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14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评论
[社团推荐]如何培育文学创作中的灵感
日期:2018-10-2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谭希诗
点击:313

灵感是人类创造性认识中一种非常神奇而美妙的精神现象,是长期思考着的问题受到某些因素的诱发,忽然得到解决的心理过程,是创造性思维过程中认识飞跃的特殊心理现象,是有意识和无意识交互作用的结果,是由人们的记忆力、想象力和创造思维能力有机结合而产生出来的智慧火花。它是人类思维园地里一颗灿烂的奇葩,让人青睐,引人瞩目,令人神往。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创作者向探寻宝藏那样,接近它,挖掘它,并试图揭开裹在它身上的那层神秘的面纱。

灵感一词最早来源于古希腊文,这个概念从使用开始距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它的本意是“神的气息”,是创作者和艺术家在酝酿构思时吸入了“神”的灵气,使他们的思维意识和思考的神经处于兴奋迷狂状态,从而产生了神奇般的创作欲望。在西方,灵感之所以被尊崇为“神气”,那是因为他们在进行艺术创作时,为了感受神的灵气而代神立言,这样做可以得到神的凭附,获得神灵的启示和感召,使创作出来的东西超凡脱俗。柏拉图就曾经提到过:“凡是高明的诗人,无论在史诗或抒情诗方面,都不是凭借艺术来做成他们优美的诗歌,而是有神力凭附着”,柏拉图的观点在当时具有广泛的社会基础。当然,古希腊的这种“灵感说”是带有一定宗教色彩,在这种色彩的遮掩下,无疑会使创作灵感产生了一种神秘性。

我是忠实的唯物主义者,也是无神论者,从来就不信神,也没有借助神力来为自己的创作增辉添色。对于西方的这种“灵感说”,我并不完全否认,也不完全赞同,而是在了解灵感产生的背景和渊源的基础上,对其进行辨析,本着扬弃的原则,经过去伪存真后,把可用的东西找出来,有选择的为自己的创作服务。灵感这东西不是神说它有就有,神说它没有就没有,它是客观存在的现象,它作用并潜伏于人的思维意识的深处,只有在机缘巧合时才会自动走出来,成为你创作的帮手。灵感作为创作的引颈,具有突发性、超常性和易逝性的特点。所谓突发性,就是没什么规律可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来得快,去得也快,若不及时接纳,就会稍纵即逝,它会让你有一种不知所措之感,当你有意苦苦寻求时却无法预知它的到来,而你无意获取时它却出其不意的降临在你的面前,这种突发性会让你冲破那种虽冥思苦想却无法解决问题的桎梏,使创作走出徘徊在山重水复疑无路的边缘,而豁然开朗的进入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地,这种突发性也会让你收获意外的惊喜;所谓超常性,就是指灵感思维的运动往往会打破常规的思维意识格局,有着一种特殊的发现功能和表现功能,这种功能会促使你在创作上获得非同一般的奇思妙想,使你的创作激情始终处于一种亢奋的状态,其想象力极度敏感,仿佛达到了一种超常的迷狂极限,将埋藏在思维深处的潜能刹那间全部调动起来,将知识、记忆、想象的片段能动的有机联系在一起,形成一套完整的创作素材。所谓易逝性,就是指灵感出现后停留的时间和空间极为短暂,来不可遏,去不可阻,非人力所能控制。从灵感思维发生后的停留过程看,它具有鲜明的“转瞬即逝”特征。这是因为灵感的孕育是在潜意识活动中进行的,事先不被人们所发现,当它孕育成熟显现之后,停留的时间又很短,犹如闪烁的流星划破寂静的夜空一样,给百思不得其解的思维难题带来一线曙光。对于这一现象,宋代的大文豪苏轼早有描述:“如兔起鹘落,稍纵则逝矣”,“作诗火急追亡逋,情景一失后难摹”,用这样的方式形容,主要是强调创作者在灵感出现时,要立即采取有效的办法,把涌起的思绪记录下来,否则,一旦创作的冲动冷却之后,灵感的火花也会随之熄灭,再难找寻。这既是苏东坡的经验之谈,也是所有从事创作者的共同感受。

