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21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30)
日期:2018-11-08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宋鹏翔
点击:247

三十

 

秦明和老宋来到小青山脚下的三岔路口,他们把轿车开到一个小山坳里。这个小山坳,位于道路的拐弯处,是个绝佳的隐身之处,藏在里面,既可以看到由北往南来的车辆和行人,还不易被外面的人发现。两个人坐在车上,注视着道路北边的方向。

为了防止车玻璃上霜,影响视线,他们没把车窗遥严实,留了一条缝儿。腊月的关东,北风呼啸着,顺着车窗缝吹进来的寒风,像伸进车里的一把刮刀,在脸上来回割着,可两个人全然不顾。他们睁大眼睛,集中精力,观察着路上的动静。

天蒙蒙亮了,远处看得越来越清晰。忽然,一阵汽车马达声由远及近,从北边传过来,紧接着一个“白点”出现在视线的尽头。

“来了!”老宋急忙启动轿车,一脚油门,轿车驶出山坳,来到马路的中间停下。

那个由北向南移动的“白点”渐渐近了,已分辨出是一辆白色的救护车。

“我下去,拦住它!”按照两个人制定的行动计划,秦明开门走下车,来到车前站住。

那辆救护车“嗡、嗡、嗡”叫着,开到距离秦明十米八米的地方停下了。

“干什么的?”救护车右侧车门一开,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一个穿白大褂的家伙跳下车,喊着话向秦明走来。

这时,老宋摸摸跨兜里的手枪,下车走向救护车的左侧。

“我们是奉天市警察厅的,在例行检查!”秦明掏出警官证,在已经走过来站在他对面的“白大褂”脸前晃了晃。

“哦!我们是铁岭县立医院的,车上拉的是一位危重病人,需要去奉天城紧急抢救,恳求长官放我们过去!”白大褂说着掏出身份证件递给秦明。

秦明拿着证件边看边往车后走,白大褂在后边尾随着。

“打开后车门看看!”秦明喊道。

那白大褂一听秦明要检查,马上跟过来改口道:“实话说了吧,我们是铁岭县警察署的,在执行一项秘密任务,请你们放行。”白大褂说着掏出他的特务证,“这是我的证件!”

“我们没接到通知,请你们配合检查!”秦明表情严肃,厉声说道。

白大褂一看情况不妙,急忙把手伸进衣兜里,枪刚摸出来,秦明侧身一个反掌扣到了这家伙的脸上,紧接着一个飞脚踢飞了他手里的短枪,随即掏出身上的手枪一扣扳机,枪响了。“哎呀妈呀——”白大褂嚎叫着跌倒在路边,滚到了路旁的壕沟里。

老宋在车的左侧听见车后有了动静,知道秦明动手了。他抬手一枪,击中了救护车里司机的脑袋。

这时,救护车后门从里面猛地被推开了,“呼啦”跳下三个便衣特务。秦明手疾眼快,“啪啪”两枪撂倒了两个。从车身左侧跑过来的老宋又是一枪,击毙了剩下的另一个特务。

秦明迅速蹬上车,见陈梅被麻绳捆绑着正坐在车板上,他快速跑过去,启开粘在陈梅嘴上的胶条,解开绳索,“陈梅,快走!”

秦明拉着陈梅跑到车门口,老宋正站在车下接应他们下车。

这时,被秦明一枪击中的那个白大褂悄悄爬到路边的沟沿上,瞄准老宋举起了手枪。

“危险——”陈梅大喊一声,一个跃身,挡在了子弹的前面。秦明随手朝白大褂“啪啪”开了两枪。白大褂捂着受伤的胳膊慌忙钻进了树林里。

陈梅中弹倒在老宋的怀里,她的胸口在往外冒着鲜血。“陈梅,陈梅!”老宋看着闭上双眼的陈梅,大声呼喊着。

秦明跳下车,冲向逃跑的特务。

“站住!你照顾陈梅,我去追!”老宋冲秦明喊道。

“我去吧!他一定记住我的相貌了,留着有后患,必须除掉他!”秦明回应着。

“不行!”老宋高声命令道。

秦明转身跑回来,从老宋怀里接过昏迷中的陈梅,她胸前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浸透了。

“你把陈梅安排好,赶紧回城,千万别引起敌人的怀疑。另外别忘了换车牌子。执行命令!”

“是!你要注意安全!”

“放心吧,他奶奶的!”老宋拔出手枪,飞快地冲进了树林。

秦明把陈梅抱进轿车里,又从自己的白内衣上扯下一条棉布,给陈梅的伤口简单包扎了一下。陈梅靠在车椅背上,脸色苍白。忽然,她的眼皮微微颤动了一下,眼睛睁开一条细缝,“秦明——我不行了——你们快走!敌人——要——来了!”她头一晃,不吭声了。

“陈梅!陈梅!”秦明含着眼泪,大声呼喊着。

陈梅再也听不到秦明的喊声了,她,已经停止了呼吸。秦明擦了一把眼泪,把陈梅的遗体平放在后车座上,调转车头,顺着岔道,把车开进了山坳。

在一个洼坑旁,秦明把陈梅的遗体抱下车,安放在坑凹里,然后在上面盖上了一层厚厚的雪。他捡来一根松树枝,把陈梅遗体上覆盖的雪来回扑拉均匀平整,看着没什么痕迹了,他在旁边的一棵小松树上扣了一个记号,以方便今后查找。他回到车上,擦干净后车座上的血迹,又把车的假车牌拆下藏好,换上原来的车牌。一切妥当之后,秦明才开车绕了一圈,从另一个方向返回奉天城里。

轿车在崎岖的土路上奔波着,秦明的心情异常沉重。陈梅的影子不时浮现在他的脑海里,让他悲痛不已。多么好的同志啊!她还年青,她还是个姑娘!她还没有成家,秦明甚至都不知道她的家在哪里?她的父母是否健在?她,在这荒郊野岭上,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走了,没有亲友和她告别!她没有坟墓,就躺在杂草丛生的冰天雪地里。在生与死的面前,她把生的希望留给了她的同志;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想到的还是她的同志,而唯独不是她自己!她为的是什么呢?秦明想起了自己曾经面向党旗,举起右手,宣读的入党誓词。陈梅没有辜负党组织的希望,她用行动实现了自己的庄严承诺。想到这些,秦明的眼眶又一次盈满了热泪。

秦明又想起了自己刚刚新婚一天的妻子淑丽。她独守空房,这对一个新婚之夜的女人来讲该是多么的残忍!秦明觉得很对不住淑丽,可这一切又都是谁造成的呢?现在,我们之所以有牺牲,我们之所以要抗争,为的就是使我们的民族、我们的人民今后不再遭受苦难,不再当亡国奴,能过上自由幸福的生活。所以,我们的牺牲是光荣的,我们的抗争是伟大的!我应该为陈梅骄傲,我应该为淑丽骄傲,我应该为千千万万和她们一样的抗击日寇侵略者的战士而骄傲!秦明这样想着,他擦掉脸上的泪水,不由得加快车速,向奉天城驶去。

 

(第一部 完)

【编者按】舍己为人、奋不顾身的共产党员形象令人留下深刻印象。本作品是抗战史诗般的佳作,作者深厚的文字底蕴,在作品中熠熠生辉。【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24)
下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29)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69863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