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21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奉天城韵·沈阳故事】少年追梦只等闲
日期:2018-09-19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文彧
点击:896

“一杯茶,一壶酒,一盘花生米,一抹月光下......”这是十二年前,我在网易开通博客空间时,为博客“一人客栈”写的一句话。在博客名下,那或称作个性签名。

写完这句话,面对屏幕,揣摩了好久。心中另有心境想表述,于是改写:“看到屋外的晾衣杆被别人霸着,自己只好穿着洗过的衣服站在阳光下。”改完觉得很跩,很有文艺范。似乎表达了自己当时无奈的灵魂深处,如头顶的太阳那样光鲜明亮,那样臃容大方,那样富有城府,那样的忍侮负重,那样的崇高。可殊不知,签名的墨迹未干,就跟过来一片骂声:你傻呀!你缺心眼呀!于是急忙清除。

沏杯茶,捏壶酒,捡食着含有嫩浆的花生米,看月亮慢慢西沉。重新玩味初始的签名,哦?突然发现那种感觉也不不错。一人客栈,独饮老酒,昂视天空,尽享月光下的静谧,直至微醺。手捧茗饮,慢慢呷着,涩涩地进入梦乡。

第二天,观注者续贴:这倒显得悠然,赢得一片赞许,喻之很有禅意。我亦欣然,这终是一种内涵,一种文化,或称文艺范。嗯!内心得到无可名状的满足。一人客栈,签字专属,独家招牌。

沾沾自喜,总算被人推崇。面对新的签名独自端祥许久,洋洋自得,似乎得到了宝贝。如此调侃,不能束之高阁,寻得互联网路径,在标有一人客栈的IP处,但凡可以签名的地方,都贴上了“一杯茶,一壶酒,一盘花生米,一抹月光下......”大有专属品牌,急速推广的架式。然而,这一切,不过是一个网络爱好者的自娱自乐,孤芳自赏,没什么可纪念或是留恋的。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句“个性签名”,一路伴着我,在互联网上走过十二年。

十二年,在人生长河中,不算长,可也不算短。明鉴全球互联网的发展,不论是硬件还是软件,几乎是日新月异。十二年跟跑,时常是拽着她的尾巴,嗑嗑绊绊学到了一些东西。但终敌不过花样翻新的网络应用技术。君不见,今天还是独立的空间,明天就成为大家的论坛;今天还是个人日记,明天就成了大家可以灌水的乐园;博客、微博、QQ聊天、微信穷尽天下,APP近在眼前;银行随我游走天涯,二维码一扫再也不用付现;在互联网上裸已无需遮遮掩掩,想“人肉”将不分贵贱,只要你注册,就再无隐私可言;无需再劳孙大圣,天涯海角尽在五指间;互联网风声水起,物联网紧追慢赶;网店迫实体店归降,直播平台犹如雨后春笋,小到鸡毛蒜皮,大到武装侵犯,花样翻新如日中天.....当下,整个社会在互联网笼罩下,谁敢说自己独霸鳌头,“一招鲜,吃遍天”?没听说有句广告语吗: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我们当深悟:社会形态已完全互联网化,文化在相互渗透,地缘已完全看不出明显的阈限。当你为一件事情赞美的时候,说不定你就是这件事情的主人公;当你为一件事情扼腕的时候,如果去认定,你不是主谋也是帮凶。这话有些言过其辞,但在互联网+的情境中,人与人之间都有千丝万缕的瓜葛。当一个被“人肉”的事件发生,说不定,你就是其中的一个节点,或是其中的“路由”。这不是危言耸听,其实,人们在互联网下生活,你不是某一项技术的“拥笃”者,就是某一项技术的“掘墓人”。千万别小看自己。

我就是没有小看自己,当有一天,我确认自己跳进互联网的汪洋中,奋力游弋时,我变得热血贲涌,情绪高涨,游玩其中,乐不思蜀。

 

一杯茶

 

