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21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我和新洋的故事51
日期:2018-11-08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山语裕来
点击:231

国庆节后的一天,我放学刚进屋,蒋奶奶送来一封信。蒋奶奶走后,我急忙拆开信看了起来:

兄嫂你们好!

齐市天凉的早,母亲年岁大了,身体有些不适应,节前患了感冒,想带母亲去医院看医生,老太太说啥也不去,还说感冒喝点姜水发发汗就好了。咳嗽几天还不见好,惠涛在厂医院开了些感冒和止咳药,给母亲服用,病情略见好转。

国庆节那天,母亲病情出现反复,突然高烧39度,引起抽搐,我们马上把母亲送到厂医院,经诊查、透视、化验,确诊为肺炎,住院输液治疗。目前,病情得到控制,高烧退了,不咳嗽了。大夫说再打两天滴流巩固巩固,就可以出院了……

读到这里,我提溜的心才放回肚子里。我猛然间想到,奶奶的病会不会跟老闫家占地建房着急上火有关,老闫家建房那封信可是我擅自做主写的,现在奶奶病了,父母会不会怪罪我?想到这儿,我决定把信藏起来,先不和父母说。

我把信夹在一本书里,淘了两遍高粱米准备熬粥。一会儿水开了,我把淘好的米下到锅里,用勺子攉拢了几下,盖上了锅盖。

我一边切白菜,一边回想着信里的内容,既惦记着奶奶的病,心里又非常自责,不写信奶奶也许就不会生病了,自己太冒失了,害的奶奶患了肺炎,想到这儿心里那滋味很是不好受。我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地图,真恨不得飞到齐齐哈尔,去看看病床上的奶奶。

念及至此,感到鼻子一阵发酸,眼睛也模糊了。这时炉子上的锅开了,我掀开锅盖,一股热气扑面而来,在热气刺激下,两滴眼泪和一溜鼻涕滴进了锅里,待我发觉为时已晚。这可咋整?倒了重做,还是就这样,我犹豫了一会儿,决定趁家里没人,赶快倒掉重做。我端起锅刚转过身,哥哥推门进屋了,我一愣神,哥问粥熬好了?哦,没有,我看看熟没熟。我把锅放地上,打开锅盖装模作样地看了一下,哥凑过来看一眼,说,这哪熟了?差远了,赶快放炉子上。

晚上吃饭时,我没有喝粥,看着父母和兄妹都在喝粥,我心里觉得做了一件很对不起他们的事。直到十几年前,一次家庭聚餐,我把这件事讲了,那种愧疚感才有所减轻。

吃罢饭,哥哥突然问,我姑来信了,在哪呢?我心里‘‘格噔’’一下,正合计咋办时,只听哥哥又说,蒋奶奶说给你了,快给爸看看。瞒不住了,也藏不了了,我乖乖的把信从书里抽出来给了父亲,撒谎说,看完就夹书里了,我忘了。

原来,哥哥放学回家,进院时正巧遇去井沿儿担水的蒋奶奶,她问哥,你奶啥时候回来呀?哥说不知道。蒋奶奶说你姑来信了,给你弟弟了,回去看看,告诉我一声。奶奶走了半年了,少了说话唠嗑的人,蒋奶奶也感到很无聊。奶奶在时,天天去蒋奶奶家,偶尔她会烦;奶奶这一走,半年未见面,她又常常想。两个老太太,互为情感依赖,一下子分别真不太适应。

父亲看着信,眉头蹙得紧紧的。母亲问信上写啥了?娘病了,肺炎,住院了。父亲说。母亲接过信浏览一遍,说,你是不是请假去看看娘?父亲叹了口气,说快年底了,单位生产正忙呢,刚开完会,大干六十天,确保任务提前完,向1972年献礼,这节骨眼咋好请假!母亲涮着碗说,人去不了,给娘寄点钱吧,咱得表示表示。父亲问寄多少?咋地也得二十呀,少了也拿不出手啊!母亲说完擦干手,从钱夹里掏出二十块钱给了父亲。父亲接过钱转而对我说,你给你姑写封信,写三层意思吧,一呢听说奶奶病了,爸妈很着急,想去看望,但请不下来假;二呢说一下寄钱的事;三呢表达下祝福就行了。我满口应承,说现在就写。

