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20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24)
日期:2018-11-08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宋鹏翔
点击:249

二十四

 

清晨,一场浓雾降临到奉天,到处银装素裹。

秦明开车早早来到东城警察署。他把车停在警署院里,锁好车门,走进办公楼。他刚要上楼梯,忽然又转回身,走向偏楼。他要去刑讯室,看看昨夜的审讯“结果”。

“秦股长,早哇!”一个警察从食堂走出来,和他打着招呼。他回应着。

秦明走进刑讯室,见一个刑警坐在审讯桌前在整理审讯记录。

“报告秦股长,马组长领人吃早饭去了,我在值班。”那刑警见秦明走进来,忙站起来报告。

秦明看了一眼吊在上刑架上、已是遍体鳞伤的面包房老板,问道:“他招了吗?”

“报告股长,审了一宿,他也没招!”

“嘴够硬的!”

秦明走到审讯桌前,拿起审讯记录,随意翻看着。

“秦明,你来的早啊!”听见说话声,秦明回过头来。姜天余挺着偏偏的肚子走了进来。

秦明放下审讯记录,迎上姜天余说道:“署长,审了一宿,这小子硬是没招!”

姜天余瞅了瞅昏迷中的面包店老板,撇着嘴开口道:“嗯!有点共产党的硬骨头劲儿!马宝玉呢?”

“吃饭去了。”

“是不是审问思路有问题?”姜天余问道。秦明把审讯记录递给姜天余。姜天余翻开审讯记录仔细看着,不时把手指伸到嘴里的舌尖上,蘸着吐沫翻着页。

“报告!谢虎被抓回来了!”一声报告从门口传来。屋里众人转身一看,见马宝玉领人押着谢虎推门走进来。

谢虎,带着手铐和脚镣,被两个警察连推带搡地押进刑讯室,绑在另一个上刑架上。

看见姜天余,谢虎大喊:“署长,为什么抓我?”

姜天余走过去,看看谢虎,恨恨地说道:“你说为什么抓你?你跑哪去了?”

“署长,我爷从乡下来奉天看病,人快不行了,昨天做的**,我一直都在医院护理来着。”

“哪个医院?”

“奉天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我今天早上才回家,没成想到家就被抓了。”谢虎显得很委屈。

“别装了,快说说,你认识他不?”姜天余说着指指旁边上刑架上的面包房老板。

谢虎扭过头仔细看着;马宝玉跑过去揪起面包房老板的头,把他的脸扭向谢虎。

谢虎看了一会儿,疑惑地摇摇头,“不认识。”

“不认识?”姜天余一脸狐疑,“给你清醒清醒你就认识了。打!”

姜天余一声令下,马宝玉手里握着的皮鞭子雨点般地抽到谢虎的脸上。顿时,谢虎的脸颊渗出一条条殷红的血淋子。

谢虎痛苦地哀叫着,“署长,我真的不认识啊!”

“停!”姜天余一挥手,马宝玉放下了手里的皮鞭。

“谢虎,你跟我这么多年了,我不想看到今天这一幕。不过,你的所作所为,不得不让我怀疑。”

“署长,到底什么事啊?”

“你还问我?”姜天余一脸怒气,“上木村行动那天上午,我给你下达完任务,一再叮嘱你保密,你到底严守秘密没有?”

“署长,我没泄密呀!”谢虎沮丧着脸解释着。

“好!我让你嘴硬!”姜天余转过脸,冲秦明喊道:“把刘一江带来!”

“是!”秦明一个立正,领人出去了。

一袋烟的工夫,秦明等人把刘一江带进刑讯室。这刘一江,进门一瞅这架势,立马堆了,双腿直打颤。如果打开他的裤裆看看,一定是尿了。

“刘一江,你过去问问谢虎吧!”姜天余挥舞着手势,让刘一江走到谢虎跟前。

刘一江颤颤巍巍地走到谢虎跟前,“谢副股长,上木村行动那天上午六点多钟,你是不是到值班室打过电话?”

谢虎翻动翻动眼皮,想了想,“是啊,我是打电话啦!当时你不也在场吗?”