灵感这种复杂的精神现象,乍一看起来似乎来无影去无踪,很难琢磨,也很难把握,其实不然,灵感作为精神的导入体,作为客观存在的事物,也是有迹可循的。从心理学上讲,灵感是导源于特定的神神联系的突然沟通,是潜意识与显意识思维意象运动的必然,是意象的暗示和启迪后的顿悟;从哲学角度讲,灵感的出现是作者认识的飞跃,灵感既不象唯心主义者说的那样是“神的启示”,也不象机械唯物论所认为的是一种莫须有的臆造,它更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来源于长期的学习思考积累和实践活动。对一件事物的分析,必须是由此及彼,由表及里,要透过现象洞察本质。灵感也是如此,它虽然以偶然的形式出现,但却体现了必然的内容和规律,是偶然与必然的统一。我们虽然不可预知灵感什么时候出现,但我们可以通过创造性的思考、有目的的实践,对灵感的出现给予科学的研判,因为灵感在潜意识的萌芽中有酝酿的过程,在这种酝酿的过程中会受到相关事物的启发和刺激而导致突然的出现,这就是我们对灵感进行研判的基础与前提。因此在我看来,灵感是可以有意识进行培育的,根据我创作多年的体会,培育灵感至少需要以下几种方法:

一是把情感融入自然。南朝•梁•刘勰在《文心雕龙•神思》里曾说道“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当人们带着饱满的情感登山时,情感就好像弥漫了整座山,当人们带着激动的心情在海边看海时,海水也象人们的心情一样,充满了澎湃,当人们用热情的目光去观察大自然时,大自然也会充满了诗情画意。古罗马历史学家西塞罗也说过:一个人如果没有心灵的火花,没有一种近似狂热的气质,他是不能成为一个优秀诗人的。由此看来,一切文学创作是和创作者的情感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感情如海,作品如潮,只有感情的大海才能泛起作品的浪花,你对自然界的情感有多深,你掌握自然界的能力就有多强,你创作的灵感涌现的也就有多少,在创作中只有情感达到饱和度,兴奋度达到沸点,才有可能产生上乘之作。我们以唐朝大诗人李白为例,就足以说明这个问题。当年李白五十七岁时,出于报国热情,便加入了永王李璘的幕府,一天,在永王军营作组诗《永王东巡歌》,借以抒发建功报国的情怀,永王因擅自引兵东巡导致征剿,兵败后李白因受牵连在浔阳入狱,后来被判长期流放夜郎(今贵州桐梓一带),次年西行至重庆巫山时遇赦,躲过一劫的李白,当时兴奋异常,诗兴再次大发,著名的七绝《早发白帝城》,便是在他激情飞扬、兴致勃发、意识强度达到极限的情况下诞生的。在激情四射下写出得意之作,这方面我自己也有很深的体会。记得2018年四月份,《作家文学》杂志社,组织业内人员去西藏进行采风活动,我受社长董守和邀请,有幸参加了这次活动,在这之前我一直想写点东西,可是坐在电脑旁一直冥思苦想了好长时间,却一个字也写不出来,精神不能高度集中,思绪处于紊乱状态,找不到一点写作灵感,我甚至怀疑我的创作智商是不是出现了问题。接到去西藏的通知后,我很兴奋,也想借去西藏采风的机会好好的清理一下写作的思路,就这样,带着一种激情、一种向往,走进了西藏,走进了雪域高原,走进了离太阳最近的地方。当我近距离接触布达拉宫,我被梵音环绕的圣洁之地所深深感染,当我站在羊卓雍措的岸边,我被清澈明亮的湖水洗涤得一尘不染,当我沿着拉萨的街头寻觅当年风流王子仓央嘉措遗流的墨香,我的心被大爱的平仄韵律阵阵击打,西藏对于我而言就是一种“震撼、激荡、洗涤、超脱、回归、惊喜”这样的感觉,我的情感、我的意识、我的激情,也与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融合在一起,在美好的大自然面前,我澎拜的心情无以言表,伴随而来的是激情燃烧的创作欲望和创作灵感的环绕闪现,在我即将离开西藏的时候,我的一首《西藏遐思》的两行诗产生了:

