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21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水做的周庄
日期:2018-10-14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素素
点击:477

从同里吃过饭出来,就捎带脚去了周庄,两者相距不过20公里,大约半小时的路程。

因为朋友来过周庄,又因为下午要赶往昆山接赴约而来的另一位朋友,周庄暂时成了我一个人的旅行。从检票口不慌不忙的进去,就被冲散在人流里,像一条滑溜的鱼,游向周庄。

王剑冰曾说,周庄是睡在水上的,水便是周庄的床。这样的比喻,贴恰极了。周庄四面环水,无舟寸步难行,想来这也是周庄能一直避战乱于一角,隐居江南的最大理由。所以周庄是水做的,她的每寸肌肤都是水润的,临水成街,以水为路,依水而居,如一位曼妙的佳人,在水一方。

这样的周庄需得坐船游玩才能尽兴,我因为一个人,时间又紧迫,便放弃了登船的念头,只管沿着河岸漫无目的闲逛。周庄还是素日里温柔端庄的模样,着了一身灰衣白裙,浅浅地笑着,不用招呼,就与她真真切切撞个满怀了。

只一双眼睛是不够的,这一湾碧水还没看尽,几米外便多了一座小桥出来,衬了白墙灰瓦的背景,越加显得清秀典雅。河道内船只密集,每一艘船都是一道风景,按理说在同里,我已经领略了船与水的融洽,到周庄本不该新奇的,但周庄又是不同的。虽然是临街,但街道上并不热闹,热闹的反而是河道。

船上载满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人们在对江南这种典雅的人文形态啧啧称赞的同时,又恨不得马上融入到这种氛围中去。他们争先恐后的挤上船,纷纷体验着,哪怕这种氛围侵润的只是一片衣角,那也是周庄的味道。处事不惊的反倒是船家,因为世代在水上行走,河流早就成了他们自由来去的领地。又或许他们对这种蜂拥而至的参观早已经麻木,见惯不惯,他们只管慢悠悠地摇着船,如同摇着自己缓慢的岁月。

也难怪,在周庄只有0.47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不仅有密集的建筑群和小桥流水,还有数以万计的游客要承载。但周庄,我要说的是它的旅游的确已经成熟,因为在河岸上行走,不时有船只经过我的身旁,每每我举起相机,总有摇船的女子配合的朝我点头,有的甚至落落大方的唱起江南小调。虽然商业的气息很浓,但你不得不承认,她们与周庄是那样的熨帖,那样的水乳交融。

周庄的屋舍建筑比同里更为精致,也更显紧凑,四面环水,以桥相接。石桥错落有致,共有十七座,造型风格迥异,有拱型青石板的,有两桥相对的,也有双桥相连的;著名画家陈逸夫《回不去的故乡》就是以双桥为背景作画的。远观桥与流水相映;近观桥与小船相迎。人行桥上,又仿佛象在屋内,抬头仰望,山梁屋檐、历历在目;低头看去,桥下河水流淌,小船穿梭,故有“桥从户中进,船从家中过”的奇美景观。

一千多年过来了,岁月的风吹皱了周庄的水,却吹不老那白墙灰瓦的印记。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只为了一个江南梦,然后再带着惊艳和满足离开。而周庄也确实没让大家失望,千百年来,无论疾风劲草,还是和风细雨,周庄都保持着大家闺秀的气质,不卑不亢。有人说周庄的崛起是以苏州的毁灭为代价的,尽管苏州的历史悠久,也曾经是江南古建筑的典范,但是由于自然、人文景观遭受破坏,再加上所谓现代文明发展的介入,今日的苏州早已经面目皆非了,所以保留着古典、雅致的江南水乡的韵致的周庄,便显得愈加楚楚动人了

越往里走河道越窄,水面上的船也越多,人流也越稠密了。岸边的商户渐渐多了起来,丝绸制品,油纸伞,藕粉,代表着江南本土特色的物品随处可见,置身于这样的氛围之中你会产生一种错觉,仿佛灵魂被抽离一样,飘飘荡荡中你来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场所,这里更让人眼花缭乱,舟来舟往,人声鼎沸,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一派繁荣昌盛的景象,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周庄,但这一切終是幻象,是我臆想的猜测罢了。