“哎——我说谢副股长,当时我可没在场啊,我出去了,你打的电话。这个你得说清楚。”刘一江急忙辩解着。

谢虎犹豫了一下,忙更正说:“对对,你是出去了!”刘一江一听这话,提到嗓子眼的心忽地落了下来,他回头看看姜天余。

“你打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姜天余瞪着小眼睛,恶狠狠地问道。

谢虎转动着脑袋,忽而又闭上眼睛,“署长,让我想想。”

“3——5——8——1”谢虎边回想边慢慢地说着。

“那你怎么不认识他?”姜天余指着面包房老板,“他是3581电话的主人。”

谢虎又仔细看看面包房的老板,摇着头,“署长,我真的不认识他呀!”

“好!我让你不认识!两个人都给我狠狠地打!”姜天余吼叫着。

马宝玉和几个打手冲上去,不管是脸、胸,还是屁股,一阵抽、夹、扎、烫、烤……刑讯室里一片哀鸣声。

谢虎和面包房老板昏死过去了。

“泼凉水弄醒,继续审!我看你嘴硬还是我的刑法硬?”姜天余撸着袖子,咬牙切齿地指挥着。

几个警察一人拎来一桶凉水,“哗、哗、哗”浇到了谢虎和面包房老板的头上。两个人一激灵,醒过来了。

“谢虎,你打电话,为什么不登记?”姜天余盯着谢虎被打得肿胀成一条缝的眼睛,问道。

“我一着急——就——忘了。”谢虎断断续续地回答。

“答的倒轻松,忘了!这是忘的事吗?”

“署长,我——确实——忘了。”

“现在看,白培养你这么多年了,原来是满洲国的异己分子。”姜天余叹了口气。秦明从兜里掏出一颗烟递给姜天余,并给他点上。

姜天余吸了一口烟,傲慢地说道:“谢虎,我现在就可以定你的叛国罪,你信不?”

“请署长饶命!”谢虎求饶着。

“说!你打电话的内容!”姜天余抽了口烟,喷着烟雾说道。

“我弟弟——下个月——结婚,之前——我给他定了件——礼服,我打电话——就是问问——什么时间取。”谢虎有气无力地回答。

“什么?又出来个定礼服?”姜天余把半截烟卷往地上狠狠地一扔,“他妈的,把老子搞糊涂了!”

这时,吊在另一个上刑架上的面包房老板说话了,“哎呀!我——想起来了。”

姜天余站起来走过去,“你想起什么了?快说。”

“长官老爷,我这个面包房——才租过来——不多日子,之前——这房子——是一家——礼服店。”

“啊?”姜天余一愣,“他妈的,一团迷雾!”他走到谢虎跟前,“那礼服店搬哪去了?”

“我——也不知道。”谢虎强挺着抬起脑袋,看着姜天余阴沉的脸,怯生生地回答。

“看来,你们是不想说实话了。”姜天余背着手来回走着。

秦明走到谢虎跟前,“兄弟,咱们跟署长这么些年了,该说的你就说吧,署长不会怪罪你的。”

“秦股长,我真的——”还没等谢虎说完,姜天余已是怒火冲天,“马宝玉!”

“到!”

“做好审讯笔录,该签字签字,该按手印按手印!”

“是!”

姜天余扭头看了秦明一眼,一晃脑袋,“走!”两个人走出刑讯室。

 

秦明跟着姜天余来到署长办公室,两个人坐到沙发上。

“秦明,这个案子你怎么看?”姜天余随手从茶几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点上,然后又把烟盒递给秦明。

秦明明白,这是姜天余要给谢虎定罪,上木村行动事件要结案了。他接过姜天余递过来的烟盒,从里边拿出一支烟,点上。

“署长,我看谢虎的疑点还是很大的。您想想,我们审了半天,他们一句礼服店搬走了,就让我们查无对证,谁知道他们是不是一伙的?事先是不是都已经串供了?”

“分析得有道理,是这码事。”姜天余点点头,“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跟他们纠缠,我的意见是定案,整理好材料,把这两个人移送奉天第一监狱。”

“署长说得对,上木村案件就此结案,向奉天市警察厅报卷。”秦明弹弹烟灰,附和道。秦明心里很清楚,姜天余要的就是这句话。这样,姜天余既有台阶可下,也可向赵厅长交差。

“就这么办!”姜天余扔掉手里的烟头,站起来,“你去具体安排。”

“是!”秦明掐灭手里的烟,站起来答道。

【编者按】这段故事人物心理刻画细致入微,令人欣喜!【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我和新洋的故事51
下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30)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64013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