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14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图书
《把我的世界给你》
日期:2018-06-2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刘嘉陵
点击:536

把我的世界给你

把我的世界给你

作者:刘嘉陵

ISBN:978-7-5012-0011-9

出版:作家出版社

编辑:史佳丽

页数:344

出版时间:2018年6月

版次:一版一次

所属分类:长篇小说

定价:¥39元      

 
编辑推荐
这是一部和青春有关的小说,是一部洋溢着浓郁校园生活和时代气息的小说,也是一部久违的彰显理想主义的小说。因此,《把我的世界给你》的浪漫、纯真和诗意在小说中弥漫四方。特别是对80年代的爱情、情感纠葛以及观念争执的书写,分外感人。那是一种对那段历史的眷恋和缅怀,是一种与当下的别样对话。更重要的是,如果说《把我的世界给你》是一部感人和成功之作的话,那么,这首先是小说价值观的凯旋。

--文学批评家 孟繁华

《把我的世界给你》充满着复调风格,始终萦绕着两个声部的对话,既是作者文学才华与音乐才华的对话,也是父辈与年轻一代的对话;既是庄重与谐趣的对话,也是美声与流行的对话;作品跳荡着理想、青春和激情的音符,将一个关于八十年代历史沉思的故事变得无比瑰丽。一一文学批评家 贺绍俊

内容简介
  音乐学院研究生林晓探家时获悉,与之热恋的女友之父,竟是当年陷父亲林一木于绝境的告密者!改革开放初期恢复高考时,青工林一木考入绿江大学。一封匿名信密告他无资格就读,噩梦由此开始,他被校方除名。在众多师生可歌可泣、别具一格的援助下,他以屈辱的无学籍的“黑生”名份完成剩余学业。三十多年后,新一代学子林晓的恋情,仍被历史阴影所笼罩。
章节目录

一 神秘电话 / 001

二 小苏师傅 / 015

三 谁是告密者 / 026

四 云教授 / 035

五 学习委员 / 045

六 春季运动会 / 066

七 校办大楼,巨兽 / 079

八 两个女班干部 / 092

九 弟兄们等你归来 / 104

十 北京之行 / 120

十一 庚先生 / 140

十二 逻辑学考试 / 153

十三 亢叔叔和陆阿姨 / 160

十四 七九三班及林一木档案 / 171

十五 大烟囱,大烟囱 / 184

十六 音乐讲座 / 199(附节选)

十七 发现那小子立即上报 / 205

十八 国庆联欢 / 220

十九 宗鼎新和金先生 / 236

二十 “导演”和章玮叔叔 / 246

二十一 司令家相亲 / 254

二十二 没谁嚼过我,只有你赏光 / 261

二十三 班长也被告密 / 271

二十四 石膏头像 / 278

二十五 “黑生”至今赖着不走 / 292

二十六 “黑生”能“白”吗 / 301

二十七 劝千岁杀字休出口 / 328

二十八 我的鼓手,我的父亲 / 337

刘嘉陵长篇小说新作《把我的世界给你》--节选

十六 音乐讲座 

 

五天以后,我爸兑现了他向廖云的承诺,为七九三班开了一次音乐讲座。那是周六的午后,窗外飘起雪花,但毕竟已是自然界开始起死回生的三月之雪,绵软如糖,落地即化。他特意换上了平素不舍得穿的藏蓝色四个明兜涤卡制服,新洗过的头发用物美价廉的医用凡士林揉搓得油亮挺立(农机厂文工团的土法子),侧看像雄鸡冠子。

