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15日 周四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村网通杯】铁匠铺子
日期:2018-08-3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张淑清
点击:593

村子里曾经有个很兴旺的铁匠铺,在我家隔壁,那时候铁匠铺是三合院,面积很大。高高的门楼,进了院子就可以看到气派的黑瓦正房,东西两边是厢房。铁匠铺的主人姓郭,我管他叫郭叔,粗黑的蚕眉,八字胡,棱角分明的国字脸,他长年累月穿着一套天蓝色的硬布衣裤,走到哪里,手上总捏着一支大烟袋。他的铁具质量好,坚固耐用,十里八乡的人都来做他生意。

叮叮当当的声音,听的时间长了,就如一首天籁的音乐。可以说,我是枕着铁匠铺的叮当嘭啪声进入一个个梦境的。说也奇怪,哪天去外婆的村庄,没有了熟悉的叮叮当当声,似乎少了什么?睡眠也是不那么踏实了。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是铁匠铺最繁忙的时候。土地承包到户,使用农具的庄稼人越来越多,铁匠成了香饽饽。

我姑家的小云姐,硬是看上了铁匠铺打铁的郭叔,不嫌弃人家离婚拖油瓶,不顾父母竭力反对,夹着两件换洗衣服的包袱就去了郭家。

小云姐嫁过去后,郭叔又招了几茬徒弟,铁匠铺愈来愈火了。

我祖父用的农具,以及父亲用的农具,都是出自小云姐两口子的铁匠铺子。

他们将一块铁在手里开出一朵朵农具的花,简直是一个奇迹。

我喜欢跟在祖父后面,来铁匠铺看铁匠打铁。

整个打铁的过程,就是人生的一次淬炼,艰难中掺杂着对活着的希望与憧憬。铁具生长的历程,仿佛一枚种子,落入泥土后,发芽,钻出地核,昂着头伸向天空,最后饱经风雨,长成大地上的一棵庄稼。

至始至终,铁匠铺就像村庄的一粒纽扣,它伫立在山川复地,用一只铁具的张力,把生命伸进地底,蓬勃了一庄的秋水,将一代代人的故事刻进农具的灵魂,岁月纵横处,这些铁具一样活着的人,渐渐的也钝化为铁犁,镰刀,镢头和挺拔的粮仓。

记忆中有这样一副画面,铁匠抡着铁锤,在高温下挥汗如雨,他们的动作,像极了在玉米田内,挥动镢头翻地的父辈。

我站在一旁,盯着铁匠怎样把一块铁淬炼成他想要的农具,他们的脊背是古铜色的,和土地何其相似?铁匠们长年累月在铺子里,用叮叮当当声做了与同铺工友的交流。

大概有很长的一段光阴,父亲吩咐我去铺子拿农具,点名要小云姐和郭叔淬炼的农具,实在亲戚,相信郭叔的手艺才是真的。有时是铁锨,月牙镰,有时是锅铲子,烧火铁钩子。

不管是去拿农具,还是给大人传个话儿,我乐此不疲。穿过铺子栽着红肥绿瘦花草的甬道,就能碰到墙根底士兵一样列队的铁具,它们散发着新鲜的炉火味儿,在无限的天地间尽情呼吸着,我每每都会蹲在铁具面前,以明亮纯粹的眸子同铁具无声的交谈。

我觉得我是身处一个战场,听着铁具在炉火的淬炼中,金戈铁马,而我,一个女孩子像一位铠甲勇士在铁具铸就的杀场上叱咤风云。

直到铁匠铺的小云姐出来喊我,我才恍然若梦。

我是个纯粹的人,喜欢纯粹的铁具,父辈的父辈把春夏秋冬交付于大地和农具,并在镰刀的收割下,年复一年的接受麦芒和稻浪的爱情。

父亲是不善言辞的人,他大部分的时光都是和农具一起深入研究生命的善始善终的,从父亲与农具的教科书上,我感知了因果循环的关系。

铁匠铺里支着十几个火炉,小云姐与郭叔是夫妻档,他俩在一旁的一个火炉上,闲空时,另外几个徒弟扯他们的笑话,小云姐只是安静的笑笑,不东不西的。

铁匠们淬炼铁活是有规律的,每天很早就上班,郭叔交代当天要打多少把犁铧,镢头,开山斧,铁壶、镰刀、铁铣等,多一件不行,少一件不中,不多不少刚好那种。打铁是一门艺术,这些铁匠很多时候,活的像诗人,他们的农具走近了唐朝的陶渊明,让农具的种子在唐诗宋词里发芽开花枝叶繁茂,年复一年,从父辈流淌而来的农具的消息,那是人性最善良的抵达。