学上网,学打字,应该说感谢OICQ(就是现在QQ)。现在的QQ在最初时候,是腾讯公司模仿美国在线(AOL)公司的ICQ。腾讯公司在ICQ前面加了一个“O”,意为“开放的ICQ”,后因版权改为QQ。记得那时在一家外企公司企划部。投资人常用ICQ传递新产品开发以及市场推广计划书。办公室只有一台电脑,归秘书使用。每次接收文件,我来细化方案,然后再转给投资人,中间的过程很费时。还有一个重要的瓶颈,时差原因要么我们就早早传文件,天还没亮,谁会这么早就上班,要么就晚一点在夜里与投资人交流。美国人才不会牺牲自己的业余时间与你磨牙。结果只好我们加班。说实话,我愿意加班,外国人按规定给加班费从不迟疑。公司的秘书年轻,每次加班男友都骑着摩托车门口候着。秘书的父母也不放心,总会等在公交车站,直至最后一班车。我下定决心,学会打字,学会ICQ。

学会了也算掌握了一项技能?亦或别总让一个小姑娘陪着已婚男人夜里加班,这也算是做了件好事。(那个时候已经有了OICQ,记得当时申请的QQ号才六位数)此后每天上班,瞧着秘书空暇,便点开拔号上网的图标,跟着“撕心裂肺”的“握手”声心跳加速。每天只有两个小时的连网时间,网费烧钱,费用不低。不出一个星期,学会了五笔输入,通过聊天,打字速度也有所提高。有一天,很晚了,我仍在网上与投资人交流新的促销方案。当投资人知道是我在与他交流后,很高兴,马上打电话给中方执行经理,这个月奖励营销部经理500刀。(那可是绿莹莹的美元呀!)然而,投资人的钱可不是白给的,接下来他把在国外服务器上申请的空间交给你去管理(就是我们现俗称的网站)。那个时候网站简易的不能再简易了,一个页面,一张图加一段文字说明。象中国的连环画册(小人书),只是上面多了一个链接按钮,类似我们的手去翻弄下一页。

拿了投资人的奖励欣喜若狂,可接下来那个空间怎么管理,一头雾水。现在想起那几个月一头扎在网络里,靠着自己那点半生不熟的英文,学习如何进入空间,学习上传图片,学习更改文字(那个服务器只接受台湾大码繁体汉字,民族情感稍许有些安慰),如何啃下来的这个骨头,不堪回味。

半年后,打字、上网、更改空间内容、上传图片等等,烂熟于心。为此投资人特别为企划部制备一台电脑,归我专用。同时特批我专属号码拔号上网,全天无限制。My god!1994年,能有这样一个办公条件,也是不多见。公司有了网页展示产品,很快小有知名度。美国驻上海总领馆在淮海路花园饭店顶层举办独立日220周年招待会,特别邀请这个企业生产的巧克力、糖果为会场服务专用。

这样的机会,投资人特批去现场服务。作为策部的负责人,有机会随同企业的中方经理一同参加了那次招待会。所谓服务就是端着产品,在会场中四处游走,分发巧克力。那一次,我真正领教了美国人吃巧克力或是与糖果相类似的休闲食品,是怎么样的一种疯狂。当时的产品定位是休闲,品牌为牛仔(COWBOY),我们制定方案,宗旨要把品牌叫得响亮,形象展示要充分、抢眼。投资人更是大手笔,不惜成本从美国本土带回来牛仔服饰。我们身着牛仔裤外加带穗的皮套裤,刺绣的花格衬衫,全身上下拼缀、镶嵌、蕾丝、流苏这些牛仔要素一样不少。宽大的牛仔帽加上及膝的马靴,在那天的招待会上的确出尽了风头。七月四号,白天流火,空气仿佛在燃烧,到了晚上,楼项的钢筋水泥开始释放热量。我们这身行头,如同置身桑拿房中,个个汗流满面。现场中,好多中国人接受我们送去的巧克力,拉着我们一起拍照。更有好多外国人,包括美国人也惊呼。GOOD!NICE!STUNNING! OH MY GOD!闪光灯接二连三。我有些纳闷,这是你们美国人本土的东西,怎么挪到异乡,有种别样风味?后来才知道,牛仔,在美国原来是以一种职业人的称呼。从1886年这一职业人在美国西部出现,经历了一百多年,盛极一时。此后便渐渐消失。但其装束(具有鲜明特点的工装)成为这一群体的代名词,并依此来怀念与宗尚个人英雄主义。这些服饰差不多也就成了勇敢、干练、善良、富有传奇并勇于吃苦,永不服输的符号。美国人在城市中看到这久违的装束,自然钩沉其怀旧情结,在这种重大节日中遇有此情此景,兴奋被点燃,疯狂不已。