308教室里只有不到二十名听众,而其中至少一半人也并不真正需要这样的非专业讲座,比如倪高天,“导演”,章玮叔叔,郝达树,甚至包括廖云和老那。但既然他们能帮我爸从大烟囱危机中走出来,现在扮作兴趣浓厚的听众,向这位受苦受难的讲授者继续施以人道主义抚慰,又有何不可?我爸深知这一点,却并不为此沮丧。他们想用专注的眼神和兴趣盎然的提问让他觉得这个世界还有人需要他,不必再爬大烟囱,那他就扮作已经幡然悔悟的样子好了,让他们觉得他们的希望没有落空。
双方都在演戏,但我爸没多久便从严肃的讲授者外壳中蝉蜕出来。在他一生中的好多雨天和雪天里,他都会发现自己对音乐的热爱是朴实的,单纯的,甚至带有生理化倾向,远离学以致用的功利性和一切虚荣。此刻,他更是卸去累人的戏剧盔甲,先自跳进音乐的海洋中忘情地戏耍起来。好比一个主人摆下酒宴,没等客人饮上几杯他自己先醉倒了。他用奇特的方式介绍乐理知识,说“我们很感谢卢梭发明了简谱,可惜他只选了从1到7的七个数字做音符,外加一个0做休止符。阿拉伯数字总共才十个,偏偏我们最喜欢的九五之尊的9和八面玲珑的8却落选了!要是可以把高音1唱成8,把高音2唱成9就好了。”他还把小节线说成“像一堵墙,每两条小节线组成一个房间,供音符们居住,有的房间非常宽敞,有的房间却拥挤不堪,但节拍和时长都是一样的。”他把简谱中的横线用“事半功倍”或“事倍功半”的成语加以比附,“如果横线在音符右边,就叫增时线,那个音唱起来就长,‘事半功倍’;但如果横线在音符下面,就叫减时线,那个音唱起来就短,‘事倍功半’;如果再加倍的话,在音符右边加上两条或三条横线,那个音唱起来就更长;可要是把两条甚至三条横线都放在音符下面,那个音就短得不像话了。这很像单位凭工龄分房子涨工资,你要是总把横线加在下面而不是右边,你前景堪忧!”说罢他把那些例子唱了出来,在很长时间内像唢呐艺人一样气都不换地只吐一个音符,或在很短时间内像林中怪鸟一样快速唱出一大串音符。他仅凭一张嘴却惟妙惟肖地模拟出多种乐器的高中低各个声部,过高的音他要用京剧旦角那样的假嗓子尖利地唱出,但还没等听众们努力憋住前一波哄笑,他的比地下室还要低的低音模拟又让他们匆匆进入后一波哄笑。讲座中间,他还有意制造令文科生兴奋的文字游戏效果,将“音高”和“高音”,“音乐”和“乐音”,“分音”和“音分”,“波音”和“音波”,“乐器”和“器乐”,“谱号”和“号谱”,“集曲”和“曲集”等概念同时讲解。308教室里不再是死水一潭,笑声和掌声愈演愈烈。仅只五六成的听众渐渐忘却了人道主义救援者的使命,同施救对象发生了真正的情绪共鸣。
后来教室里还响起了真实的乐器声,那是章玮叔叔在我爸指挥家风范的礼貌请求下,一次次为七九三班同学做的现场演示。教室前方的桌上和地下摆放着好多件乐器,民族的西洋的都有,除了中文系“**”时代为无产阶级文艺预备的民族乐器之外,倪高天和“导演”还从外面借来一些曾经姓“资”的洋号。乐器演示间隙,“导演”不时操纵录放机,先在我爸指挥家风范的礼貌请求下,播放了莫扎特的某一圆号协奏曲片断,我爸随即讲起莫扎特自幼恐惧小号那段轶闻,并让章玮叔叔操起小号模拟惊吓了童年莫扎特的小号手,吹着小号走向教室前排的每一位听众,看看他们当中有几位潜在的莫扎特。所有被试者都大笑不已,却无一人昏厥。当然,这很荒谬,他们已经成人,但我爸让他们设想如果是十几年前他们会作何反应?被试者都说,即使一点不喜欢甚至讨厌透了这样的号音,也不会昏倒,因为中国人对重音的承受力举世无双。接着,“导演”又在我爸的指挥家风范的礼貌请求下,用录放机放起冼星海的《黄河大合唱》,我爸在音乐行进中绘声绘色地讲起这部不朽之作与白糖的关系那段轶闻,教室里一些听众的嘴唇和舌头情不自禁地动起来。