就这样带着一丝惆怅前行,转过一座小桥之后,岸边的茶馆渐渐多了起来,旧时,茶馆书场在苏州城乡颇为流行,人们习惯了慢条斯理的生活,生活的节奏是慢的,喝茶的姿态是慢的,光阴也是慢的。周庄人喜欢边喝茶边听一段评弹,浩浩光阴就这样过去了小半生。不足为奇,周庄人的生活就应该是这样的。

三毛茶楼是周庄较为有名的一间,据说是作家三毛的朋友为了纪念她而设立的。三毛一定是怀揣了巨大的孤独而来的,有人说她一来周庄就哭了,三毛也是水做的,三毛看着周庄就像看着另一个孤独的自己。三毛在周庄孤独的行走着,三毛在周庄的水上自言自语,她跟周庄说,也在跟自己说,她一定和周庄约定了后会有期,只不过,周庄没能等到她,周庄和三毛都把自己陷入了更孤独的境地。周庄,不来是遗憾,来过视为更遗憾。遗憾的不是她的过往,而是她的将来。

沿着河岸继续前行,转过富安桥,著名的沈厅就在前方了。沈厅在南市街上,原名敬业堂,清末改为松茂堂,原是明代初年江南首富沈万山的故居。 谁也不曾想到,周庄日后的崛起竟然会和一个叫做沈万三的人扯上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位富商据说原来也是一位纨绔子弟,老父去世之后才幡然醒悟,发奋图强。你看,浪子回头金不换,改头换面的不止是沈万三,还有声名鹊起的周庄。

沈万山是以对外贸易起家的,看似波澜不惊的周庄,总有人是最先动起来的,没有沈万山之前的周庄是封闭的,勉强称得上自给自足,是沈万山打开了周庄与外界的通道,所以周庄热闹起来了,宾客盈门,舟船喧闹。从周庄出发的船只可以亳无阻碍地与四海畅通。借运河而通南北,借长江而通东西,不过廖廖数年,周庄已成三吴襟带之邦,百越舟车之会。不仅如此,在经过了早期的财富积累之后,周庄渐渐成为江南小镇中的翘楚,甚至富甲一方了。其实富甲一方也不可怕,可怕的是这种财富偏偏又参与到政治中来,皇家的卧榻旁边岂能容他人显富,这大致也就是沈万三的悲哀所在了。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接下去的发展想必也不是他能控制的了的,他躲过了杀身之祸,却躲不过被发配的命运,沈万三被流放到云南了,最终客死他乡。我想他闭目前的那一眼一定是不甘心的,他的周庄,他的家,是他永远回不去的梦。

沈厅共有三部分组成,前部是水墙门和河埠,专门供家人停靠船只、洗涤衣物之用,但是河埠的规模大小也有区别,江南巨富想必高宅深院,跺一跺脚,周庄都要哆嗦一下,所以河埠自然也较普通人家讲究奢华。中部是墙门楼、茶厅、正厅,是接送宾客,办理婚丧大事和议事的地方;可以想象沈万三当年气定神闲运筹帷幄的样子,后部是大堂楼、小堂楼和后厅屋,为生活起居之处。整个厅堂是典型的“前厅后堂”建筑格局,豪华气派。参观这样的名人故居,多少是带着几丝落寞的,物是人非,想一方霸主最后落得个客死他乡的结果,也未免唏嘘。

所以周庄是水做的,她的水里涌动着沈万三的柔情,你若细观察,你会发现周庄所有的水波都是从西向东的,那是沈万三的目光从天高路远的云南一路抛洒过来,越过浩瀚五千里的距离,温柔的注视着周庄。

从沈厅出来已不早,看看约定的时间已到,便一路打听寻路出来了,下一站,乌镇。

【编者按】读此文章想到赵丽宏的《周庄水韵》,一支弯曲的木橹,在水面上一来一回悠然搅动,倒映在水中的石桥、楼屋、树影,还有天上的云彩和飞鸟,都被这不慌不忙的木橹搅碎,碎成斑斓的光点,迷离闪烁,犹如在风中漾动的一匹长长的彩绸,没有人能描绘它朦胧眩目的花纹…这时候文是美的,景是美的,心境也是美的,美的纯净。【若玉编辑 欢颜】
上一篇:《幸福散论》读后感
下一篇:《儒林外史》读后感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8/10/31 12:49:38
您好,恭喜您的作品被本社团推荐,经网站评委评审获得绝品文章,感谢努力,感谢支持社团和网站。祝创作丰收。【散文主编助理:春江】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72678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