那次上海之行,除了充当牛仔模特外,还有一个主要的任务,就是去漕溪路上的美术设计公司,与他们的设计人员讨论产品包装事宜。听说那家公司收取的服务费高达一万五千美金,我说不值。在回程的飞机上,我跟投资人说出观点,第一,设计公司承诺的五套包装方案,我们只见到三个;第二,最终设计稿只给我们印刷件,我们拿到制版公司要扫描,这样会丢掉很多色彩。就算是制版公司按图重新复制,其实等于二次创作,出现失真,不能还原创意思想。那次坦言,过后我承认有些冒失。美国人相信专业公司的设计水平,无可厚非。而我提到“创意失真”的概念,不过是在故弄玄虚,用一知半解的概念填充理论上的空白。失真本身是没有根据可参照的。广告设计,包括平面、包装(包装中还分为图案、色彩、用材、造形等等)及文案写作,其审美存在差异,每个个体对所接受的视觉冲击产生的审美情趣是不一样的,而你所阐述的失真又是用什么作准则?不过,这样的经历让我产生满腔的热忱,凭着手绘广告的功底,潜心学习电脑制图软件。没多久,给投资人提交了营销策划之产品包装设计方案。

在方案讨论会上,我让策划部的设计人员演示PPT,而整个创意及文字说明全由来自北方市玚部门的经理。从设计方案市场调研到产品的市场定位、消费群体的划定及这部分人群对包装方式、图案、色彩及品牌的辩识度调查报告、数据分析,一一展示在大家面前,让投资人不住地点头称赞。

为准备提交这次营销方案,征得中方执行经理的同意,特别把讨论会设在千山温泉渡假村。当天晚上只备茶水与水果。

投资人听完了报告,端起一杯茶说道,非常好,有味道,就象这杯茶。中国味极浓,本土味极佳。期盼这套方案,如同她的创意主题一样,果香四益,老少咸宜。

那一年年底,我得到的红包最大。打开红包,里面是一台IBM笔记本电脑。

 

一壶酒

 

业内人士都知道,国内一年两次的糖酒会(春季糖酒会与秋季糖酒会)被称为“天下第一会”。得此美誉,不仅仅是中国食品酒类行业历史悠久、规模宏大、影响深远的并不断翻新的展览会,甚至可称其为是糖酒业的博览会。在相同产业类别的产品展览会中,唯一一年举办两次,这种展会时间跨度如此之短,在国际上也很少见。还有,每年的春季展会,举办地牢牢地被成都揽在天府之国,可谓是奇迹,载入糖酒会展史册。春季糖酒会业已成为成都的第二张名片,在展会搭台,经济唱戏的改革与发展年代中,人们认识了成都,成都也因此走向世界。

我的人生经历,内嵌着“一壶酒”的故事,与糖酒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而互联网在这个故事中,穿针引线,推波助澜,让我在网络中不但拥有了自己的个人空间, 同时建立了属于自己的论坛,一人客栈之博客应运而生。

故事应该从跨世纪的第一年开始。

三月,北方始见冰雪消融,成都已是春色盎然,满目新绿了。

这是我第一次独立完成展会布展方案。方案很快获得投资人批准,三月初带着布展小组飞赴蓉城,住进西藏饭店。

糖酒会,就是糖与酒的天下。这话不假,来自国内外三千多家生产企业进会参展,盛况空前。不过展会还是以酒水唱大戏,一些糖、果、饯、休闲食品虽说占有惊人的展位空间,作着立体、轰炸式的广告,但在主会场里,仍是名不见经传。有创意引导者,看准了住宿酒店的场院、大堂、会议室甚至是举办大型宴会的餐厅,租用上述空间布展,效果不同凡响。我所设计的方案,同样瞄准了西藏饭店的西餐厅。

