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21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27)
日期:2018-11-08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宋鹏翔
点击:240

二十七

 

秦岚从学校回到家里的时候,已快中午12点了。她推开堂屋的门,见母亲正坐在地当央的小板凳上择榛蘑。

“妈!我回来了!”

“哎呀!我的小姑奶奶,你怎么才回来?”见秦岚进来,母亲略带埋怨地嚷嚷道。

“怎么?现在回来还晚?”秦岚把手里的兜子放到墙边的桌子上,急忙过来帮母亲择榛蘑。

“怎么不晚?得了,你去把灶间盆里的那条鲤鱼收拾了。”

秦岚赶忙奔向灶间,“妈,早上你只说下午家里来客人,到底是谁来俺家啊?”

“你哥的对象!”母亲抬起头,冲灶间大声说着。

“啊?”秦岚端着装鱼的盆走出灶间,来到母亲身旁放下。

“你‘啊’什么呀?你哥把对象领回家,还值得你‘惊讶’成这副模样?”

秦岚拿过来一把小凳坐下,收拾着盆里的鱼,“就他那身警察服,能‘引来’什么好‘金凤凰’?”

“呦呦——瞧你说的!他可是你亲哥呀!不许你胡说八道!”母亲好像动了气。

“就是的嘛!”秦岚撅着小嘴。

“我可跟你说好啦,人家来了,你可不许给人家脸子看啊!”母亲扭过头警告着秦岚。

“我说妈呀,你可不能着急娶儿媳妇,就让我哥把什么人都往家领啊!”秦岚皱着眉头。

“这丫头,你还教训起你妈来了!”

“我说的就在理嘛!”秦岚耍着鬼脸,嘿嘿笑着。

“你光说人家,你也不小了!”

“我心里有谱!妈,你就放心吧!我就是实在嫁不出去,也不嫁给当警察的!”

“呦呦——这丫头,又气妈了!”母亲摇着头。

“妈,我是逗你那!”秦岚呵呵笑着站起身,端盆回到灶间,冲洗着收拾好的鱼。

母亲把择好的榛蘑放到盖帘上,端进灶间,“把这榛蘑泡一泡,洗了!”

“好嘞!妈你就放心吧,准保洗得干干净净。”

母亲笑着走出灶间,“这丫头!”她走到储藏柜旁,拿起笤帚和戳子,准备把地上择榛蘑剩下来的垃圾扫到戳子里。母亲刚转过身,就听着屋门响了。

“妈!我回来了!” 随着叫声,秦明走进屋来。

母亲麻溜把手里的扫帚和戳子放到一边,抬头盯盯看着秦明身后跟进来的那个姑娘。这是个什么样的姑娘呢?

秦岚听见哥哥的说话声,急忙从灶间跑出来,她亟不可待地想看看哥哥领回来的对象到底长的啥模样?

“啊——”秦岚一下愣住了;母亲一看进来的姑娘也愣住了。

母女俩面面相觑,她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淑丽!”母女俩几乎同时叫出声来。

淑丽微笑着,“伯母好!”忙把手里拎着的东西放到储藏柜上,走过来握住母亲的手,然后她又用那双笑眼看看秦岚,轻轻叫了声,“秦岚!”那俊俏的眉眼羞答答的,脸上好像蒙上了一块鲜丽的红纱巾。

“淑丽,你可真能保守秘密!”秦岚上去拉起淑丽的手,摇晃着,娇嗔地说着。

“秦岚,快别闹了,让淑丽进屋歇歇!”母亲的心从里往外乐着。

“伯母,我不累!”淑丽客气着。

“快进屋暖和暖和!”母亲拉着淑丽的手,一前一后走进里屋。秦岚跟在后头,转身向哥哥做了个鬼脸,“就属你坏!”秦明嘿嘿笑着,跟着走进屋里。

母亲让淑丽脱鞋上炕暖暖身子,淑丽说不冷。秦岚给淑丽倒了一杯热水放到炕沿上,几个人乐呵呵地扯着家常。

“妈,你们唠着,我去灶间准备饭菜。今天我要露一手儿,做个糖醋鲤鱼!”秦明笑着站起身。

“好!我就爱吃我哥做的糖醋鲤鱼!淑丽,你真有口福!”还没等母亲说话,秦岚先叫着好儿,逗得母亲和淑丽忍不住笑着。

“小妹,那你就多吃点!”秦明起身去灶间了。

淑丽站起来要去灶间帮忙,被母亲拽住了,“让他去吧!你坐下来歇歇,跟伯母唠唠嗑。”

“淑丽,你陪我妈好唠唠嗑,我哥能娶你当媳妇,算是中了我妈的意啦!”秦岚说着冲母亲和淑丽笑笑,“我去帮我哥忙乎去喽!”起身出了屋。

“这丫头,整天像个孩子似的!”母亲唠叨着。

“伯母,你身体还好吧?”

“身子骨还行!”

“你爸妈身体怎么样?”母亲问。

“他们身体也挺好的。”

“那就好!这年月,兵荒马乱的,再摊上病可就糟了!”