1

因我的迟来

你在此空守百年

2

贴近你灵魂的那一刻

我被洗涤的一无所有

3

你是雪域高原的神话

我只想倾听穿越时空的那个短章

4

走进雪域高原

我仿佛走出了自己人生的沼泽

5

隐藏在布达拉宫的旋律

弹奏着人生最美的春天

6

闻着酥油茶的芳香

我仿佛看到了李白醉酒后的神采

7

望着西藏上空的蓝天和白云

我的内心仿佛被净化的一尘不染

8

我站在高旷的天宇

寻找明亮岁月的余音

9

羊卓雍湖的圣水

诉说着神灵留下的启示和召唤

10

望着扑扑跪拜的虔诚

我内心的信仰像铁锤和镰刀那样坚固

这首诗的酝酿和写作过程,至今回想起来还历历在目,当时如果没有西藏之行,如果不是对西藏那么一往情深,如果没有情感的投入,如果没有火热的激情,如果没有喷射四溅的兴奋度,那恐怕就没有这首诗的问世。

二是用惊奇的目光看世界。用惊奇的目光看世界,世界永远是神奇的,崭新的,甚至是陌生的。人的大脑神经系统对崭新和陌生事物的反应是非常敏感的,就像旅游一样,谁都不愿意延续重复的旅游线路,因为太熟悉了,没有新鲜感,而陌生的地方或者是没到过的地方就不同了,在新的地方,你可以找到不同的感觉、不同的境界,在这样陌生的景物面前,你的大脑神经系统就会受到刺激,就会迷狂,就会兴奋,而人在狂热面前最容易产生灵感。为什么李白在醉酒后会产生作诗的灵感,因为酒对大脑的神经系统有刺激作用,他喝完酒后就会激动,就会兴奋,而这种迷狂的结果就是“李白斗酒诗百篇”。把平淡看作神奇,把熟悉当做陌生,把人与物的界限看的太模糊,把无生命的物也看作和自己一样,他们也有生命的存在,“竹笋也有拔节声,小草也能歌唱,太阳也爱睡懒觉”,这种站在“世界人情化、生命化”的角度去观察事物的方法,应该是我们理解世界,获得创作灵感的重要方法。我是一个爱和大自然交朋友的人,新奇的世界总会对我产生强大的吸引,没事的时候,我总要到处转一转,看看大自然的山水,我每走一处总能找到一种新奇的感觉,我把翻过一座山当成翻过一页书,把游览江河当作在学海里遨游,每到一个地方,我都会用惊奇的目光,敬畏的心理去审视它们,去读它们,去写它们。我写过《游兵马俑博物馆》、《神奇的新加坡》、》《厚重的马来西亚》《微笑的泰国》、《游华山》、《游山海关》、《黄河入海流》、《春雨潇潇渭水情》、《走进圣彼得堡》等等,其中有散文,也有诗歌,这些都先后刊登在盛京文学网、中国石油网和其他报刊杂志上。这些作品的产生,都与我用惊奇的眼光看世界不无关系,因为好奇,你才会急于走出去与外面的世界接触,因为外界的事物神奇,你才有所发现,有发现就会激动兴奋,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能没有创作的冲动吗,能没有灵感的产生吗,回答是肯定的。