布展结束,投资人与中方执行经理不但表彰了市场部,还设晚宴奖励我们布展小组。当我举杯回敬投资人的时候,大厅中回响着中方经理为我送来生日祝福。我有些激动,兴奋中被邀上台,唱了一首《谢谢你的爱》。

歌声结束,音乐缓落,有一女子款款走上台接过话筒。原来她也是今天生日。她的祝辞献给自己,也献给今天过生日的人,借糖酒会吉庆的日子,愿天下所有人幸福甜蜜。

“她的嗓音不错,你应该了解一下这个姑娘。难得同一天生日。”回到餐桌落座,中方执行经理与我耳语调侃。

“我们应该给她献哈达。”西藏饭店,服务员准备好一条条洁白的哈达,另配一只银碗,里面斟好酒。这种敬酒方式源自藏族,蒙古族也常见。如果有人需要,只要打个招呼,服务员就会到你身边。

中方执行经理听了建议,刚要起身叫服务员。台上女子的歌声飘然而至,身后跟着身着藏袍的服务员。追光灯罩着歌者,胸前的哈达光鲜耀眼,她一手持麦,一手擎着银色的酒碗。很显然,她是瞄准这桌有备而来。随着音乐转换,她示意身后的服务员,把一条条哈达捧在我们面前,服务员的手上,还有斟满青棵酒的银碗。

第二天开幕仪式结束,姑娘出现在我们的展厅。她与我们的投资人作了流畅的交淡。临近中午,投资人把中方执行经理和我叫到一起,接纳了她带给我们每人一份的大唐烧坊泥壶老酒。我们交换了名片,投资人特别嘱咐,以后在产品营销方面,多多与她交流。

时隔一年后,秋季糖酒会在沈阳举行。她把一套展会参展方案给我,让我全盘操作。展会结束,她离开南方的酒业公司,被投资人聘为市场部经理。

我的企划部直接归属市场部,我自然成了她的下属。北京奥运会那年,她成了中方执行经理的第二任妻子。

我的收获,就是从她那里学会了Adobe公司制作管理网站的“三剑客”。从此也拓展了在平面设计中的视野。学到的东西应用在产品包装设计上,投资人从此终止了与上海那家设计公司的合作。那个时候,我有了自己的空间,常常把设计好的包装样稿晒在上面。

那天,在中方执行经理的婚礼上,我悄声的告诉她,我仍保留着那壶老酒。

“你是沾了光。”

我恍然,“姑娘之意不在酒呀!”

 

一盘花生米

 

自从有了网络,生活与工作发生着极大的改变。现实中,人们的书写(书信)、话语权渐渐被网络所替代。你的好多想想,意识,甚至是行为都成了支离破碎不可信任的。而通过网络综合搜索,或是经过网络整合的信息开始左右着你的决策。

接下来,我要讲述的故事,大概与“一盘花生米”风马牛不相及。故事中一粒花生米也没有,但把它当作标题,只是援引一壶酒与一盘花生米这种北方人常见的饮酒小景,一人沽酒,独自酣醉情趣与心境,那份悠闲与惬意所带来意想不到的种种喜悦与满足。或者权当一种牵强,纯粹为了迎合我要讲述的有关博客“签名”那句话中的“一盘花生米”。

是的,仍是讲网络,讲商务平台。讲讲博客之后的“威客”(关于博客与威客谁先谁后我阐述不清,我所说的博客之后的威客,完全是以我个人角度接触网络的前后行为)。

这是一个关于“猪八戒”的威客。

北京奥运会前两年,我申请了博客。

门牌:一人客栈。

个性签名:一杯茶,一壶酒,一盘花生米,一抹月光下....