简谱视唱阶段,我爸用教鞭点着黑板上廖云提前抄好的几段唤醒遥远记忆的曲谱(如《丢手绢》),让大家在一遍遍伴随意外惊喜的视唱中,比较节拍和音高的不同。教室的上座率悄悄发生着变化,中文七九年级其他两个班甚至其他年级和外系的学生开始蹑手蹑脚潜入308教室,直至原有的空座和空地全部占满。但我爸清楚,他们不是奔着音乐而是奔着他这个圣诞老人一样出没于烟囱之间的人来的,他索性让廖云和郝达树分工合作,把《铃儿响叮当》的五线谱快速抄写在黑板上,指挥已经爆满的教室里所有听众做五线谱的视唱实践。这时又有人推门进来,他是308教室那天午后的最后一位来客,但他只能勉强站在门口了。来人是系总支的苑副书记,皱着眉,背着手,穿着四季不变却从来不脏的蓝灰色制服,戴着红色教工校徽,风纪扣紧勒着脖子。我爸见到他后,停止了讲课,章玮叔叔以为这是对要人到场的例行礼节呢,就把自己的座位让给苑副书记。他先是不肯过去坐,后来还是过去坐下了,并对我爸挥下手说:“你继续。”我爸已经重新开讲了,两个人是一块儿开的口。西方圣诞夜的“铃儿”又“叮当”响起来,但这回章玮叔叔的口琴加了进来,“导演”也敲着书桌模拟架子鼓打起节奏。接着,所有听众都在我爸大表情大动作的怂恿下兴奋地敲打起书桌(站立者以击掌代替),“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就此大略掌握了简谱和五线谱的全音符、二分音符、四分音符、八分音符、十六分音符、三十二分音符、四分之二拍、四分之三拍、八分之三拍、八分之六拍,切分音、小节线、附点、休止符等乐理知识。
苑副书记眉头渐渐舒展了,神情虽仍不失严肃,但教室里的狂欢者们放声大笑的时候,他几乎也跟着笑起来。过了会儿,他起身,让章玮叔叔回到座位,就离开了。出门时他又对我爸说了句:“你继续。”
讲座已进入尾声,我爸最后向满屋子亮眼睛发问:“人为什么需要音乐?”
有好多种答案:为了消愁解闷,为了更快地入睡,为了不再当听琴之牛,为了回忆和怀念,为了像人一样活着,为了包括爱情在内的一切爱,为了在狂欢中撕掉面具,为了同古今中外伟大的音乐家灵魂交融,为了减少敌意和隔阂,为了脱尽兽性,为了阶级或超越阶级,为了战争或不再战争。
我爸说:“各位说得都很好,我再补充一条:人之所以需要音乐,是因为人终归要死。动物也终归要死,植物也终归要死,甚至地球也终归要死,但它们都不知道这个,只有人知道,这就有了对自己和亲爱者死亡的痛苦、恐惧和忧伤,音乐干的就是这个活儿。欢乐的音乐帮我们忘记死亡,悲伤的音乐帮我们适应死亡,激昂的音乐帮我们挑战死亡,拙劣的音乐帮我们亲近死亡。如果人永远不死,也永远不老,永远不痛苦,不压抑,不烦恼,不愤怒,不失意,不感时伤怀,不睹物思人,不千里共婵娟,还要音乐干什么?天堂里就不需要音乐,因为那个好地方我说的这些都不存在。就算有音乐,也一定极其平庸乏味,缺少变化,单调重复,一点激情和冲动都没有。因为天堂里的诸神不会再死了。地狱里有比天堂甚至人间更多的痛苦,所以我们可以推测,地狱的音乐要远胜于天堂的音乐,如果两家一块儿搞本系统的音乐大赛,拿一等奖的不会是天堂,除非有人暗中做手脚。最后我想说,人终归要死,所以更应该珍惜活着的时光,把胸口那扇窗户打开,多放点音乐进去,在音乐中快乐地活着!”
全体听众向他报以热烈的掌声,他也用深深的鞠躬回敬,近三个小时的音乐讲座到此结束。
 
(全书即将由作家出版社出版)

 

【编者按】【执行副主编:于雅欣】
上一篇:《早班火车》诗集
下一篇:《别有根芽——沈阳作家2015卷》年选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35759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