三是保持思维的连续性。每一位爱好创作的人都有这样一种体会:当你要开始创作时,你的思维一定会围绕你要创作的主题进行思考,这种思考是稳定的、连续的,当这种连续性保持一段时间后,你就会发现你需要的创作灵感就会自觉不自觉的涌现出来。这是为什么呢?主要是因为思维的连续性会让你对所思考的问题高度敏感,随着思考的不断的深化,解决问题的方法也在不断的产生,当思考完全成熟后,创作的灵感也已经在你的头脑中盘旋,这大概就是所说的:水到渠自成,思熟灵感来,从连续的思考,到对一个问题的顿悟,一直到问题得到根本解决,这是一种自然规律,也是一种自然法则。保持思维的连续性,并不是说一天到晚只想一件事,不去干别的。而是无论你在干什么,无论你有多忙,都要做到沉稳静心,都要在潜意识中对你所关注的事物保持高度的敏感,尤其是在创作中,一定要让自己的精神始终处于一种激奋状态,而且要让这种状态一直延续下去,否则,思维的连续性一旦中断,灵感也会消失,写作链条就会无法保持正常运转,在这种情况下,若想修复或者恢复原样恐怕是很难做到的,我相信在这方面,作为爱好创作的人都有很深的体会。

四是给自己插上想象的翅膀。想象是人在大脑中凭借记忆所提供的材料进行加工改选,从而产生新形象的心理过程。是人们特有的对客观世界的一种反应形式,也是一种特殊的思维形式。想象和思维有着密切的联系,都属于高级的认识过程,它能突破时间和空间的束缚,达到“思接千载,神通万里”的境界。想象是人类心理活动的重要表现形式,无论是对抽象思维还是形象思维,都有重要的意义,尤其是对形象思维所产生的作用更加巨大,可以这样说,想象是形象思维不可或缺的重要手段,而创作的构思和灵感的产生恰恰需要的是形象思维。人离不开想象,离开了想象就犹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一样,很难想象生存是一种什么样子,搞创作也是如此,想象就是创作者的翅膀,没了翅膀,创作者就无法腾飞,更无法让你的作品成为天籁之音在长空中翱翔。

既然想象是灵感产生的前提条件,那么随着想象的不断丰富,灵感也会源源不断的产生,灵感的出现虽然是偶然的,但偶然的后面一定有着必然的基础,它不是凭空想象出来的,而是需要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积累过程。在获取灵感之前,创作者要尽量保持乐观的情绪,拓宽思维的活跃范围,把想象的空间无限的放大,要让自己的情思自由的飞翔,让想象力不受限制的四处游荡,这种想象可以是全方位的,也可以是无目的性的,可以是奇思妙想,也可以是奇思异想,甚至是胡思乱想,在想象中你要不失时机的去捕捉情思飞扬时与灵感碰撞所产生的火花,让想象不断地的来诱发灵感的涌现。在这方面,古人以为我们做出了表率。请看李白的《夜宿山寺》: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李煜的,《虞美人》: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苏东坡的《水调歌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上述的妙句,就是因作者的情思无限飞扬,再加上想象与灵感的机缘妙和,而形成了流瀑般的绝唱。可见,好的灵感也会随着想象的勾引不失时机的闪现出来。

五是用知识的养分充实自我。知识可以明亮人的智慧和心灵,生活缺少知识,就好像天上没有阳光,智慧缺少知识,就好像雄鹰没有翅膀。要创作出好的作品,没有知识的武装是不行的。有渊博的知识作为强有力支撑,就能做到厚积薄发,应用自如。学习知识一定要带着问题学,要有针对性,要有好奇心,要边学边思考,知识积淀的越多,创作的思路就会越敏捷,触发的灵感也就会越快。明朝著名的科学家徐光启从小就爱学习,对知识有着强烈的占有欲,对事物有着强烈的好奇心,遇到不懂的问题一定要想方设法弄明白。有一次徐光启看到一位老人掐掉自己棉田里的棉桃,感到很奇怪,就走上前“刨根问底”弄个清楚,经过讨教,才知道这是一种科学的种棉花的方法,回到家后他便说服父亲也采用了这种科学的种棉方法,并取得了丰收。从这次偶然的事件中,不仅触碰了他的灵感,而且也使他的形象思维豁然开阔起来,正是因为科学知识的力量带给他无限的动力,让他分享了意外的收获和惊喜,因此使长大后的徐光启凭借着对知识专研探索的精神,写出了《农政全书》这本传世巨著。