有了博客,如同有了不用纸墨的日记本。随着豆腐帐拟的日记被越来越多的人踩踏,我便更加注重日记的文字修饰,竭力把她熬成心灵鸡汤,或自栩写成励志美文。每天来博客码字成了我打发业余时间的唯一。久之,博客后面有跟贴者调侃:你的写作可以去“威客”赚钱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我还真的搜到了威客。原来博客之外,还有一个孪生的威客。威客是什么?对此,我还曾感慨一番,写了一篇题为《微博/微客/威客》的博文贴在2009年冬季最寒冷的季节里。

全文引用如下。

 

《微博/微客/威客》

 

每天在身边都发生着好多的事情,熟悉的,陌生的,重复的,不可预见的...每一宗掠过我们的眼球或闪印进我们的脑海,或多或少,都为平庸添一道波澜,扯动懒散的神经,使麻醉了的心境宛若注入一支兴奋剂。

工作与网络为伍,少不了天天打开那些熟悉的平台,拖着疲惫的目光,滑动鼠标在新鲜的字块上点击,拆解另类的笔划,补充平滑的思维缺陷。好多时候,明明知道眼前的是“八卦”,不屑的神情却象被俘的囚犯,无法绕过妖艳的谬论,就算思想意识被野蛮地强奸,却有份愉悦后的快感与隐忍着。这世界究竟评谁“out”了?焉知“偷菜”都已经堂而皇之成为开心辞典。

前些天,偶看到一个人的倡导,试图求得网络心境的淡泊,不再为婉约踌蹰,不再为尖叫惊厥,不再因粉丝追逐,不再为烦忧苦恼。记录自己的喜怒哀乐,留下一句话几个字,就象在人生篇章喜欢的页眉上点个红点,或是夹个书签。把这一切记录在网络里,镌刻在博客中,冠她为“微博”。

捏起微博两个字百度了一下,竟发现这已是旧谈。顺着微博翻看,有人把她总结成“微小的博客”、“迷你博客”,顺势还有人直称微小的博客为“微客”。顺着微客接着“摆渡”,引出来“威客”。一头钻进威客中,竟无端地揣摩当年发现美洲大陆的哥伦布,当时的神情会不会就象我这样。无法深纠人们为什么用威客来为这宗网络平台模式命名,只感触网络以其五花八门种种形态走进人们的日常生活的各个领域中,为人们提供了无尽的方便与快捷。

当作新鲜事,与身傍的同事交流,感慨中才发现自己在这个世界中真正的“out”了。曾经知道有同事一直在做“星期日工程师”,每逢休息日,他就马不停蹄四处奔波。他说他就是威客,自鸣:自从注册了威客,轻松多了,坐在电脑前就可完成过去需要东奔西跑才可了断的很多事情。

身边发生的事,渗透进我们的生活。我们没理由再墨守旧规。

 

原来所谓博客(Blog或Weblog)一词,源于“Web Log(网络日志)”的缩写,是一种十分简易的傻瓜化个人信息发布方式。如果把论坛(BBS)比喻为开放的广场,那么博客就是你的开放的私人房间。

威客(也有称维客)的原名为wiki(也译为维基)。它其实是一种新技术,一种超文本系统。这种超文本系统支持面向社群的协作式写作,同时也包括一组支持这种写作的辅助工具。也就是说,这是多人协作的写作工具。而参与创作的人,也被称为威客。同一威客网站的写作者自然构成了一个社群,威客系统为这个社群提供简单的交流工具。

简单的说,博客不赚钱,威客可获利。感概之余,突然想起跟贴者的话:你的写作可以去威客赚钱了。心有所动,便马不停蹄跑进当时火爆异常的“猪八戒网”,申请空间,成为一员。

那个时候的平台风生水起,有偿服务涉及创意设计、网站建设、网络营销、文案策划、生活服务等行业。我自知我的码字能力不如平面设计驾轻就熟,于是专找企业商标标识任务发挥特长。一年下来,接二连三中标,任务级别从“猪无戒”晋升至“猪四戒”。先后为生产企业、施工企业、影视制作公司、电子产品等设计标识(LOGO)近二十个,佣金当然如数收于囊下喽。

关于设计标识,我的体会深刻。一个重要方面就是除了扎实的美术、绘画及平面构成功底外,还要有深厚的文字表述能力。一个成功的标识设计,一方面要有独具特色、企业专属的图形、图案及色彩,另一方面要配一段精僻的文字说明,叙述创意,让用户接纳你的设计。我遇到南方一个企业,标识是两个汉字“三道”,我的方案中标。在后来完善设计方案与企业沟通时,方知中标原因在于图形与创意说明俱佳。由于该企业是道路交通安全设施施工企业,我将企业标识图形用一个小写的字母d旋转变形,视觉上形成高速公路或城市高架路交汇处,层层叠叠的环形效果,将字母中的竖笔用交通信号灯的三种颜色渲染,视觉上又是“三”的冲击。其图形隐喻“三道”,企业标识专属。接下来我用了近乎广告词的三句四字词,缀在后面。“遵道秉义/厚道致远/善道共赢”。投标成功。