火炉烧得通红通红,开始打铁了。打铁的匠人使尽全身力气拉风箱,火越烧越旺。郭叔叼着烟袋锅在一旁指点江山。看看铁块烧红了,火候到了,郭叔磕掉烟灰,站到炉前,熟练地从火炉里夹出烧得通红的铁块,放到铁砧上,用小锤点一下,一边的徒弟大锤就跟着郭叔的节奏打下去。越打越快,越打越从容。不禁想起大珠小珠落玉盘的诗句。

粗糙的铁块,经过他们的巧手一雕琢,花朵般的农具就次第开放。农具刀刃基本是要走加钢这一环节,整个淬炼的过程,和一个女人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异曲同工,就是时间的跨度不同,但那种艰辛的程度如出一辙。

有一首诗曰: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这般意境是一件铁具诞生和生命活出惊艳色彩的比喻,也是对人性的一份励志和鞭策。

后来,离开家乡,去城市求学,工作,直至成家。淬炼铁具的过程,印在脑海里,人生遭遇挫折与低潮时,想起打铁师傅挥汗如雨的情景,再将一只农具在时光轴上,不停的磨砺,忍辱负重放在舌尖上嚼来嚼去,浮躁的心得到安静,走的路久了,山高人为峰,恰似铁具,在漫长的与父辈,与大地,沙砾,荆棘的接触中,以沉默的形式进行着角色的责任和担当。

只是,当年的铁匠铺子已经荒废了,五间小黑瓦房屋檐下住着燕子一家,不知是不是我年少时看到的燕子?

烟囱旁布满了高高矮矮的狗尾草,它们随风摇曳,仿佛在诉说着流年岁月里,铁匠铺子曾经的故事,早就没有人居住的铁匠铺,成了一座空城,像一只风烛残年的老骆驼,安详的泊在原地,靠着当年囤积的红火光阴,度过余生。 

【编者按】该篇作者以记叙文的形式,细致入微地描述了儿时村子里铁匠铺往昔的故事,娓娓道来而且内容丰富,趣味恒生!铁匠铺的铁匠师傅那种辛勤劳作,挥汗如雨去淬炼出各种各样的农用铁具的情景令人钦佩读之有味。整篇作品用词贴切,比喻形象生动很有看点。感谢您的投稿!祝好【烟雨特约评论编辑:李雅芳】
上一篇:诠释人类生命的意义
下一篇:戊戌年六月记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8/9/10 15:55:46
您好,恭喜您的作品被本社团推荐,经网站评委评审获得绝品文章,感谢努力,感谢支持社团和网站。祝创作丰收。【散文主编助理:春江】
    2018/8/31 14:59:24
嗯,昔日的铁匠铺就是这样的。有点意思,该文。
    2018/8/31 14:57:34
嗯,有点意思。 铁匠铺也是悄悄消失啦
    2018/8/31 14:57:28
嗯,有点意思。 铁匠铺也是悄悄消失啦
    2018/8/31 14:57:27
嗯,有点意思。 铁匠铺也是悄悄消失啦
    2018/8/31 14:57:25
嗯,有点意思。 铁匠铺也是悄悄消失啦
    2018/8/31 14:57:24
嗯,有点意思。 铁匠铺也是悄悄消失啦
    2018/8/31 14:57:22
嗯,有点意思。 铁匠铺也是悄悄消失啦
    2018/8/31 14:57:21
嗯,有点意思。 铁匠铺也是悄悄消失啦
    2018/8/31 14:57:21
嗯,有点意思。 铁匠铺也是悄悄消失啦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41069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