在学习和探讨中,要把理论知识与社会实践有机的结合起来,用以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学习知识一定要活学活用,要心有灵犀,要触类旁通,提倡多学、细学、深学,边学习、边研究、便探讨,让学习成为一种良好的习惯,知识掌握得越多,你创作起来就会越轻松、越自如。就像杜甫说的那样:“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他这里所说的“神”就是灵感。遗憾的是我们现在有不少的文学爱好者,创作的激情很高,创作的欲望也很强,但由于读书太少,缺乏文化底蕴,少了对生命的滋养,因此在创作中很难培育灵感,改变的唯一途径就是学习、学习、再学习;读书、读书、再读书,多读历史名著,多读现代精品,多读警世格言,多读佳篇名句,不仅读文学艺术方面的书,还要读一些科学技术、哲学、经济、历史方面的书,只有这样,才能不断的提升自身的综合素质。宋朝大诗人陆游,晚年在给他儿子传授写诗的经验时谈到:“我初学诗日,但欲工藻绘,中年始少悟,渐若窥宏大。怪奇亦间出,如石漱湍濑。数仞李杜墙,常恨欠领会。白元才倚门,温李真自郐。正令笔扛鼎,亦味造三昧。诗为六艺一,岂用资狡狯?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这段话的意思是说:我年轻初学写诗的时候,只知道追求诗句工整,修辞华美,总在字句上下功夫。到中年写诗时,始所有悟,才逐渐窥察到宏大深邃的诗意境界,也就能写出一些好诗来,有如被湍流冲洗的顽石,显得奇特不俗。唐朝李白、杜甫的诗,是不可逾越的高峰,有如数仞高墙挡在眼前,我恨自己领会不深,渴望而不可及。元稹和白居易的诗,也只能说到达了高墙的门边,至于温庭筠、李商隐的诗,就不值得一提了,即使是他们的扛鼎之作,也未必能真正领会诗中三味。诗是六艺之一,哪能仅仅当作笔墨游戏呢?所以,你果真要学习写诗,不仅是字词句式,还要有更深的学问,作诗的功夫,在于诗外的历练。在陆游看来,一个作家的作品好坏高下,不仅与其经历、阅历、见解、悟性有关系,而且更离不开才智、学养、操守、境界等功底。陆游这伟大诗人可谓是活到老学到老,他非常注重对客观世界的认知能力,主张从前人的学识中,从社会的实践中,从格物致知的探索中,从血肉交融的感应中,从砥砺磨淬的历练中获得诗外的真功夫,正因为他注重学习,善于积淀,因此他的作品在文学史上得以不朽。

学习是一个无止境的过程,把学习看作是一种责任,把培育灵感看作是一种动力,有了责任和动力,就不愁灵感不会出现,不愁作品的质量不会提升,不愁你写出的作品不会“语不惊人”、无读者可寻。

培育灵感的方法很多,我只是根据自己多年的创作体会谈点感悟性的心得,若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便是我的初衷和目的。

 

【编者按】问作者好。感谢赐稿,感谢记录灵感的来龙去脉于此供大家分享。这篇文章是作者经历一次西行,“震撼、激荡、洗涤、超脱、回归、惊喜”感觉流于笔端,又将其情感、意识、激情完全地调动出来,讲述自身的创作欲望和创作灵感”环绕闪现“的精彩时刻。非常有指导意义的心德与记录。这篇文章在后台足足”躺“了差不多一周时间,看到的编辑或许与我一样,每每打开,都被文章的内涵所震惊,或许都想即刻编出去,为大家送去指导创作,激发灵感精神大餐。然而,又觉得编辑的语言无法概述作者独具特色的文彩与内涵。本编辑也是每每打开,精心拜读,终不敢动笔。如此,又觉得如此美篇,应与大有分享。美文终不能在这里沉睡。今天,就以此心境,把文章推荐给大家。很有现实意义。【万泉河编辑:文彧】
上一篇:浅谈阅读
下一篇:人之初,性本善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8/10/23 16:44:02
谢谢文彧老师的精彩点评!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35773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