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业余时间全部放在“猪八戒网”。如果留心注意我的“一人客栈”博客,那几年我冷落的博客,几乎不再写博文。一人客栈变得杂草丛生,门可罗雀。

回味那段历程,一直为悠闲自得、轻松获稿酬而悠斋游斋。体味捏着酒壶,捡食花生米的快感。吱溜一口老洒,嘎磞一粒花生米,那种惬意与充实确为不可多得的自由时光。

 

一抹月光下…

 

从博客到威客,伴着我近十年的网络生活的“一人客栈”看似遭受冷落,“织围脖”的机会少了,更多的时间扯着威客大旗,扛着猪八戒的“耙子”,俨然一个IT工作者出现在网络中,但线上线下象个商人与人讨价还价,出卖创意、方案、设计草图......网络体验仍旧感到丰富多彩。

有一年深秋,为一个女性产品设计商标,招标人明示,要在一轮明月的清辉中,嵌着唐朝女性“双环望仙髻”发式的侧面剪影图。这种设计按说本就称不上设计。这种任务只要把图形做的精致些就行。基本构图完成后,遵循标识设计规程,在黑白稿之外,又复制成其它几种可能应用到企业色彩识别的清稿提交了作品。

清静下来,望着屏幕中那一轮轮明月,渐渐在我的眸中融成一行行诗句,于是我写下了《凭栏邀你一起赏月》贴在博客中。

 

《凭栏邀你一起赏月》

 

把中秋的遥望投向夜空

悄然盼着羞涩的月亮跟我点头

满目清幽尽染心底

今晚,你是否与我一起沐浴月光

 

二年前,牵上你的手

对视中,谁都不肯说出你就是我的向往

直到秋色渐浓,白云上缀满了红叶

才把满心的喜悦用那个清盘盛装

 

那时候的一个信签,一个留言

宛若鸿雁飞出心窗

没有邀清,没有约定

月圆时,你的目光我的目光一同叠在天上

 

所以喜欢秋高时的湛蓝与深遂

所以喜欢气爽时的桔红还有葵黄

更在心底的那片丰腴的田野里

让即刻就能萌发的种子,随落叶一起植入大地

在萧瑟中蛰伏,在惊雷声中生长

 

只是,在隔年的这个时候

圆月如约,你我却天各一方

年复一年总会在这个重彩时与家人团聚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皓月又爬上树稍

转朱阁,低绮户,我却翘首眺望

朗朗月空可知我向你发出邀请

无论你此刻在不在我身傍

 

这首诗,在博客上一发表,不及十几秒就有人抢到沙发。沙发下一行小字,显得急切与匆忙。“你终于回来了!”(终于二字打成“中与”)

秋去冬来,严寒过去,春暖花开。那一年的冬天,沈城少雪,于万物灰蒙蒙中,思想显得格外苍白。我于博客与威客间行走,风吹动一人客栈,庭深静谧,只有柴门于冷风中浅吟。来时唯一的一行足印,瘦雪遮掩,仍旧深深浅浅,月光下冷寂孤单。

点击回复,闪烁的光标使我的双眼迷离。期盼于幽静中,激活热情,回应抢沙发者。慢慢地体会思想升温,对话框中留下碎语闲言。

 

《客栈碎语》

 

认识网络,就砌了一个小窝,取名:一人客栈。

开市,张灯结彩,远近亲朋,相拥祝福。

“一人客栈?生意会好吗?”