“可不咋的。”淑丽附和着。

“淑丽,我们两家原来是老邻居了。当时你和秦明好我们双方老人都十分愿意。可谁知道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后来当了这么个警察?气得你爸脸都青了。没办法,你爸为了阻止你们俩的婚事,把家搬到北市场去了。”

“是啊,那时候我爸也是一时的冲动。”

“淑丽,伯母说句心里话,你打小我就喜欢你。你这孩子懂事,有礼貌,从不毛手毛脚的。”

“伯母,看你说的!”淑丽有些不好意思。

“淑丽,那你这次来你爸妈知道不?”母亲想听听淑丽爸妈的意见。

“伯母,你放心吧,他们现在都同意了!”淑丽拉起母亲的手,羞涩地笑着。

“哦——那可太好了。”母亲乐得合不拢嘴,一个劲儿地抚摸着淑丽的手。

是的,淑丽的父母同意了她和秦明的婚事。

自打上次在源生粮店淑丽和秦明相互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后,这两个年青人在感情历程上的 ‘包袱’一下子卸掉了,两个人有说不出的激动。之前虽然淑丽十分相信自己的判断,认为秦明是一个有骨气的男子汉,他绝对不会死心塌地地当满洲国的警察,为日本侵略者卖命,这里一定另有原因,可她却始终无从证明自己的答案。那天晚上,老宋把一个“真实”的秦明介绍给她,这让她在迷茫的困扰中终于看到了她盼望已久的柳暗花明,她欣喜不已。

回家以后的几天里,淑丽想方设法说服着父亲张振武。张振武呢,自从上次帮助淑丽从王占兴的益寿堂药房弄到消炎药送给山里的抗联队伍,他就知道,他的这个闺女可不简单哩!所以,当淑丽告诉他秦明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坏,出没跋扈,鱼肉百姓时,他信了,他觉得现在闺女的眼光比自己看得准。所以,他高兴地答应了淑丽,之后又劝说老伴,最终老两口同意了他们的闺女和秦明的婚事。

听说今个儿淑丽要去秦明家,张振武早上起来特地跑到北市场的顺发源锅烙店,买了二斤锅烙,让淑丽带过来。张振武心里还记得,原来他们一家住堂子街的时候,他就知道栾菊英母女俩爱吃顺发源的锅烙。那时候,栾菊英经常去他家,告诉他下班回来别忘了带回二斤顺发源锅烙。回想往事,有时候张振武忽然非常怀念两家人做邻居时的日子。

现在,看着伯母如此的高兴,淑丽的眼里不禁闪着泪光,她此刻的心情不也和眼前的这位老人的心情一样吗?一路走来,虽然很累,但很值得!

“妈,淑丽,洗手,准备吃饭!”秦岚推门进来,兴高采烈地说道。

“好!吃饭!”母亲和淑丽站起来,两个人来到堂屋。

这时,堂屋地中间的圆桌上已摆好饭菜,浓浓的香味飘逸着。

“来喽!糖醋鲤鱼!”秦明系着围裙,端着热气腾腾的一盘鱼从灶间里出来,把鱼放到餐桌的正中央。

母亲和淑丽洗过手,和秦明兄妹俩一起来到餐桌旁,坐到事先摆好的椅子上。

“孩子们!今天淑丽来了,高兴!”母亲首先拿起筷子,给淑丽夹了一块鱼,“淑丽,像小时候一样,到伯母这就是到家了,别客气,吃吧!”

“谢谢伯母,我自己来吧!”淑丽说着,又给母亲夹菜,给秦岚夹菜。

母亲推让着,秦岚不无客气地说:“淑丽,别夹了,吃吧!”

这时,秦明看看其他三个人,发话了,“你们相互夹菜,没人管我了!”

母亲接过话来,笑着说道:“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吧!”

几个人听罢,不禁呵呵笑起来。

根据党组织掌握的有关秦明和淑丽之间的情况,组织上同意秦明和淑丽结婚,而且越早越好,这样会更便于开展地下工作。于是,秦明在事先征得淑丽同意后,在饭桌上提出了这个想法。

“妈,你看我和淑丽也不小了,虽然她家搬走有几年了,可我们一直没断联系。我合计着如果双方老人没什么意见,请妈您定个日子,我们结婚。”

母亲正夹着菜,忽然听到儿子提出结婚的事,忙放下筷子,看了一眼淑丽,“你说结婚,人家淑丽还有她的父母是什么意见啊?”

秦明看着淑丽,希望她这个时候赶紧表明立场。

淑丽说话了,“伯母,我爸妈说我们两家是老邻居,知根知底的,就像一家人一样。他们看着秦明长大的,这结婚的事儿还得您拿主意,他们听你的。”

“那怎么说我也得去你家提亲呀!”

“伯母,去我们家串门什么时候都可以,如果单为了提亲就不必了。我妈说我们两家不兴这个。”淑丽显得有些腼腆。

“那怎么行?你嫁过来,你伯母再怎么的也得给你娘家些彩礼啊!”

“伯母,不用的。我和秦明成亲,这是我们家里的事,别人怎么看我们不用管。”

“那照你这么说,这些都不用了?”

“是的,我爸妈说,请秦明过去一趟商量商量结婚的事就可以了。结婚的日子由你定。”

“哎呀——我这亲家,真是通情达理。不过,不收彩礼,我的心里真的过意不去。”

“伯母,彩礼的事就这么定了,我和我们家都不要。结婚的日子您选好了告诉我们就行。”

“那好吧!”母亲感觉很愧疚,对不起淑丽和她的爸妈。

“这彩礼现在我们家留着,等我哥和淑丽结了婚,找机会再送过去!”秦岚快言快语地说道。

“对!我闺女说的有道理!”母亲高兴地接过话茬。

淑丽和秦明坐在一旁,不由得笑了。

【编者按】秦明的婚事成为艰苦战争环境中的一抹亮色。【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28)
下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26)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69626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