我从书包里拿出本,写下姑姑姑父您们好!琢磨开头怎么写,抬头看见哥哥和母亲耳语几句,接着母亲说,你奶奶这场肯定和后院被占着急上火有关。父亲也同意母亲的说法。母亲指着我说,你奶这病都是你写信惹的祸,以后不许擅自写信,该写的信写完让你爸瞅瞅。别说孩子了,你若不答应,哪来这些事。父亲的话说出了我想说又不敢说的话。

在并不愉快的心情里,打完了信的草稿,父亲看后改了两个字,又说,以后写信尽量练练一次写成,不打草稿了,想好了再写。

父亲的要求看似过分,但于我来说受益匪浅,对我以后几十年的工作和写作都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在2007年学电脑之前,我起草的各种文稿都是一挥而就,很少在手稿上涂来抹去的。

在信纸上抄完,自己从头看了一遍,再让父亲审阅。父亲说,我不看了。又从兜里掏出一角钱给我,说明天把信邮出去。

次日,中午放学,新洋陪我去邮电所邮信。看见报纸上有联合国大会恢复我国联大合法席位的报道,这可是件天大的事,昨晚光顾写信了,忘听广播了。

报纸4分一份,买完邮票寄完信,兜里只剩2分钱。新洋看出了我买报纸的念头,掏出一枚5分硬币,说,你买吧,我这有钱。我买了一份沈阳日报,把找的1分钱和兜里的2分钱一起给新洋,说欠的2分明天给你。新洋死活不要,咱俩在路边推扯了半天。

回到家,我认认真真地把整个报道从头至尾看了一遍,心情很是激动,为祖国感到骄傲自豪。

次日一早,我把5分钱还给新洋,但他还是不要,弄得我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变通一下说,我请你看小人书吧!新洋笑了笑,算是同意了。

上课前,王老师说了一件事,她问,前两天国际上发生了一件大事,哪位同学知道,请举手。新洋也看了报纸,但他没举手,从一年到五年级,新洋从来没有主动举手回答问题。他回头看了下我,眼里充满着疑问,意思是说你咋不举手呢?

这个学期我的学习成绩撵了上来,进步幅度也挺大,但性格使然我并不爱显山露水,抛头露面,说好听点叫低调,说直白了就是内向。

谁知道,请回答一下。王老师又问。

万有裕知道,让他答吧!新洋嘟囔了一句。

万有裕你回答一下。王老师盯盯瞅着我,透过镜片那双眼睛似乎充满了期待。

我站了起来,讲道:1025日,第26届联合国大会恢复了我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

非常好!这件事说明了什么,或者说有什么重大意义?

王老师这个问题可能是她的即兴发挥,但对我来讲却是突然袭击。我想了想说,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说明我国的国际威望日益提高我忽然想起去年毛主席‘‘五二零’’声明后,在社会上广为传唱的那首歌,虽然唱歌跑调,但我对歌词记得扎实。说,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人民。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历史的潮流不可抗拒。我们的朋友遍天下。

王老师肯定了我的回答,还号召同学关心国家大事,除了学好文化课,平时要看报纸听广播。有句话说的很好,叫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希望同学们都能这样做。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副联句,当时就印在脑海里,融入到血液中了。

放学后,我和新洋往三角地方向走,崔根久好信地跟着咱俩,问你俩干啥去,我说看小人书去。

上哪看去呀?老久问。

去三角地那。新洋说。

别去了,回家吧!小人书铺黄了!老久摆着手说。

黄了?我和新洋几手异口同声地问。

可不黄了么,不信你俩去吧,我回家了。说完老久扭头往回走。

看老久态度那么坚决,我和新洋也转身回家。

想看小人书,咱去北市场。上礼拜我和三哥去了一趟。现在那家也不敢公开摆摊了,都是熟悉的人去。老久说。

那礼拜天休息,你带咱俩去呗!我说了自己的想法。

 

老久等着就是这句话,他满口答应,行啊!

【编者按】作品洋溢着青春的朝气,和爱国向上之情。【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我和新洋的故事52
下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24)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70684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