留下一笔遗产,因为忙于撰写他的《舞台上下集》,回忆录的工程暂未启动。直到2013年,耿老八十大寿时,众人重提此事,并建议他以口述史的方式,完成这一任务。沈阳市文联和曲协关爱老艺术家,对这项工程鼎力支持。耿老的爱女耿柳主动请缨,愿协助父亲了却心愿。柳儿思维敏捷,她5岁时就敢在向阳大院说评书《李逵大闹忠义堂》,读小学时,曾把她写的诗歌、小说拿给我看。从中国北方曲艺学校文学班毕业后,又取得了本科学历,现任辽宁电视台国家一级导演。可谓既有才气,又懂曲艺,由她担纲访谈,当然是最佳人选。柳儿进入工作状态后,刻苦认真,除了录音、整理这些正常事务外,她还回到父亲的家乡,采风,调研,走访亲友。历经寒暑,完成初稿。她紧跟时代,先将初稿的部分章节在朋友圈里发表。我拜读了耿老的回忆,深受感动。耄耋之年,回忆往事,条理清晰、内容生动。不论是轻松话题、还是沉重感言,都饱含着真情。网上的章节也引起了朋友们的重视,大家纷纷留言,畅谈感受,都在期盼着此书尽早出版。千呼万唤,当我拿到这本43万字的新作后,一气读完,想就书中的“三性”浅谈读后感。

 

一、广泛性

 

这本《铁杆曲艺话今生》涉及广泛。以曲艺为轴心,记录了耿瑛先生的今生。在漫长的70年中,他写曲艺、编曲艺,谈成就、说失误,内容详实。既讲述了他创作作品的经验与体会,又讲述了他在编辑出版曲艺图书时的心情,同时还讲述了他与名家的交往。如向侯宝林先生组稿时,侯大师请他去全国政协餐厅吃黄花鱼;他初识马季,马先生领他拜访刘宝瑞,刘先生把自己珍藏的手稿拿给他看,新知若故交;在编辑《红楼梦子弟书》时,他把李绅的一首诗写成杜甫,两个字的错误,使这本被评为金奖的图书落马,自己对不起著名红学家胡文彬;老舍的作品收入《相声选》,他与老舍的书信往来等等。这类趣闻,都与曲艺有关,读起来津津有味。在曲艺这条主干的周边,还延伸着文学、戏剧、民俗、美术等一道道支脉,形形色色的人物、大大小小的典故,使这本书更加丰富多彩。如《探阴山》中的“点天灯”、老道庙里的“跳板凳”、盂兰会上的“度亡魂”、冰雪河上的“画棚子”、硬纸板上的“刻影人”等,都绘声绘色,如同一幅幅画卷,展现在读者眼前。说其广泛性,耿老的回忆又不仅仅限于文化艺术。他还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控诉了日伪时期,侵略者的滔天罪行。1940年冬天,抗日英雄杨靖宇的人头挂在他的家乡——辉南县城门之上,年仅7岁的他,上学、放学都能看见。他虽年幼,却记住了当时的民谣:满天星,数不清。东边道,出英雄。抗日英雄无其数,杨靖宇数第一名!耿老还回忆了解放后各个时期的社会面貌及重大事件,对今日的青年人了解历史很有帮助。

 

二、文学性

 

此书具有较高的文学性。通观全篇内容,在既不虚构、又不夸张的前题下,对大量的素材进行了巧妙的组合。全书共分六辑,每辑主题鲜明,用形象的语言、精巧的结构,反映出众多的人物与事件。如在“编辑四十年,有苦也有甜”的章节中,讲述了他于1953年7月到辽东通俗出版社报到时,领导对他热情与关爱;同时,领导出现了失误,他却遭受批评。这段描写,手法细腻,真实地刻划了领导的性情,对自己的内心独白,亦笔笔出于自然,使人物形象跃然纸上。再如,**期间,他下放到农村,1973年回到出版社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扎进大仓库,翻动了几十条大麻袋,寻找**前留下的、自己尚未处理的书稿。最终找到了傅惜华的《子弟书选》与陈青远的评书《烈火金钢》等,并将这些珍贵的手稿寄还给作者。众所周知,文学性要有人、有事、有物、有景,更要有情。耿老的这段回忆,细节铺陈的生动、环境渲染的鲜活。留给读者的回味是:在当时政治氛围中,能做到如此,可谓感人心魄、令人动情。我们再从语言上看,每段章节都显得通顺、幽默、精炼、准确。我了解耿瑛先生,他年事已高,口述本难免出现差误。可能是在柳儿的审美处理后,珠联璧合。不论是意思、意味、意趣、意境、意图,语言上都有着强烈感。如“东北老书店,如今看不见”之章节中,回顾了东北书店的从成立到消失,读者随着形象的语言,会在不知不觉中走入70年前的情境。产生兴奋,发出叹息,那是自然而然的了。

 

三、随意性

 

如今,电视里经常出现访谈节目,大部分都很感人。少数访谈,似乎有些人为迹象。观众猜疑,是不是访者与被访者事先商量好了?这种你问我答,多了呆板、少了活泼。熟悉耿老的人都知道,他是位很传统的人物,凡事都讲一二三。柳儿更是了解她的父亲,这位国家一级导演充分发挥她的聪明才智,在她的“导演”下,采用了“随意性”手法,说是访谈,更似父女闲唠家常,显得真实、亲切,活泼、生动,毫无雕琢感。如父亲说到小时候家贫,为人“压轿”赚了两角钱,供家中生活。女儿立刻“量活”说:第一桶金!再如,1946年,解放军打下辉南县,庆祝“七一”建党25周年。13岁的耿瑛自报奋勇,要写大话剧。一连奋战数日,还是写不上来,最后写了段相声。柳儿仍不忘“量活”:您这段相声就叫《画扇面》吧。美人改张飞,张飞改石头,最后改成黑扇面了!父女二人,一庄一谐,这种随意性的对话,无形之中,增添了很多趣味。故事在随意中,如同一道道清凉的小溪,畅快地流淌出来。

总之,这本《铁杆曲艺话今生》内容丰富,十分可读。难怪初稿在网上试发后,那么多朋友点评。作者把这些点评附在正文之后,一道出版,使这本书更加增添了色彩。

可惜的是,在《铁杆曲艺话今生》出版的两个多月前,耿老不幸辞世,没能看见这本好书。柳儿告诉我,她将此书放在父亲的灵前,向天祈祷,老人家有知,您的心愿已经实现了!

【编者按】这篇评论文章是评书表演艺术家郝赫评论耿柳新著《铁杆曲艺话今生——耿瑛回忆录》。这本书刚刚出版,就在辽沈曲艺界引起了强烈的反响,界内同仁纷纷称赞这是本难得的好书。这篇评论指出了这本书的特点:广泛性、文学性、随意性。以曲艺为轴心,记录了耿瑛先生的今生。我们东北黑土地从来就是曲艺最繁荣的地区,根深叶茂,历史悠久。耿瑛先生是我们耳熟能详的曲艺名家。风风雨雨几十年的生命历程可说是一部曲艺人生。所以,我们感谢郝赫先生的推荐,一定好好读这本精彩的《铁杆曲艺话今生》。向艺术大家致敬。【编辑:王秋平】
上一篇:普通人欢迎的事情
下一篇:当下缉毒类影视作品存在的问题及原因探究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63965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