一语成谶,二十几年(从学会上网计算而非建立博客开始),不论春夏秋冬,终是孤身只影,门可罗雀。倒是偶有人光顾,仍旧惨淡。

有心召唤八方来客,热热闹闹图个红火,还别说,朋友们真给脸。

欢愉后,沉浸在喜悦里,一个个光鲜如初故事浮在眼前。

尘封数十载,韶华渐退,轻拂岁月,觉得一切宛若发生在昨天。

忙完大事,稍事休息,顿感重负卸下肩头,兴奋趋于平稳,思考开始升温。

空下闲情,梳理一二,亲朋好友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在记忆的长卷中呈现着或同窗共读,或同舟共济的美丽画面,回味中,凭添无尽的感慨。

点点滴滴,穿成长串,一次次的定格,又一次次的无限伸延,曾经的平平淡淡,历经十几载凝结、沉淀,如今仍有促膝般的亲切,那些不过是闲谈。

每每忆起过去,忍不住滔滔不绝,或轻风细语,或波澜壮阔,即便感慨当初免不了的青涩与幼稚,那终归是我们曾经共同拥有的快乐。

瑕不掩瑜,润不染尘。亲朋好友,视若星辰,记忆里,有蓝天,就会有白云,有月色,就会朗照离愁。

希望这是一种亲切,润着自己,观到泪水奔涌,铭在心底。

纪念。网络二十年。

 

纪念,纯粹是一个人的纪念。跟在沙发后面,沙发不说话,回头望望,后面空空如也。如此冷清有些不甘。就在此时,盛京文学网走进我的视线。

走进盛京文学网,我突然感到这是一方沃土,有片湛蓝的天空让我的思想更加辽阔。她如一缕春风,吹开人生的另一个梦程。过去缱倦于博客中,独自蹒跚,孤芳自赏。如今,越来越规范地爬格子,得益于平台浓浓的文学氛围。可拜访知名作家,听他们讲课,听他们的创作感言;可发表文章,投书递稿;每一篇习作,都有中肯的编辑语。

每当月儿升起,清辉铺陈窗前,我都重温一杯茶,把博客中一段段文字,小心地搬到盛京文学网。与此同时,感受着那抹幽静的月光,放飞思绪,捕捉灵感,体味文字带来的惬意。于此浏览、徜徉、阅读、发表文章既轻松又愉快,倍感充实。

日前,重新回到博客空间,得知这个陪伴我十二年老朋友行将谢幕,怱然觉得有些怅然。鼠标、目光停留在屏幕上,仿佛与空气一起凝固了。“一杯茶,一壶酒,一盘花生米,一抹月光下.....”曾经的悠闲、静谧、独自微醺于月光下的自娱自乐,象电影般呈现在眼前。有些难舍,有些无奈,有些离愁。四千多个日日夜夜,熟悉的小径,熟悉的石阶,茶的清香,酒的甘醇,数不清的月下清影,于我心中挥之不去;一人客栈,行将降下牌匾,十二年也算得上老字号;担心那些堆砌的文字,会不会成为负累的行囊。为此,我要纪念些什么吗?

夕阳西下,余辉褪尽,星空迷离,月亮依旧升起,清辉尽洒大地。曾经的夙愿与梦想背负在肩,任何嬗变都将是人生旅程的加油站,都是人生理想的新起点。“无迹方知流光逝,有梦不觉人生寒。”对于网络,我曾青春不老,过往的风风雨雨,有感少年追梦只等闲。

这,应该算是纪念吧。

【编者按】问作者好。作者用饱满的笔墨将自己十几年,甚至是二十几年的网络经历一一展示在读者面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网络故事,通过网络改变人生的大有人在。作者似乎从故事中向人述说了自己的改变,但终是几个故事的感言。“一杯茶,一壶酒,一盘花生米,一抹月光下”,这是多么恬淡的网络生活呀。作者引用一句“签名”,娓娓述说着对网络的认知,让人读来受益匪浅。非常耐人寻味的散文。美文。推荐阅读。谢谢赐稿。【万泉河编辑:思荣】
上一篇:母亲的布鞋
下一篇:寂寞是什么?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8/9/30 9:54:42
您好,恭喜您的作品被本社团推荐,经网站评委评审获得绝品文章,感谢努力,感谢支持社团和网站。祝创作丰收。【散文主编助理:春江】
    2018/9/30 10:50:24
谢谢盛京文学网,谢谢万泉河推荐,谢谢春江细心编辑。谢谢!谢谢鼓励!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72929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